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可以確定,此次的殺手是rb人。可以根據這個去追殺罪犯。但也只供參考。大方向按照這個去搜捕,最起碼讓你們節省些時間。」小軍離開前淡淡的對著大校說道。

包著繃帶地手臂經過一夜和一早上。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只是小軍自己沒有把繃帶拿下來而已,迷惑,也是一種手段。昨天夜裡的攻擊,有了rb人地參與,讓事情變得簡單了許多,索菲亞與rb沒有任何交集,唯一的就是神跡,可對方下手極狠,肯定不是所謂的調虎離山,看來,這些人,是沖著自己來的。

難道是櫻花會?或是木村家族的報復?或是黑澤明那邊來的人?小軍細想一下,自己在rb地仇人還真的不少,那麼專業的戰鬥方式,櫻花會這個隱忍多日,一出手就是這種置人於死地的方式,以及逃跑的迅速,很像櫻花會。

回到博物館,索菲亞正在和d國2號首長會面,對方也是因為昨夜出的大事,索菲亞的態度強硬,沒有辦法,來慰問一下,也是要讓索菲亞收回那想要提前結束在d國展出的時間更改的決定。

小軍沒有進到會客廳,而是到館中巡視,一大早,蜂擁而來地參觀者,已經讓博物館門前排成了長長地一條長龍,十幾個專家,也在一間休息室中,等待著晚上關館的時候,第一時間進行所謂地研究。

儘管神跡的周圍,幾乎全部都是黃種人的保衛力量,讓一些參觀者有些奇怪,但也沒有時間都去想,因為,每次到館中參觀的30人,只有5分鐘。

索菲亞最後還是沒有因為一時之氣,而去改變什麼,展出還是保持著原定的計劃。

一天的時間,各路自認為不錯的毛賊和專業盜賊,在第一天就開始了探查,一些水平稍差一些的賊,連狼牙的防衛都沒有突破,就被認了出來,也被整理出來,列為危險人物名單。

下午5點,第一天的展出算是圓滿的結束,總共接待近200人,也讓很多的古董愛好者大飽眼福,這邊剛一閉館,那邊那十幾個的專家就已經爭先恐後的跑進展示大廳,一個個眼圈通紅,憋了一天,終於等到這個時間,哪裡還能不橫衝直撞。

「能不能把這防護罩打開,我們想要近距離好好的看一看神跡。」一個鬍子花白的,帶著厚厚眼鏡的老頭子低著頭看了半天後,抬頭對站在一旁的龍二問道。

「我需要請示一下。」龍二離開去向小軍請示。

小軍給了這些專家們1個小時的時間,此物,在y國那麼多天,早就有附近國家無數的專家來驗看過了。此時來到這邊,也只是在國家這個單位個體上的走形式而已。

真正說要研究出來,希望也是放在了別地大洲。

在d國的幾天中,每日的生活千篇一律,都是早上開門,參觀者進來,晚上,一小時給那些還沒有死心的專家們,讓他們繼續研究一下,然後。封閉整個博物館。

而那個油罐車上的兇犯,還是沒有找到,翻遍了整個首府,所有在這裡沒有居住半年以上的人,最主要是rb人,都要經過嚴密的盤查。但也沒有什麼收穫。

沒有收穫,但該有交代還是要,最後給出的說法,是對方可能在拋棄油罐車的時候,直接離開了首府,到了別的城市,幾天內是不可能了,但警局和專門被派來執行這次任務地軍隊一定會繼續努力,爭取早日抓到兇犯。

最後一天,小軍的繃帶還是沒有摘下來。但並不妨礙他去參加最後送別的酒會吉田三木和田中源,作為櫻花會此次派遣到d國執行刺殺小軍的殺手,為了能夠在那種特殊的環境下。製造混亂,爭取在亂中取勝,也是為了先探一探那個神跡的保衛力量,所以才選擇直接襲擊索菲亞公主和小軍在一起時地車隊。

這次,櫻花會也算是動用了多年經營的老本,早在幾年前。在歐洲幾大國家,早就安置了幾個從事白領工作,有著正當職業的暗線,他們什麼工作都不做,只需要像正常人一樣的工作就可以了,也不需要他們做一些眼線的工作,同樣也不需要他們為櫻花會做什麼貢獻,每年,還能從櫻花會拿到一些獎金。

