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以後你反悔了,我就把你關起來,直到一輩子結束。」

出乎意料,卻又合情合理,這樣的話,才符合她的性格。但一旁閻宸卻聽得有些哭笑不得,自己的老婆似乎太霸氣了一點。

早就知道hold不住,可現在發現卻不止這個,還有在語言上完全碾壓的氣場。

在語言方面,自己似乎總是被壓下的那一個啊!好像每一次都是自己在被撩,雖然心中甜,但也想撩回去啊!

可思維總是跟不上,每次沒兩句話,自己就完敗了。

瑟瑟發抖的自己。

有點凄涼啊!

…… 一群兄弟們在正正經經的拜壽,不遠處的夫妻二人在一人嚴肅的互撩。

這個現象,當然不可能沒被人發現。群眾的眼睛都是雪亮的,怎麼可能看不到。

不過都是假裝沒瞧見。

太過分了有沒有?會辣眼睛知不知道?

打頭的哥哥們別過頭,假裝真的什麼都不知道。而那兩個弟弟雖然不敢光明正大的看,但偷偷的還是可以的。

至於自己的親弟弟……慕尚熙表示,他才不看呢!在家已經被虐的夠了,來到這裡他要眼前清靜。

小輩們的心思互相轉動著,老一輩則是完全不知這些暗中涌動著的小動作。

男孩子就要以身作則,有樣子,關鍵時候就要打掩護。

當哥哥弟弟的,也挺不容易。

至於外人的目光和想法,那就不是在他們考慮之類的了。無論怎麼想,和他們有什麼關係?

那自以為隱藏很好的嫉妒眼神,無視掉就好了。

「爸和哥到現在都還沒有回來,會不會……不好?」

看著事情都已經到了尾聲,可慕博瀚和慕尚煜兩父子卻還沒能出現,閻宸心中有一點淡淡的憂慮。

「沒什麼,大爺爺不是計較這些的人。而且父親和哥哥兩個人會晚來,也不是有意為之的,遇上這種不可控的意外天氣,還是能讓人理解的。」

看見閻宸是真的憂心,慕尚情輕聲安撫。家中的長輩不會因為這些有的沒的,去挑理見怪。

閻宸點頭表示瞭然。沐家的這種相處模式,看在他的眼中,其實還是有些奇怪的。

嫡支分開各掌一邊,還都是握有莫大的權力。在一般的家族,這樣也沒有一個結果。

一是權力之心越來越大,萬事都已爭奪放在第一位。

另一種則是各自為政,誰也不服誰。家族發展就不要提了,不倒退就不錯了。

可是這沐家的氣氛卻是一片和諧,其樂融融。這不是裝給外人看的,而是確實如此。

這兩天來,閻宸感覺的出,這些人都是真心相待。真正的父慈子孝,兄有弟恭,家人和睦。

這麼一大家子的人,在普通的家庭這種情況都不容易,太難才顯得尤為可貴。

「那就好。不過這時候為什麼不見叔叔伯伯過來?給老爺子拜壽不是應該大家在一起嗎?」

父親被隔在了路上,沒來可以理解。閻宸奇怪,為什麼其他的幾個叔叔伯伯也都沒來。

「他們會在晚上的時候在一起過來。沐家在給老人拜壽的時候,長輩和小輩是分開的,而且並不公開。

爺爺、大爺爺和叔伯、父親、他們幾人,外加領著各自的夫人,會在書房內齊聚。

關著門,隔絕外面。拜個壽神神秘秘的,也不讓我們知道,也沒誰知道他們在做什麼。」

沐家奇葩的事情,細算起來,其實還真是蠻多的。

比如一家分兩支,各管一分基業;比如到了某個規定年齡必須結婚,不然就會被家族踢出去;再比如如果沐家的子弟,想要涉獵不屬於自己的那一個工作,那就要變換姓氏……

一系列的事情有好多。沐家的子弟對於這些,從剛開始知道時的無言以對,到現在對於那些別人聽來會覺得很奇葩的家規,都已經習以為常。

老祖宗定下的這一切規矩,反抗不了,只有接受嘍。

人要學會隨遇而安,不向命運抗爭,就向命運妥協。

而站在權力中心的這個沐姓,是既然能起立不倒,那就說明隨遇而安的重要性。

「這麼嚴密?既不讓你們參加,也不讓你們知道任何內容。看來拜壽之餘,十有八九會商量一些和你們有關,又不想讓你們知道的事情。

如此的話,猜測應該是和沐家下一代的發展有關。多半應該是你們接下來仕途或是發展的走向。」

會無事猜測這些,並不是閻宸閑心起來,操心不該自己操心的事。

是他在想,慕尚情也是那些長輩考慮進去的人之一。這些長輩未徵求過意見便做出的決定,會不會是人所不喜的?

