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神族能出此等天驕,是我族之福!」夏煜道。

另一邊,蕩寇樺聖一臉驚訝地望着秦楓,旋即開懷笑道:「果真了不起,連續渡劫,古來罕見!能由此等人物統領,絕不辱沒我等了。」

一旁的海皇天聖被徹底驚住了,望向秦楓的目光徹底改變,他不再傲慢,不再輕視,對於秦楓從心底產生了一絲佩服。

。 察猜死的很突然,葉寒萬萬沒有預料到這個結果。

他當機立斷,做出應急反應,吩咐手底下的人,堅守崗位,好讓T國的局勢不會瞬間失控。

隨後他飛快的撥通屠夫的電話。

「爺爺,差猜死了。對不起,都是我的失職。」葉寒自責道。

「我知道了,但這不是你的錯。」

屠夫出人意料的,並沒有指責葉寒的過錯,而是說道:「仔細想來,這件事十分蹊蹺!」

「我派了花間小和田保護察猜。而且察猜身邊高手眾多,沒有兩個修真境的武者,是不可能刺殺成功的。」葉寒皺眉道。

他說這些並不是在為自己開脫,畢竟察猜死了,就是自己的責任。

不過一碼歸一碼,察猜能在高手保護下死了,說明其中還有不為人知的原因。

屠夫想了一會兒后說道:「你先跟察曼過去看看,察猜究竟是何死因,然後再告訴我。」

「好!」葉寒答應道。

雖然這件事對於察曼公主來說是個極大的打擊,但是為了能夠儘早找出兇手,葉寒還是用太乙神針將她喚醒,並且穩定她的情緒。

察曼公主人雖然醒過來,情緒也基本穩定,但是還是無法從哥哥的死中回過神來。

葉寒帶她上車,讓她先穩一穩。

同行的還有顧家姐妹跟望月若香。

由於不知道對手是何人,聚集更多的高手是必不可少的。

等到他們來到王宮,此時王宮已經成了一個巨大的靈堂。

一群僧人,按照T國習俗,對已死的察猜進行超度。

察曼公主再度情緒崩潰,撲到察猜的靈床前哭泣。

老爺子老淚縱橫,整個人也是接近崩潰狀態。

王室成員基本上都來了。

除了幾個王妃哭成淚人,其他人都是在心中暗自高興。

不管察猜是因為什麼原因死的,他沒有子嗣,對於他們而言,誰都有機會繼承王位。

尤其是別杜。

別人好歹裝一下,他倒好,不笑就是他對察猜最後的仁慈。

此刻,他已經在想自己登基的事情。

葉寒快速掃視一圈,觀察眾生相,想要從其中觀察他們臉上的變化。

不過令他意外的是,這些人流露出來的,都是他們最為正常的表情。

除非這個人是表情管理大師,要不然,他們做不到如此平靜。

因此葉寒想要從他們表情上,就看出誰是這件事的幕後主使,顯然是行不通的。

此時老爺子對葉寒說道:「在這裏你最為有經驗,你給看看察猜到底是死在誰手裏。」

「寒哥哥,你一定要找出兇手,替我哥哥報仇!」察曼公主無比激動的說道。

「我盡全力!」葉寒發誓道。

他掀開白布,看着察猜冰冷的屍體。

說實在的,他也有些無法接受。

這段時間相處下來,他對察猜也感覺不錯。

早些時候,他們還在談論如何治,國,如何鍛煉養生。

五個小時沒到,察猜就死了。

而且還是在他眼皮底下殺的人,葉寒心中壓着一股怒火。

花間小和田此時來到葉寒身邊,同樣自責道:「我沒有保護好他!」

「事發的時候,你在做什麼?」葉寒問道。

「守在門外。」花間小和田說道,「外面沒有任何異常。」

「那是誰發現他死了?」葉寒又問道。

「我。」花間小和田說道,「通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我知道他有夜讀的習慣。通常會讀半個小時到一個半小時。但是今天兩個小時他都沒有從書房出來,我本能的推門進去。」

花間小和田想着,就算是進去無事發生,以察猜的性格不會怪罪他,甚至會誇獎他認真負責。

可結果卻是,花間小和田推門進去,人就已經死了。

察猜是安靜的趴在書桌上死的,死因是被人用帶毒的銀針扎入動脈,毒發而亡。

葉寒也通過檢查察猜的屍體,印證了花間小和田所說。

針孔是在脖子位置,不是很隱蔽。

換句話說,對手敢殺人,就不怕被人發現手法。

葉寒通過觀察察猜死狀,發現這種毒,會讓人暫時昏迷,然後再慢慢毒死。

這也就給了他逃跑的時間。

此時,很多種暗殺手法,從葉寒的腦子裏過了一遍。

對手有可能一開始就藏在書房,等待着下手時機。

成功后他也沒有逃跑,而是躲起來。

等花間小和田進去,發現察猜死了,必定會第一時間通知葉寒這邊的人,其次是保鏢們。

可能殺手趁亂逃跑也不一定。

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殺手是通過密道進入書房。

要不然他也不需要用這種,被人發現可以救活的毒藥殺人,目的就是給自己提前逃跑的時間。

「搜索書房!」葉寒下令道。

他覺得第二種的可能性更大,不然無法說通,對手為何選擇這種毒藥殺人。

對書房的調查,從眾人得知察猜死因就已經開始。

只可惜察猜極為注重自己的私隱,因此並沒有在書房安裝監控。

書房幾乎能找的地方都被找了一遍。

葉寒覺得他們方法不對!

