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親。」

葉明蘭轉過頭,看著時月,笑意浮現,摸了摸時月的頭。

「月兒,這是娘親的家,以後月兒就和娘親住在這裡好不好?」

時月點點頭,看著葉明蘭,一把抱住她,臉貼在葉明蘭的身上淡淡的說著:「有娘親的地方才是家,月兒永遠都要跟著娘親。」

葉明蘭俯下身,把時月抱到床上,邊給她脫鞋襪邊邊說道:「月兒,終歸會長大,到時候娘親給月兒找個妥善的人家,月兒尋得良婿,娘親也就放心啦。」

「月兒就算出嫁,也要帶著娘親。」

「說什麼胡話,娘親怎麼可以跟著月兒嫁人。」葉明蘭淺笑著,並沒有怪罪時月的意思。

時月吐了吐舌頭,做個鬼臉,沒有繼續說話,不管娘親怎麼說,嫁人的時候,她一定要帶著,她去哪娘親去哪,定要護得她一生安穩順遂。

「娘親,我困了。」時月揉了揉眼睛。

「洗過腳,娘親就哄月兒睡覺。」

葉明蘭快著步子走出去,端進來一盆熱水。

時月把腳放進裡面,溫度剛剛好,想起了以前的種種,和母親住在茅草屋中,若不是常年乾旱,患匪盛行,她寧願不報仇,就這樣平平淡淡的陪著娘親終老。

擦乾腳,時月躺在被窩中,葉明蘭側著身坐在床邊,抱著時月,唱著那支熟悉的曲子。

娘親,你可知道,月兒長大了,現在已經不需要這支曲子哄著入睡了。

時月背過身,眼淚從眼中滑落,這世界上,最溫暖的,莫過於娘親的聲音,最溫暖的,莫過於娘親牽著自己的手。

不知不覺眼皮沉重,思緒越來越模糊,再睜眼的時候已經是天亮了。

看著身邊空蕩蕩的床鋪,時月起身麻利的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娘親?」

看著葉明蘭正在庭院中洗衣服,時月在後面輕喚一聲。

「月兒,醒啦。」葉明蘭起身,走到時月的面前蹲下問道:「月兒餓不餓啊,娘親在廚房給月兒煮了粥。」

「娘親,我們今天為何不與舅母共用早飯?」時月滿臉迷惑的問著。

葉明蘭微微錯愕,緩過神看著時月說道:「月兒不是最喜歡娘親煮的粥了嘛,娘親想著月兒愛喝,就煮了些。」

不對,肯定有事!

時月感覺事情不對,抓著葉明蘭的手腕,眼神明顯冷了下來。「娘親為何大早在此洗衣服,這是誰的衣服?」

時月看著身後盆子中滿滿的衣服,又不是她們兩個人的,伸手拿起來一件打量著,這不是昨天舅母穿的那個素錦軟緞嘛。

「娘親,何故替他們洗衣服?」時月的聲音沒有半點暖意。

「這……」

「哼!」時月冷哼一聲,一腳把盆踹翻,直接走出東廂房的院子。

梧桐苑中,婢女奴才看見時月都是副愛答不理的樣子,時月也沒有介意,看著葉明蘭洗衣服在前,又看著這幫奴才的態度,時月大概就是料到怎麼回事了。

奴才嘛,不然怎麼會被叫狗奴才,狗眼看低,狗仗人勢的東西都這樣,不管如何,絕不會讓娘親替人受累。 澈哥哥回來,與曲鳳瑛大鬧一場,那幾個刁奴好幾天沒有踏進客房這邊的院子,沒有找娘親的麻煩,本來這幾個刁奴,我自己就能解決,但是自己解決,又會落下寄人籬下不安分的名聲,那就只好委屈娘親幾日,做了五日綉工,澈哥哥出手,別人說不出個不是。

澈哥哥還怕自己無聊,特意給自己架了個鞦韆,只不過,沒有時間玩兒,每天還是照常去鐵匠鋪,打雜做工,因為佩劍快好了,自己的債還沒償還完,趁著澈哥哥出門辦事,她也會偷溜出門。

時月坐在鐵匠鋪的小木墩上,抽動著風箱,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打濕,頭髮絲都濕漉漉的往下滴水。

