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明白。」葉初雲忙是點頭說道。對於別人來說,把赤夜國連根拔起。那是痴人說夢。換作是外人。一定會認為李七夜是狂妄無知。

但是,葉初雲在心裏面卻一清二楚,她明白李七夜絕對不是開玩笑,他絕對是說得到做得到!

葉初雲立即前往雷塔,把李七夜的話帶給了赤紫仙他們。

「好大的口氣!」當赤紫仙知到這樣的消息之後,頓時雙止一寒,殺意大起!

就算是赤紫仙身邊的諸位大人物都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他們赤夜國是怎麼樣的存在?一門雙帝。而且兩代掌執血族,號令九界!?在放眼整個南赤地,除了護天教、奇竹山這樣的一門三帝存在之外,其他大教傳承,乃至是同樣的一門雙帝,都不敢對他們赤夜國大言不遜。

今天李七夜一個無名小輩,竟然敢大放厥詞,竟然言把他們赤夜國連根拔起,這樣的威脅莫說是他們赤夜國,就算是一般的大教傳承也咽不下這口氣。

「正好。我正愁找不到殺害太上長老的兇手呢!」此時,赤紫仙臉色一冷。森然地說道:「現在倒好,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獄無門偏要闖進來!」

「殿下,把李七夜一同押回去,召天下人審判,讓天下知道與我們赤夜國為敵的下場!」赤紫仙身邊的一位大賢說道。

「何需那麼麻煩,明日就在這聖城審判!」另一個大賢建議說道:「眼下,聖城諸賢聚集,是審判兇手的最好時機!」

「好,那就明天,放出風聲去,讓李七夜上門跪著認罪,或者饒他不死!」赤紫仙冷冷地說道。她也不想夜長夢多,快刀斬亂麻,就借著明天,當眾判了李七夜與司圓圓,這不止是助長赤夜國的神威,也樹立她自己的威嚴,讓世人知道,她這位赤夜國的未來掌權人,乃是生死奪予!

「李七夜聽好了!」就在當夜,赤夜國的強者為赤紫仙放出風聲,說道:「你勾引赤夜國弟子,殘害赤夜國太上長老,萬死莫贖。我們殿下有令,明日你跪於雷塔門外請罪,我們殿下或可斟酌饒恕你!否則,請判你死刑。休想試嘗逃走,否則,天下無你立足之地!」

赤紫仙有意樹立自己的威嚴,欲在天下面前審判李七夜,所以,她讓赤夜國弟子把動靜弄得很大,弄得整個聖城都知道。

本來因為林天帝的出現,大家都把李七夜這樁事情給淡下來了。現在赤夜國突然放出這樣的風聲,這件事情又再一次進入了大家的視野,聖城又是一下子熱鬧起來!

在此之前,在南赤地,說實在,只怕沒有幾個人知道李七夜是何方神聖,現在這一件事情又是再一次進入了大家的視野,不少人談論起了李七夜。

「把赤夜國的太上長老陷害入龍台巨洞中,這小子膽子未免太多了吧。」有人不由喃喃地說道。

有一些知道內情的人就說道:「這小子有靠山呀,聽說他與葉宗主雙飛雙宿,背靠清蓮宗,牛氣的很,他不止是把赤夜國太上長老陷害掉進龍台巨洞,而且還把純血宗的快劍侯扔入巨洞!」

「哼,就算有清蓮宗作靠山也不行,一口把把赤夜國和純血宗給得罪了,那就是等於得罪了我們整個血族,哼,從此之後,南赤地沒有他立足之地,就算赤夜國會饒他一命,也會讓他生不如死!」有血族的弟子冷笑地說道。

對於赤紫仙的有意挑釁,李七夜也是毫不給情面,也在當夜放出話來:「明日太陽升起之前,把司圓圓絲毫不損送回來,還有就是赤夜國傳人赤紫仙跪在我門外認錯,我就饒恕赤夜國!」

這話一出,整個聖城都為之傻眼了,沒有人會想到李七夜會以如此囂張的態度反應赤夜國,這簡直就是囂張得一塌糊塗!

