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施展出我們的最強一擊,直接將它們全部拿下!」劍塵說道。

「好」舒傲寒輕聲答應道,隨即便把她的能量傳入道自己的長劍中。

而劍塵也是拿出了自己的三尺青鋒,打算施展天罡七玄劍!

感受到劍塵和舒傲寒手中越來越恐怖的氣勢,那些蒼紋狼王也是變得焦躁不安。

不過,一瞬間它們便面露凶光,也是準備自己的最後一擊。

「天靈破空斬!」隨著一聲嬌喝,一道淡藍色的劍氣便朝著那些蒼紋狼殺去。

與此同時,劍塵也是大吼道:「天罡七玄劍,第一玄,勇往直前」隨即一道金色的劍氣便和那藍色的劍氣一同殺向前方。

而那些蒼紋狼王那是怒吼,緊接著施展出一道比剛才大數倍的黑色巨爪。

嘭,頓時那兩道劍氣直接斬在了那黑爪之上,雖然它黑爪被這劍氣壓制,卻仍死死擋住。

看到這劍塵直接使出天罡劍氣和天罡指,而舒傲寒也是一連打出三道天靈劍氣。

有了這五道劍氣的加入,那蒼狼王爪立刻被撕碎,而那些蒼紋狼值了被那劍氣籠罩。

看到那些倒地不起的蒼紋狼王,劍塵立刻將它們結果掉,取出它們的精核和精血。

做完這些后,天已經黃昏,劍塵便轉頭對舒傲寒說道:「先回去修鍊」

(本章完) 回到昨天開闢的洞府後,劍塵把今天的戰果平分后便進入了修鍊狀態。

望著儲物袋中的精核,劍塵決定先留著,若是現在全部吸收最多只能讓他達到玄階五段巔峰,想要進階玄階六段就斷就必須要玄階八段妖獸的精核。

而那邊舒傲寒則是全力吸收這天地間的能量,至於手中的精核她也沒隨意吸收,顯然她打算留著衝擊玄階八段!

雖然不能吸收精核但是還能吸收精血淬鍊自己的體魄,於是劍塵便把那二十多瓶精血倒入木盆中,而他本人則是一下便跳入其中吸收。

「呼,好舒服啊」雖然劍塵整個人都被精血包裹著,但是整個煉化的過程,除了開始那半個時辰有些疼痛,現在的劍塵居然感覺不到一絲痛苦,顯然他的體魄已經達到了一個頂峰,若想要進階就必須需要玄階八段妖獸的精核,所以劍塵更加強了了斬殺玄階八段妖獸的想法。

煉化完精血后劍塵發現現在仍是深夜,想了想他決定修鍊「天罡七玄劍」的第二劍「天神下凡」和「瘋魔拳法」的第二拳「無畏」。

看著這一拳一劍,劍塵決定先修鍊「瘋魔拳法」的第二拳「無畏」,因為這一拳和他的天罡七玄劍中的第一劍「勇往直前」有異曲同工之妙。

打定好注意后劍塵剛起身想出去修鍊,舒傲寒則突然睜開了雙眼看著他問道:「劍塵哥哥,你要去哪裡啊?」

「我出去修鍊一下我的拳法和劍法」劍塵回道。

看著劍塵真誠的模樣不像是出去戰妖獸,於是她便站起身來和走到劍塵旁邊對他說道:「劍塵哥哥,我也想出去修鍊一個劍法,這個劍法很強哦,到時候肯定能幫到你」

「那我們走吧」隨後他們便找到了一個空曠地各自修鍊起來。

「瘋魔拳法,無畏」只見劍塵整個人如同一個瘋魔,悍不畏死的朝著前方轟出一拳。

嘭,頓時前方的山石俱裂,看著這一拳的威力,劍塵也是十分滿意,畢竟這是他第一次施展,得虧他修鍊天罡七玄劍的第一劍時已經有了這種意蘊,不然的話他根本打不出這樣強悍的一拳。

接下來的時候劍塵便繼續修鍊這「無畏」,隨著一拳一拳的轟出,劍塵身上的神魔氣息也越來越恐怖,而他那一往無前的氣勢也越來越盛。

「瘋魔拳法」第二拳「無畏」隨著一聲巨喝,劍塵一拳崩出,而他本人則如同一個不懼死亡的魔頭。

雖然這一拳沒有打向任何東西,但是劍塵知道他已經將這拳頭修鍊至大成!

