「好吧。現在熱身結束了,該開始認真了。」龍天說著從坑內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燼,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然而這次,卻比之前還要快上許多,看來他剛才試探攻擊時真的沒有使出全力,對此直衛繼續進一步釋放出身上暴虐的氣息。

之後的進攻。龍天總是避開直衛的右臂,向他的左邊攻擊。不過傷到他的次數才寥寥幾次,無非是他每次攻擊時對方的右臂總是及時地插進來,打亂了他的攻擊,讓他不得不放棄這次行動,避開對方右手拳頭的反擊…

……

「轟!」一聲爆炸的巨響在空間內響了起來,兩道人影向兩邊快速的分開,相距百米的距離互望著,其中一個身上布滿紅色的紋路,猩紅的雙眸中浮現出六星芒符文,正是進入終極魔化狀態的龍天,這時還可以看到他身上布滿的道道傷痕。

而另一個人則**著上身,下邊穿著一條泛白的灰色寬大褲子,一雙大腳站在坑坑窪窪的土地上,正是直衛本人,他此時雙眼猩紅如血,身上充滿暴虐的氣勢,上身的肌肉變得十分強壯,充斥著爆炸性元素,兩隻手臂比之前的要粗上一圈,手臂上的肌肉稜角也十分的明顯。

右手腕處的佛珠已經不知道去哪了,整隻前臂變得暗銀之色,散發出強大的破壞氣息,他身上也被龍天留下許多傷痕,不過情況比後者要好上許多。

現在他們交手已經有六個時辰了,場地因為他們的戰鬥而變得殘破不堪的樣子,進入終極魔化狀態以後,龍天從直衛的右手臂上感應出惡魔的力量,怪不得之前對方的手臂的力量這麼強,就連沒進入終極魔化狀態的他都不敢硬碰,當然,現在進入狀態的他雖然能和對方的右臂進行硬碰,但吃虧的絕對會是自己。

覺醒血脈中惡魔力量,讓得終極魔化的龍天能夠少量的運用惡魔的力量,所以對惡魔力量的氣息也是很敏感的,至於能和對方硬碰,正是把體內能夠運用的惡魔之力運轉到其手臂上,龍天才能與之進行對碰,但由於運用的熟悉程度,所以龍天明顯還不是對手。

「小子,很不錯,能將惡魔力量運用出來並和我對抗到這種程度,你值得我的認可了。」直衛聲音粗獷的說道。

「那是不是這樣,就可以讓我過關了。」龍天笑道。

「這個嘛!對於提前覺醒惡魔力量的你來說也不是不可以,只是…」直衛神情放鬆,摸著下巴說道。

「別想了,一招決勝負吧!」龍天打斷他的思路道。

「喂,打斷別人的思路可是個很不好的行為,看來只能這樣了。」直衛不滿的喊道,隨後兩人同時吸收空間內的能量,準備發出自己最為強大的招式。

「黑暗泯滅!」幾分鐘后,直衛率先有了動作,緊握的右拳發出濃郁的暗銀色光芒,接著內部開始釋放出黑暗之色的惡魔力量,漸漸將暗銀色光芒給完全掩蓋住,緊接著他一拳猛的砸在地上,連整個山谷都震動了起來,一股衝天的黑色能量朝龍天迅速的衝去…

龍天此刻也準備好了,眼眸中六星芒符文緩緩地旋轉起來,身上的紅色紋路也開始閃爍起光芒,顯得妖艷無比,

「幻劍斬!」一道巨大的劍氣快速的揮了出去,然而眼睛銳利的人隱隱還可以看到四道後來的劍氣與第一道瞬間融合在一起。

巨大劍氣與黑色能量很快撞在一起,發生劇烈的爆炸,整個小山谷頓時劇烈的震動起來,能量的餘波快速的朝沒有山壁遮攔的方向沖了出去,讓得下方的岩漿火焰猛烈的爆發出來,聳立在岩漿的石柱也被能量給瞬間摧毀掉,不斷掉落至下方的岩漿中…