誰有會想到一個無名小輩敢如此囂張地對赤夜國叫陣,這樣的事情完全出於很多人的意料,很多人都傻了。

「這小子是得了失心瘋了嗎?竟然說要讓赤紫仙跪在門外認錯,竟然敢口出狂言說要滅了赤夜國。他以為自己是誰呀,是林天帝,還是姬空無敵!」有人不由喃喃地說道。

「嘿,就算林天帝都不敢如此口出狂言!」血族的弟子冷笑地說道:「姓李的以為自己攀上清蓮宗就真的是傲視天下了嗎?明天就讓他看一看我們血族的強大!」

「這種無知小兒,實在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在聖城,就算老一輩都覺得李七夜這話太狂了,簡直就是讓天下人看笑活。

「也好,明天就等著看這小子的笑話!」血族的人一向團結,有血族的強者笑著說道:「就算是清蓮宗也庇護不了他。赤夜國一發威,到時候讓南赤地的人族見識見識我們血族的強大也好。」

家人車禍,更新有可能不穩定,請諒解。(未完待續。。) 血族一向來都團結,現在李七夜如此大言厥言挑釁赤夜國,這讓聖城中的許多血族弟子都嘲笑起來,打算明天看李七夜的笑話。

至於人族修士,很多是面面相覷,在他們看來,李七夜如此的挑釁赤夜國,實在是不知天高地厚,連林天帝都不敢口出狂言說要把赤夜國連根拔起,更別談一個無名小輩了!

「很好,不知死活的東西,就算你再強大,敢與赤夜國為敵,也是死路一條。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闖進來。赤夜國殺了你,這正好省了我功夫。」聽到李七夜跟赤夜國叫囂之時,最想除李七夜而後快的赤天宇不由冷笑一聲,心裏面鬆了一口氣,暗暗得意!

沒有人比赤天宇更想除李七夜而後快了,除了李七夜,就是剷除掉他最大的情人,拔去了眼中釘,而且,現在是赤夜國出手要剷除李七夜,這對於赤天宇來說,如此的好事情,這怎麼不讓他高興呢!

居住在聖城的半月公主聽到這樣的消息,也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當然,她並不是為李七夜而可惜,事實上,她根本不在乎李七夜的生死,只不過,李七夜若是死了,那麼,赤天宇對葉初雲就不會死心。

「這個李七夜,在龍台的表現可謂是驚才絕艷,大大讓我吃驚,沒有想到,他竟然自大到這種地步,這實在是太狂妄無知了。就算他是大賢,也沒有實力動搖赤夜國,這是他自尋死路。」半月公主不由輕輕搖了搖頭。說道:「實在可惜。我還以為他能迎娶葉初雲!」

作為血族最有天賦的天才。承天王聽到李七夜挑釁赤夜國的話,他是置之一笑,說道:「這小子,實在不知天高地厚,赤夜國的強大,不是他所能想象的。」

不過,當承天王聽到一個消息之後,他整個人頓時心情不好起來。

血魔族的一位老祖終於從血祖始地趕回來了。他來到聖城之後,立即與承天王會合。

「老祖,血祖始地的諸位老祖是不是已經同意我回始地修行了?」一見到老祖,承天王立即來精神了,說道。

雖然說,血族的弟子都可以去血祖始地修練,但是,這只是呆在血祖始地修練而己。真正得到血祖始地承認的回歸,那就不一樣了,這種回歸血祖始地的修練。那是得到血祖始地最古老的老祖指點,而且還能有機會觀摩與修練血族最古老的起源功法!

傳說。血祖始地還碩存有極為古老的老祖,一直塵封在血祖始地最深處。而且,還傳言說,當年的赤夜仙帝和塵血仙帝都是得到了這種極為古老的老祖傳道點拔!

對於血族的天才來說,如果能回歸血祖始地修練,能得到古老的老祖指點,那就意味著在這一世你有掌執血族大權、號令九界血族的機會!

這樣的事情對於無數血族天才來說,那是夢寐以求的事情!就算是成不了仙帝,但是,號令九界血族,那也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只怕沒希望——」血魔族的老祖神態黯然,輕輕地搖了搖頭。

聽到這樣的消息,承天王不敢相信,說道:「老祖,這,這怎麼可能?上次我去血祖始地之時,諸位古祖對我評價都是極好!」,

在此之前,承天王曾經去過血祖始地,拜見了血族始地的古祖。而血祖始地的古祖對於承天王的血統和天賦都有很高的評價。

正是因為如此,承天王也是信心十足,他自認為自己能回歸血祖始地修練,所以,外人都認為承天王有機會像當年的赤夜仙帝他們那樣掌執血族!

老祖苦笑了一下,說道:「沒錯,上次血祖始地的諸位古祖對你的確是很好,但是,這一次,只怕血祖始地有所變化,以致對於你的再一次評估暫時取消。」

「有所變化?」承天王不是十分理解,說道:「老祖所說的變化指的是什麼呢?難道血祖始地還有其他人選不成?」

承天王難於相信這樣的事情,在當今血族之中,年輕一輩不論是血統還是天賦,承天王都有絕對的信心!

承天王他身上流淌著血魔族最高貴的皇族血統,祖上曾經是仙帝,而且,他的天賦在當今血族年輕一輩無人能比。

不論是赤夜國的赤紫仙,還是大手印古院的白劍,在承天王看來,都無法對他構成威脅,除了他,還有誰更適合回血始祖地修練,未來還有誰比他更配掌執血族?

