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殺了你!」

這時,忽然一聲暴喝,打破了周圍的寂靜。

紀家家主見到紀蘆山的右手臂被斬斷了一截,竟直接朝顧銘殺去。

「滾!」

越達怒喝一聲,一拳就將紀家家主這個九品武師給擊飛。

在他面前,還敢殺顧銘?找死嗎!

紀家家主被打了一拳,才醒悟過來。

眼前的人物他惹不起,一個是冰武學院的越達,而一個是天武學院的古星辰。

「越導師,此子手段狠毒,你要為我主持公道啊……」

紀家家主哀怨道。

畢竟,紀蘆山可是越達請上去的,現在紀蘆山手臂斷了一截,這事也有越達一些責任。

「蘆山的事情,稍後我會賠償你紀家的。」 一朵白蓮出牆來 越達淡淡地瞥了紀家家主一眼。

紀家家主聽到這話,心中很是不甘,他知道這次紀家只能認栽了。

越達現在護著顧銘,他根本沒有辦法報仇,更何況還有天武學院的古星辰。

越達打發了紀家家主后,目光重新落在顧銘身上,道:「顧銘,我希望你可以進入冰武學院,我會向院長申請,讓你享受內門弟子的待遇,如何?」

「哼,這種小手段有用嗎?越達,你別忘記了,他的兄長可是加入了我們天武學院。而且你的那些條件,我們天武學院一樣可以開的出來。」天武學院的古星辰冷哼道。

「古星辰,那你說說,你們天武學院開出什麼樣的條件?」越達轉頭看向古星辰。

「我會讓他成為內院弟子,而且給他一份武靈液。」古星辰道。

「什麼,武靈液!」

越達一聽,震驚不已。

這可是個好東西,可以再一次的激發體內的武者之力,可以令這個人的覺醒之力提高數級,這可是萬金難求的好東西。

天武學院,還真是下血本了!

「顧銘,這武者液我雖然沒有,但我可以向學院申請,只要你肯加入我冰武學院,條件好說。」越達立即說道。

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的,顧銘根本插不上嘴。

不過,他早就是做出了決定。

「越導師,你的條件的確很誘惑,但我剛才聽見,你已經把我讓給天武學院?」顧銘忽然眯著眼睛說道。

「咳咳……」

越達被顧銘的話給咽到了,不停的開始咳嗽起來,尷尬地說道:「那個是老夫一時疏忽,差點埋沒了天才,只要你加入我冰武學院,老夫私下裡會對你做出補嘗的。」

這時,于軍忽然湊上前來,道:「導師,他不就是戰鬥力強一些嗎?他的武者之力僅僅才覺醒了三品……」

「閉嘴!」

越達立即怒斥一句,真是不長眼睛的東西,若非於家家主坐在另外一邊,他早就抽過去了。

「于軍,你還記得我剛才說的話嗎,你的手臂,我要了!」顧銘直接無視了越達,冷冷看向于軍。

「你敢?」

于軍瞪大了眼睛,不屑地看著顧銘。

他不相信顧銘敢在這麼多人的面前動手。

「有何不敢?」

顧銘忽然向前一步,那凌厲的氣勢瞬間逼退了于軍。

連一品武師的紀蘆山都被顧銘弄斷了手臂,于軍現在若是和顧銘對上,雙臂都要保不住!

「等等。」

越達忽然打斷道:「顧銘,你和他有什麼過節的話,我可以幫忙,將他開除了都可以!」

「越導師,你捨得開除他嗎?而且因為這麼做的話,恐怕不好吧?」顧銘似笑非笑地說。

「開除一個還未完全入學的弟子,我越達還是有這個許可權的!沒什麼好不好!」

越達說完,便是大聲道:「我宣布,于軍被我冰武學院開除了!」 越達的聲音不小,在場的人全部都聽見了,頓時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竟然還能這麼玩?

于軍的測試資質可以說很好,然而越達竟然為了顧銘開除了他,這臉可丟大了。

這讓於家以後怎麼在南陽城立足。

「越導師,你怎麼能這麼做?」於家家主立即站了起來。

「哼,老夫做事,需要你指指點點嗎?」越達瞥了對方一眼。

這時,顧銘微微一笑,再次說道:「越導師,還有她呢?」

越達順著顧銘的目光看去,落在了紀蘆雪的身上,嚇得後者嬌軀一顫。

「紀蘆雪,也被我冰武學院開除!」越達立即說道。

兩個都是覺醒五品武徒的人,竟然全部都被開除了,這是怎麼回事?

