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複雜!」低著頭的徐茂鳴兩眼放光。

「好歹還有些收穫。」張任也沒多說什麼,醫生又不是神仙,能夠通過見一面看出這麼多東西就已經不容易了,他也就不奢求其他的東西了。

而且姜夜能開口配合就已經是很好的事情了,這件事確實算大事。

「我勸你不要相信他說的話。」

「假的?」張任有些驚愕,難道姜夜說的那些事情都是假的,但是他感覺並不是假的啊。

「真的。」

「真的還不能相信?」

「有時候,真的比假的更容易誤導人。」

徐茂鳴回頭看了一眼姜夜所在樓層反光的玻璃窗。

厚重的窗帘遮擋了大部分的房間,而且因為反光的問題也看不到其他的東西。

「一個有意思的人。」

恰好。

姜夜就站在窗戶前,注視著徐茂鳴和張任的走到街道旁。

面色無喜無悲,也看不到其他的神色。

看著兩人上車,然後張任發動車子離開。

「那個叫徐茂鳴的只是一個普通人,如果想要殺了他的話,我就可以代勞,保證是意外到再不能意外的事情。」夏雅的聲音在姜夜的身後響起。

「不需要,如果見到一個有趣的人就要扼殺,這世上就沒有什麼有意思的事情了。」姜夜搖了搖頭,臉上露出笑容。

姜夜看了看手中的名片:『徐醫生,諮詢電話:……』 「嘭。」

樹靈王界之中,一株世界樹幼苗的虛影顯化,緊接著,一聲巨響,小樹苗在萬縷七彩霞光的閃耀下爆碎開來。

「不!」劍形古樹王發出近乎絕望的咆哮,一根根鋒利的根須如劍一般刺入重重空間,讓一方天地瞬間裂開,無數漆黑猙獰的空間裂縫迅速蔓延。

「我族崛起的希望,破滅了。」熾熱的火焰在燃燒,把一方山河化為焦土,火焰古樹王在震怒。

熾烈的雷霆從天而降,天雷古樹王瘋了一般向木靈池殺去,「殺,找到他,一定要殺了他。」

「遁。」樹靈族的洞天巨擘們陷入了狂怒,張無忌可不想被他們堵在樹靈王界,所以他果斷化身太古鯤鵬,震翼撕開空間壁壘,第一時間飛離木靈池世界。

「別想逃…啊。」天雷古樹王化為一道雷霆之光,對張無忌是緊追不捨,可惜他慢了一步,最後只能眼睜睜看著張無忌所化的虛空光輝消失不見,這把他氣的不輕。

「轟隆隆!!」

數千道雷霆光柱帶著毀滅氣息從天外劈落下來,把樹靈王界的天空照的雪亮,來自天雷古樹王的怒火,直接就把數萬里山河化為了廢墟。

「我族…我族數萬年傳承的木靈池…啊啊啊!!」地岳古樹王動用血脈之力進入木靈池,結果卻看到了一座破碎的世界。

原本濃郁的木之元氣盡數散去,目光所至,滿目瘡痍,天地一片焦黑。

樹靈族經營了上萬年之久的木靈池世界,就這麼被毀了。

劍形古樹王獃獃的懸浮在破碎的木靈池世界中,「不可能的,我族的木靈池…被毀了。」

「毀我族木靈池,此仇不死不休。」雷光一閃,天雷古樹王也進入了木靈池世界,看著族中聖地的慘狀,一條條雷電巨蛇纏繞扭曲籠罩住了一角天空。

木靈池世界之外,眾多金角巨獸聚在一起,一隻斷角的金角巨獸心生退意,「大長老,樹靈族的木靈池被毀了。」

另一隻金角巨獸也是急忙勸道,「我們應該馬上撤走,以免被樹靈族誤會。」

「對對對,馬上撤走,撤。」金角巨獸們都不傻,他們很清楚的知道,樹靈族的木靈池出了大問題,繼續留在這,肯定會被樹靈族遷怒。

很快,金角巨獸們的擔憂成真了,樹靈族的洞天巨擘們心中怒火無處可發,自然而然的就把注意力都轉移到了那群金角巨獸的身上。

「該死的金角獸王族,你們竟敢勾結外敵來斷我族崛起的希望,甚至是毀我族的木靈池。」劍形古樹王率先發難,駕馭一條浩浩蕩蕩的劍氣長河,悍然向一隻金角巨獸發起了進攻。