而他們唯一需要的。就是有一種好的長相。所說的好長相,就是有著一副與櫻花會的暗殺隊中的忍者極其相像地面孔。並且在櫻花會需要的時候,這樣的人能夠馬上放棄自己地身份,離開當地,把身份讓出來。

吉田三木和田中源就是從r櫻花會來的最頂尖殺手,來到這裡以後,他們兩個人就有了一個在d國工作了三年的正式身份,並且無懈可擊。在那天試探性的攻擊之後,兩個人的身份作用發揮了出來,並沒有被封城這樣的搜查暴露。

吉田和田中,是櫻花會中,最為藤田信任地偏向謀略的殺手,第一次試探性的動手,就差一點殺了索菲亞和小軍,一步一步的設計,環環相扣,從盜取油罐車到開始行動,整個路線都是兩人經過幾天的踩點探查,連整個逃跑的線路,甚至還設計了一套如果車子損失后,如何逃離的方案。

5天的展出期間,吉田和田中這兩個人,也分別借用自己的身份,到博物館去參觀了一下神跡,櫻花會,在被小軍贏取了上百億地資金后,流動資金也有些捉襟見肘,雖說是百年老牌黑金社團,養著政府部門多個要害部門地主官官員,這兩年又給櫻花會弄了不少資金,可畢竟那兩筆錢不是少數,又沒了藤田二郎這樣的特殊手段摟錢地高手,所謂的成也蕭何敗也蕭何,說的就是藤田二郎,哥哥接任會長以後,他雖然也為哥哥鞏固地位,做了很大的貢獻,但也正是他,讓櫻花會損失了那麼多的資金,送給了小軍。

神跡再被y國炒得成為了世界型的文明遺產後,黑市上的價格,也瘋漲不止,500億美元的天價,不用想,這個價格,尤其是神跡背後是一個國家,想做這個黑市,最起碼是一個國際型的大財團或是有別的國家的影子在後面。

櫻花會有自知之明,別看是rb百多年的最大社團,可藤田知道,櫻花會沒有那麼大的能量吃掉這個東西,不過也聯繫了一下買家,當然不會用櫻花會本身的身份,那樣,無疑於得罪整個y國,用殺手組織的隱藏身份,成為了無數接受任務的各個假名義的其中之

在博物館中,吉田和田中也發現了,這裡的防衛措施,真的不是可以攻破了,那一個個裝備精良。有渾身充滿著強者氣質的狼牙部隊,那一個個隱在人群中,看似無害,只有同等級地人上去,才會發現其強大的氣勢的龍組成員。吉田回復rb本部的時候,只有一句話:「要想獲得此物,只有一個可能,途中做文章,或是強攻,保全力量太強大。隨便一個站崗的戰士,一對一,我都沒有必勝的把握。」

又特別的註明,保全力量的強手,全部都是東方人。

這註明的意思很明顯,藤田也懂。這是吉田想要提醒自己,這些人,有很大的嫌疑,是左昊軍帶過來地。

藤田回復給吉田和田中,神跡的事情先不要太深入,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觀察這些保全力量,每一站,會中都會派人查探,你們兩個就不要再去了,頻繁出現。會引起懷疑的。你們的任務,現在就是想辦法暗殺左昊軍,不要硬來。暫且不說他身邊的那些高手,就是他個人本身,也不是你們兩個可以硬來地,一定要找到合適的機會,像上次,就很好。有個索菲亞,算是牽制,左昊軍就發揮不了全部的實力,這樣的機會,才是最好的機會。

暗中觀察了小軍的出行規律幾天,田中和吉田終於等到了機會,這個綁著繃帶,幾天來,幾乎不出門。即使出門身邊也有著幾個保鏢的受了傷的左昊軍。終於出來了,而且還帶著一個女孩子去參加宴會。這種機會,真是太難得了。尤其是今天晚上,所說機會最好,是說今天,是整個保衛力量交接,神跡交接的日子,左昊軍出門,只帶了一個司機和一個女孩子。

索菲亞這幾天,幾乎都在忙於外交,這種好的機會,她也不會錯過,出來帶著國家大使地身份,結交一些權貴或是財團,對以後她的發展,有著意想不到的作用。所以也沒有與小軍一起參加完酒會離開,而是自己提前出發了,她晚上,還要與一家d國本土地國際大財團高層,交流一下。

