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上次封總送給您的那個咖啡公司嗎?」

「嗯,不過因為銷量不好,原本我是已經打算少量銷出去,但是突然之間銷量就暴增了,我覺得很奇怪。」 江南曦放下筷子,掰着手指頭,一一列出自己的條件,像極了那天,許喬喬掰着手指頭,列數江小狼所犯錯誤的認真樣子。

「第一條,三天內,讓夜蘭舒自動到我面前,給我賠禮道歉!」

夜北梟聽了這話,不由得一蹙眉。他很了解自己妹妹的個性,她平時都很天真單純,但是也過分驕傲,讓她認錯很難,尤其是讓她承認她當初用不正當手段,搶走了高偉庭,估計不殺了她還難!

江南曦看着夜北梟蹙起的眉頭,心中得意。哼哼,想追我,門都沒有!

她也不等夜北梟說話,就列出第二條:「第二條,我現在只是給你一張戀愛許可證……」

夜北梟眉峰蹙得更深:「戀愛許可證,什麼鬼?」

江南曦笑着解釋:「也就是說,你可以追我,這是你的權利,我表示尊重,但是,只是許可,我沒有答應。你必須做到第一條,才能正式追我!」

夜北梟簡直要氣炸了,合著他徹夜失眠,輾轉反側之後,只得到一張子虛烏有的許可證?

江南曦看着他陰沉的臉,險些笑出聲來,繼續說道:「第三條,許可範圍內的行為規範,不經我允許,不許和我有身體上的任何碰觸!破壞一次,接受懲罰;累積超過十次,出局!」

夜北梟的眼睛都立起來了,她這是欺負他沒談過戀愛嗎?不許碰觸!她知不知道,他現在恨不得每時每刻都把她摟在懷裏?

「什麼懲罰?」他強壓着怒火問道。

什麼懲罰呢?江南曦還沒想好,不過普通的罰錢什麼的,不行,必須給他來點狠的,讓他丟臉丟身份,他才會知難而退。

她眼睛一轉,笑道:「比如,現場脫衣服,跑五公里,還要全程拍視頻發給我!」

「江南曦!」夜北梟真的要炸了,他從小到大,就沒有做過這麼丟臉的事!

江南曦卻笑得像只小狐狸:「哎吆,生氣了?如果你不能接受的話,那現在夜總就從哪來回哪兒去吧!」

夜北梟低吼一聲,「你做夢!你別忘了,你身上已經打上我的烙印,你逃不掉的!我要求有個期限,三天轉正!」

江南曦看着他要原地爆炸的樣子,忍不住笑起來,笑得她渾身亂顫,肩膀直抽搐。

夜北梟看着她,恨不得把她原地正法。這個小女人,怎麼這麼可氣呢?

手隨心動,他的大手一撈,就強勢地勾住了她的小腰。

江南曦瞬間僵住,冷眼看着他:「夜總犯規了,是現在就想去裸奔嗎?」

「你!」夜北梟只得把手收了回來,恨聲道:「好,我忍你三天,三天後看我不弄死你!」

江南曦渾身一哆嗦,冷聲道:「夜總,現在談條件的是我,不是你!我可沒答應你三天,我要三個月!」

「江南曦!」

夜北梟怒吼,噌地從椅子上跳了起來,她讓他三個月都不能碰她,還不如殺了他!

江南曦掏掏耳朵,說:「夜總那麼大聲做什麼,我還沒耳聾!」

「我不同意,就三天!」

「三個月,一天都不能少!」

江南曦冷笑:「夜北梟,你大概只對我的身體感興趣吧?如果是這樣,我收回許可證,咱們,拜拜!」 白眉鷹王的一聲令下,銳金、烈火、洪水、青龍、白虎等明教的各大軍團紛紛行動起來,一座座戰爭軍陣全面運轉,顯化萬千異象將光明頂守護在中央。

