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劉子龍!是發現什麼了嗎?」

「有可能,這些惡鬼的衍生途徑就是這個游泳池,所以並不存在泰山府,派過來一些惡靈的說法。」

我仔細的想了想,接着將自己的分析,全部都說了出來。

「如果就是為了挑撥地獄和泰山府之間的關係,那這群惡靈算是做的不錯。」

我說道:「從邪惡之地誕生出可怕的鬼魂和亡靈,專門吞噬這些陽間的人。」

。 楊萱聽了顧啟明的話,有些愕然。

接著,閃靈開口也介紹起來:「你好,我叫閃靈,今年20歲,是啟明的女朋友。」她說到這,眼睛瞟著南錦紅,很是得意地一笑:「是她的小舅媽。」

南錦紅接著無奈地又翻了一個白眼。

而楊萱徹底驚呆了,她側目看著南錦紅,尷尬地一笑:「你的家庭關係有點不尋常。」

「誒,還沒有問這位美女怎麼稱呼啊?」顧啟明問道。

「美女?」閃靈扭頭瞪著顧啟明,故意一臉嬌嗔:「她比我還美嗎?」

「誒呦,不過是一個稱呼,你吃什麼醋嘛。」顧啟明搭上閃靈的肩頭,將她摟進懷裡。

「總之,當著我的面,不可以叫其他女人美女。」閃靈撅著嘴,繼續嬌嗔。

「好好,老婆大人說什麼就是什麼。」顧啟明很識趣地哄著。

「我餓了。」閃靈嘴角露出一抹嬌笑。

顧啟明對著她做了一個「OK」的手勢,然後對著南錦紅大聲吩咐道:「喂,聽見沒有,你小舅媽肚子餓了,快去做飯。」

「哦。」南錦紅悶悶應了一句,轉身走進廚房。

一瞬間,楊萱突然有點同情起南錦紅。

「誒,你隨便坐。」顧啟明指了指沙發,接著問:「你怎麼稱呼?」

「我叫楊萱。」楊萱在沙發上坐下,一邊環顧著四周,一邊問道:「兩居室的房子,住幾個人啊?」

「我們三個。」顧啟明回道。

楊萱將目光轉向廚房:「她男朋友不住在這?」

「誰?她男朋友?」閃靈捂著嘴輕聲笑起來。

「怎麼?她都30歲了,我問一下她的男朋友,有什麼好笑的?」楊萱瞟了一眼閃靈。

閃靈收起笑容,對著楊萱做了一個「一拍兩散」的動作。

「沒有?」楊萱不確信地問道。

「唉——」顧啟明嘆了一口氣,裝出一副很痛心惋惜的樣子,說道:「我這個外甥女啊,真是讓我這個小舅舅操碎了心,都30歲的人了,愣是還待字閨中。這待字閨中也就算了,還沒有一個男朋友,孤苦無依的一個人,真是太可憐了。」

楊萱聽著這最後一句話,越聽越不是味兒。她也一直是單身,也總是被那些所謂的長輩催著交男朋友。此時聽到有人這麼說南錦紅,不禁感同身受。

她白了顧啟明一眼,沒好氣地反問道:「誰說沒有男朋友就很可憐了?一個人有一個人的自由和快樂。」

「她自由快樂了,我就沒有自由快樂了。」顧啟明撇撇嘴,略帶埋怨地說道:「你也看到了,這裡就兩居室。我和我的寶貝兒兩個人住,那是甜甜蜜蜜,多一個她,就好比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湯,你懂嗎?」

「你這人怎麼說話呢。」楊萱氣憤地從沙發上一躍而起:「你是她舅舅嗎?怎麼用老鼠屎來形容自己的外甥女?」

「打個比喻,你幹嘛這麼生氣呢。」顧啟明仍用那不屑一顧的語氣說道。

「比喻?你的比喻帶有侮辱性,嚴重侵犯了女性的尊嚴。」

「侵犯了她的尊嚴?我是她舅舅,是她長輩,我想怎麼說她就怎麼說她。」

「你這種人……」

「飯做好了,可以吃了。」南錦紅端著兩碗做好的面走出來。

楊萱三步並作兩步走到她的跟前:「我真不明白,你為什麼要忍受他對你的指手畫腳。我們女人靠自己也能活出精彩的人生。」

「啊?」南錦紅有些茫然地看著她。

「啊什麼啊?」楊萱不滿地一聲大喊:「你必須要獨立,聽著,明天早上七點準時到左隊家上班。」她說完,怒氣沖沖地走向房門。

。「跟女人廝混?還是早朝逗著大臣玩?源頭找到沒有?散佈流言的人抓到了沒有!就知道攔住我,不讓我知道,就是事情解決了?!」

人們怎樣罵他無所謂,但他不能容許他們對他的小姑娘指手畫腳,何況是現在受了這些委屈!

