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軍已經打退了日軍2輪進攻了,看來我們要死在這裡了」在中**隊大舉進攻的時候,新兵連和裝甲營的這些兄弟似乎被人遺忘了,楊飛渡有些無奈地說道。

「袁偉,日軍狙擊手。前方4百米,位置不詳!」排長基急促地說道。

袁偉一聲未吭他試著拿鋼盔,用槍托托起,靜靜的等待槍聲

但是什麼聲音也沒有。

袁偉知道碰上經驗豐富的狙擊手了。

於是探出腦袋想看看究竟…

小心!」排長突然撲過來。

「評!」一發子彈打中了排長的頭部,腦漿濺滿了袁偉的臉上。排長的眼睛還睜著。而呼吸已經停了。

袁偉從未這樣無助過,是自己害死他的。袁偉沒有流淚。甚至連救護兵都沒有喊。只是用手閉上他的雙眼,拿出背包的雨衣給他蓋上。依然沒有眼淚。只有怒咒,

「排長!排長!排長。」幾個士兵嚎啕大哭,其中一個士兵,抄起一隻步槍試圖射擊,袁偉一個健步衝上去,拎起就是一巴掌。這個巴掌聲的聲音響徹了陣地。我相信那個日軍狙擊手也能聽見。打得那個兵驚恐的看著袁偉。

「以後再不服從命令,別怪我不客氣!」袁偉輕輕說道…

母為袁偉是這裡的最高長官,班長!

很快,楊飛渡下令從現在開始,所有人不得升火,夜間燈火管制,不得擅自離開門舊不得起身矗討胸牆高度,誰都生怕自只就是狙擊年心目標。

袁偉選擇了等待,找來一件雨衣,用刺刀掛成不調。套在身上,通過借來的炮兵觀察鏡測算了。0米大概的個置,然後就挑選了距離最遠的一個已被打啞的機槍點,趴下,潛伏。因為這名正在逐漸成長

「射手和士兵在前線在忌諱的就是發怒和急躁,發怒讓你的洞察力下降,急躁讓你做事事事不順」。耳邊傳來了教官之前的那些聲音。

時間在潛伏的時刻變得非常的緩慢,袁偉甚至發狂的以為自己的手錶壞了」秒鐘都是那麼的漫長」秒鐘都死如此的煎熬。袁偉之前曾經潛伏過一次,那次整整持續了3個小時,實際上在半個小時的時候袁偉就已經撐不住了,因為袁偉是數著時間過的,他不斷提醒自己不要動。因為位置現在移動,高地周圍的日軍全都能看到,它是陣地的突出部。而此時的南方集團軍正是整體戰線的突出部。

潛伏了2個小時袁偉一槍未發,管有數發敵軍的迫擊炮和榴彈炮都在他的咫尺之遙,儘管袁偉已經目睹了日軍發動的3次進攻」他6倍瞄準鏡中親眼目睹彈藥全部用盡的中**隊前沿部隊用工兵鍬切斷日軍士兵動脈噴出的鮮血的場面。他親眼目睹了日本人用**拉響炸藥包炸毀,輛中**隊反坦克炮的情景。舊!

但是他不為所動,」

「我是一塊石頭,我不會動」。這是袁偉無數次對自己說了,每當他腰酸背痛時,他就這樣告訴自己。

日軍的狙擊手自戒嚴令下達后就哥也沒有出現過,袁偉的眼睛已經累的不行了。但是每當袁偉快睡著時,坐在身邊的戰友就會給袁偉嘴裡喂上一塊水果。

由於袁偉不能動,他得到了病號搬的享受,大家都爭相給袁偉喂水餵食,畢竟袁偉的一發子彈就能救某個人的一條命口袁偉的這把步槍

「袁偉。袁偉!」一個新兵拉著袁偉身上的布條,袁偉側眼一看。 漢宮斗紀 不耐煩地說道:。吵什麼吵。滾蛋!」

「班長,營長提議突圍!」新兵低聲說道。

「你告訴營長。那傢伙沒出現,我無法保證你們的安全,況且我一定要宰了他。袁偉一動未動。但是側眼看了那傢伙一眼。他立馬跑開了。

而此時讓袁偉十分驚訝的事情是,敵人那個狙擊手的技術。2槍,2發命中。而且沒有上袁偉的當,在次日軍進攻時,他一直都沒有開槍,甚至連中國步兵出現在他面前時。他都沒有開槍,看來這傢伙知道有敵人狙擊手的存在。同時。袁偉一直又不敢確定他的位置,整整2小時了。