「這個,我也不好向古祖打聽。」老祖沉吟了一下,說道:「但是,在血始祖地我倒聽到了一些風聲,聽說,血祖始地有了人選,有可能,這個人未來掌執血族。」

「不可能!」承天王聽到這樣的話,不敢相信,吃驚地說道:「是誰?誰人能掌執血族?如果血祖始地的人不出來掌執血族,南赤地乃至整個人皇界,年輕一輩論血統,論天賦,誰能及我?」

這並非是承天王自大,他的確是有這個資格,甚至可以說,他連赤紫仙和白劍都不放在眼中,更別談他人了。

而且,一直以來,血祖始地不會直接管理九界龐大的血族,他們多數時候只會間接地號令天下血族。

「具體上邊也沒有透露。」老祖沉吟地說道:「我是花費了不少的手段才打聽到一些,聽說,這個人叫李七夜,具體來歷不明。」

「李七夜——」聽到這個名字,承天王頓時覺得不可思議,雙眼睜得大大的,說道:「現在就在聖城的那個李七夜!」

「這個小子我就不認識了。」老祖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我也只是打聽到一點而己,聽說這個小子不止是去了血祖始地,聽說,他還很有可能是進了血池。」

「什麼,進了血池!」聽到這話,承天王臉色頓時臉色大變,作為血魔族的掌舵傳人,他當然知道進入血池是意味著什麼。

如果進入了血池,這就是魚躍龍門,未來就算是不可能掌執血族,那麼,也會受到血祖始地的重要,那可是萬人之上的地位!

承天王不敢相信,喃喃地說道:「這個李七夜不是人族嗎?他怎麼可能進入血池,這怎麼可能成為血族的執權人?」

「暫時而言,一切不知道。」這位老祖只能是搖了搖頭,說道:「關於你的事情,古祖也沒有說什麼,也沒有否認,也沒有肯定,只是暫時停止了你的評估,或者還是有機會重啟評估的時候。」

一時之間,承天王沉默起來,甚至可以說,他的臉色是難看起來。

對於這一次他可以說是信心滿滿,他絕對是能回歸血祖始地修練,甚至他連風聲地放出去了,他回歸血祖始地修練,未來必掌執血族!

但是,現在半路殺出一個程咬金,這讓他的一切都泡湯了,這讓他的美夢都破碎了!

「李七夜!」此時,承天王雙目露出了可怕的殺機。在此之前,他跟李七夜無冤無仇,甚至他沒把李七夜這樣的一號人物放在心上。

就算是當李七夜囂張地挑釁赤夜國的時候,承天王也只是置之一笑,不當一回事,只當是李七夜狂妄無知而己。

但是,現在一下子變得不一樣了,雖然他沒見過李七夜,但他已經把李七夜當作是敵人了,是你死我活的敵人。

在這個時候,承天王希望李七夜死去!最好是死於赤夜國手中!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血祖始地就會重啟對他的評估,到時候,以他的血統,以他的天賦,絕對能回歸血祖始地修練,甚至有可能掌執血族!

對於血族的強者來說,特別是天才級別的強者,誰不想回歸血祖始地,誰不想掌執血族?誰不想號令九界血族?這是無上的榮耀,除了仙帝之外,沒有什麼比這個更為榮耀的事情了。

「李七夜,必死!」此時,承天王雙目露出了冷冷的殺機。在這個時候他對從來沒見過面的李七夜動了殺心,李七夜擋了他的道路,所以,李七夜必死!

李七夜挑釁赤夜國,在聖城中很多人聽到李七夜囂張挑釁李七夜的話,都是不看好李七夜,或者是冷嘲熱諷。

但是,有一個人是例外,這個人便是大手印古院的傳人白劍!

聽到李七夜囂張無比挑釁赤夜國之後,白劍喃喃地說道:「果然是他,多少年過去了,他還是這麼囂張,還是那麼霸氣!」

現在,白劍已經猜到了李七夜是誰了!與其他人不同,白劍在年輕的時候曾經遊歷過中大域、東百城,雖然,在那個時候他並沒有見過李七夜,但是,卻聽過李七夜的威名。

後來,傳說李七夜死了之後,他的聲名消散而去,就算是中大域、東百城的人都漸漸把他淡忘。

這一次,當李七夜出現在南赤地的時候,這讓白劍猜到了李七夜的來歷。

「當年的狂人呀,走到哪裡都是橫掃。」白劍露出了笑容,說道:「這一次有好戲看了,就不知道赤夜國能不能撐得住,可千萬別像當年的虎嘯宗那樣被滅掉。」(未完待續。。) 第二天,太陽緩緩升起,不管是什麼時候,聖城都不會變,都依然是古樸,依然是莊嚴,依然是充滿了神秘。

在這一天,當太陽升起的時候,很多人都是翹首以盼,一雙雙眼睛都關注著赤紫仙與李七夜的一舉一動,大家都想知道這一場風波將會如何收場。

當然,在多數人看來,李七夜如此挑釁赤夜國,那是自尋死路,他們只不過是想看一看李七夜是怎麼樣的一個死法而己。

也有人族是希望李七夜能來一個逆襲,打壓一下血族的氣焰。對於南赤地的人族來說,這些年以來,護天教不出世,奇竹山低調,這使得血族的氣焰高漲,人族作為南赤地最強大的種族,在今天似乎都受到了血族的打壓!