吉田和田中自然不會故技重施,而是在小軍回到博物館的道路上,安排了一場大戲。

在拐過一條小街道就是博物館的路上,左一開著車子,看到前方兩輛車子橫在路上,一邊是一個東方男子,一邊是一個西方婦女,正吵囔著,看樣子,好像是在互相指責對方的錯誤駕駛,才使得兩車相撞。一個穿著警察服裝的男子,背對著小軍車子的方向,正在比比劃劃地說著些什麼。

小軍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微笑,摟著霜兒,從車上走下來,對著那幾個人喊道:「需要幫忙嗎?」

婦女和男子看到小軍兩人下車,爭吵的激烈程度頓時上升,推推搡搡,竟然有了動手的意思,背對著小軍的警察一直沒有回頭,只是上前阻攔,並且喊了一句:「幫下忙,拉開他們!」

霜兒一副弱女子的形象呆立在那裡,小軍上前,幫著去拉架。

剛離開霜兒幾步,那個警察就已經突然後撤,離開那個婦女,向著霜兒的方向,不到一秒鐘的時間,場中發生了讓人難以置信的變化。

西方婦女看到警察離開自己身邊,馬上轉身從兩車地縫隙中穿過,向著街道地另一側跑離現場。

警察拿著一把匕首,頂在了霜兒的脖頸上,一隻手捏住霜兒地胳膊。小軍面對的男人,看到這一情形,臉上露出了燦爛的微笑,從懷中緩緩的抽出一把手槍,邊動邊對著小軍喊道:「別動,我知道你是高手,但是現在,由不得你做主了,你的女人在我們的手中,老實點,還有,讓你車中的司機下來,不要亂動,動一動,我就殺了你的女人!」

小軍沒有懂,任由對面的男人把手槍對準自己的腦袋。

「你們是誰?為什麼要這麼做?」小軍回頭看了一眼脅迫住霜兒的警察,怪不得一直沒有回頭,原來也是東方人。

出乎吉田和田中的預料,小軍很冷靜,冷靜的讓他們有些忐忑,揮了下手,車上的左一就順從的抬起雙手,從車中走了下來。

吉田很興奮,不是一般的興奮。會長對於上次櫻花會地出動暗殺令他深惡痛絕的左昊軍失敗一直引以為恥,這次自己和田中來,會長並沒有表達出對自己二人的信心,而現在,自己和田中做到了,眼前的左昊軍,就在自己的槍口下,任由自己支配他的生命,只因為這個男人,果然如情報所說。是個情種,為了一個女人,使得自己陷入險境。

極度興奮的吉田和田中失去了作為一個殺手的本質,在一瞬間控制局面的時候,就應該開槍,直接射殺。哪裡還會給小軍開口的機會,只不過面對這天大地餡餅,這麼大的功勞,他們兩人有些迷失了。

「左昊軍,你的命真的很大,上次竟然沒能殺了你。好了,時間不多,也不會給你機會反撲的,但我們也讓你死的明白一些,櫻花會。你還記得嗎?」說完這句話,吉田給了那邊控制著霜兒地田中一個眼色,手指慢慢勾動扳機。那邊,田中一手那道逼住霜兒,一隻手,舉著槍,也慢慢勾動,他的槍口。對著的是左

「哈哈哈!!」小軍仰頭哈哈大笑,這笑,嚇了吉田和田中一跳,扣動扳機的一瞬間,一直柔弱女子般的霜兒,眼神一凜,脖子微微一動,擺脫了一直逼著自己的匕首,雙手齊揚。一隻匕首。割向了田中拿著匕首的胳膊,一隻匕首。割向了田中舉著槍的手。

左一在霜兒動手的時候,也跟著動手,舉著的手,一放,一道亮光,向著舉槍地吉田的喉嚨飛去。

形式的變化,有地時候,只需要一剎那,從被動方到主動方,有的時候,也只是一個被忽略的人輕易就可以實現的,霜兒的突然動手,讓整個場面,在一瞬間,徹底的顛倒了過來。

本是要挾小軍地資本,誰知道,卻成了索命的小鬼。

小軍沒有動,看著吉田的喉嚨被扎透,看著田中的兩條胳膊,被霜兒的雙匕割斷。

抬步走到躺在地上,痛苦嚎叫的田中面前,蹲在身子,拿起他剛剛使用的匕首,拍著他的臉說道:「櫻花會,早就猜到應該是你們,只不過是想確認一下而已。就你們這兩個廢材,哼!!」