其他人或許不知道,但知情人士明白,紀蘆雪可是越達內定的弟子,現在說開除就開除了?

「導師,不要……」

紀蘆雪此時快要哭出來了。

她的大哥是越達的弟子,原本被內定的她,現在被顧銘橫空插了一腳出來,竟然被開除了。

這種刺激,十六歲少女怎麼能夠承受呢?

「天呀,冰武學院連紀蘆雪都給開除了?我沒聽錯吧?」

「廢話,就算那于軍和紀蘆雪加在一起,都不如顧銘一個人。」

「對,以三品武徒之力,竟然能夠打敗一品武師,可見他的資質是多麼的強大,你們別忘記了,他還是先天武者呢!」

台下的人,又討論了起來。

經人提醒,眾人這才想起來,顧銘可是先天武者,先天武者怎麼可能如此弱呢?

擂台上,顧銘見到紀蘆雪的樣子,心中非常爽。

昨日紀蘆雪還說顧銘進入學院是痴心妄想,現在自己反倒被開除了,怎能用一個爽字來形容呢?

「哈哈,越導師就是爽快。」顧銘頓時放聲大笑。

四聖誅天傳 「至於那紀蘆山,我一回去,就將他從學院除名。 豪門之莫少的掌上妻 顧銘,你覺得如何?」越達笑著說道,他在等待顧銘的回答。

為了招攬顧銘,越達可以說是下了血本,不僅直接開除了新招的學員,而且還把自己曾經的弟子從學院除名,可以說是斷了紀蘆山以及紀家的後路。

「越導師的誠意,我非常感激,不過我顧家人歷來都是進入天武學院的。所以我選擇天武學院,而且我還有兩個族兄弟在那面,我過去也好有個照應。」

顧銘看著越達,微笑而又恭敬地說道,滿臉的歉意。

他的話音落下后,越達直接愣住了。

他感覺自己好像被人給耍了。

「哈哈,歡迎加入天武學院!」古星辰眉頭一挑,頓時大笑。

越達也反應過來,滿臉憤怒地呵斥道:「顧銘,你個混賬東西,敢耍老夫?」

「越導師,這話從何說起?你當眾開除了他們,又不是我讓的,而且一切條件都是你提出來的。而且從始至終,我都沒有說我要加入冰武學院吧?」

顧銘一怔,滿臉無辜地說道。

他的話音一落,已經無比憤怒的越達已經準備沖向顧銘。

古星辰早就料到這一點,以迅雷之勢擋閃身出現在顧銘面前,冷冷的看著越達,說道:「越達,你不會是欺負一個剛覺醒武者之力的小輩?」

「古星辰,真是一出好戲呀,今天我越達認栽了。但是,不要以為這件事就完了,我會你後悔的!」

越達以為古星辰早就知道了這件事,所以他認古星辰和顧銘在演戲,目的就是讓他和冰武學院出醜。

「我們走!」

越達暴喝一聲,帶著其餘人直接離開。

「越導師,慢走!」古星辰喜上眉梢,滿臉堆笑地補了一句。

而此時,紀蘆雪和于軍兩人,心中很不是滋味,根本沒有想到會這樣的結果。

見越達等人離開,他們不知道自己是跟上好,還是不跟上去好,畢竟他們已經被開除了。

「顧銘,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兩人心中不約而同地想道。

然而,此事並沒有完。

「于軍,你記住我的話,你的手臂,暫時先留在你那裡?」

顧銘的聲音,在於軍的背後響起。

顧銘此時不想給顧家引來太大的麻煩,如果他將于軍的手臂斬掉,勢必會將矛盾上升到家族。

不過於軍的那條手臂,他是一定要收的,現在只是暫時借給對方罷了。

聽到此話,于軍的身形一僵,趕緊回到於家的隊伍之中。

……

顧銘選擇加入天武學院,可把古星辰樂壞了,他決定讓顧銘在顧家再待一天時間,然後就前往天武學院。

而古星辰已經忍不住想要將這個消息帶回天武學院了。

此時,在顧家中。

「顧銘,去了天武學院,一定好好修鍊,千萬不要鬆懈。」顧城語重心長地對著顧銘說道。

「大伯,放心中,我會的!」

顧銘點頭。

「這裡是五萬金幣,你先用著,若是不夠再傳書回來。」