總裁的懶妻 而這時劍塵也感覺道自己後方傳來的恐怖氣勢。

只見那舒傲寒以一種極其優雅的飛躍姿勢跳入上空,隨後一連斬出三劍,若是被她那優雅的姿勢迷惑而認為這一招不過是花拳繡腿的話,那麼他將為此付出慘痛的代價。

看著舒傲寒的劍招,劍塵也是大感意外,這一招的威力足以匹敵他的天罡七玄劍的第一劍,若是劍塵使用的是星隕劍的話,那這招還差太多,畢竟星隕之威難以撼動!

看完,劍塵便抽出自己的長劍打算修鍊天罡七玄劍的第二劍「天神下凡」了。

隨著天罡能量的不斷輸入,劍塵接連砍出數劍,不過卻都是威力平平。

看著這幾劍,劍塵也是眉頭一皺,想不到這第二劍如此難練,自己竟難以發揮出它的一絲威力。

然而劍塵可不信這個邪,於是又接連斬出數劍,不過卻都是威力平平。

雖然這幾劍都沒發揮出它應有的威力,但是劍塵並沒有被挫敗,而是繼續修鍊,幾次不行就修鍊幾十次,幾十次不行就修鍊幾百次,幾百次還不行的話就修鍊幾千次!直到把它練成為止!

於是劍塵又開始揮舞手中的長劍,雖然劍塵一直在重複著同樣的動作,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劍塵揮舞的速度不僅越來越快,就連那斬出的劍也是愈發威猛。

雖然這第二劍的威力在不斷提升,但是劍塵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他現在斬出的第二劍威力也就足以媲美第一劍罷了,還遠沒有達到它應有的威力。

想到這劍塵更加賣力的揮舞著手中的長劍,而他幾體內的天罡能量卻在慢慢的浮現,將他包裹,而那些天罡能量則是不斷穿出一道道霸道的氣勢。

然而隨著劍塵的不斷揮砍,他的身上竟然有了一絲天神下凡的韻味,那是一種與眾不同,超脫凡人的氣勢,但是劍塵卻渾然不知,他仍在不斷地揮砍著手中的長劍。

就在這時,劍塵腦子一激靈,他的思緒回到了自己目睹天罡劍尊一人獨戰天下群雄,將他們震懾的場景,而那天罡劍尊負手而立的樣子,劍塵現在看來竟像是天神一般。

與此同時劍塵身上的超凡氣息也是越來越盛,而這時在修鍊神通的舒傲寒自然也注意到了,她看著劍塵若有所思,卻沒有打擾他,隨後繼續修鍊她的劍法。

突然,劍塵停下了手中的長劍,而他身上的氣勢卻是達到了頂峰,隨即劍塵一劍斬出,這一劍不僅迅猛,更帶著一股天神的氣息,所過之處皆被它毀壞,而那些偶然闖入這片地域的妖獸也是被這強大的氣勢壓的匍匐在地,不敢起身。

看著這一劍的威力,劍塵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回身就看到舒傲寒在空中接連斬出三劍,一劍比一劍強,這三劍的威力絕對超過了天罡七玄劍的第一劍,不過離他的第二劍卻還是差了一些。

「劍塵哥哥,我也修鍊好啦,這三日月之斬,到時候肯定能助你一臂之力」看到已經收劍的劍塵,舒傲寒開心地奔向了他。

揉了揉她的腦袋,劍塵笑道:「傲寒妹妹越來越強了,日後說不定需要傲寒妹妹保護我了」

「我一定會好好保護劍塵哥哥的」舒傲寒揮了揮手中的拳頭說道。

「走,找幾頭妖獸試試威力」

「好」

說完劍塵便和舒傲寒在周圍各自尋找自己的獵物。

不一會,兩人皆拿著幾個玄階七段妖獸的精核和精血跑了回來。

然而現在天還沒亮,於是他們決定回到洞府好好休息一下,將自己恢復到巔峰狀態。

(本章完) 清晨,劍塵和舒傲寒都從休息中清醒過來。

「劍塵哥哥,今天我們還是獵殺妖獸嘛?」舒傲寒在一旁問道。

「沒錯,今天我打算去獵殺玄階八段的妖獸!」劍塵朗聲回道。

「玄階八段嘛?劍塵哥哥,是不是有點勉強?」舒傲寒在一旁很是擔憂。

「昨天你我都學會了新的神通,而且都威力不凡,想來對付那玄階八段的妖獸應該不會太困難,你我若想儘早突破,玄階八段妖獸的精核和精血對我們很是有用」劍塵回道。

「雖然如此,但是劍塵哥哥還是要注意安全」舒傲寒還是害怕劍塵會被重傷,因為她很清楚每一段的差距是多麼大,劍塵能連跨兩段戰鬥已是非常逆天,現在跨越三段戰鬥,舒傲寒難念會擔心。