「小月兒。」鐵匠看著風箱下面的時月,擦了擦臉上的汗。

鐵匠鋪的鐵匠師傅叫牟鐵牛,時月喜歡叫他牛師傅,他也不在意為人和善,對時月也是百般的照顧。

時月知道他這麼一喊,肯定是一把武器或者農具成了,起身拍拍土,趕緊把水和帕巾遞過去。

「小月兒,昨天我按照你說的,回去想了一晚上,你看看這把和你說的像不像?」

牟鐵牛手中拿著的那把佩劍,簡直就是和自己的那把一模一樣,時月獃獃的看著出神。

「丫頭,這是怎麼了?」牟鐵牛拿著鐵劍在時月的眼前晃了晃。

時月回過神,接過他手裡的劍,揮舞著幾下,淚水在打轉,手指輕輕的劃過劍身,連連點頭道:「像,像,真的是太像了,只不過我那把是紫寒玄鐵所鑄。」

「什麼?」牟鐵牛喝了兩碗水,擦了擦嘴,沒有聽清時月的話,高聲問著。

「沒,沒什麼。」時月看著牟鐵牛笑了下,拿著鐵劍,走出了鑄劍棚外,揮動起來。

劍身輕,舞動的聲音雖然沒有原來的那把好聽,倒也算是趁手,時月一時興起,耍了幾個招式。

「真沒想到,你這麼個小丫頭,竟然還有此等身手。」牟鐵牛放下水碗,坐在那裡看的入神。

時月走近幾步,看著牟鐵牛淺笑著,雙手握著佩劍在面前:「時月在此多謝牛師傅。」

「小丫頭,別這麼客氣,來,快來給牛師傅我在耍幾段。」看著牟鐵牛那意猶未盡的眼神,想著也無妨,時月點點頭,又走到空曠的地方,開始揮舞起來。

師父教的招式歷歷在目,只不過,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十三歲的身體太柔弱,體力有些跟不上這樣的訓練。

「好!」

牟鐵牛高聲叫好,時月收起劍,走到鑄劍棚,拿著旁邊的水碗喝了一口,額間的汗珠清晰。

「沒想到,這小小年紀,竟有如此高深莫測的劍法。」牟鐵牛替著時月擦著汗。

「牛師傅也看得懂劍法嘛?」時月抬眸,看著他淡淡的問著。

牟鐵牛停下手裡的動作,轉身走到一旁坐下,摸了摸頭傻笑道:「我就是個打鐵的,怎麼懂這些東西,想著自己看不懂,就是高深莫測的東西。」

時月看著他,眼底萌生一抹疑惑。

「牛師傅,明日我就不來了。」時月看著佩劍鑄成,自己做工抵債也夠了,只想著刻苦練功,不想著在這裡浪費時間了。

牟鐵牛,哦了一聲,喝著水多一個字也沒說。

看著他,時月也沒在說什麼,目光落在手裡的佩劍上。

澈哥哥回來,與曲鳳瑛大鬧一場,那幾個刁奴好幾天沒有踏進客房這邊的院子,沒有找娘親的麻煩,本來這幾個刁奴,我自己就能解決,但是自己解決,又會落下寄人籬下不安分的名聲,那就只好委屈娘親幾日,做了五日綉工,澈哥哥出手,別人說不出個不是。

澈哥哥還怕自己無聊,特意給自己架了個鞦韆,只不過,沒有時間玩兒,每天還是照常去鐵匠鋪,打雜做工,因為佩劍快好了,自己的債還沒償還完,趁著澈哥哥出門辦事,她也會偷溜出門。

時月坐在鐵匠鋪的小木墩上,抽動著風箱,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打濕,頭髮絲都濕漉漉的往下滴水。