田中滿是痛苦的臉上,閃過一絲懊悔,悔不該不聽會長地勸告,左昊軍是什麼人,那可是讓會長都忌憚地人。

「拙劣的演技,真地很想知道,你們這些被櫻花會用金錢堆砌起來的高手,又有多少的社會常識呢?下回記得,再去展覽會,記得化化妝,還有那眼神,不要露出貪婪的眼神,讓人厭惡,也太明顯。」

早就在展覽會的時候,龍二對於rb人的厭惡,是發自骨子裡的,所以,吉田和田中一進到展示大廳,龍二就親自和大山,分別盯住一個人,從兩個人那遠比別的參觀者露出多的多**中,那顯然不是正常狀態的**,而是**裸的想要佔有。

龍二和大山,第一時間把對兩個人行為舉止的懷疑,告訴了小軍,在吉田和田中參觀完,準備離場的時候,左九和左十這一對雙胞胎,一不小心拌了一下,正好與吉田和田中兩個人撞在了一起,柔弱的她們,被吉田二人扶住要倒下的身體,感受到這兩個文質彬彬的辦公室職員身體上的強壯,不像是職員應該擁有的,握手道謝的時候,左九二人明顯的感覺到了吉田和田中手中那厚厚的老繭,那總是摸槍的手,很容易就感覺出來。

後來小軍派人調查了吉田和田中,發現二人在d國生活的履歷沒有任何問題,就連酗酒鬧事,都沒有。二人好像是活在故事裡的完美人,不抽煙、不喝酒、不結婚,每天三點一線,公司、家、超市,偶爾會打電話找人來解決一下生理需求,剩下,你在二人的檔案中,什麼都看不到。

事出反常即為妖!

何況,辦公室職員,普通白領,又怎麼會有著一身不應該屬於他們的強悍身體呢?又怎麼會有著一雙摸槍的手呢?

這兩個人在監控設備的錄影下,留下了全部的樣貌,所有參與保全力量的人,幾乎都被要求記住這兩個人。

而今天,這本就不怎麼走車的小道,兩輛完全可能錯開的車子撞在一起,當著警察的面還能推推搡搡的潑辣婦女,那警察對於英語的掌握,尤其是發音,雖然只說了一句話,幾個字,可也瞞不了小軍,太業餘了這演員,那西方女子,再與吉田吵架的時候,眼神總是飄忽不定,往小軍幾人開過來的車子和下車人身上亂瞄。

說實話,陪著他們把戲演下去,小軍一是想弄清楚這些人出自哪個組織,敵人的不確定,讓他不浮出水面,這是最危險的。二是小軍不想給對方逃跑的機會,在任何地方,rb忍者和殺手的藏匿和逃跑的本事,是最強的。

小軍也沒有打算想要活的,忍者的一些規矩他還是知道一點的,想說,你不用逼,他自己感覺到生命比任何東西都重要,他自然而然的會說。不想說,也不會給你機會逼問。果然,田中帶有悔恨和無比憎恨的眼神看了小軍一眼后,牙關一用力,幾秒鐘后,口吐白沫,已然中毒身亡。

「櫻花會是專門來找你麻煩的?選擇這個時候,他們是傻嗎?你身邊有著這麼多的高手,如果你不是想要引蛇出洞,怎麼會有今天這麼好的機會出現,何況,你自己都沒有動手。」霜兒把兩把小匕首收起來,然後帶著一點疑惑的神色向小軍問道,

「忘了他們那眼神嗎?在展覽會的時候。現在,因為一件虛名極大的文明遺迹的物品,全世界的黑市,都動了起來,標價那麼高的任務,當然會有人鋌而走險,不怕得罪y國,櫻花或,我想,也是要參一腳吧,對付我,不會這麼不謹慎,也不會只讓兩個人來。想是藤田給他們的命令是探查,伺機而動。上次,險些要了我和索菲亞的命,給了他們信心,這才用這種幼稚的方案,想要來對付我。」小軍上車,坐了下來,淡淡的說道,左一則去把堵道的兩台車啟動,開到邊上一點。