「放心吧,傲寒,我不會在這裡停下來的,況且我已經『死『過兩回了」

最後一句話劍塵沒有大聲說出來,只是低聲呢喃。

「走,去獵殺玄階八段的妖獸!」說完劍塵便立馬領著舒傲寒朝著外面奔去。

……

一路無話,劍塵和舒傲寒快速的在這妖獸山脈尋找自己的獵物。

「吼吼吼」聽到哪裡有妖獸的吼叫叫聲,劍塵他們便會立馬飛奔過去,不過讓他們失望的是並沒有一頭玄階八段的妖獸,最強的也就是玄階七段,現在玄階七段的妖獸根本不夠他們打。

「唉,劍塵哥哥,找了一上午都沒有找到一頭玄階八段的妖獸,倒是玄階七段的斬殺了不少」舒傲寒在一旁嘆息道。

「放寬心,這妖獸山脈最不缺的就是妖獸」劍塵在一旁安慰道。

而這時兩道怒吼聲從遠處傳來,而這嘶吼聲顯然比先前的都要強悍!

劍塵和舒傲寒互相點了點頭,隨即一齊朝著那裡奔去。

當劍塵和舒傲寒到那裡的時候,他們就看到數十人人在和兩頭玄階八段的妖獸對峙。

只見那兩頭暗黑犬黑面獠牙,手掌上的爪子也是鋒利無比,它們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更是令人窒息。

「吼」,只見一頭暗黑犬動了,它直接朝著那數十人奔去,而那群人也是各自拿出自己的武器抵抗,然而那暗黑犬實在太過迅捷,直接將它們的攻擊躲了過去,然後一爪一爪將那些人打傷,而這時後面那隻暗黑犬也動了,它朝著那群人奔去,顯然是要給他們進行致命的最後一擊。

看著朝著自己奔來的暗黑犬,那些人第一次感覺到了死亡的威脅,只要那隻妖獸撲上來他們必死無疑!

然而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兩名名劍山莊的弟子立馬出現,將那兩頭暗黑犬擊退,隨後將那些人全部救了下來。

而這時看到那些人已無力再戰,劍塵立馬從樹上跳了下來,徑直朝著那兩頭妖獸走去。

「你們兩個要幹什麼,去送死嘛?」只聽一名名劍山莊的弟子怒吼道。

「送死的事情我們不會做,倒是這兩頭暗黑犬待會就要死在我的手上」劍塵在一旁淡淡的說道。

「狂妄,他們數十個玄階七段的都打不過它們,就憑你這個玄階五段和那個玄階七段的修為就能將它們拿下?」那人質問道。

「就算同為玄階七段也有強弱之分,至於我嘛,你就不用擔心了」劍塵回道。

「你……」那人剛想說什麼就被旁邊的人拉了一下。

「讓他去吧,到時候在他快死的時候將他們救下來吧」另一個勸道。

「哼,到時候讓他吃吃苦再救他」顯然這人也是被劍塵惹怒了。

然而劍塵根本沒理會他們,好不容易遇到兩個玄階八段的妖獸他自然不會放過它們!

