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會跟著我!」

陳落暗中傳音,目光看向一個方向微微一閃!

「辛兄走!」

後者大吼,聲音轟隆隆作響,夾雜著大道之音,那辛滅身形瞬間一震,感激的看了一眼陳落,要不是陳落震醒他,辛滅知道自己多半在茫然中墮入邪途了!

「戰力全開,都跟緊!」

陳落肌體神輝流轉,頓時間精氣如龍流轉,青筋暴起,後者腳步一閃旋即便是猛然一跺地面,對著猿谷深處衝去。目標赫然是那三生山頂端!

「混蛋,這小子要幹什麼?」

先是一愣,緊接著火魔犀看向陳落衝去的方向。臉色大變,這小子竟然打起了太魔猿王的注意,驅狼吞虎,對絕對是這樣!

而同時那天毒蛛早已出手!碧綠色天毒液噴射,於天空之上交織出一張大網,其上嗤嗤作響,毒氣噴薄間便是對著陳落等人籠罩而去!

「不遵命,那便死!」

冰冷無情的聲音響起,黑甲中年人動了,一道粗大漆黑劍芒對著陳落等人斬出,天空猶如被撕裂出一道猙獰的大口子一般,無盡劍芒噴薄密密麻麻,讓人頭皮發麻,天毒蛛和火魔犀都是為之一驚急速倒退開來。

「置之死地而後生,好小子!」

南通天三人緊緊跟在身後,眼神微亮,對於陳落的反應速度有些佩服。至於辛滅早已重拾信心,對陳落投去了一個感激的目光,他不能就這般成全那個人,擁有先天劍印,辛滅不認為自己就該為他人做嫁衣。他要反抗命運!

「加快速度,待會亂起來,大家盡量向著大荒深處逃,否則只有死路一條!」

陳落暗中傳音,不過感到後方的恐怖波動,頓時眼神一變,不僅那名中年黑甲人,與此同時那數十名銀色鎧甲的不死劍奴得到命令,也是迅速追了上來!

這一幕令得後者微微頭大,因為陳落髮現,那些銀色鎧甲的不死劍奴,其修為沒有一個處在命泉大圓滿之下,甚至還有幾個修為已經無限逼近皇天境!

「錚錚!」

粗大的劍氣貫穿天地,成為一道永恆之光,就算是連其餘強大的獸王都是凝重,瞬間目光自青石大殿收回,看向黑甲中年人!

「這些劍奴每次出世都會帶來一場腥風血雨,記得上次出現應該是幾千年前了,沒想到還能見到!」

幾尊獸王獸王聲音轟鳴伴隨大道,周身霧靄環繞,極端強大,深不可測。就連那天毒蛛與火魔犀都是眼神不自然,因為雖然同處皇天境都為獸王,但是他們卻是沒有叫板這些老牌獸王的實力,面對只有被碾壓的份!

「不好,快攔住這幾個混賬!」

忽然咆哮聲震動,連天空的雲朵都是被震碎,有獸王看到陳落竟然對著那青石大殿衝去,心頭一跳,同時果斷出手,無盡冰雪長矛呼嘯而下,密密麻麻遮蓋天地,一頭強橫禽王對陳落幾人出手,透著冷酷同時猙獰不願後者接近那青石大殿,否則會出大麻煩!

「該死的雜毛鳥!」

粗大劍氣將幾人這樣,鋒銳劍氣迸射,陳落瞬間成為了血人,被可怕劍氣割裂皮膚,看起來極為凄慘,而古錢更是凄慘,一隻手臂被切掉,後者臉色蒼白,若非關鍵時刻辛滅體內劍印起了反應,將那無窮無盡的可怕劍氣擋下大部份,幾人下場絕對不怎麼好。陳落怒急,若非空中那頭獸王冰天寒雕突然出手,他們雖然會很狼狽,但也不至於凄慘。

根本沒有絲毫喘息,不到一個呼吸間,第二波可怕冰雪長矛密密麻麻垂落而下,天地都是猶如冰原一般,森寒氣流打著旋在空中盤旋,而那些猶如死人般的銀甲不死劍奴,也是趁著這個時間快速撲至,煞氣席捲間便是對著陳落等人出手。

而與此同,天空之上,第二尊獸王也是獸爪撕破雲霧,帶著可怕的波動,便是對著陳落出手,天毒蛛和火魔犀眸子猙獰一閃,相視一眼旋即也是出手。

「不要停,否則今日我們都要喋血!」

陳落怒吼,將全身戰力推到了絕顛,肉身發光看似祥和實則猶如一頭人形暴龍,一拳將一名銀甲劍奴打飛,緊接著那劍奴身形在空中炸開,血霧瀰漫,後者不敢耽擱,因為在這個時候那名黑甲中年劍奴第二劍已經斬出,比之第一劍更為可怕。