霜兒捂著小嘴,呵呵直笑,吉田和田中的戲,做的也太假了,根本不像是真正的殺手布下的那種一環扣一環的連環陷阱,比起第一次的油罐車伏擊,這次就差了真的很多。

「他們怎麼這麼蠢呢,以為兩個人就可以擊殺你?」霜兒笑聲過後,提出疑問。

「夜郎自大,第一次的試探,給了他們狂妄的自信。教科書般的教育方式,櫻花會,已經很多年沒有人能挑戰他們在r黑道的統治地位了,殺手也訓練的越來越教科書,根本沒有經歷過任何的考驗,只不過是照本宣科的設計一些自認為不錯的計策,比如剛剛呵!」說到這裡,小軍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出來,那種偽裝、那種戲,也就騙騙普通人,碰到專業點的人,真的會讓人貽笑大方,櫻花會啊櫻花會,歷史的沉澱,不僅沒有讓你們越沉越醇,反倒是越沉越蠢。

ps:最近比較忙,更新時間無法保證,但是無我一定會爭取每天都更新。 臘月十七,周天浩終於回到了春山市。

離開春山市的時間不長,但周天浩覺得,自己彷彿是過了一個世紀了,看見春山市的一切,都顯得那麼的繁華,就算是一些看起來零亂的居民小區,也比山前鄉強了太多了。這就是差距,無法避免的差距啊。

周天是乘坐交通車回到春山市的,他沒有想著年前給趙長河、呂祥生等人拜年,去是要去的,這是規矩,不過也要等到年後了,趙長河與呂祥生的家,都在天星縣縣城裡面,這幾天,正是他們忙碌的時候,自己就不要去打擾了。

周天浩還有任務,那就是需要找到魯元海,請求計委的幫助,計委開有公司,是專門針對項目實施的,公司可以運作很多的事情。按照要求,周天浩應該去找天星縣民政局,或者是找到春山市民政局,請求解決困難,但他知道,按照正常的程序去辦事情,不知道牛年馬月才可以辦好的,還不如直接找到計委,爭取到一些資金。

周天浩決定首先回家,好好洗個澡,他都覺得,自己身上有味道了,在山前鄉,是管不了那麼多的,成天和農民在一起,身上沒有味道才怪了。

打開了房門,屋裡收拾的很乾凈,陽台上居然有了幾盆huā,包括仙人掌和萬年青,現在是冬天,只能是養著這些huā草了,周天浩的臉上露出了微笑,這一定是向琳打理的,向琳的手裡有鑰匙。

周天浩很快找好了換洗的衣服,進入到衛生間洗澡了,打開了浴霸,享受著熱騰騰的淋浴,周天浩覺得,這樣的日子真的是奢華,儘管他在春山市的時候。大都是這樣過來的。

洗澡以後,將所有換洗的衣服,還有帶回來的衣服,統統放進了洗衣機裡面。

周天浩坐在客廳裡面,打開了電視機,他需要好好放鬆一下了,在山前鄉的時候,做事情倒是不狠累,累的心裡。老是想著班子的事情,想著如何的發展,還有修橋的事情,天鵝池村修路的事情。甚至是全鄉道路整修的事情,這些事情,都需要大量的資金,不是那麼容易做好的。

眼看著到了下午五點多鐘了,周天浩決定出去吃飯了,衣服已經洗完,晾曬之後,就可以出去了,他這次回來。沒有給任何人打電話,山前鄉沒有手機訊號,所以,向琳和毛曉lì也沒有給他打電話了,反正也打不通。

開門聲音響起來的時候,周天浩的心跳了一下。想不到向琳五點多鐘就過來了,這個時候過來,能夠有什麼事情啊。

向琳看見了正在客廳裡面的周天浩,她愣了一下,差點忘記關門了。

向琳撲到自己懷裡的時候。周天浩感覺到一個溫暖的身體,兩人什麼都沒有說,就親吻在一起了。向琳顯然是非常投入的,整個的身體,幾乎都攀附在周天浩的身上了。

漸漸的,周天浩感覺到,自己有些情緒激動了,重生已經一年半多的時間了,除了與陳玲有過幾次**上的關係,其餘的時候,他都是過著苦行僧的日子,放著身邊的兩個女人,就是不敢動彈,好幾次,在山前鄉的時候,周天浩都覺得,自己是不是太迂腐了,暫且不說毛曉lì,向琳和自己之間的關係,已經確定下來了,這樣的時候,還不突破最後一道防線,難道真的要等到結婚的時候嗎。