山壁也被這股能量摧毀了一層外表,幸虧山壁內部有股結界的保護,才避免被完全的摧毀,不過也變得殘破不堪的模樣…

十多分鐘以後,能量的餘波才漸漸地平靜下來,整個空間又恢復到之前的模樣。隨著小山谷內爆炸煙霧消散,看到龍天和直衛兩人都倒在地上,他們此時身上都布滿了鮮血,樣子也恢復到了原先沒有變身前的模樣,氣息變得很不平穩,看來都受了極重的內傷。

忽然就在這時,兩個黑洞憑空出現在兩人的上空,將倒在地方毫無意識的兩人都吸了進去…(未完待續。。) 與直衛拼得兩敗俱傷的龍天被一道神秘的黑洞吸入后,傳送到一個四周充滿黑暗的空間里,整個空間只看到有一個藍色的能量球懸浮在龍天身影前方數十米距離的空中,絲毫沒有散發出任何氣勢,而且能量球中間部位蘊含著另一股黑色的能量。

如果龍天意識還清醒的話,表情一定會十分的驚訝,能量球中蘊含的黑色能量正是惡魔之力,而且十分的濃郁,看樣子藍色能量球的作用就是防止惡魔之力的能量散發出去,可惜龍天現在還因為剛才一場劇烈的戰鬥,陷入深深的昏迷之中…

……

數個時辰之後,龍天悠悠的從昏迷之中蘇醒過來,他撐起身體,盤坐在地面之上,忽然這時他才察覺到體內原本嚴重的傷勢現在已好了七七八八了。正當他奇怪怎麼好這麼快時,發現穿梭在經脈中修復的惡魔之力,惡魔之力是暗魔血脈中潛力得以完全爆發出來所產生的一種強大力量,得到它的力量修復好得快也很正常。

隨即他抬起頭觀察一下附近的環境,雖然一片漆黑,但對他來說影響不大,忽然他看到前方懸浮的藍色能量球及內部的黑色能量,終於明白這裡是什麼地方。

這時候,藍色的能量球浮現出一個中年男子的投影,白色的頭髮配上一套布滿紅色紋路的黑色全身鎧甲,沒錯,出現的虛影正是暗魔族的先祖,斯巴達本人。

「孩子。你來了,恭喜你通過了我的考驗,你將有資格得到我留在這世界的惡魔之力。」斯巴達看著站起來的龍天。欣慰的說道:「但現在看來,這股惡魔力量對你的幫助不會太大。」

龍天沒有說話,像是在等待著斯巴達接下來的話似的,而後者也沒有讓他等多久,指著能量球內的黑色能量繼續說道:「雖然你提前覺醒了血脈中的惡魔之力,但這力量還是能幫助你體悟出如何更多的激發血脈中的力量。」

「直衛是我留在這空間里自己內心黑暗面中殘暴力量所形成的強者,每個人都不可能是完美的。有光明必定有黑暗的一面。他手上的佛珠完全壓制了他心裡那股暴虐的念頭,經過多年的磨練,他心中的暴虐也消散了不少。」

「當你得到我留下的惡魔力量。他也會跟隨你一起去征戰魔族,不過,離開這空間后,他的力量只會是你的一半。不過在他釋放出身上的暴虐氣息后。對上比他強上一個境界的對手也不一定會輸,當然,他能發揮多少實力還要看你自己。」說著斯巴達微笑的看著龍天。

後者並沒有說什麼,直接走了過去,懸浮在空中的能量球降低至他的面前,他看抬頭看了看斯巴達的虛影,將右手深入藍色的能量球之中觸摸到那股黑色的能量。

隨著龍天的觸碰,黑色的能量像是找到宣洩口一般快速的融入龍天的身體內。不一會兒黑色的能量便完全的消失在藍色的能量球內,能量球似乎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也隨之破散在空氣中。

