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宇,暑假這兩個月,你打算幹什麼?」陳衛國又問道。

「我們準備弄一個電腦廠,暑假這兩個月時間,我都會去廠里。」陳宇說道。

「你們能生產電腦?」陳衛國好奇的問道。

「先生產機器,再生產材料,然後生產零件,最後才生產電腦。」陳宇說道。

「哦!」陳衛國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我明天去食品廠上班。」夏雨說道。

「我明早去府城,繼續買門市開分店。」陳衛國說道。

「我打算從明天開始,暫時先住鎮上。」陳宇說道。

「這樣也好,鎮上離工廠近,住在鎮上方便點。」陳衛國說道。

「爸媽,樓上還有幾個水果,我去給你們拿下來。」陳宇說完之後,快步朝樓上走去,一念之間,四個百壽果閃現。

「這是什麼水果?」陳衛國好奇的問道。

「從外面買的,很好吃。」陳宇把手裡的百壽果,分給父親、母親、奶奶和妹妹。 紫雲弄出來的動靜很大,在林羽他們到達蔡家莊村口之時,一百來個精壯的漢子急忙從村落中各個房屋沖了出來。

「啊三!」紫雲後背上的一個女子哭泣著凄厲的喚了一聲,頓時引動起其他的女子,她們在對面的漢子中找到了自己的親人,那本以為此生無法重新相見的絕望瞬間化成了淚水,化成了親切的呼喚。

紫雲識相的滑翔了下來,穩穩的落在村口處,孫勝男走上前去,幫忙將那些女子扶下來。

「恩人,真是太好了,你還活著!」 霸氣重生之超強天后 對面的一百來個精壯漢子也迎了上來,為首的正是護衛隊隊長莫雷,此時見到林羽,一個屈膝便跪了下來,高呼道:「恩人,你可要幫幫我們,你離開這段時間以來,已經有三個村子遭到清風寨那些人渣屠村了。」

「是啊,趙家莊甚至都沒有一個人逃出來,連我們趙家莊的護衛隊也全部未能倖免。」其他的漢子很多都不認識林羽,但此時見到莫雷都跪拜了下來,知道林羽一定是什麼大人物,急忙也跟著跪了下來。

「你們都起來,不用這麼客氣。」林羽急忙將莫雷扶了起來,有些疑惑的問道:「你們怎麼都在這裡?」

莫雷這才朝著孫勝男拱了拱手,說道:「昨晚大姐大帶著一些弟兄上清風寨救人,讓我們在這邊等她消息。」

「清風寨的副寨主都死了,大當家雷橫也已經被這個傢伙重傷,大家放心,不日我們便殺上清風寨,還村民一個公道。」孫勝男說著,眼中閃過一絲黯然,嘆了口氣繼續道:「只可能昨晚帶上山的二十多個兄弟都被雷橫殺死了,本來救出來的三個多個姐妹,也死了近半……」

眾人聞言,盡皆沉默了下來,不過旋即莫雷便大笑了起來,轉過身去朝著其他精壯的漢子大喝道:「你們聽到了沒有?連清風寨的大當家雷橫都已經重傷了,只要我們一鼓作氣衝上清風寨,以後我們就不用再受到他們的欺負了。」

「殺上清風寨!殺上清風寨!」

莫雷話音落下,一陣怒吼聲便是響徹起來,一百多個漢子齊吼,瞬間便將那低沉的情緒沖刷而去,眾人心裡此時只有滿腔的熱血,只有殺上清風寨的決心。

林羽看在眼裡,對莫雷的能力高看了許多,有這樣的人物在,以後護衛隊將會不斷的擴大,只要消滅了清風寨,對於這些村落的未來,倒是不用擔心了。

「大家準備一下,召集所有弟兄,後天殺上清風寨!」

伸手往下壓了壓,示意大家安靜下來,林羽此時也被這些人給怒吼得血液澎湃,心中想著殺上清風寨的情景,又補充了一句:「護衛隊的隊長們,你們待會過來開個會,大家商討一下怎樣攻打清風寨。」

「好,我現在就去召集弟兄!」莫雷聞言大喜,急忙招呼身後的幾個壯漢,朝他們吩咐了幾句之後,朝林羽他們做了個請的手勢,恭聲說道:「恩人,你們先去歇息下吧,我現在就召集兄弟去,大概今晚就都能集齊到蔡家莊。」

「你變身回來吧。」林羽點了點頭,朝著紫雲吩咐道。

紫雲聞言聽話的重新變回小孩子般的模樣,小跑著到了林羽的身邊,這可嚇了莫雷他們一跳,不過旋即便振奮了起來,對於魂獸的等級他們都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在他們眼裡,紫雲既然能夠變形,那可是聖級的存在。