顧城遞給顧銘一個布包,裡面是五萬金幣面額的銀票。

「另外,照顧好兩位堂哥,顧超和顧華是家族未來的中堅力量。而你則是我們全族的希望,希望你能夠多多照顧他們。」顧城又提醒了一句。

「大伯放心吧,我會的!這些東西是給家族的,特別是這個盒裡的東西,千萬別讓人發現了!」

顧銘將他所煉製的丹藥全部取了出來,將裝有小培元丹的那個盒子,遞給了顧城。

顧城自然明白裡面是什麼,頓時渾身激動不已。

「顧銘,大伯代表家族謝謝你!」

顧城十分的激動,淚水都已經在眼圈中打轉了。

「這瓶丹藥和小培元丹有些不同,是給爺爺、海伯,還有你服用的,可以讓你們達到武帝境,只要達到武帝境,也算是有了立身之本。不過,我希望大伯還是要保持低調,等到我們從成歸來時,便是我們顧家一飛衝天之時!」

顧銘又遞給顧城一些丹藥,這是他專門為顧家老爺子三人煉製的。

對於他們來講是好東西,可是對於顧銘來說,就是垃圾。

顧城離開后,顧海找來。

「銘少爺,聽說冰武學院的人已經先行離開南陽城了,那紀蘆雪和于軍,也跟去冰武學院了。」顧海說道。 「越達說話不算話呀!」

顧銘呵呵一笑,沒有當成一回事。

他拒絕了冰武學院,讓紀蘆雪和于軍顏面掃地,現在他加入了天武學院,冰武學院自然要將那兩人帶走。

只不過,他們之間的恩怨,還沒結束呢。

顧海又交待了一些事情,以及顧家老爺子的要求后,便離開了。

剩下的時間,顧銘直接開始修鍊,今天他算是見到了洪荒大陸的中間力量。

以他現在的實力,是根本無法面對武帝級的人物,就算是武王也不是他能夠面對。

除非他硬抗,但是這種情況,不到生命危險之時,他是不會去選擇的。

他相信中要達到混沌中期,他就有了保全的資本。

「那些來自大城的子弟,在進入天武學院時,最多也就是九品武士吧?或許還有武師出現吧?」

顧銘心中想著。

南陽城,畢竟只是一座小城,比南陽城大的城池多的大多了。

那些大城的家族,沒準隨便出來一個,都比整個南陽城強。

洪荒大陸,家族一般可以分為五個層次,分別是寒門、豪門、世家、皇族以及隱世家族。

顧家只能算是寒門,是最弱的家族。

與豪門以上的家族相比,顧家的整體實力還是非常弱的。

第二天,顧銘來到顧家大門時,天武學院的古星辰以及其他人已經是等候在這裡。

「這是血羽鵬,你們上來吧!」古星辰說道。

顧銘等人聽后,立即爬到血羽鵬的背部。

這隻血羽鵬不算大,但是承載十個人是沒有任何問題的,據說天武學院里還有一隻巨大的血羽鵬,可承載百人。

「啟程吧,如果一路不休息的話,我們後天就可以到了。」

古星辰說完,血羽鵬展翅飛翔,離開了南陽城。

血羽鵬起飛后,所有人都盤膝打坐,有修鍊的,也有欣賞周圍風景的。

血羽鵬的飛行速度飛快,不到半天就飛離了南陽山脈區域。

在連續趕了一天一夜的路后,血羽鵬飛進了一座山脈當中。

天武學院就建立在這座山脈里。

途中,顧銘看見不少歸來的血羽鵬,上面坐著剛剛加入天武學院的弟子。

很快,所有血羽鵬落在一片空地上,在空地的旁邊,則是一間間草屋。

「這裡是你們今天臨時居住的地方,等到明天新生弟子的排位戰結束,就會給你們安排好的住處。排名越高,入學后的福利也就越好。」

古星辰說完,扭頭看向顧銘:「顧名,你跟我來!」

接著,血羽鵬再度展翅,栽著顧銘和古星辰朝另外一個方向飛去。

在血羽鵬上,顧銘向下望了一眼天武學院,裡面的人很多,畢竟好歹也是冰武帝國兩大學院之一,不管人員還是環境自然不會差。

很快,古星辰帶著顧銘在天武學院中的一處院落前落下,然後過去敲了敲門。

「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