濃郁的惡魔之力進入龍天的體內,蘊含的巨大能量像爆發似得猛的撐開,讓得龍天體內的血脈一陣痙攣,劇烈的疼痛讓他快要昏死過去,整個人瞬間無意識的進入終極魔化狀態,臉上的紅色紋路閃爍的光芒在黑暗的空間中顯得十分的妖艷,不過他還是強忍著不讓自己昏過去,這些年什麼困難挫折他沒經歷過,這點痛苦還不至於讓他倒下,隨即他盤坐在地上,運轉體內的「戰魔決」心法,閉上眼睛進入修鍊之中…

……

命運大陸上還處於激烈的戰鬥之中,人類依舊處於劣勢的範圍,但相比以前要好上不少,至少由於戰爭的考驗,讓不少人類的青年強者成長起來,降低了魔族的強烈攻勢。

在劍門宗的一座大殿內,此時坐滿了每個勢力的掌門代表,大殿之上,凌劍正坐在那裡,他的師父凌聖因為想要快速提高自己的實力而閉關,將實力的宗主之位交予前者。

「想必各勢力的掌門代表都到齊了吧!」凌劍看著下面的眾人,大聲的說道。

「凌宗主不知找我們急忙趕來,有什麼事。」坐在最前方的一個老者看著主座上的凌劍問道。

「其實我今天找大家來只為了一件事,經我的和幾大一流勢力的掌門談論,決定兩個月後舉行「群英會」,選出十個優秀的人員去上次冷雪婷宗主找到的那個神秘洞穴去獲取神秘強者的遺留下來的力量。

比試地點定在離劍門宗不遠的一個巨大山谷內,不知對於這個決定大家還有什麼意見嗎?」凌劍說完看著下方。

「沒有,我們聽從凌宗主的決定。」下方眾人討論了一會後異口同聲的說道。

「那好,這件事就這麼決定了,下面我們來談論一下最近魔族的攻勢情況…」

……

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很快過去了,散發在龍天體外的狂暴氣勢漸漸地平靜下來,體內那股吸入的惡魔之力完全的被他很好的吸收了,自身的實力也順利的進入了偽日罡境界。

穩定了自己的氣息,龍天緩緩的睜開了緊閉已久的眼睛,忽然一道聲音從空間的上方傳來:「孩子,你已經融合了我遺留的惡魔之力,現在你可以離開了我創立的空間世界回到命運大陸中去了,人類需要你的力量,直衛會暫時留在這空間里,等到你需要他的時候,他會出現在你的身邊。」

隨著聲音的落下,龍天的前方頓時亮起微弱的光芒,那是一個緩慢旋轉著的洞穴,然後龍天沒說什麼就走入旋轉的洞穴中。之後,整個空間再次恢復之前的一片黑暗…

……

獸嶺鎮附近的山脈中某個地方。此時見到有四個看起來三四十男子正向著一個看起來十八,九歲的女子走去,男子們的後邊躺著兩個侍衛衣著的人。看樣子是那個女子的護身侍衛,可惜不是四個男子的對手,都被打倒在地。

「你們要做什麼,我可是鎮上藍家的大小姐藍夢,你們這樣做不怕藍家找你們麻煩嗎?」女子一步步退後道,雖然她有天階中期境界的實力,但在四個同等實力的男子面前。顯然還不夠看,現在的獸嶺鎮發展得很快,藍家作為獸嶺鎮新一代崛起的霸主。實力更不容小視,藍家的家主更是有星罡經中期境界的實力。