「不用擔心太多。就算他們暗地裡做下了什麼決定,也都是我們能接受和能做到的。

這麼年多年過去了,也沒有出現哪個叔伯或是哥哥弟弟,在違背自己心意做什麼。從這些就能看得出,安排的一些事,也是和我們的想法,全都不謀而合的。」

「是我多慮了,爺爺他們又怎麼會不顧慮你們的想法。想必無論是什麼樣的決定,都是將你們的意願放在前頭的。」

「哈,這倒是真的。家裡的兩位老爺子雖然都身處高位,但在思想上,不守舊也不古板,可以說還是很開明的。」

說到這裡,慕尚情停頓了一下,眼中忍不住帶上笑意。對於這點上,沐家所有的小輩可以說是非常欣慰。

「打個比方,就拿在找媳婦的這件事情上說,只要不是人太離譜,沐家的大家長們,通常是都不會反對的。

最多是對人不看好,會勸解一二,但如果孩子不聽勸的話,則會保持沉默的態度。

沒有那種強烈的不同意,只是保持反對意見。

用他們的話來說,路都是一點點走出來的,人都是在各種磨礪中成長起來的。成功或是失敗,失意或是得意,都是成長道路上的一個磨礪。

樹想要成長的好,就要經過各種狂風暴雨的洗禮。只有能克服各種惡劣環境成長起來的樹,才能長成真正的擎天大樹,遮風避雨,庇護家族。」

不聽話的人,不是沒有出現過,但最終的結果,都是不聽老人言的下場。

事實證明,老一輩無論是眼光還是見地,都是很獨到的。他們用經歷過的滄桑事實來證明,很多時候年輕人的那點衝動,只是躁動而已。

無論再怎樣蹦躂,理想中的只是幻想,最終還要回歸於現實。

「老人的意見通常都是寶貴的。經的事多,看法自然會從很多的角度出發。

一些獨到的見解,雖然不會很悅耳,但卻值得我們靜下心來認真聽。通常老人家看事情的想法,準確的多,也周到得多,這一點確實比我們年輕人要全面嚴謹。」

閱歷就是一筆無形又無窮的寶藏。而這樣的寶藏,則是很多老人家必備的。

所以在很多時候,老人言還是有必要聽的。那不是嘮叨,而是在與你分享人生中所得到的一些經驗。

是為了避免你在某一個階段的彎路上,越走越遠。

「哈哈,阿宸你的這些話,要是讓爺爺和大爺爺兩位老人家聽到,一定會是很高興的。

終於有能認真站在他們角度思考問題,理解心情的人出現了。我們小輩在這些長輩人的眼中,就是一隻只剛褪了絨毛,才學會飛的雛鷹。

剛學會了一點生存技巧,就要想方設法擺脫雄鷹,自己去展翅高飛。雖然不至於掉下去摔死,但偶爾碰個壁,撞一下,達不到頭破血流,但傷一下還是會有的。

他們站在遠處觀望,最開始時看到受傷的我們還會覺得心疼,但長此以往,便會覺得活該。

自己選的路自己走,摔了自己爬,受傷了,流血了,自己慢慢舔傷口,用他們的話來形容,再難也活該!」

說到最後面時,慕尚情是真的忍不住笑了,而且是不厚道的那種笑。

絕對不是用別人的傷來發笑!實在是每個哥哥弟弟們都經歷過一段糗事,而最後也都為自己的年少買了單。

想想那些或大或小引人發笑的事,在他們到了越發沉穩的年紀,一定會成為彼此的笑談。

「難不成尚情也做過什麼令那些長輩們頭疼不已的事?不知能否說給我聽聽看?我對這個蠻好奇的。」

閻宸實在無法想象,以他尚情這樣的性格,能做出什麼事情,是讓長輩所頭疼的。

那冷到漠然的性格,想象不出來衝動時候能是什麼樣子。

就算冰山崩塌,落下來的也是冰凌,不可能是水呀!閻宸真的想不出,人到底做了什麼?

「沒什麼不能說的。其實說起來,我做的事情雖然讓長輩有些頭疼,但也僅是頭疼,並沒有不對的。

第一個,便是我接手了家族裡在暗世界的勢力,也通過了自己的手段,闖出了一片天地。

這個倒不是我想的,只是尚熙那小子不爭氣,死活對家裡的事不上心。既不沾邊生意場,也不沾邊那個圈子,有哥哥撐著另一頭,這邊就只能我來接手了。」

在說到這裡時,慕尚情語氣中頗帶無奈,可誰讓那是弟弟呢!

