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要去做的事情,很危險嗎?」林敏抬起頭問。

章飛羽沒有馬上回話,邁開步伐從林敏的身邊躍過:「可能很危險。」

林敏略微低下頭,在章飛羽打開房門時,轉過身堅定的說:「我不怕。」

站在門邊的章飛羽笑了笑,揮手示意她跟上:「趁現在大戰還沒有爆發,我們抓緊時間行動。」

……

李長安從江濱公園離開后,沒有進比試場而是徑直走回酒店。

已經在淘汰賽出來了,在競選賽開始前,就沒必要去比試場了。

回到房間,見狐靈兒還沒回來,李長安就給狐靈兒發了條短訊,而後就解開衣服跑去洗澡了。

略帶溫意的水流從頭頂淋下,整個人的腦思緒都清晰了,『嘩啦啦』的水流聲充斥在耳邊,好似能幫李長安整理雜亂的思緒似的。

江城那邊暫時不用管,重心放在丹海秦家的新秀大會上,從新秀大會脫穎而出就能接近秦家,從而摸查秦家到底想做什麼。

秦家是絕對有問題的,這點毋庸置疑就是缺少關鍵性的證據,其他的雜七雜八的小證據倒是有。

不過,不能僅憑這點東西,就認定秦家跟三妖族有關聯,得有什麼決定性的證據才行,不然以秦家的地位和勢力,完全可以動用關係將這件事壓下來,除非從開始就將秦家往死里打。

楊林的意思也是如此,他是國家特殊部門的,也肯定掌握著什麼,不然是不會盯上秦家的,就是以目前的情況來看,楊林在秦家的事情上估計要分心了,畢竟還有個國際性的殺手組織出現,作為國家特殊部門的楊林,不可能放著眼前的威脅不去管。

楊林是指望不上了,也不能明目張胆的使用新區的特殊機構,新區作為中立的城市在雙方沒有勝負分明的情況下,是絕對不會向任何一方站隊的,畢竟是主張著人族和妖族和平共處的理念,能不開戰就不開戰。

最終到頭來,只能靠自己了。不過也好,聯手的人若是多了,說不定會打草驚蛇,到時候秦家再去消除證據,那可就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這件事想著是容易,坐起來可是真的難啊!」李長安抬起拳頭,輕輕抵在瓷板磚上,剛碰到瓷板磚就裂了,嚇得李長安趕緊用毛巾擋住瓷板磚的裂痕,隨後匆匆關上水閥裹上浴巾跑出浴室。

跑出浴室,李長安就石化了,站在門外的狐靈兒也愣住了…

房間內的氣氛,瞬間變得微妙起來,雙方的眼神從茫然到驚愕再到羞…

「啊!」狐靈兒最先反應過來,揮手就是一巴掌將李長安抽得原地旋轉三圈半重重的『啪嘰』在地上。

「你幹嘛啊!」李長安聲音顫抖著驚叫出聲,從地板上挪移到牆壁邊滿臉恐懼的盯著狐靈兒。

「我幹嘛?你還好意思說我幹嘛?」狐靈兒輕呵冷笑出聲卻面帶羞紅,抱著雙拳掰動發出『咔咔』的聲音,同時還緩步走向裹著浴巾的李長安,讓李長安充滿不安和來自死亡的威脅…

李長安手不知所措的揮動,瞅著逐漸接近的狐靈兒,臉色充滿了恐慌:「你不要過來啊!」

等等,這好像又不是我的錯啊!我特么就洗了澡出來,被打了就不說了,至於像是犯了錯似的?