「找我們麻煩?到時我們玩玩之後再把你們殺了,誰會知道是我們做的?」走在前面的男子臉上露出猥瑣的笑容,讓藍夢見了更加的害怕。早知道自己就不偷跑出來了。

她的侍衛是後面找到自己一同回去時。巧遇碰上這幾個男子的,當時四個男子被藍夢的美麗容貌吸引住了,而且這裡比較偏僻,所以才會做出攔截這種事的。

然而他們以為自己萬事俱備,只差最後一步時,一個同樣看起來二十多歲的白衣男子突然從高大的草叢中走了出來,隨便還伸了一個懶腰,讓五人的目光不由得看向那個男子。男子手上拿著一把扇子。看樣子好像剛睡醒的樣子,此人正是剛從試煉空間回來的龍天。他回到命運大陸后,重新將自己打扮了一遍,還是像以前一樣裝個書生的樣子。

龍天轉過頭,看到不遠處望向自己的四個男子,身體頓時向後跳了一小步,擺出一副攻擊的樣子,表情還有些緊張。當然,這一切他是裝出來的,他的目的是為了讓對方的輕視自己,對方的輕視才會讓自己更容易得手,雖說儘管他實力已經達到很強了,但低調,依舊是他的個性,而且他沒想到兩次回到命運大陸都遇到這種英雄救美的事情來,看來自己的人品不錯喔。

「哈哈,居然來了一個傻瓜,你們三個,把他給殺了。」顯然帶頭的男子對其餘三人道,藍夢以為出現一個實力高強的人來讓自己逃脫魔爪,誰知…

三個男子走進龍天,後者還是沒有任何動作,他們以為對方被自己嚇傻了,語氣不屑的說道:「本來你不來打擾大爺們的好事就沒什麼,可惜…」其中一個男子話還沒說完就愣在原地,因為龍天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他們的眼前,隨後他們三人的身體緩緩的倒了下去。

藍夢以及那個帶頭的男子表情十分的驚駭,他們見到龍天身影瞬間出現在三人的身後,手臂微微抬起做出手刀的樣子,身後的三人就倒了下去,一點反抗也沒有。

龍天做完這一切抬腳慢慢的走向帶頭的男子,隨著龍天的接近,男子內心的恐懼越來越深,整個人直接跪在地上磕頭道:「少俠,我上有八十歲老母,下有三歲兒子,你就饒了我一小命吧!」

「這變化也太快了吧!」龍天看著下跪的男子心裡頓時錯愕道,不過他嘴上卻說:「不是看我,是看著位小姐。」

「小姐,你就當我是個地瓜,讓我滾吧!」男子轉過身向藍夢求饒道。

「你剛才不是很囂張嗎,居敢欺負本小姐…」說著藍夢對男子開始一陣暴力的拳打腳踢,慘叫聲不斷傳出,讓龍天不得不轉過頭來,用手捂著眼睛暗嘆道:「太殘忍了!」

幾分鐘后,被打的男子倒在地上,一副鼻青臉腫的樣子,要不是龍天站在旁邊,男子哪會被打得怎麼慘,而且還陷入了昏迷之中,不過大小姐的脾氣真暴力,讓龍天對此不得不刮目相看。

「少俠,你看怎麼辦。」藍夢出了一口惡氣后,恢復到原來淑女的個性,讓龍天頓時有點目瞪口呆,不過此時他的身影已經轉身走向遠處,向後擺了擺手道:「把他們交給你們家族吧,別讓他們再出來危害世界和平了。」

「那少俠可否告訴我你的名字。」藍夢大聲喊道。

「玉面小飛龍…」說著龍天的身影顯示在高大的草叢中。(未完待續。。) 「獸嶺鎮,還是和離開前一樣熱鬧。」在熱鬧的街上,龍天看著周圍來來往往的人群喃喃說道,他在剛走出山脈后就立即進入附近獸嶺鎮中,其主要目的,主要就是找些吃的,好好補補半年多來不識肉味的肚子了,順便打聽點目前的戰鬥情況。