她喜歡那種肆意的感覺,卻討厭麻煩。如果可以的話,她不會接受家族的暗勢力,而是只管自己打出的小天地。

「我在沐家的地位有些特殊。或許是因為太稀有的原因,這導致了所有人都對我儘力呵護著。

所以在知道這件事,知道我的決定時,可以想象的出,家中無論是長輩還是小輩的表情,是何等精彩的。

第二件事,便是婚姻。我結婚了,他們卻不知道。突然已經結婚的消息傳到他們耳中時,直接給人砸懵了。一個緩衝都沒有,讓他們措手不及。

只有這些事,而且只是他們自己要想多了頭疼,卻不能否定我的這些決定是錯誤的。事實證明,我的選擇都是很對的。

無論是我走的路,還是我身邊的你,都是正確的選擇。對於我的決定,他們現在只會點頭稱讚。

沐家的女兒果然眼光獨到,看的是正確的路,挑的是最對的人。羨慕嫉妒,那都給是外人的!」

…… 慕尚情不吝嗇的講著自己的事,講到無奈處會輕嘆,談到有趣時,會抿唇輕笑。

閻宸十分認真的聽著,那些都是他所沒有參與過的往事。

除了他自己那段兒。

特別是當聽到自己是對的那個人是,心底不免甜膩了起來。

對的,那不是說明尚情從來沒有對他產生過什麼太大的不滿。付出是有肯定的,這就夠了。

人以前態度的漠然,一定是自己做的不好。

慕尚情對閻宸確實並沒有不滿過,無論是前世的她,還是重活的這一世的她。

完全不在意和完全在意是兩個極端的想法,但那只是想法,卻並不含有情緒。

「尚情對我還滿意?」

「當然是滿意的,不然怎麼會選擇阿宸。」

很肯定的回答。雖然情商不高,但好在咱的智商高,這話還是會說的。

閻宸聽的低下了頭,薄唇緊抿,那是強壓下來的笑意。好開心,心情雀躍不已。

「這是在偷著樂吧?這幾句話,就有讓你這麼高興嗎?如果我在說些別的,不會心跳加速吧。」

一看見閻宸這個樣子,慕尚情那顆撩動人的心,又活躍了起來。

「尚情可以說一些話來試試看,來驗看一下我的心跳是否會如你所言的加速。但不能說太撩心的話呢,現在不適合光明正大的笑。」

在多次被撩下,閻宸的大腦活躍度,終於產生一點免疫了。

雖然沒達到應對自如,但好歹不是憋在那兒,腦子不會思考的狀態。

很大的進步了,還會反撩呢!

讓慕尚情都有些側目,這語言能力進展神速啊!

不過對於這種主動送上來讓她撩的事情,怎麼能退縮呢?放心大膽的撩夫啊!

還不會被撩跑的那一種~

「哈!這樣啊,那我就不客氣了。知道嗎?對於阿宸你的喜歡,我還是蠻喜歡的!而且我還很想知道,如冰塊的你,到底是何時喜歡我的呢?

隱藏的很深,完全看不出來啊!若是我能早點知道這喜歡,或許……也能早一點接受這喜歡,也猶未可知呢!」

慕尚情想,這樣冷冷的,卻藏著可愛的男人,如果早知道人的喜歡,她應該也不會反感的。

……這要怎麼回答?對於慕尚情的喜歡,閻宸是說不出的開心。可對於是什麼時候喜歡這個問題,真有點說不出口啊!

有些後悔把話說大了怎麼辦?現在說不可以了,後悔了,還來不來得及?會不會被翻臉啊!

閻宸的心中糾結了。人果然不能太得意,真的很容易樂極生悲。

但是話是自己說的,在難為開口,這時候也不能不做聲。

「我……我在很早很早很早以前就喜歡你了,早到尚情你還根本就不認識我。

我不是隱藏的深,而是不敢表現出來。我的尚情太耀眼了,耀眼到我不敢伸手去觸碰。

就像那懸於九天的的驕陽,我只敢遠遠的看著。我怕我的這塊冰,只要真企圖靠近那艷陽,便會消失不見了。

我從沒有想過,有一天,尚情會收起自己的熾熱,允許我的靠近。更甚至會說喜歡我,這簡直比夢中還夢幻。」

一旦開了口,有些情況也不是不能說。但閻宸還是有一些話,一略而過了。

不是隱瞞,只是有一些畫面,他想偷偷的獨享。屬於兩個人的,卻被他藏起來的……

「這麼說,你是蓄謀已久的了?坦白從寬,接近我,你是不是早有企圖?早該想到的,我竟然到現在都沒看出來,很善於偽裝啊!」

帶著上挑的尾音,顯示出此時人並沒有生氣,依舊還是在逗趣的狀態。

即便知道閻宸來到自己身邊,是故意來接近的,但慕尚情也不會生起什麼別樣的情緒來。

喜歡一個人,想要在一起,即便是用些手段,只要不是過分的,就不會讓人心生不滿。

而閻宸也並沒有用什麼手段,只是想離自己更近一步,所以才在自己的手下做事而已,就說目的是接近,但又有什麼不能理解的?

「尚情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