「嚯?」狐靈兒輕呵出聲:「你是在說我錯么?」指頭關節發出『咔咔』聲,嚇得李長安的眉頭也跟著跳了兩下:「不怪你怪我啊!」我不洗澡就不見你回來,我一洗澡你就回來:「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盯上我了啊!」說就說了,還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刺激得狐靈兒咬牙切齒的羞澀不已,整隻狐都抓狂了:「李長安!」

重生灼華 「你看,被我說中了吧!」瞅著狐靈兒氣急敗壞的樣子,李長安輕嘆了口氣:「這也不怪你,都怪哥太優秀了,人又帥身材又好,唉…」說著,李長安還非常自戀的撐起手臂的肌肉…

瞅著李長安那副賤兮兮的樣子,狐靈兒被氣得喘起了呼吸,臉色也跟著越發的羞紅。

在李長安自認帥氣的撩發動作下,狐靈兒終於忍不住爆發了:「李長安,老娘撕爛你的嘴!」弓起雙手爪子絲毫不顧女孩子的形象,直接朝李長安飛撲而去。

李長安沒想到狐靈兒會撲過來,直接就被狐靈兒撲在浴室中,任由她用雙手捏著臉撕扯… 在李長安不斷的求饒下,狐靈兒終於氣呼呼停下抓弄的雙手:「我跟你講,你再敢這樣,我就…」話還沒說完,就感覺臀間頂到了什麼,茫然的低頭看向李長安,瞬間就明白了什麼…

「啊!」狐靈兒再次驚叫出聲,甩起纖細的手就往李長安臉上抽。

「啪!」清脆的耳光聲在耳邊炸開,側躺在地板的李長安,茫然的看著狐靈兒匆忙跑開的背影。

「我又怎麼啦?!」李長安表示委屈極其委屈!

這妮子是不是腦子有問題啊!不就是洗個澡么?至於連番欺負自己?李長安表示不服氣!

「不服氣你就給我憋著!」

狐靈兒跑出浴室,直接坐在床上面視著窗口,不敢將羞紅的臉色轉向李長安那邊。

「真是個討厭的傢伙!以前怎麼沒發現是這種人呢!」狐靈兒心裡既委屈又羞澀還尷尬,懷疑李長安是故意的。

真是個討厭的傢伙!狐靈兒氣憤的捏緊小粉拳,起身打算再去給李長安一拳,結果剛轉身就愣住了…

「你在幹嘛啊!」狐靈兒驚叫出聲,臉色『唰』的羞紅不止連忙捂上臉轉過身去。

李長安此時已經穿好衣服了:「我也沒做什麼啊!」瞅著激動的狐靈兒有點茫然:「我都穿上衣服了!你還一驚一乍的幹嘛?」

「我一驚一乍?」狐靈兒激動的喊出聲,弓起鋒利的爪子咬牙切齒的威脅道:「你信不信,我衍化出真身咬死你!」

聽聞此言,李長安打了個寒顫,連忙後退兩步使勁搖頭:「不用不用..」

「叮!」鋒利的爪子在陽光的照射下閃著寒芒,狐靈兒冷笑出聲::「怎麼,不來試試?」

「不用了不用了!」瞅著狐靈兒的笑容,李長安心裡咯噔一下,明明是很皮很可愛的淺笑,自己卻覺得是魔鬼在笑…

看見穿上衣服的李長安,狐靈兒腦海中閃過剛才的畫面,頓時有害羞了起來別過臉起冷哼出聲:「下次再有,我就立馬殺了你!」好歹也是狐族的皇女啊!這事兒要是傳出去,可保不準引來什麼非議。

聽著狐靈兒的威脅,李長安抿嘴忍住笑意,輕手輕腳的走到狐靈兒的身後,沖她頭上敏感的狐耳吹了口氣:「可我們現在是夫妻鴨!夫妻之間打情罵俏不是很正常?」

敏感的狐耳被李長安吹上口輕氣,狐靈兒下意識的縮了縮脖子輕吟出聲,臉色瞬間羞紅得彷彿可以滴出汁來,隨即聽到身後的李長安在大笑,狐靈兒的臉色瞬間就冷下來了,張開手爪毫不猶豫轉身就是一掌拍去,李長安沒想到狐靈兒會攻擊自己,也是毫無防備的吃下一掌倒飛而出,砸在牆壁上摔在地上倒抽了好幾口氣。

「是不是玩不起啊!」李長安在地上挺直腰桿,後背隱隱痛楚傳來感覺酸爽至極。

狐靈兒臉色羞紅表情卻是冷著:「現在我們是夫妻身份沒錯。」但也不是讓你為所欲為的理由和借口,若下次你再敢過界,不要怪我爪下不留人!