「傲寒,待會你牽扯住一頭暗黑犬,等我將另一頭擊殺后我就來助你」劍塵對舒傲寒囑咐道。

「我盡量,不過,劍塵哥哥你還是要小心點」舒傲寒回道。

「六合靈龜陣,凝!」

「六合妖鳳陣,凝!」

瞬間兩頭金色的龐大生物出現在劍塵身旁。

「去」隨著劍塵一聲令下它們直接朝著舒傲寒飛去。

劍塵自然知道憑舒傲寒一人想要抵抗一頭玄階八段的妖獸會很吃力,於是便將它們凝聚出來助她一臂之力。

「怎麼回事,這兩個好像是六合宗的陣法,難不成他是六合宗的人,那也不對啊,只憑他一人怎麼可能凝聚出來,奇怪」只聽後面一個名劍山莊的弟子說道。

「是挺奇怪,不過就算有這兩個陣法相助,他們也不可能戰勝這兩頭暗黑犬,畢竟他們的修為還是有點弱」另一個人說道。

「咦,那個人居然把那兩個陣法給那個女子,難道他想憑一己之力抗衡一頭玄階八段的妖獸?愚蠢,實在是太愚蠢了,準備好,待會準備救他」那人接著說道。

「天罡琉璃體!現!」只聽到一聲巨喝,劍塵便將自己的體魄施展到極致然後沖向了那頭暗黑犬。

「愚蠢,快去救他」看到劍塵竟然敢主動去招惹那暗黑犬,那名劍山莊的弟子立馬追了上去,

然而就在他們的震驚下,只見劍塵一拳將那暗黑犬轟飛。

這時劍塵也是轉過頭來對著那名劍山莊的弟子一笑。

「怪物,絕對是怪物,我從沒見過能以玄階五段對抗玄階八段的人」顯然這人還是處於驚恐之中。

「名劍山莊的師兄們,多謝你們的好意了,不過這裡我們能解決」只聽到劍塵對著後面的名劍山莊的弟子說道。

「怪物,太怪物了」在一番感嘆后,他們便退了出去,將場地留給劍塵他們,不過他們卻沒有離開,而是躲在後面觀看,一來,他們想看看劍塵他們到底有何能力能夠吃下這兩頭玄階八段的妖獸,二來,要是劍塵他們敗退下來他們還可以出手相救。

不過他們顯然是想多了,以劍塵的實力根本不需要他們,甚至就算沒有舒傲寒他也敢一人獨佔那兩頭玄階八段的暗黑犬,只要他拿出星隕劍,斬殺這兩頭暗黑犬已是十拿九穩的事情!

而另一邊,有六合妖鳳陣和六合靈龜陣相助的舒傲寒也是成功擋住了那頭暗黑犬的攻勢,勉強能夠和它抗衡!

(本章完) 前方那隻被劍塵擊退的暗黑犬顯然有些惱怒,隨即怒吼著朝著劍塵殺來。

看著這頭暗黑犬,劍塵也是沒有小覷,只見他右拳緊握,就等著那暗黑犬撲上來。

「吼」只見那暗黑犬瞬間就撲倒了劍塵面前,然後便立刻張開它那血盆大口,但是劍塵早有準備,一拳轟出,直接打在那暗黑犬的牙上。

但是令劍塵意外的是,他那一拳居然沒有崩碎那暗黑犬的牙齒,反而打在上面讓他有些吃疼。

那暗黑犬被劍塵擊退後,又露出自己的滿嘴獠牙朝著劍塵咬來。

「滾」劍塵全力一拳轟出,直接將那暗黑犬打出數米之遠。

那暗黑犬雖然被劍塵震退,但是並沒有受到什麼實質性的傷害,而此時它就在遠處面露凶光盯著劍塵。

剛才那拳劍塵雖然成功將那暗黑犬擊退,但是他的手竟被震的有些發麻。

經過剛才短暫的交鋒,劍塵也算了解了玄階八段妖獸的難纏程度了。

而那暗黑犬在試探出劍塵的實力也沒有輕舉妄動,只是在遠處觀望,似乎在等待一擊必殺的機會。

然而劍塵可不管它動不動,他必須得衝上去,因為舒傲寒那邊肯定承受了巨大的壓力,所以劍塵必須速戰速決!

「天罡裂地拳!」,嘭,劍塵直接一拳轟出,然而那暗黑犬竟然直接躲了過去,而那「天罡裂地拳」只是打中了後面的大樹。

「該死」劍塵大罵一聲,他沒想到這暗黑犬竟然不和他正面抗衡。

噗呲,只見那暗黑犬在躲過劍塵一拳后,利用身形優勢,在劍塵的背後撕開了一個口子。

就在感受到那股疼痛后,劍塵立馬向後打出一拳,不過那暗黑犬早有準備,提前躲了開來。

再一次躲開劍塵的攻擊后,那暗黑犬又躲在了一個安全的地方,眼睛直直得盯著劍塵,但是它就是不衝上去。

不過在另一邊那暗黑犬卻是十分勇猛,即使舒傲寒有著妖鳳和靈龜的助陣,仍是被它壓著打,落敗只是時間問題。

看到處於下風的舒傲寒,劍塵也是有點心急,於是他又提著自己的雙拳朝著那暗黑犬殺去。

似乎看出了劍塵的目的,那暗黑犬只是躲避,偷襲,從不主動進攻。

而劍塵這幾次的進攻不但沒有取得實質性的效果,反而被那暗黑犬給弄傷了幾處。

「唉,那小子體魄雖強,但是速度速度跟不上那暗黑犬,一旦那女子落敗,他就要被兩頭暗黑犬圍攻了,到時候落敗只是時間問題」後方名劍山莊的弟子在那交流。

「我就說他太狂妄了吧,仗著自己能夠跨段戰鬥就目中無人,狂妄自大,哼,到時候我可不去救他」顯然這人還是對劍塵有些許怨氣。

看到那一味躲避的暗黑犬,劍塵也是怒了,隨即抽出自己的三尺青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