聖級到底有多強,他們沒有見識過,但他們知道,這是一個很強很強的存在,有這樣一隻魂獸幫忙,打下清風寨輕而易舉。

林羽看在眼裡,也不點破,也許這般讓他們誤會著,反倒能夠增加他們的士氣吧,對於接下來的大戰也是利大於弊。

伸手摸了摸紫雲的腦袋,林羽將白馬收了起來,又帶著紫雲跟孫勝男二人跟在莫雷的身後,在蔡家莊中最大的房屋住了進去,這裡原本是屬於村裡一個進城做生意的村民的,家裡比較富有,但因為清風寨的緣故,此時已經成為了護衛隊的一員。

房間內,紫雲一頭便栽在床上呼呼大睡,林羽將豬不戒跟白馬召喚了出來,吩咐他們留下來放哨之後,朝著孫勝男訕訕的笑道:「我帶你去個地方,大家先恢復下傷勢。」

「你的那個內部空間?」孫勝男之前已經在豬不戒跟白馬的幫助下進去過十二生肖塔,遲疑了一下之後,主動走到林羽的跟前坐在,伸手搭在林羽的肩膀上,大大咧咧的笑道:「快點吧,恢復了實力好殺上清風寨。」

林羽本來還有些尷尬的,此時見到孫勝男好像已經忘記之前發生的尷尬,急忙訕訕的笑著,神識帶著孫勝男的靈魂進入十二生肖塔中。

「真是個神奇的地方。」兩人一進入便被白光包裹住,望著四周白茫茫的一片,孫勝男嘖嘖稱奇起來。

「我感覺我好像要突破了,你自己抓緊恢復傷勢。」林羽本還想陪孫勝男聊聊的,但體內的靈力隱隱有突破的感覺,大喜之下急忙盤腿而坐,閉目修鍊了起來。

孫勝男愣愣的望著林羽沉靜的模樣,心中嘆了口氣,曾幾何時,她以為不會有任何一個男人能讓她發生情愫,她喜歡自由自在的生活,喜歡強勢的當一個自立的女強人。然而,這一切在遇上林羽之後,什麼都變了。

「也許他的心裡早已經有了別人吧……」心中默默地想著,孫勝男苦笑著走到林羽的不遠處,同樣盤腿坐下,想要強行甩開頭腦中的雜念,然而,卻久久的不能安靜下來,偶爾抬起頭來望向林羽,臉上苦澀不已。

「我自問無法做到與別人一起分享你的愛,但只要能夠這樣默默的看著你,也就足夠了!」

「或許我便算是個後盾吧,或許你只把我但兄弟,但我始終在你的身後。」望著林羽堅毅而平靜的臉龐,孫勝男終於還是因為體內的疲憊感而陷入了沉睡之中。

對於孫勝男的想法,林羽並不知情,此時的他正引領著白光不斷的修復身上的傷勢,補充著流失的靈力,等著靈力充盈的時候,對身上的第四個死穴——人中穴發動衝擊。

人中穴位於人中溝片上約莫三分之二的地方,屬於人體三十六死穴中比較特殊的一個的死穴,只因它是督脈之會,如果衝擊成功的話,實力必將大漲。

然而,越是重要的穴位,越是難以攻克,就如林羽此時的情況,費勁全力也僅僅只能撼動一下人中穴而已,根本無法水到渠成的突破,林羽心中估算了下,雖說現在他體內的靈力已經充盈,隱隱有突破的感覺,但卻遠遠的還不夠。

修鍊無果,林羽也僅僅只是小小的失望了一下而已,此時的他體內有白馬的能量天星留下來的固體靈氣,修鍊起來事半功倍,突破只是遲早的事情而已。

從修鍊的狀態中退了出來,林羽瞧見孫勝男正愣愣的盤坐在一邊,雙手托腮望著自己發獃,心中不禁一凸,難道這位「大爺」真的喜歡上自己了?