「我擦!」李長安從地上爬起來,指著狐靈兒說:「你是不是想不負責?!」玩不起就直說啊!

這番話的開玩笑的,避免氣氛尷尬和凝重起來。

狐靈兒被李長安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惹惱了,抓狂的怪叫一聲抄起床上的枕頭就沖向李長安。

狐靈兒那番話是沒有經過考慮就說出來了,說出口的瞬間就後悔了,畢竟狐靈兒的思路被李長安搞得迷離了,他那健碩的身形和厚實的肌肉…呸呸呸,狐靈兒啊你在想什麼啊!你們現在不是真實夫妻,只是合作關係啊!

「就你有枕頭?!」李長安抄起另外個枕頭,直接就跟狐靈兒展開枕頭大戰,絲毫不給身為女性的狐靈兒面子,誰讓她上來就大驚小怪的呢!不給點教訓讓她乖乖聽話,那日後怎麼征服…不對,是怎麼合作呢!

哼!都怪李長安,沒事就喜歡逗自己!狐靈兒表示委屈和害羞,咬牙切齒的同時想把李長安摁在地上!

咦?為什麼要摁在地上呢?狐靈兒想了想,就甩開這個念頭了,等先摁在地上再說其他的!

「看枕頭!」狐靈兒高高的揮起枕頭劈下,李長安側過身避開同時揮起枕頭橫掃過去,狐靈兒腳下錯開後退半步避開從身前劃過的枕頭,捏緊手中的枕頭手臂發力將枕頭從下往上提,直接把沒料到枕頭會從下往上的李長安給砸中。

「哎喲喲!」

枕頭砸在下巴輕輕的完全沒有撞擊感,李長安就怪呼出聲,臉上神情充滿寵溺的戲謔:「你也吃我一招!」捏緊手中的枕頭旋轉起來,猶如手裡劍般甩出去,徑直朝著狐靈兒掠去。

「那我也來!」狐靈兒也不甘示弱,將手中的枕頭也給甩了出去。

兩個枕頭以飛快速度旋轉碰撞,彼此施加的力道被枕頭內的羽絨抵消,無力的掉在地上沒有給對方造成任何危機。

此時雙方的氣氛有點微妙,彼此都是等著對方沒有亂動,所謂敵不動我就不動。

敵若動,我…狐靈兒剛冒起這個念頭,李長安忽然就動了,轉瞬間就抓起枕頭就朝著自己砸來。

「不好!」狐靈兒臉色變了變,面對旋轉著掠來的枕頭,狐靈兒不敢硬接的後退兩步才伸手拽起,就在狐靈兒拿到枕頭冷笑時,李長安已然貼身而至了,狐靈兒嘴角的冷笑瞬間凝固住…

「不好意思,」李長安眯著眼輕笑,揮起枕頭砸在狐靈兒的頭上。

「噗…」輕柔的聲音傳來,狐靈兒頭頂著枕頭委屈巴巴的,李長安看著委屈的狐靈兒,忍不住伸手揪了揪她嘟起的臉蛋:「你瞅瞅你,哎喲,生氣的樣子真可愛。」

「哼,你欺負我!」狐靈兒嘟著嘴委屈巴交的低著頭。

看著狐靈兒這幅樣子,李長安心中充滿了罪惡感,同時也是一臉懵逼,這究竟是在幹嘛啊! 「你是說,秦家的公子秦楚,邀請你參加盛宴?」

李長安側躺在地上,撐著身子滿臉疑惑的看著狐靈兒。

「是的,」狐靈兒抱著枕頭端坐在地板上:「我也不知道什麼盛宴,秦楚只是跟我說將會有場血肉橫飛的盛宴。」他在比試場上物色能夠為他所用的武者。

「難道秦家舉辦新秀大會,就是為了物色能夠為己所用的武者?」李長安疑惑出聲。

「應該不是吧?」狐靈兒也不確定,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件事是秦楚一人所為,不關秦家上下的事情。」

秦楚的這番作為,讓狐靈兒很是懷疑,這分明就是在招兵買馬嘛!在江城的險峻局勢下,居然敢明目張胆的這樣做,八成是跟妖族的事情掛鉤!