向琳一直緊緊的抱著周天浩,舌頭伸進了周天浩的嘴裡,好長時間都沒有鬆開,她似乎在等待著什麼,身上流露出來的氣息,表示自己已經放棄了所有的防線,只要周天浩願意,做什麼事情都是可以的。

周天浩已經不能控制自己了,他抱起了向琳,朝著寢室走去,向琳雙手抱著周天浩的脖子,什麼都不說。

到了床上,向琳一直都是閉著眼睛,很少動彈,她的衣服,是周天浩幫忙脫下來的,當周天浩要脫掉她內褲的時候,向琳突然開口說話了。

「哥哥,你輕點,我一輩子都是你的人了。。。」

聽見這句話,周天浩的動作變得輕柔起來了,他吻著向琳的胸部,那兩顆傲人的蓓蕾,此刻已經提拔起來了,進入向琳身體的時候,周天浩感覺到向琳身體抖動了一下,似乎有疼痛的感覺,似乎在不自覺的躲避。。。

半個小時之後,周天浩緊緊抱著向琳,低聲說話了。

「向琳,我還沒有吃飯,我們出去吃飯吧。」

向琳點點頭,親吻了一下周天浩之後,開始穿衣服了,此刻,周天浩看清楚了向琳的身體,向琳的皮膚白皙,帶著一種柔和的光芒,周天浩撫摸著向琳的後背。

「向琳,你好漂亮啊。」

「好啊,哥,我以後天天給你看。」

床單上的一朵紅huā,印入了周天浩的眼帘,他感覺到心縮了一下,這朵紅huā,代表著責任,這是周天浩一輩子的責任,重生之後,周天浩已經下定了決心,自己的親人,一定要過上好日子的,絕不能受委屈。

兩人到教委旁邊的小餐館去吃飯,這個時候,向琳挽著周天浩的手臂,臉上帶著幸福的微笑,她什麼都不說,只是緊緊挽著周天浩的胳膊。

餐館的老闆,有一段時間,沒有見到周天浩了,此刻看見周天浩和向琳了,連忙出來招呼,給兩人安排在小包間裡面了,還沒有等到周天浩點菜,老闆就說出來了,有新鮮的蹄子,今天壓出來的,味道很不錯。

周天浩突然想喝酒,他似乎是完成了一個神聖的使命,重生之後,在面對向琳的時候,他總是有些猶豫,有些搖擺不定,似乎對向琳有著一些不滿意的地方,這裡面,夾雜著很多重生之後的認識,想想以前的向琳,最終沒有解決婚姻的問題,隻身到國外去了,性格上面,可能是有著一些問題的,因為這樣的影響,他遲遲不願意接受向琳。在周天浩看來,完美的婚姻是男人成功的最大保證,不過,究竟什麼樣的婚姻,才是完美的,他沒有明確的目標。

在周天浩看來,幸福的家庭,標準很高,也很低,不管什麼時候,有人關心你是不是吃飽了,是不是穿暖和了,是不是過的舒服,不管是在家裡,還是在外面,當你受苦受累回家之後,總是有人關心著你,呵護著你,為你撫平創傷,讓你能夠重新燃氣鬥志,這就是完美的婚姻,完美的家庭。

現在,按照發展軌跡,應該留在京城的向琳,小鳥依人一般的依偎在自己的身邊,這的確說明,一切都發生改變了,和以前完全不同了。

看著向琳幸福的神情,周天浩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情。

「向琳,我們之間的事情,你的父親會反對嗎?」

「我的事情我做主,是我跟著你,又不是他跟著你,我可沒有想這些。」

周天浩有些發懵,看來向琳的脾氣,還是有一些的,根本上說,還是有些單純了,僅僅考慮到兩個人的世界,沒有顧及到外面的影響。

周天浩也不想多說了,他沒有想著徹底改變向琳,每個人都有自身的性格特點,為了達到某一方面的要求,強行做出來徹底的改變,很難,也是不公平的,向紅軒的態度,周天浩以為,沒有多大的關係,相信依靠自己的能力,一定能夠讓向琳過上舒心的日子。