只是瞬間,陳落便是感到了一種死亡的氣息在波動,令人頭皮發麻! 「該死的!」

南通天怒罵,這簡直是必死之局,對方都是極端恐怖深不可測,雖然被人譽為天驕人傑,但是後者明白畢竟他們還未真的跨足皇天,雖然可跨階殺伐皇天至強者,但是那卻是只針對一些尋常初入皇天的修士,而眼下這些強敵之中顯然沒有一個平庸之輩,並且都是修為日深的可怕皇天至強者。

若是應對不好,那麼只有喋血隕落的下場!

「大星辰術!」

南通天同樣狼狽不小,被之前的恐怖的劍氣所傷,那頭獸王攻擊的冰雪長矛更是將後者肩頭洞穿,森白的骨頭茬子都露出,不過後者倒是沒有弱了天才這個名頭,對傷勢帶來的痛楚沒有一點不適應。眉心藍色星辰浮現,流轉神秘力量,南通天出手。

「找死。殺!」

無盡星辰陡然浮現,轟隆隆作響,將半邊天空都是布滿,有著恐怖波動瀰漫開來,天毒蛛和火魔犀眼中陰狠戾氣閃爍,殺意無限,很明顯這無盡大星是沖著它們兩尊獸王來的。

「高階實力!」

陳落匆匆一瞥,發現後者之前見面是域主中階修為,此刻那種波動散發開來,赫然是高階實力。顯然這種情況之下,那南通天也是展現出了最終戰力,不敢私藏,否則將會出大事情。

「通臂神拳!」

重重拳影閃爍,相互疊加,宛若重重山嶽碾壓虛空而過,古錢動手,阻擋下了幾尊其他獸王,雖然丟失一臂,但是依舊可怕,虛空都是被拳影震得扭曲不堪,甚至有塌陷的趨勢。

雖然如此,畢竟古錢遭受傷勢最為嚴重,僅僅一個照面差點便是被崩飛出去,身體劇烈顫抖,其上有著皮膚破裂,猩紅鮮血不斷噴射。顯然面對戰力巔峰,並且修為深厚的可怕獸王,後者根本很難應對。

關鍵時刻,陳落也動了。

與此同時,劍氣縱橫掃射,彷彿割裂無盡虛無,辛滅重拾信心,不願為他人徒做嫁衣,要他出一條屬於自己道,證明身懷劍印不比可怕劍體弱多少。後者動用極限戰力,全力牽制黑甲中年人以及其他不死劍奴!

「魔印!」

陳落眼中有著血絲,手掌快速結印,同古錢共同對抗其他幾尊獸王,旋即魔印陡然轟出,凌空暴漲,魔焰滔滔環繞,魔影綽綽不斷呼嘯,旋即陡然對著一尊木藤獸王狠狠轟去。大地崩裂煙塵四溢,那頭木藤被砸的翻飛了出去,不少藤蔓折斷,不過陳落也受傷了,大腿被一根藤蔓洞穿,連帶著一攪,骨裂聲都是清晰可聞。

「好險!」

陳落倒飛了出去,皺起了眉頭,那木藤般的獸王手段極為詭異,若非他體質遠超尋常修士,剛才一下大腿部位的骨頭必然盡數被絞碎,這令他心中微微一凜,沒想到引以為豪,甚至肉身強度比肩一些不弱皇天至強者竟然都是吃了一個小虧。

「接下來,也該你們嘗嘗被胖揍的滋味了,既然為了那太魔猿王而來,我便相助一下!」

眼中狠色一閃,陳落咧嘴一笑露出森白牙齒,借著被震飛出去的力量迅速接近那青石大殿,眼下不能耽擱,此刻太魔猿王真身未現,顯然是在進行著某種蛻變,之前的靈身出現都是已經足夠說明了問題!

而這些獸王之所以沒有出手,想來也是這些年攝於太魔猿王的可怕魔威,生怕其中有詐,加上哥哥都是修為日久老奸巨猾,雖然都希望太魔猿王隕落,但是誰也不願第一個出手,生怕遭到對方的恐怖報復。

很顯然,這一刻陳落抓住了這些獸王的心理陰影,目光掃過,雖然極力阻止,但南通天幾人畢竟境界差的太遠,根本不是這些獸王還有不死劍奴的對手,根本撐不了多久。

所以陳落才打算了冒險,雖然太魔猿王出現,遭到了打擾,肯定震怒無比牽連他,但是那種牽連相對於他,恐怕後者更想抹殺這些獸王,這樣才能鞏固它在這片山脈的絕對霸主地位。

「給我斬!」

猛然躍起,肌體青筋暴起,流轉神性寶輝,才能戰力推到了絕顛,並指豎斬而下,漆黑的光芒衝天而下,緊接著倒轉怒劈而下,化作天地間的唯一光芒,對著那青石大殿便是狠狠落下!