李長安的觀點也是如此,不然解釋不清秦楚的作為啊!

狐靈兒卻是搖頭表示:「我本來也是十分懷疑的,」結果再多番暗示和旁敲側問下,並沒有問出什麼以為的事情來。

「你是說,」李長安皺起眉頭:「秦楚跟江城的事情沒有關係?」他只是單純的在物色強大?

「嗯,」狐靈兒凝著臉點頭說道:「秦楚所說的事情,我基本可以肯定,跟江城的事情沒有關聯。」秦家或許在布更大的局。

「布更大的局…」李長安忽然眉頭輕挑,想起楊林盯上的『殘陽組』,這件事好像關聯起來了…

李長安驚做起身:「秦家很有可能跟殘陽組接洽了!」

「殘陽組?」狐靈兒以為自己聽錯了,看到李長安凝重的神情時,才知道自己並沒有聽錯,正是那個臭名昭著的殺手組織:「殘陽組在丹海?!」

「恐怕是的,」李長安跟狐靈兒解釋遇到的事情,也把楊林的事情都給說了。

聽到李長安說的事情,狐靈兒沉吟了片刻,才抬起眼盯著李長安:「這件事非同小可,秦家可能要跟殘陽組聯手,秦楚也在新秀大會上物色武者,就算這件事不牽扯江城,這是件重要的事情!」

殘陽組是出了名的殺人不怕事,就連神通境界的強者都敢斬殺,也是因此才在業界內掀起轟動,成為名噪一時的殺手組織。

現在秦家跟殘陽組聯手,還舉辦新秀大會物色強大武者,即便不是跟妖族有關聯,那也是要做件大事的。怕就怕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畢竟李長安和狐靈兒是跟著線索摸來的…

李長安和狐靈兒都沉默了,皆是皺著眉頭在思考著什麼,忽然狐靈兒似乎決定了什麼:「我們得讓新區介入!」

「不行!」李長安當即拒絕:「新區的立場是保持絕對中立。」不能因為這點小事就讓新區站隊。

「小事?!」狐靈兒瞪起雙眼:「這還叫小事?!」光是殘陽組要跟秦家聯手,就足以威脅到任何可能成為他們目標的城市或者家族了!這還叫小事?那什麼才叫大事啊!

「我們現在沒有證據,」就算殘陽組跟秦家的人同走條路,我們沒有證據也不好做什麼,萬一殘陽組僅僅是路過呢?被我們上來就污衊啥的,把他們逼急了真跟秦家聯手了呢?

「新秀大會才剛過預選淘汰賽,很多事情都還說不準。」江城那邊也沒有爆發大戰,還有時間還有時間,再等等再等等…

李長安攔住狐靈兒想調動新區勢力的想法,目前手中什麼都還沒有掌握,最好不要亂來。

「靜觀其變,以不變對萬變。」

李長安堅硬的態度,讓狐靈兒嘆息了口氣:「原以為江城就夠亂了,沒想到隔壁的丹海水也很深。」那就隨便吧,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最好祈禱到時再做應對不會太遲。

「算了,這些時間先不管了。」狐靈兒起身將枕頭丟到床上,邁步別過李長安朝著門口走去。

「你要去那?」李長安轉頭疑聲問道。

「修鍊,」欲要關門時,狐靈兒側頭看向李長安:「預選淘汰賽結束,就輪到競選賽開始了,趁這段時間穩固好境界調整好氣息。」可不能在競選賽被刷下去了。

「嗯,知道了。」李長安點頭看著狐靈兒關門離開。

狐靈兒說得沒錯,趁這段時間調整好狀態,以免在比試場上出現力不從心的情況。

話說回來,從妖族突破境界后,就沒有再鞏固境界氣息了,也沒有關注過玉璽的變化…

想到此,李長安跳到床上從懷中掏出巴掌大的玉璽:「從撿到玉璽開始,每突破個境界都會解開相對應的封印從而得到武技功法等獎勵…」也不知道先天境解開的封印是什麼…

冥想時給的神秘引導術,古武時給的武技可以疊加力量越階而戰,先天會不會給靈技呢?!