然而在龍天的話剛落下,一個粗曠的聲音在他的身邊響起:「你這不是廢話嗎,你才離開多久,能有多大變化?」

「而且魔族的大軍沒有出現在這附近,人類也沒有逃離這裡,讓這裡變成一座荒鎮,所以不熱鬧才怪?」

「可能吧!」龍天下意識的回答一聲,「咦!你怎麼會在這裡?」這時他才注意到身邊多出了一個人,一頭白色的頭髮後面綁著一條粗短的辮子,身上穿著一件無袖的灰色上衣,下面配著一條寬鬆的褲子,這種打扮在人群里看著有些怪異,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傢伙這麼會出現自己的身邊。

「你你你…」龍天後退一步,用扇子指著出現在身邊的直衛頓時結巴的喊道。

原來,出現在龍天身邊的正是考驗空間中最後一關的考驗者—直衛本人,雖然自己得到惡魔之手的力量后,對方也由斯巴達先祖指定讓其跟與自己一起抵抗魔族的侵略,不過不是由自己需要他的幫助時他才會出現的嗎?現在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龍天心裡暗暗想到。

此時的路人也注意到了龍天驚訝的叫喊和他身邊那打扮怪異的中年人,不過被直衛那冰冷的眼神一嚇。立刻收起自己的目光,低頭繼續走自己的路。

「你什麼你,老子出現在這裡很奇怪嗎?」直衛拍開龍天指著自己的扇子。一臉有些不爽的說道,此刻龍天也從開始的驚訝恢復到了平靜,淡淡的問道:「你怎麼會出現在這,不是我召喚你你才會從先祖創立的空間中出來嗎?」

「是這樣說沒錯,不過空間內擁有的惡魔力量被新一代暗魔族人繼承后,我的出入限制就沒那麼嚴了,不過沒你的允許。我不能使用暴虐的力量,有點可惜了些。」(上次忘了說明了,雖說這股力量是激發暗魔族傳承人體內惡魔之力的惡魔力量。不過由於力量被傳承后最先激發在手臂上,讓手臂變成惡魔之手,久而久之,惡魔之力也被他們習慣性叫為惡魔之手的力量)

「可惜?如果你哪一天忍不住被暴虐氣勢影響。將附近的人都殺了。那還得了!」龍天嘴角頓時有些抽搐,不過由於聲音很小,而且街上十分的吵雜,所以直衛根本沒聽到他在說什麼。

「龍小子,你知道這附近好有好吃的嗎,我好久沒吃過肉了?」直衛搓了搓手,急忙轉移話題道,眼中頓時發出不知名的光芒。連嘴角有口水流下都沒發覺。

龍天看著他的模樣額頭不禁冒出幾條黑線,但還是淡淡的回了一句:「我哪知道。只要是吃的,我從不挑剔。」

「算了,隨便找點吃的吧!」直衛目光盯上附近的一家酒樓,抬腿走了過去,龍天搖搖頭跟了上去,心裡無奈道:「又要大出血了…」

……

「啪啪…」清脆的陶瓷碰撞聲在在酒樓之內響起,一個面相有些粗獷的大漢一手抓起一個瓷盤裡的食物,往嘴裡塞去,另一隻手則抓起另一個瓷盤裡的食物同樣往嘴裡塞去,似乎不怕食物卡在喉嚨似的,吃相真是慘不忍睹,而且口中還時不時喊一句:「太過癮了,好久沒吃這麼好的東西了…」讓坐在旁邊的龍天頓時冷汗直流,「這傢伙低調點會死人呀!」

雖然此時離他們進入酒樓大約只有半個時辰的時間,但龍天所坐位子的桌子上已經擺放著幾排將近一米高的盤子,對此龍天也十分感到無奈,這堆盤子里,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高度是他吃的,其餘的全進對方的肚子里,可見對方食量有多大。