他怎麼忍!

「回王爺,」傅慈頭低的更下了,承受着鳳琰的怒火,他懦聲回道:「皇上那邊,已是猜到是田王爺做的事,但是苦於沒有證據…再者,您跟承王爺不在的這段時間,他拉攏了不少勢力,三……

《吃貨夫人總想燉了我》334該殺的殺 韓利苦澀一笑,雙手顫顫巍巍的拱手一禮,旋即轉身一步一個血色腳印,朝著廣場之外走去。

剛才層層疊疊的劍影之中,若不是唐鷹最後收手,他怕是就不能完完整整的活下來。

擔任裁判的風雷閣長老,見勝負已分,於是高聲道:

「第一戰,唐鷹勝!

下一戰,向流雲對陣張南,入場準備!」

向流雲身著一襲白袍,眉宇之間籠罩著一股勃勃英氣,整個人如槍般筆挺站立,氣勢凌厲如槍。

手掌一握,一把龍紋長槍憑空出現,長槍肆意揮舞,槍尖抖動出一朵漂亮的槍花。

旋即沉聲道:「向流雲,請指教!」

張南面容冷厲,目中透著嗜血的光芒,手中提著一把鬼頭大刀,咧嘴一笑:

「張南,指教不敢當,要是怕死就早點認輸。」

話音剛落,二人身上同時爆發出一股強絕的氣勢,一股鋒銳凌厲,一股殺意凌然。

某一刻。

二人同時邁步而出,化作一道殘影,直接朝著對面暴掠而去。

砰!砰!砰!

一連串金鐵交擊之聲響起,轉瞬間二人不知碰撞多少次,掀起陣陣狂風亂舞,迸發出凌厲的氣勁四散而開。

二人交鋒相當激烈,將場外觀戰的觀眾的情緒都是挑動起來,就是這樣熱血沸騰的戰鬥,才更容易讓人興奮上頭。

不過,柳席看的是興緻缺缺,單手托著下巴,甚至還打了個哈欠。

這二人的實力中規中矩,在高階斗皇之中也不是弱者,可惜對柳席而言,就是沒有感興趣的地方。

時間一點點流逝。

場中的交戰趨向激烈,兩人都已經紅了眼睛,渾身氣息略有些紊亂,彷彿下一刻就會分出生死。

張南手中鬼頭大刀之上,驟然黑光大放,猖狂大笑道:

「下一招,決勝負吧,晉級的一定是我。森羅刀影!」

向流雲單手持槍,槍尖直指張南,鬥氣逐漸朝著長槍凝聚,沉聲道:

「今日就是我揚名立萬之時,怎麼可能讓給你!蒼龍破空!」

鬥氣升騰之間,凝聚出一道虛幻龍影,懸浮在向流雲身後,張牙舞爪,威風凜凜。

「給我殺!」

張南猛的揮刀,一道漆黑的,彷彿可以吞沒一切的黑暗刀光,從刀身之上揮灑而去。

向流雲一槍刺出,身後龍影發出一聲高亢的龍吟之聲,旋即直接撲向張南。

刀光橫掃而過,與龍影不相上下,張南見狀,狀若瘋魔,咬破舌頭,一口鮮血噴吐在刀身之上。

「祭刀!殺!」

黑暗刀光幽暗而深邃,霎那間將龍影切的支離破碎,隨即片刻不停,繼續朝著向流雲橫切過去。

一時不察,向流雲直接被刀光劈得倒飛出去,若不是手中長槍稍阻,人都要沒了。

張南的果決,讓黃泉尊者眼前一亮,黃泉閣就欣賞這樣的瘋子,只要培養起來,就是一柄利劍。

『大會結束后,可以試著了解一下情況!』

向流雲暈過去了。

風雷閣長老簡單查看之後做出判斷,高聲道:

「第二戰,張南勝!