孫勝男見林羽醒了過來,嚇了一跳,慌張的站起身來,臉色變得通紅,但旋即便是雙眼一瞪,惡狠狠的罵道:「膽小鬼,你終於修鍊完了,害我苦等了這麼久。」

林羽急忙訕訕的道歉了一聲,孫勝男這才不依不饒的繼續罵了兩句,旋即兩人皆是沉默了下來,氣氛詭異得有些可怕。

林羽實在有些受不來了,這才抬起頭來嘗試著問道:「時間好像過去蠻久的了,要不我們出去吧,說不定那些護衛隊的隊長都已經來了呢。」

「你不帶我出去,我怎麼出去?你這人可真墨跡!」孫勝男怒瞪了林羽一眼,伸出手來催促道:「快帶我出去吧,這鬼地方無聊的可怕。」

望著孫勝男伸出來的手臂,林羽遲疑了下,最終還是微微顫顫的伸出手去,心隨意動,兩人雙雙消失在十二生肖塔中。 夜幕降臨,陳宇走進房間,沒有打遊戲,也沒有睡覺。

在智能系統的幫助下,他把U盤和USB介面的工藝弄了出來。

申請專利沒有年齡限制,誰先研製出來的東西,誰就能去申請專利,U盤、數據線、USB介面的專利,陳宇打算一起申請下來。

喪屍世界弄回來的電腦,比天藍星現在最好的電腦,還要先進幾十年,更換電腦之後,智能系統的性能,足足提升了幾百倍。

「電腦涉及的專利有很多,穩妥起見,前期生產的電腦,比國外進口的電腦,性能強上一籌就行了,免得洋鬼子狗急跳牆。」

在電腦上弄了一陣,陳宇躺在床上睡了起來。

次日早晨,他騎車來到鎮上,在自己家的麵館,吃了一碗紅燒肥腸面,隨後趕往工廠。

修建廠房的事,一直沒有停過,無論是藤山冶鍊廠,還是藤山金屬加工廠,都有很多空置的廠庫,藤山電腦廠沒建好之前,完全可以用冶鍊廠和加工廠的廠房。

給吳振生打了個電話,讓對方派人去挖一些工人回來,陳宇掛斷電話后,繼續搗鼓機器零件。

「精度差了一點,不過,我有錢有系統,給它充點錢就行了。」

測試了一下光刻機的精度,見它沒有達到自己的要求,陳宇也不在意,直接花錢充值。

「光刻機精度充值一千紙幣,光刻機的精度提升百分之五十。」

「光刻機精度充值一萬紙幣,光刻機的精度提升百分之一百。」

「光刻機精度充值十萬紙幣,光刻機的精度提升百分之兩百。」

想了想后,陳宇又給光刻機的強度、速度等性能,都充了一些錢。

「給數控車床那些刀具、鑽頭,都充點錢的話,豈不是幾十年都不用換?」

思緒飄飛之下,腦洞大開的陳宇,仗著有錢有系統,又給那些重要的機器充錢。

「這台機床的刀具,別說是切削鎢鋼,就算是切削鑽石都不在話下。」

休息片刻后,陳宇繼續加工一個個零件,隨後將其組裝成一台台設備。

連續十幾天時間,他都早出晚歸,整天待在工廠之中,一門心思的加工各種零件。

「小宇,明天去你外公家,你去不去?」夏雨打電話問道。

「媽,我有點忙,就不去了。」陳宇說道。

「那好吧。」夏雨掛斷了電話。

「明天過節嗎?」陳宇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語,找人問了問,他這才知道,明天是天貺節。

為了不錯過充值良機,他設置了一個鬧鐘,活動了一下身體,又忙碌起來。

「小陳,哪些機器要安裝?」吳振生帶著一群人走了過來。

「這些機器上,我都標了號碼的,地上有相應的號碼,把機器對號入座,裝上電線就行了。」陳宇指了指一台台機器。

「小心一點,不要磕著碰著了,幹活。」吳振生說道。

二十幾個工人,或用繩子抬,或用叉車叉,將一台台機器,搬到相應的位置。

幾個三陽機械廠的電工,拿出各自的工具,給那些放好了的機器安裝電線。

「小陳,變壓器要不要換個大一點的?」吳振生問道。

「嗯,多弄幾個大一點的變壓器,免得以後電壓不足。」陳宇說道。

「行,我去找供電所的人,商量裝變壓器的事。」吳振生說道。

「多裝幾個大變壓器,這樣省事。」陳宇說道。

「嗯。」吳振生點了點頭,轉身漸行漸遠。

黃昏時分,陳宇離開廠區,回到麵館三樓,洗了一個熱水澡,吃了一點東西。

「先睡一覺,醒了正好充錢。」

輾轉十幾分鐘后,他方才進入夢鄉,一覺睡醒,他迫不及待的看向充值系統。

只見,天貺節充值一百萬抽獎一次這幾個字,出現在系統屏幕上。

看了看自己的個人信息,陳宇一時間不知道該給什麼充值。

得到的武功秘籍,全部達到超凡脫俗境界,已經不能充值了。

個人餘額裡面那幾百億紙幣,遠不夠給探查術、荒古神牛訣、祖龍煉體訣充值。

「聽力充值十萬紙幣,你的聽力增加1.0,當前為4.0。」

「聽力充值一百萬紙幣,你的聽力增加1.0,當前為5.0。」

「聽力充值一千萬紙幣,你的聽力增加1.0,當前為6.0。」

……

「視力充值一千萬紙幣,你的視力增加1.0,當前為6.0。」

「三千三百三十萬紙幣,三十三次抽獎機會,先不急抽獎,再充一些錢。」

取出龍神刀,陳宇心中一動,個人餘額快速減少。

「一下用了一百多億,一萬多次抽獎機會,夠我抽一陣了。」

默念一聲開始,轉盤和指針快速旋轉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