然而就在他還在感嘆的時候,桌子上又有一盤菜被直衛瞬間吃完,然後他輕輕向上一拋,落在一米高的盤子堆上,不過那推盤子沒有一個盤子的加入導致不穩而掉落下來,可見直衛控制力量的能力很強,本來因為他吃飯動靜太大而想來找他麻煩的人注意到了這個情況后,根本不敢再來了找麻煩的念頭,他們不是傻子,否則不可能在這弱肉強食的世界里存活得太久。

轉眼間又過了半個小時的時間,龍天終於在對方說出一句吃飽了而感到精神上的解脫,在這樣吃下去,沒準還沒吃完酒樓掌柜就要趕人了,當看到酒樓掌柜幾乎要內牛滿面的樣子,龍天頓時感到有些不好意思,然而接下來的事情讓他更加對不起掌柜,因為他忘了身上沒錢的情況。

直衛坐在一旁,看著龍天猶豫的樣子,小聲的問道:「你小子不會沒錢吧?」龍天點點頭表示回答。

「那怎麼辦?跑不跑。」直衛直接說出一句差點把龍天雷得里焦外嫩的話來。

「算了,我去解決問題吧,你在這坐好了。」說著走向櫃檯處,酒樓掌柜看到龍天走向櫃檯,一臉笑容的問道:「客官,請問還有什麼需要服務的嗎?其實他心裡巴不得龍天兩人離開,他們今天吃得東西將近酒樓半年多的支出。

「老闆,其實也沒什麼,就是身上忘帶錢了,你看能不能賒賬呀。」龍天不好意識的笑道,而掌柜的聽了這句話,一臉的笑容頓時僵住,「卧槽,給你賒賬到時你不見人我怎麼辦?」不過他礙於之前直衛那一手精妙的控制手法,不敢明說出來,但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龍天至少死了上千次了。

「可以是可以。不過不知少俠有什麼東西願抵押在這嗎,沒抵押物我很難做呀!」掌柜說道,不過態度與之前的有天差地遠的差別。主要是龍天先對不起人家,所以沒太理會掌柜的態度變化,如果是那種脾氣暴躁的人,這隻有地階境界的掌柜早就死得連渣都不剩了。

此刻龍天在想他有什麼可以抵押的呢,丹藥嘛!自己除了藥材之外,沒有一顆成品,武器嘛!不可以。如果看管不嚴被偷了,自己暗魔族人的臉往哪放,龍天曾想把直衛本人抵押在這。不過直接被他否決了,如果自己一不在,對方說不定哪時不爽把這的人全滅了,那就不得了了。

就在龍天還在陷入沉思時。一句聽起來好像十分開心的話在龍天的耳邊響起:「飛龍大哥。想不到在這裡見到你。」龍天順著聲音望去,看到一個看起來二十齣頭的美麗女子正一臉喜悅的看著他。

「你是誰呀,我認得你嗎?」龍天一句話頓時讓女子那興奮的表情變得微微獃滯,不過她很快恢復之前的心情回答道:「你忘記啦,你先前在山脈中還救過我呢?」原來眼前的女子正是龍天在山脈中無意救到的藍夢,她之前在龍天離開后才回過神來,想起龍天的稱呼「玉面小飛龍」,瞬間忍不住笑了起來。名字好有創意呀。

她後來回到家族中雖然被教訓了一頓,但她想起可能龍天出山脈后還呆在鎮上沒走。所以和父親說聲帶了幾個侍衛出門,沒想到真的在一家酒樓看到他,雖然不知道以他的實力就算不用在吃東西也一樣能夠保持不餓,為什麼還會出現在酒樓里的情況,但沒想這麼多就跑上去打招呼,誰知直接被對方第一句話給雷對了。

「哦,原來是你呀!等我解決完眼前的事再和你聊吧!」龍天知道對方的身份后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轉頭正想和掌柜說什麼,沒料掌柜卻提前說道:「客官既然和藍大小姐認識,那這頓飯算我請了,希望以後藍小姐能多多照顧本店的生意。」掌柜雖然對龍天兩人吃下去的錢財有些肉疼,但如果能攀上藍家這種獸嶺鎮第一大家族,對未來有不可估量的前途。