古武操控的靈氣不多,用肉體力量施展武技,先天凝聚的靈氣是古武的千百倍,足夠凝聚靈氣施展靈技了。

若是這麼想的話,以玉璽的尿性給靈技倒也不是不可能…

光是想想就讓人激動了啊!李長安迫不及待的釋放出靈識,緩緩探入玉璽中…

玉璽李長安的手中,陡然綻放開耀眼的光芒,匯聚成到細線光芒射向李長安的額前,李長安對此並沒有避讓,任由光芒射來。

「啵」細不可聞卻又似有若無的輕聲響起,李長安猛然後仰抬起頭看向天花板,瞪大了無神的雙眼。

此時李長安的意識在靈識海中,在他的身前漂浮著團混雜著七彩顏色的煙霧,煙霧在李長安的眼神下逐漸消散,轉化成個如有若無的震撼巨聲:「大徳順天步!」

「嗯?居然不是攻擊型的靈技?」李長安眼中的光芒黯淡了幾分。

玉璽給予的確實是靈技,可惜不是攻擊型的靈技,這讓李長安稍微有點失望了…

靈技是分很多種的,有攻擊型的也有輔助型的也有陣法型等等,並不是指的單一籠統的靈技。

像是李長安此時得到的『大徳順天步』,就是輔助型的靈技。

輔助型顧名思義就是不是攻擊型的靈技,只能給施發者提供輔助,並不會像攻擊型的靈技去攻擊敵人。 「好歹也是個靈技啊!」雖然是輔助型的,不過總好比沒有得好。

李長安收起玉璽,調整好氣息狀態后,把『大徳順天步』給吸收起來。

當吸收完『大徳順天步』,靈技蘊含的信息刻印在腦海中時,李長安當場愣住了…

「這靈技尼瑪是個什麼神仙玩意…」

『大徳順天步』共分為七步,第一步武生門,第二步靈生門,第三步道生門,第四步氣生門,第五步命生門,第六步天生門,第七步則是神羅門,每步都能疊加力量和氣息,疊加到第七步能獲強大的力量,至於有多強大就看使用者的基礎力量。

別以為『大徳順天步』是靈技就小看,『大徳順天步』是能夠隨著使用者的成長而成長的。

就比如李長安達到神通境界了,也是能夠使用『大徳順天步』來提升力量氣息的。

如先天境一段時,疊加第一步能讓氣息暴漲,無限接近先天初期巔峰,也就是初期三段。

疊加第二步能讓氣息暴漲,暫時擁有先天中期的力量和氣息,也就是中期四段。

疊加第三步能讓氣息暴漲,短暫擁有先天中期巔峰的力量和氣息,也就是中期六段。

疊加第四步能讓氣息暴漲,短暫擁有先天巔峰的力量和氣息,也就是巔峰七段。

疊加第五步能讓氣息暴漲,短暫擁有先天巔峰九段…

疊加第六步…疊加第七步…

李長安被腦海中充斥的信息給震驚了,誰說『大徳順天步』是垃圾輔助來著?趕緊拖出去喂狗啊!

「撿到寶了啊!」李長安此時激動不已,掏出玉璽湊上去就親了好幾口,想起是在地下管道里撿到的,就不由有點反胃…不過不慌!誰讓玉璽這麼給力呢!就知道玉璽不會給垃圾的!

「不過,就是有點可惜了。」按耐住激動的心緒,翻閱起剛才吸收『大徳順天步的』時閃過的刻印:「不管使用者身體素質多強,疊加的力量氣息絕不會超越當前的境界。」

意思就是,先天初期疊加到第七步,只會無限接近先天巔峰九段,絕對不會突破先天境界抵達神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