被攻擊的金角巨獸下意識的閃避,不願接戰,他不希望在這種情況下繼續作戰,「這是一個誤會,我族絕對沒有…」

「殺了他們。」火焰古樹王殺氣騰騰的也加入了戰鬥,重重火焰翻滾,形成大片火海,當場將兩隻金角巨獸卷進去。

「冷靜,樹靈族的諸位請冷…」金角大長老此時也是心有退意,木靈池被毀的背後充滿了詭異,很明顯是有陰謀,金角獸王族不願給某個幕後勢力當棋子。

「嘭。」

地岳古樹王無比龐大的身軀托起一座座山嶽,以移山之力強勢鎮壓金角大長老。

「毀我族木靈池,金角獸王族必須付出代價。」

金角大長老背脊上的一根根黃金骨刺爆發光芒,擊穿高山,「可惡,你們不要太過分了,我族根本就沒有…」

「殺。」天雷古樹王帶著萬條雷電巨蛇從高空殺下來,目標直指金角大長老。

「大長老,樹靈族發瘋了。」看著一株株古樹王瘋狂扭動根須,搖動枝葉的殺過來,眾多金角巨獸都選擇了退讓。

金角大長老低吼一聲,巨龍爪探出,抓起一座高山跟地岳古樹王對撞,「吼…樹靈族的諸位請先冷靜下來,我族也遭遇不幸,被一個人類算計了。」

一隻只金角巨獸也是邊戰邊解釋,「沒錯,我族獸王殿遭到人類算計,導致我族始祖的帝軀被盜,樹靈族的木靈池,也有可能是被人族…」

那隻斷角了的金角巨獸施展血脈神通,演化一根根尖銳金矛擊飛一株古樹王,「諸位,給我們一個解釋的機會。」

「你族罪大惡極,還想要狡辯,殺。」暴怒中的古樹王們根本就冷靜不了,它們不顧一切的對金角巨獸們發起攻擊。

密密麻麻的根須絞殺過來,被動迎戰的金角巨獸們,開始逐漸落入下風。

不僅如此,樹靈界的王界意志也在慢慢蘇醒過來,可怕的世界禁錮、鎮壓和排斥之力都極大的影響了金角巨獸們。

無奈之下,斷角的金角巨獸當機立斷,低吼道,「大長老,樹靈族的洞天巨擘們正處於盛怒狀態,現在不會聽我們解釋的,先撤吧。」

金角大長老毫不猶豫的答應了,「好,等他們冷靜下來,我們再來解釋。」

頓時間,金光爆閃,一隻又一隻的金角巨獸釋放血脈巨力,撕開封鎖,紛紛向樹靈王界之外逃離。

「別讓他們逃了。」劍形、葫蘆、地岳、天雷、火焰等古樹王余怒未消,哪裡肯輕易放過金角獸王族,它們一個個也跟著殺出樹靈王界。

於是,一場大追擊從樹靈界為七起點,直接蔓延到了界外的無盡虛空。

在最後面的一隻金角巨獸,差一點就被眾多古樹王圍殺,僥倖逃離的他心有餘悸的大吼道,「大長老,樹靈族的那些古樹王追過來了。」

金角大長老憑藉豐富的戰場經驗,很快就想到了應對計策,「樹靈族跟火王族的關係不太好,我們撤到火王族的疆界去,它們肯定不敢誰過來。」

界海聯盟麾下的九大王族看似是一個整體,可他們的關係卻並不一定和諧。

九大王族中,也有紛爭,而各族之間,為了利益,自然也是有著不一樣的矛盾。

其中,火王族就跟樹靈族鬧得很僵,在樹靈族晉陞王族的時候,火王族就曾大力阻擾,為此,兩族廝殺了數年,彼此之間都結下了大仇。

這一次,為了拜託樹靈族的追擊,金角大長老打算借火王族的力量來解決問題。

對於金角大長老的決議,斷角的金角巨獸有些憂慮,「這個…會不會引發更大的誤會?」

「現在管不了那麼多了。」金角大長老斬釘截鐵的表示,「為今之計,我們只能去火王族的疆界避一避樹靈族的鋒芒。」 柳如煙大怒一聲說道:「你變成什麼樣子跟我有什麼關係?」

她心中想不明白,自已和張權好像從來沒有過什麼深仇大恨,他自已變成什麼樣子,好像跟自已無關吧?