「等你回到家族裡要替掌柜的在你父親面前多說些好話,否則我心裡有愧呀!」龍天補充一句道,而掌柜聽后對龍天投來感激的眼神,本以為這次攀上藍家希望不大,但有龍天的幫助后,成功的幾率變得更大了。

「嗯,飛龍大哥,你怎麼會在這裡?」龍天沒有回答,只是看向之前的位置,藍夢見此也順著他的目光望去,忍不住驚呼道:「天呀!」

在她面前擺放幾排將近一人高的瓷盤,她想龍天大哥身材也不是很龐大,食量怎麼會怎麼大呢?但她繼續觀察后發現還有一個身材魁梧的大漢坐在那裡,看來那些食物有很多是他吃的,但她的臉上還是看出十分驚訝的神情,怪不得對方說心裡對掌柜有愧疚,如果是性格善良自己也是同樣地情況。

「直衛大哥,走了,順便幫人把瓷盤收拾一下,掌柜,放後院行了吧!」龍天對掌柜問道,對方本想拒絕,但看到龍天的眼神,趕緊點了點頭。

「起!」隨著一聲大喝,一人多高的瓷盤被直衛穩穩的舉了起來,居然只是單靠肉身的力量就舉了起來,太恐怖了,而且沒有一絲的搖晃。這是酒樓里吃飯食客的大部分心聲…

酒樓的小鬧劇風波一過,龍天就接受藍夢的邀請來到他們的家族裡,藍夢的侍衛自從酒樓回來的路上對龍天二人畢恭畢敬的樣子,強者,永遠受到別人的尊敬,這是命運大陸恆古不變的道理。(未完待續。。)

ps:有讀者奇怪這不是玄幻小說,為什麼有都市的風格,其實小貓的本意就是寫出一種融合多風格的小說,接下來還會出現悲傷言情和無厘頭搞怪的風格,希望的人多多關注,不希望的小貓也沒話說,小貓工作很忙,上班玩手機直接罰錢,不該輕舉妄動,只有下班再寫,而且劇情也不好寫,只能邊想邊寫,還有,打字速度慢,這點小貓一笑而過,所以,請多多諒解,寫完我會及時發表,不會讓你們久等的。 龍天兩人隨著藍夢來到她的的家族裡,她的家族位於靠近獸嶺鎮的一個郊區外,整個家族佔地面積十分的寬廣。對此龍天不禁暗嘆道,不愧是獸嶺鎮第一大家族,幾十年前自己闖入鎮上第一大勢力狂狼兵團總部,那裡貌似連這裡一半的面積都沒有,這數十年間的獸嶺鎮變化也真大。

進入家族之後,藍夢遣散了跟在她身後的侍衛,說想帶龍天二人認識一下自己的父親,龍天對此沒說什麼,以他為首的直衛更不會說什麼,於是在兩人藍夢的帶領下,向他們家族的議事大廳走去,藍夢的父親藍凌飛一般都會與家族的幾位長老在那議事。

在經過一個巨大的練武場,一陣劇烈碰撞地面的聲音在場上連續不斷響起,讓龍天和直衛忍不住望了過去,他們練武場上發現除了大多數家族中修鍊年輕弟子外,還有一個較大的場地上,有個白衣青年場上正不斷揮舞著手中的銀槍,場地被他釋放出來的鬥氣炸得坑坑窪窪。

龍天只是微微看了一眼就不在關注,對方的實力雖然在星罡前期境界的大圓滿水準,對他而言根本不算什麼,但他懶得關注的最重要原因是,對方根本沒有好好利用自己釋放的鬥氣能量,儘管他使出招式的威力很大,但還是有將近一半的能量在無形中浪費了,換句話說,他對鬥氣控制的能力很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