人都死了,死因明確,就沒有必要保留現場證據。

東西全部搬出來再找!

在葉寒的指揮下,他們開始第二輪翻找。

察曼也加入其中。

葉寒本想讓她冷靜,但想想人家最親密的人死了,心情可以理解。

很快,書房裏的東西全部被搬出來。

眾人隨後開始撬地板。

終於在半個小時后,眾人在廁所發現了端倪!

他們發現洗手池旁邊的地磚,是可以掀開的。

地面是一條通道,足以讓一個成年人通過。

而且這條通道在很久以前就在了。

通道一直通往水房的下水道。

水房因為是王室飲用,所以外面也是重兵把守,但是誰都沒想到,下水道是可以互通的。

這也是一個疏忽!

現在追究誰的責任,已經於事無補。

因為這樣的下水道,入口起碼有幾十個。

兇手可以從任意一個進去,通過水房,來到書房廁所,對察猜進行暗殺。

「把下水道的每個入口排查一遍,應該可以找到是從哪個入口下去的。」此時一人提議道。

葉寒點頭讓他去辦,但是這也只是知道兇手是從哪裏下去,對結果沒有太大的幫助。

「寒哥,我倒是有一個辦法。」顧艷此時說道。。。 上午上課時還好好的,吃完午飯,突然不對勁了。

四姐渾身抽搐,嘴唇發青,眼睛發直,嘴裏不停地說「離我遠點」。

孟津妍和幾個同學扶著四姐去學校衛生院看了一下,大夫給聽了聽,測了測,說是她受風寒,趕上月信,引起精神緊張,其實沒什麼大事兒。

大夫便給開了點安定葯,就讓她們離開了。

到了晚上,四姐還是不見好,而且精神越來越異常了,獃獃地站在寢室窗口,不斷地往樓下看,樣子很詭異,對寢室里的同學非打即罵,只是對孟津妍還算好。

寢室同學嚇得不行,想搬到別的寢室去住。班主任不同意,囑咐寢室的同學晚上輪流值班看護她,防止她跳樓。

這下子,全寢室都有點亂了。

孟津妍想:反正今晚也沒法睡覺了,不如把張凡叫來,也許張凡有點辦法呢。

想到這裏,便給張凡打了個電話。

張凡正在天健公司那邊忙事,聽說孟津妍的同學得了怪病,放下手裏的工作,直接趕了過來。

到達女生宿舍樓下時,看見孟津妍正在那兒站着等他。

孟津妍見張凡從大奔里出來,心中一陣激動,她衝上前幾步,想來個電影里的男女飛奔相擁的鏡頭,忽然意識到有人看着她呢,便猛然打住腳步,沖張凡吼道:

「你倒是不來呀!有能耐你不來!」

張凡明白,這是女生必要的「表現」。

他便順手推舟,給她搭台唱戲,假裝「罪過不小」地傻笑着:「你借我個膽兒,我也不敢不來呀!孟千金的事……」

孟津妍忙擺手走近前,小聲問道:「行了行了,我問你,你是怎麼擺脫你媳婦的?」

「擺脫?這叫什麼話。我來去自如呀。」張凡訕訕地笑。

「別跟我裝大瓣蒜了!她纏你纏得那麼緊,我都替你累!也不知哪輩子欠下她的,你這輩子當牛做馬還她的債!哼!」

孟津妍實在是太鬱悶了,噼噼啪啪,把心裏的話一吐為快!

聽着這親昵的責備,張凡簡直無話可說,心裏感動,喃喃了一會,笑道:「她文化水平低,長得也不好看,沒自信。所以,你沒必要跟她一般見識!」

「什麼什麼?我跟她一般見識?她是誰?我是誰?她配嗎!」

「不配,她不配,行了吧?別生氣了,我不是來給你同學看病的嗎?」

孟津妍見張凡露出可憐相,頗覺出氣,微微一笑,掏出一塊糖,塞到張凡嘴裏:「嘗嘗,這是朋友從楓國寄來的楓糖。」

張凡一嚼,入口焦香,還不錯,便笑道:「打一巴掌給個甜棗兒吃!」

孟津妍莞爾一笑,相當牛逼地道:「有多少男生巴結我,數都數不過來。我正眼不瞅他們。哪天我高興了,打他們一巴掌,他們就算過年了!」

兩人走進宿舍樓,直接被宿舍房管大媽給擋住了。

「女生宿舍,男士一律不準進入!」大媽一聲斷喝,音量極大。

大媽長得高大胖蠢,特像電視劇里的慎刑司女獄卒,很兇惡的樣子。

張凡把行醫資格證拿給大媽看,陪着笑:「大媽,我是來給305的一個女同學看病的!你看,這是省里頒發的特別行醫資格證。」

「啪!」大媽正眼不看一眼,一揮手,把證件打到一邊,不耐煩地道:「什麼省里市,到我這裏全他媽作廢!」

「大媽!」

「快走快走,再不走的話不客氣了!」

「大媽,你最好了……」孟津妍平時牛逼哄哄的,到了這個地步,也不得低頭陪着笑臉,一口一個大媽,央求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