「該死的混蛋小子!快攔住他!」

察覺到陳落的動作,所有獸王臉色大變,瞳孔驟然一縮,緊接著便是震怒無比,快速出手阻止,黃金色的羽翼猶如天刀般力劈而下,耀眼無比,一尊獸王對陳落出手,其餘獸王則是快速阻擋那怒斬而下的無盡劍芒!

「咳咳!」

陳落咳血,空中扭腰努力躲閃,儘管如此還是被金色羽翼化作的天刀斬中,口中大口咳血,夾雜著內臟,一瞬間骨頭都是不知道斷了多少,陳落皺眉感到了傷勢的嚴重,不過緊接著他笑了,森白的牙齒露出,卻是讓得不少獸王震怒,露出暴虐的殺意。

剛才一擊之中,後者動用了鬼徹的力量,作為上古凶兵,這些獸王顯然沒有擋住。

還有獸王殺意席捲,要繼續對陳落出手,不過緊跟著一聲暴虐凶厲的怒吼聲響起,撕裂蒼穹,所有獸王止住腳步,旋即那眼神便是陰沉了下來,甚至還有著濃濃忌憚露出。

「找死,吼!」

殘垣碎石崩飛四散飛舞,煙塵四起,青石大殿大半崩碎,緊接著一聲暴虐可震裂天地的低吼聲響起,隨之一股恐怖的氣息瀰漫開來,讓得不少獸王為之一驚。

「好強!」

陳落咳血,遭受重傷,體內骨頭都是不知斷了多少,內臟更是移位,很是凄慘。而當那太魔猿王真正出現之時,後者眼睛虛眯,眼前的太魔猿與常人大小相差無幾,漆黑濃密毛髮覆蓋,猶如根根鋼針,閃爍森寒光芒,那雙猩紅眸子掃射虛空,彷彿有著懾人的魔性與侵略性,只是一眼,那些強橫獸王都是眼神瞬間變得不自然了起來。

後者分明感到此時的太魔猿王比之之前出現的更加可怕,舉手投足間充滿了暴虐與鐵血,眼神所過擁有著驚人的侵略性。

「哼!」

短短數息間,地面炸裂,南通天等人遭受重創,臉色蒼白異常,不過太魔猿王的出現,卻是不經意間讓得幾尊獸王停下了手,就連那黑甲中年人為首的不死劍奴都是察覺到了太魔猿王的恐怖,腳步為之一緩,沒有繼續對辛滅出手,儘管後者體內的劍印對這些不死劍奴以及上古劍宗意義不同凡響!

「黃金鶴,老枯藤怎麼?數百年前沒屠掉你們,心裡不舒服?一群廢物,便是來多少都統統打爆你們!」

太魔猿王狂霸無比,眸子猩紅閃爍,開口便是殺意無邊,氣息散發開來如淵似海,讓人心頭為之一驚。 黃金鶴羽翼金黃異常耀眼,通體猶若黃金鑄就,耀的人睜不開眼。那一雙黃金羽翼華麗,同樣可怕,翼展張開,頂端鋒銳氣息流淌,呈現鋸齒狀,連虛空都是被割裂,出現了細微的裂紋!

毫無疑問,這是一頭極端強大的異種獸王,體內流淌著著一絲上古凶獸琉璃金鶴,絕對的深不可測。被一團金色神光包裹,屹立天地間,周圍其他獸王目光看去都是隱隱透著敬畏之色。

「如今再試試!」

蒼老聲音自金色神光傳出,平淡無比,但卻有著極為可怕的威壓在那一刻,頓時席捲開來,瞬間陳落就是凝重,並且認出,之前這頭雜毛鳥對自己出過手,甚至若是他反應快,很可能就是喋血隕落。

「哼,當年區區一隻小猿,真以為擁有了不弱的修為,便是可以稱霸天地了,就是你父在世時,面對我等也不敢如此!」

枯藤纏繞密布虛空,話語森冷沙啞,聽不出男女,這是一株木藤通靈後進化而出的老牌獸王,年齡極為久遠,面對太魔猿王的囂張,後者冷笑,有著無窮殺意肆虐開來。

不過雖是如此,但是任誰都誰都能聽得出,老藤話語間的一絲忌憚,眼前的太魔猿王在它眼中雖是小輩,但卻戰力無匹,數百年老藤以及其他幾名可怕獸王聯手攻伐太魔猿王,爭奪方圓數萬里山脈的霸主地位,展開可怕殺伐。