下一戰,慕青鸞對陣王塵,入場準備!」

聽到這兩個名字,柳席總算是來了些精神,以這二人的實力,其對決也會更有趣些吧。

場中,暈厥過去的向流雲被抬走,張南臉龐雖然顯得頗為蒼白,不過朝著一旁走去的同時,臉上都是掩飾不住臉上的激動之色。

接下來無論勝負,他都是四方閣試煉大會的前四強,這可是多少人求都求不來的榮耀。

慕青鸞邁著優雅輕快的步子,動作輕盈的走到廣場之中,背著小手,嬌聲道:

「沒想到我們會提前碰上,誰落敗,誰就是這一次四方閣墊底的存在,我可不能輸呢!」

王塵一臉陰冷的望著慕青鸞,手中匕首靈活的在掌心中飛速旋轉,旋即手掌一握,匕首便是乖乖的停在其手中。

黃泉閣不比其他宗門,若是王塵真的輸了,回去之後黃泉尊者可不會輕易放過他。

不會死,但肯定會脫一層皮!

猩紅的舌頭輕輕一舔匕首,王塵臉上露出一抹病態的癲狂之意,陰惻惻的道:

「想打敗我,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我可不知道什麼叫憐香惜玉。」

話音落下,王塵身形一動,化作一道黑色流光,轉瞬間就來到慕青鸞身後,手中匕首閃電般揮出,目標直指脖頸和后腰兩處要害。

匕首輕而易舉的插進慕青鸞的嬌軀,還沒等王塵露出興奮的神情,便是被一抹愕然所取代。

這是……殘影?

旋即,慕青鸞如風鈴般悅耳的嗓音,在王塵身後傳來。

「一言不發就偷襲,還真是夠卑鄙無恥。」

王塵立即轉過身,一眼就看見身穿青衣的俏麗身影,俏臉上帶著不滿之色,正是慕青鸞。

「不愧是風尊者的高徒,速度確實極快,難道你就只會躲嗎?」

王塵神色頗為陰沉,比拼速度慕青鸞確實在他之上。

慕青鸞理所應當的道:

「速度正是我的優勢所在,不合理利用,難道要跟你比拼力量嗎!」

見慕青鸞不上當,王塵也不再隱藏,漆黑色的鬥氣,從其體內暴涌而出,這股鬥氣之強,已經遠超一般巔峰斗皇。

廣場內外都是響起一片艷羨的聲音,此時的王塵,已經可以算是一名准斗宗強者,比之一般的巔峰斗皇還要強得多。

慕青鸞並沒有感到多麼驚訝,突然淡青色的鬥氣暴涌而出,身上的氣勢暴漲,亦是達到准斗宗的存在。

「你果然也到達這個境界了,不過最後勝利的只能是我。蝕骨圓匕舞!」

王塵話音剛落,體表鬥氣那強烈的腐蝕性,直接是令得地面上出現一道長長的溝壑。

此刻的王塵,速度也是比先前快上許多,瞬息之間,便閃現至慕青鸞面前。

兩柄匕首化為無數道黑芒,連空間都被劃出一道道漆黑痕迹,那匕首舞動的弧度極為詭異,竟是想要將慕青鸞騰挪的餘地盡數封鎖。

慕青鸞嬌笑著絲毫不在意,一股氣流環繞在周身,如同風中精靈一般,踩著清風輕而易舉的閃避開來。

王塵不斷的發起攻擊,卻都是差一點點,但就是這一點點,讓王塵始終難以追上慕青鸞。

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糾纏的時間越長,王塵的耐心就越低,時間拖得越久,對他來說,就越是不利。

反觀慕青鸞,最後仍然可以憑藉速度優勢,可以放他的風箏,放到死為止。

想到失敗之後,自己要面對怎樣的結局,王塵心中就越是煩躁,甚至癲狂。

終於,一聲野獸般的怒吼,從王塵喉嚨之中發出,其皮膚表面之下的細小血管,突然爆裂而開,將其染成一個血人。

「黃泉血訣!」

7017k 李清源最終想了個折中的法子,把天使曦一把拋上去,反正如今女子尚能喚出背後那一對雪白長羽,就算自己有失準頭,女子也可自行掠上城頭,而後還未實踐,就被天使曦一把駁回。

從頭到尾一直平平淡淡當然也有些冷冷清清的女子實在被李清源在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上磨耗得沒了耐心,蹙起那對秀氣眉頭,怒道:「我都不怕你怕什麼?動作麻利些!磨磨唧唧的不像個爺們兒!」

李清源那叫一個肝膽照雲,正氣凜然,說我不是爺們兒?那不得給你看看我爺們兒起來到底啥樣?

於是李清源一把扛起女子,猛一踏步出去,一躍飛過三層樓,之後李清源一個兔起鶻落,雙腳猶如一對釘子,釘入城頭城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