璀璨金光在閃耀,化為一根根尖銳戰槍,熾熱火焰蔓延,讓一方天地化為火海,漆黑洪水流淌涌動,迅速覆蓋大地一角,一株株參天鐵樹憑空凝聚,演化蠻荒叢林…

幽幽青龍盤繞,鱗爪閃爍青光,嗜血白虎橫空,張牙舞爪,朱雀展翅高飛,火焰掌控蒼穹,黑海衍生蔓延,玄武鎮壓中央,麒麟憑空凝聚,如先天古神俯視。

鏘鏘鏘…

光明之力爆發,形成一幅幅光明元甲,為殷天正、黛綺絲、范遙、庄錚等明教眾高層提供強大力量。

眾多明光巨盾組成戰爭盾牆,密集的戰槍從巨盾之間的縫隙突出,一架架戰爭連弩緩緩拉動,閃爍幽幽冷光的弩箭遙遙對準前方。

十萬光明近衛軍蓄勢待發,隨時準備突擊殺敵,銳金、烈火等軍團分佈四方,以光明頂為中心分割戰場,準備迎戰四方之敵。

光明頂上有神聖光輝閃耀,光靈箭塔綻放光芒,牽引天地元氣,凝聚一根又一根的光靈弩箭,死亡的氣息在瀰漫。

全力備戰的明教,讓黑炎尊者、炎洪宗、赤皓昌等異族尊者感到驚疑不定,青紅雲霜眉頭皺起,心生疑惑,「奇怪了,明教好像不準備逃離玄光大域。」

按照戰爭走向的推演,為保存底蘊和實力,撤離玄光大域才是明教的唯一選擇,青炎古國為此還專門制定了一系列圍追堵截的作戰計劃。

可現在,明教偏偏反其道而行之,他們不僅不撤離,反倒是擺出了一幅死戰到底的架勢,這就讓青虹雲霜感到不解了。

烈風尊者握住戰刀,殺氣騰騰,「他們這是要跟我們決死一戰,不逃最好了,這樣就可以全殲明教主力。」

赤宗瀚的眼眸深處閃過一道光芒,沉聲提醒道,「明教的范遙不是傻子,現在的形勢對明教不利,他為什麼不下令撤離呢,這其中會不會有詐?」

這時,炎洪宗淡淡說了一句,「傳令下去,進攻。」

「你…炎洪宗你沒聽到我說話嗎?」赤宗瀚先是一愣,回過神來的他頓時臉色陰沉,厲聲質問,「明教的舉動很反常,這裡面可能有詐。」

炎洪宗瞥了他一眼,面無表情的說道,「這不是你赤宗翰能操心的事,此次覆滅明教的主力是我們,你赤家乖乖看著就行。」

「你…」赤宗瀚氣的不行,怒火中燒的他握緊拳頭就要跟炎洪宗理論。

恰在這時,黑炎尊者附和著說了一句,「炎老怪說得對,赤家老祖你無權發言。」

不僅如此,就連青虹雲霜、烈風尊者也開口支持炎洪宗的觀點,他們都不希望赤家參戰,不願看到赤家藉此機會重新崛起。

玄光大域不需要赤炎古國,也不需要赤家,這座大域有紫炎古國、青炎古國、黑炎天宗和烈風大宗就夠了。

要不是炎靈族祖庭眾尊者的干預,四大勢力都不準備讓赤宗瀚和赤皓昌他們進入玄光大域,免得橫生枝節。

「我…」四大勢力同氣連枝,聯手排斥打壓赤家,這讓赤宗瀚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他知道,赤家的崛起之路要更為艱難了。

「攻攻攻。」

尊者之間的博弈,絲毫影響不到大軍進攻光明頂的步伐,紫炎、青炎兩大古國的精銳軍團率先發起了攻勢,緊接著的是黑炎天宗和烈風大宗麾下掌控的大軍,同時還有兩大宗門的精英弟子和長老們。