不過最終卻是,老藤等一眾老牌獸王喋血,其中更是有著可怕獸王被太魔猿王的生生撕裂,血腥吞食。這種結果使得數百年間太魔猿一族威勢在這片大荒山脈達到了極點。

而面對太魔猿王的暴虐殘酷,斬掉不少強橫有威脅的獸王,致使不少獸王和幾年老妖心生不滿,終日蟄伏,而今日相信不下八頭的可怕獸王的聯手,即便太魔猿王凶狂無比,也斷然逃脫不掉隕落的局面!

「小崽子,今日便是你隕落之日!」

沒有預熱,瞬間便是有著一頭修為深不可測的獸王出手,虎嘯震天,若山嶽般大小殺戮虎爪落下,一枚殺戮符文沉浮其上,旋即陡然對著太魔猿王狠狠拍下。

此地殺戮氣息沸騰,虎嘯猿啼伴隨震天響徹,其他獸王都是出手,戰氣伴隨著血花在天空綻放。

「你們都老了!」

太魔猿王周身有著一種極端鐵血的氣息,充滿壓迫,沒有花哨的術法,純粹力量轟出,咔嚓之聲刺耳,只是一瞬間太魔猿王就是展示出了可怕的戰力,以及無可匹敵的信念,獠牙露出暴虐無比,一拳之下竟然不僅將所有獸王籠罩其中,甚至連那黑甲中年人都是覆蓋在攻擊範圍之內!

「好膽!」

有獸王面目猙獰,震怒無比,覺得太魔猿王實在太過狂妄了!

而事實上,太魔猿王不僅性格暴虐狂妄,但毫無疑問對方真的有這個實力狂妄!

「吼,該死的!」

一拳轟出,虛空炸裂,那名獸王凄厲慘叫,獸爪被轟碎,骨頭爆裂,感到可怕的力量侵入體內,霸道的摧毀生機,若不是它閃避的快,這一擊之下這頭獸王知道,自己絕對會爆碎成為一團血霧。

而其他人包括那名黑甲中年不死劍奴都是微微凝重!

「娘的,這未免太強了!」

古錢苦笑罵道,完全了傷勢帶來的劇痛感,對於太魔猿王的可怕有了更新的認識,不過卻不後悔來到猿谷!

「快看,是太魔源液!」

南通天驚喜,他們都跌落三生山頂端銀桃樹林子之中,這裡靈氣充沛,儘管幾人傷勢都是很重,甚至傷到了道基和神魂,不過藉此終歸是可以喘口氣了,不過情況依舊不怎麼樂觀,若那太魔猿王注意到這裡,肯定也會不遺餘力的對他們出手,按照幾人的傷勢,包括陳落在內,此刻即便幾人聯手,恐怕也承受不了太魔猿王的一擊。

而顯然與太魔猿王大戰的諸多獸王,以及黑甲中年人也不想幾人活著離開!

「必須儘快離開!」

陳落重傷,口中咳血,思索著退路。

銀桃樹遭到大戰波及,陳落之前一劍之下也是波及到這裡,大部分靈樹斷裂,很快枯萎化作朽木,失去了靈性,一口方圓三四丈大小的池子露出,其上瑞彩噴薄,精氣升騰,陳落掃了一眼,有著驚喜發覺沒有危險,幾人沒有拖沓,拖著傷體一個猛子扎了進去,快速吸納穩固傷勢,藉此快速恢復一些實力,儘快離去!

「好舒服!」

古錢讚歎,吸納猶若水銀般瑞彩噴薄的太魔源液的同時,也取出一隻玉罐子不停的裝著太魔源液,沒辦法此神液藥效太過巨大了,除了有太魔猿一族擁有之外,外界一般很難見到,況且他們本就是為這東西而來,此刻發現,斷然不可能的錯過!而且在此期間,可以看到古錢斷臂斷裂之處,竟然有著新鮮肉芽與白骨生長,並且緩緩的生長著。

「好奇異的力量!」

短短半盞茶功夫,感到斷骨續接,血肉重生,陳落有著喜色,這顏色猶如水銀般的神液中蘊含著某種神秘能量,似乎有著再造生機的能力,後者不敢耽誤快速吸納,短短時間傷勢便是徹底穩定了下來!

「咦,那是天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