當然,在這一天早上,赤紫仙並沒有把司圓圓送回來,赤紫仙也並沒有跪在李七夜的門外認罪。

所以,當太陽升起的時候,李七夜是親自去一趟雷塔,葉初雲也跟隨在他的身後。

當李七夜踏出小院的時候,就已經有無數的目光注視著他的一舉一動了。

其中有不少人,特別是年輕一輩的男修士看到葉初雲是那般的嬌順地跟在李七夜身後,這讓他們心裏面特別的不是滋味,特別的不爽。

「哼,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了,真不明白葉宗主乃是一代宗師,會看上這個人族小輩什麼?」有一些血族的年輕一代強者,特別是愛慕葉初雲的人,心裏面特別的不是滋味。

在很多人看來。李七夜根本就是配不上葉初雲。論出身。沒有出身,論相貌沒有相貌,沒實力也不見得能有多強大。

「嘿,就讓他得瑟吧,他是得瑟不了多久了,與赤夜國為敵,葉宗主也一樣庇護不了他,死路一條。」有人冷笑了一聲。心裏面巴不得李七夜慘死在赤紫仙他們的手中。

赤夜國在聖城的分舵是建在了聖城內最好的地方,整個分舵以傍著雷塔而建,遠遠看去,讓它是分舵,不如說它是一個小城堡更為適合恰當。

雷塔,高萬丈,直入雲霄,整座雷塔乃是聖城最高的建築之一!雷塔古樸,整座塔八角,古樸無華。不知道是以何種材質所建,整座雷塔看起來泛著古色。

在雷塔最頂端。隱隱間能見電弧一掠而過,似有似無,好像那地方是雷澤一樣,似乎,在那裡是風暴的中心!

有傳說認為,雷塔曾經是雷神居住過的地方,也有傳說認為,雷塔乃是直通聖城地下的雷脈,與天穹相通……

不管如此,雷塔是十分的珍貴,它與虎丘龍台齊名。這樣的一個地方,當年赤夜仙帝也是用了天價才從古世家手中買下來。

經歷了赤夜國一代又一代的經歷,赤夜國在聖城中建立了龐大的分壇,以雷塔為中心,向四周擴張,這使得整個分舵看起來就像是一座巨大的城堡。

在聖城這樣寸土寸金的地方,赤夜國擁有這樣的分舵,這足夠見證赤夜國的實力是何等的強大。

「軋——軋——軋——」當李七夜來到分舵的時候,那兩扇緊閉的巨大鐵門緩緩打開,鐵門打開之後,守在門口的赤夜國弟子也未攔李七夜,任由李七夜進來。

「正面接觸要來了。」見到這樣的一幕,有不少修士強者也跟隨在後面走進了赤夜國的分舵,想看一看熱鬧,也有人是遠遠觀望,不想被殃及池魚。

在分舵之內,校場廣場,此時,赤夜國的強者左右排開,血氣如虹,氣勢奪人!在校場四周的屋檐下,此時已經有不少血族各門各派的強者坐在那裡等候著了。如赤天宇之流的年輕一輩天才也都在場,毫無疑問,赤紫仙邀請了不少血族的強者來觀看這一場審判。

跟著李七夜後面進來的諸多修士強者看到竟然已經有這麼多血族的大人物都前來觀看這樣的一場審判,他們都不由暗暗抽了一口冷氣,看來這一次赤紫仙是想玩大的了。

大家都知道,像這樣的審判,這樣的事情,不應該說是大張旗鼓,而赤紫仙卻如此的勞師動眾,這讓大家都嗅到了不一樣的東西。

「看來赤紫仙要當赤夜國的皇主了,她是要立下神威,不容人挑釁。」有人隱隱猜到了什麼,不由喃喃地說道。

李七夜目光只是掃了一眼,目光落在司圓圓的身上,在另一端,司圓圓被押鎖在那裡,身上戴著枷鎖,宛如犯人一樣。

雖然司圓圓身上戴著枷鎖,但是,她還能從容以對,並沒有悲傷,就算她今天是遇到什麼不測了,她也死得鎮定,不會哭泣,不會求饒。

雖然司圓圓不是什麼名震天下的人物,但是,她卻有著那一份難得的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