「向琳,那你說,我們什麼時候去辦證啊。」

向琳的臉只是微微的紅了一下。

「誰說我要嫁給你啊?」

「這可是你說的啊,以後我不提這件事情了。」

周天浩假裝板起臉,不看向琳,很快,他感覺到胳膊上,似乎是被蚊子叮咬了一下,扭頭看見向琳正在揪著他的胳膊,好在是冬天,穿的衣服多。

「好好,向琳,我錯了,我聽你的安排,你說結婚就結婚,你說不結婚,就不結婚。」

向琳撲哧一下,笑出聲來了,她的頭靠在周天浩的肩膀上,好一會才開口。

「這是大事情,我要好好考慮一下的,誰這麼簡單就嫁給你啊。。。」

吃飯的時候,向琳很少拿筷子,都是周天浩弄好了,放到了她的碗里,有時候,向琳甚至要周天浩直接喂她,此刻的周天浩,顯得很是細心,挑出來火鍋裡面的瘦肉,餵給向琳,自己吃肥肉。

吃飯結束之後,向琳陪著周天浩,慢慢朝著市委走去,周天浩有些忍不住,他本來是準備送向琳回家的。或許是看見了周天浩的神情,向琳白了一眼周天浩。

「傻瓜,我現在要回家。」

周天浩很快就明白了,向琳說的家,就是市委的單元房。向琳這樣說,周天浩當然是求之不得了。

這天晚上,向琳沒有走,一直和周天浩在一起,清晨醒來的時候,向琳抱著周天浩,低聲細語的說了,自己已經搬到了學校的宿舍裡面了,兩個哥哥都談朋友了,自己在家裡住著,很不方便了,有些時候,向琳就是在市委單元房裡面睡覺的。

這個時候,周天浩才明白,原來向琳早就將這裡當作自己的家了。 ;

一大早,向琳到學校裡面去了,市一中學習抓得很緊,按照學校統一的要求,臘月十九才會放假的,現在學生還沒有離校,所以,向琳還是要到學校去的。..周天浩也準備到市計委去了,時間很緊,事情需要儘快落實的。

聽說周天浩來找自己了,魯元海感覺到很是驚奇,也感慨周天浩的運氣好,自己剛剛從省城回來,休息一兩天之後,要繼續到省城去的,需要走動的關係太多了,臘月二十四以後,還要到京城去的,項目可不是隨意可以爭取來的,

周天浩到天星縣的山前鄉,擔任了黨委書記,山前鄉的情況,魯元海當然知道一些,曾經為修橋的項目,魯元海到過雲和鄉,也到碼頭上去了。為什麼周天浩回到那樣的地方去,剛開始,魯元海也曾經有些不明白,不過,他畢竟是老狐狸了,很快就想到了一個道理,越是艱苦的地方,越是能夠鍛煉人,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勞其筋骨、餓其體膚,這是誰都知道的,這說明,周天浩到山前鄉去,是肩負了特殊使命的。

周天浩工作不到一年的時間,就在市委辦公室成為了正科級的幹部,而且在調整之前,沒有聽說有什麼不好的表現,能夠從招商辦調到市委辦,還是蔡裴琳親自要人,這太不簡單了,所以,魯元海認定了,周天浩大有前途。而且他也相信,周天浩有能力辦好事情。

「小周啊,你到天星縣去工作,我沒有來得及為你踐行啊,可你出發的時候,沒有想著來計委看看,我是有意見啊,這裡畢竟是你工作過的地方啊。」

「魯主任,當時時間有些急。我也沒有想到,到了天星縣,縣委兩天以後,就召開了常委會,我就直接到山前鄉了,一直到現在,才有時間來拜訪您的。」

「哈哈,難得你還記得我,好了。不說這些了,山前鄉的條件很艱苦啊,你到了那裡,還能夠適應嗎。」

「魯主任。我實話實說,剛開始,還真的有些不適應的,想不到山前鄉,這樣困難啊,特別是交通制約,想著做什麼事情,都不行的,不過時間稍微長一些了。也就習慣了。」

「呵呵,這倒是實話啊,你一直都是在市裡工作的,猛然到鄉里去,需要時間適應,天星縣的條件本來就不好。就更不要說鄉里了。」

閑聊幾句話之後,周天浩決定要進入正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