「小月兒。」鐵匠看著風箱下面的時月,擦了擦臉上的汗。

鐵匠鋪的鐵匠師傅叫牟鐵牛,時月喜歡叫他牛師傅,他也不在意為人和善,對時月也是百般的照顧。

時月知道他這麼一喊,肯定是一把武器或者農具成了,起身拍拍土,趕緊把水和帕巾遞過去。

「小月兒,昨天我按照你說的,回去想了一晚上,你看看這把和你說的像不像?」

牟鐵牛手中拿著的那把佩劍,簡直就是和自己的那把一模一樣,時月獃獃的看著出神。

「丫頭,這是怎麼了?」牟鐵牛拿著鐵劍在時月的眼前晃了晃。

時月回過神,接過他手裡的劍,揮舞著幾下,淚水在打轉,手指輕輕的劃過劍身,連連點頭道:「像,像,真的是太像了,只不過我那把是紫寒玄鐵所鑄。」

「什麼?」牟鐵牛喝了兩碗水,擦了擦嘴,沒有聽清時月的話,高聲問著。

「沒,沒什麼。」時月看著牟鐵牛笑了下,拿著鐵劍,走出了鑄劍棚外,揮動起來。

劍身輕,舞動的聲音雖然沒有原來的那把好聽,倒也算是趁手,時月一時興起,耍了幾個招式。

「真沒想到,你這麼個小丫頭,竟然還有此等身手。」牟鐵牛放下水碗,坐在那裡看的入神。

時月走近幾步,看著牟鐵牛淺笑著,雙手握著佩劍在面前:「時月在此多謝牛師傅。」

「小丫頭,別這麼客氣,來,快來給牛師傅我在耍幾段。」看著牟鐵牛那意猶未盡的眼神,想著也無妨,時月點點頭,又走到空曠的地方,開始揮舞起來。

師父教的招式歷歷在目,只不過,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十三歲的身體太柔弱,體力有些跟不上這樣的訓練。

「好!」

牟鐵牛高聲叫好,時月收起劍,走到鑄劍棚,拿著旁邊的水碗喝了一口,額間的汗珠清晰。

「沒想到,這小小年紀,竟有如此高深莫測的劍法。」牟鐵牛替著時月擦著汗。

「牛師傅也看得懂劍法嘛?」時月抬眸,看著他淡淡的問著。

牟鐵牛停下手裡的動作,轉身走到一旁坐下,摸了摸頭傻笑道:「我就是個打鐵的,怎麼懂這些東西,想著自己看不懂,就是高深莫測的東西。」

時月看著他,眼底萌生一抹疑惑。

「牛師傅,明日我就不來了。」時月看著佩劍鑄成,自己做工抵債也夠了,只想著刻苦練功,不想著在這裡浪費時間了。

牟鐵牛,哦了一聲,喝著水多一個字也沒說。

看著他,時月也沒在說什麼,目光落在手裡的佩劍上。

澈哥哥回來,與曲鳳瑛大鬧一場,那幾個刁奴好幾天沒有踏進客房這邊的院子,沒有找娘親的麻煩,本來這幾個刁奴,我自己就能解決,但是自己解決,又會落下寄人籬下不安分的名聲,那就只好委屈娘親幾日,做了五日綉工,澈哥哥出手,別人說不出個不是。

澈哥哥還怕自己無聊,特意給自己架了個鞦韆,只不過,沒有時間玩兒,每天還是照常去鐵匠鋪,打雜做工,因為佩劍快好了,自己的債還沒償還完,趁著澈哥哥出門辦事,她也會偷溜出門。

時月坐在鐵匠鋪的小木墩上,抽動著風箱,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打濕,頭髮絲都濕漉漉的往下滴水。

「小月兒。」鐵匠看著風箱下面的時月,擦了擦臉上的汗。

鐵匠鋪的鐵匠師傅叫牟鐵牛,時月喜歡叫他牛師傅,他也不在意為人和善,對時月也是百般的照顧。

時月知道他這麼一喊,肯定是一把武器或者農具成了,起身拍拍土,趕緊把水和帕巾遞過去。

「小月兒,昨天我按照你說的,回去想了一晚上,你看看這把和你說的像不像?」

牟鐵牛手中拿著的那把佩劍,簡直就是和自己的那把一模一樣,時月獃獃的看著出神。

「丫頭,這是怎麼了?」牟鐵牛拿著鐵劍在時月的眼前晃了晃。

時月回過神,接過他手裡的劍,揮舞著幾下,淚水在打轉,手指輕輕的劃過劍身,連連點頭道:「像,像,真的是太像了,只不過我那把是紫寒玄鐵所鑄。」

「什麼?」牟鐵牛喝了兩碗水,擦了擦嘴,沒有聽清時月的話,高聲問著。

「沒,沒什麼。」時月看著牟鐵牛笑了下,拿著鐵劍,走出了鑄劍棚外,揮動起來。

劍身輕,舞動的聲音雖然沒有原來的那把好聽,倒也算是趁手,時月一時興起,耍了幾個招式。

「真沒想到,你這麼個小丫頭,竟然還有此等身手。」牟鐵牛放下水碗,坐在那裡看的入神。

時月走近幾步,看著牟鐵牛淺笑著,雙手握著佩劍在面前:「時月在此多謝牛師傅。」

「小丫頭,別這麼客氣,來,快來給牛師傅我在耍幾段。」看著牟鐵牛那意猶未盡的眼神,想著也無妨,時月點點頭,又走到空曠的地方,開始揮舞起來。

師父教的招式歷歷在目,只不過,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十三歲的身體太柔弱,體力有些跟不上這樣的訓練。

「好!」

牟鐵牛高聲叫好,時月收起劍,走到鑄劍棚,拿著旁邊的水碗喝了一口,額間的汗珠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