張權冷冷的笑了一聲,他的嘴角略微勾起了一抹冷笑,說道:「直到現在你還不肯承認!我變成這樣,完全就是因為你,你現在還想抵賴!」

柳如煙被張權的話說的有些懵逼,她是真的不知道,張權變成這副樣子,跟自已究竟有什麼關係。

見到張權這樣緊咬著自已不放,柳如煙的銀牙緊咬,她現在的心中也有些憤怒了。

「張權,你要是想污衊我的話,你就儘管污衊我好了!但是我現在很明確的告訴你,你變成什麼樣子,跟我無關,我也不會承認!」

對於張權這種人,柳如煙只能以如此態度來明示。不然的話,張權若是緊咬著她不放,她能有什麼辦法?

張權忽然大笑了幾聲,他用一張冷如冰霜的臉,死死的盯著柳如煙,放出狠話來說道:「柳如煙,廢話少說,反正今天你承不承認都沒有什麼關係!反正今天只要有我張權在,你就休想離開這裡!」

「什麼意思?」柳如煙疑惑問了一句。

「意思就是要你的命!你今天必須把命留下!」

話音剛剛落下,就只見到張權整個人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他的身影就直接來到了張權的身邊。

與此同時,張權的那隻大手,也伸向了柳如煙的脖子。

看到這一幕,張權冷笑一聲,一臉猙獰地說道:「給我去死吧!我失去的東西,只有你死了,才能夠還回來!」

面對這一幕,柳如煙的臉色也是大變了起來。她的一雙眼睛也是緊緊的盯著張權,身體略微退後了一幾步,臉色上面露出一絲警惕之色。

她心中非常明白,現在的張權對她可謂是恨之入骨。可是現在的自已,卻根本不是張權的對手,她相信,張權這一掌如果落在自已的身上,後果絕對不堪設想。

「怎麼辦……」

這時,柳如煙的心中有些著急了。而這一刻,她忽然想到了李泉。

忽然,她的目光轉了過去,看向了一旁的李泉,發出求救的目光。

「李泉!你就在哪兒看著嗎?」

當她的目光在看到李泉的時候,卻驚訝的發現。這個時候,李泉就好像一個無事人一樣,站在那裡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瑪德,自已都快要有生命危險了,你卻告訴我,這件事情根本不關你的事情?這是柳如煙此時心中的想法。

李泉張了張嘴,說道:「這件事情好像跟我沒有什麼關係吧?」

聽到李泉的話,柳如煙這時才在心中仔細的想了一想。好像他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自已和他並沒有什麼關係,這件事情說到底是自已和張權的個人恩怨!

「混蛋!」柳如煙想到這裡的時候,她銀牙緊咬,沒有在看向李泉,而是把目光重新轉到了張權的身上,說道:「張權,你說是我毀了你,那你究竟想要什麼?你說出來,我能夠滿足你的,我一定滿足你!」

聽到此話,本來打算要柳如煙小命的張權,忽然在中途停了下來。他抬起頭看向了柳如煙,說道:「我要得很簡單!」

在聽到張權此話的時候,柳如煙的心情忽然緊繃了起來。

下一刻,就聽見張權的那雙熾熱一般的目光放在了柳如煙的身上。

隨後,張權的嘴唇微微張了張,說出了自已的要求。

「我要你做我老婆!」

「什麼?」聽到張權這話,柳如煙的眼睛瞪的老大了。

雖然,她早就已經猜想到張權會提出這個要求。可是現在在親自聽到這些話時,她的心裏面還是有那麼一絲緊張的。

想都沒有想一下,柳如煙就直接開口拒絕說道:「張權你這是在做夢!我柳如煙這輩子就算不嫁人,也不會嫁給你這種人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這時,柳如煙的目光再次看向了李泉。她的目光一閃,心中忽然想到了什麼。於是張了張嘴,說道:「我可以嫁給你,不過你首先要徵詢他的意見才行!」

聽到此話,張權也是一臉懵逼。問道:「為什麼?」

柳如煙道:「因為我現在已經是他的女朋友了,你說為什麼?」

聽到柳如煙的話后,本來一副無關緊要的李泉泉突然就懵逼了。

什麼?自已的女朋友?他怎麼不知道自已什麼時候多出來了一個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