一時間,有萬千鐵騎踏著大地向前突擊,一把把閃爍寒光的利箭撕開空氣,帶著死亡氣息覆蓋一方天地。

「守護聖山,殺!」

敵軍來犯,明教毫不猶豫的展開了反擊,巨盾豎起,擋下箭雨覆蓋,強弓手們彎弓搭箭進行反殺,銳金、烈火、白虎等軍團各自派出精銳鐵騎迎戰。

以光明頂為中心的四方天地,瞬間被戰火所籠罩,數萬數萬的鐵騎絞殺在一起,密集的箭雨一刻也不停,數百萬將士揮舞著手中武器浴血戰鬥。

這場戰爭將是決定明教生死的一戰,所有的教眾都捨生忘死,不顧一切的奮勇殺敵,他們用鮮血和生命,擊退了紫炎古國等四大勢力的一次又一次強攻。

慘烈的戰爭持續了一天又一天,幾乎每一天都有成千上萬的教眾戰死,明教高層也隕落不少,各大軍團都是損兵折將。

當然了,紫炎古國、青炎古國、黑炎天宗和烈風大宗這四大勢力也不好受,縱使付出了數十萬將士的生命,他們也未能成功殺上光明頂。

在此期間,黑炎尊者、炎洪宗、青虹雲霜、烈風尊者等異族尊者,也曾聯手進攻光明頂,想要一舉摧毀明教的信仰,可是最終他們都被殷天正、黛綺絲等人藉助光明頂之力擊退。

戰爭就此陷入僵局,短時間內,四大勢力根本就攻不下光明頂,不甘心失敗的炎洪宗、青虹雲霜黑炎尊者等異族尊者,在經過商議后決定繼續調兵前來玄光大域。

於是,紫炎古國、青炎古國、黑炎天宗等四大勢力,再次從各自勢力中抽調精銳,這一次,他們集結了上千萬的大軍,為的就是一舉覆滅明教。

黑炎尊者他們不知道的是,在玄明大域中,大明古國早已暗中集結了數百萬大軍,就等黑炎天宗、紫炎古國等勢力集結兵力到玄光大域。

與此同時,人族祖庭的強援,也即將抵達玄光戰場。

玄明大域的邊界上,數百萬大軍在靜靜等候,尊貴的日月龍旗在風中舞動,卻是大明國主朱元璋親臨前線坐鎮。

軍營中,朱元璋端坐如山,面無表情的正在傾聽徐達的戰情彙報,「國主,玄光大域的最終決戰爆發至今已有六天了,紫炎古國、青炎古國的後續大軍都已進入戰場。」

朱元璋一邊翻看情報,一邊頭也不抬的問道,「祖庭那邊有回復了嗎?」

徐達連忙呈上一份信件,「祖庭傳來消息,說是明教願意支持祖庭的作戰計劃,如有需要,白眉鷹王、紫衫龍王、光明右使他們都將會全力配合。」

朱元璋放下手中信件,起身走到懸挂著東方界域的地圖面前,手指在玄光大域的位置輕輕一點,「好,以玄光大域為中心,將炎靈族的大部分主力集中在一起,然後一舉殲滅,這必定能重創炎靈族。」

徐達認真看著東方界域圖,意味深長的說道,「只是這樣一來,明教也隨時可能會被全殲。」

朱元璋臉色不變,沉聲說道,「這一切都是值得的,若明教堅持不到十天,那麼為了人族,也只能犧牲明教了。」

接著他話音一轉,「他們可都準備好了?」

徐達點點頭,「都已準備就緒。」

「好,如果一切順利,那麼就在十天後向進入玄光大域的炎靈族發起殲滅戰。」朱元璋滿意的輕輕點頭,理所當然的說道,「到時候,明教的危機也能得到解決。」

徐達默不作聲,只是在心中暗暗想著,「只希望明教能堅持到那個時候。」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葉不朽接了任務,轉身向著火冢告別。

雲天見到葉不朽要走了,也迅速告別離開。

他來到山下令小弟們隨他一同跟蹤葉不朽。

眾人使用了帝國最頂級的法寶,才勉強跟上了葉不朽的速度。

葉不朽一路上並沒有發現雲天一眾人的跟蹤,徑直轉向了地圖上飛星大陸的位置。

當他突破結界時,眼前出現了一副遠古荒野的景象。

岩石四下白骨森森,時不時傳來的幾聲烏鴉的鳴叫聲在配合著天邊那一抹猩紅色地殘雲。

給人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異火出現在的位置是一個獸脈的地方。

離著這裏並不遠。

葉不朽尋着天邊雲朵的方向前往行駛不過二十公里便隱隱發覺到了人流。

看着架勢他們分成了四個陣勢,正在互相爭執不下。

這裏距離那個異火的位置還差了些,葉不朽不打算搭理他們,直接進去奪了異火就跑。

豈不是美滋滋。

正想着,他的發動機震動了兩下,然後竟然熄火了。

神車直勾勾地墜落了下來。

葉不朽則是一臉懵逼地來到了四方的正中間。

哐當。

四方皆被突然降落的這個大塊頭嚇了一下。

「天降異寶!?」

四方代表已經聚集在最中間的地方爭論著異火的歸屬,吵得面紅耳赤,頗有一言不合就要開打的架勢。

然而葉不朽降落之後,裏面的一個大塊頭眼睛一亮。

「看來老天爺不願意看我們在這裏爭論了,扔下來這個讓我們爭奪勝負,誰先扛起來就算勝利!」

「你這個體格讓我們一群瘦弱的人比力氣,你不害臊嗎?」

其中一個長相陰柔的男子一臉鄙視地說道。

「老夫年歲已高,早日的雄鳳已經不見,如今也算和你們公平競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