時間又過了3個小時,袁偉實在是困的受不了了,可是每當他即將閉上眼睛時,總有人推他一把小袁偉才意識到自己不能睡。

他的腦海里浮現著排長的身影。浮現著拿著工兵揪和敵軍肉搏的兄弟」

「注意你的瞄準鏡」。邊上那聲音很熟悉。

「我想提升你做偵察排排長嚴超的粗聲粗氣讓袁偉有了一些喜感。

「為什麼?」

「找到那傢伙了嗎?」嚴超觀測了一下問道。

。不能拿鋼盔把他弓出來嗎?」嚴超悄悄打量了一下前面問道。

「那隻會暴露你位置,他不會上當的袁偉有些無奈,但隨即堅定地說道:「我相信他在。而且我相信自己一定能夠幹掉他」。

「我們2小時后突圍,你仔細想想吧。嚴超拍了拍袁偉的肩膀走開了!

其實袁偉心裡一直也不明白,敵人的那個狙擊手到底是不是在等自己,如果他是在等自己,那麼自己奉陪。如果已經走了,那說明是一個來大傻蛋拿著狙擊步槍蹲在一個糟糕的機槍點,頂住蚊蟲叮咬,口渴難挨。肚子餓,髒兮兮的等了。幾個小時,錯過了無數目標,還想繼續傻等著。

袁偉的腦子裡產生了疑惑。究竟該不該等下去?應該找個戰壕好好睡一覺呢?還是該怎麼的?

「小不要讓時間影響你的判斷力」。教官的聲音在袁偉耳邊回蕩。這時袁偉心意已決,自己要繼續等下去。

不是為了證明自己是個多麼優秀的狙擊手,而是為了那些死難的兄弟們報仇! 張青雲暗暗冷笑。他知道覃雲國是沖著自己來的,八成是有什麼人在他那邊上了眼藥。不過,派出所處理那事,張青雲根本就沒有任何授意,完全是派出所獨立的行為,他抬出這件事,想給自己一個下馬威,那也太小看自己了。

張青雲盯著眾人的表情,屋子裡明顯分成兩派,覃雲國身後有一幫人。而李笑天、汪文以及周傳芳應該以前和金論書走得近,個中內情他們可能也不清楚,還當是覃雲國要借自己的力量打壓他們呢。

一屋子人表意見,就張青雲沒做聲。覃雲國呵呵一笑,眼睛中露出一絲狡黠,佯裝客氣的對張青雲說道:

「張書記,您對這事有什麼處理意見?」

「查!一定要嚴查!但是我們處理這事要公平公正。事情沒弄清楚以前不能夠對自己的同志動手,這年頭告刁狀的人也很多,我們也不能聽風就是雨。」張青雲擲地有聲的說道。

他一開口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張青雲掃了李笑天一眼,道:「這事就由覃鎮長親自盯一下,李副書記協助。好吧!李書記剛才講完了。陳書記接著介紹一下綜治工作吧!」

張青雲這樣安排,一屋子不自在,李笑天這一派的人固然如坐針氈,覃雲國也摸不準張青雲的意圖,倒是不明就裡的劉國棟和陳東神色有些昂然,還當是張青雲和覃雲國有默契,有意拿這事當他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

接下來的會議又是走流程,流程走完天色也不早了,張青雲今天上任伊始,周傳芳安排了晚上聚餐,參會的這些人當然不好借口推辭,所以開完會大家直接去小食堂包房。

現在上面狠抓官員亂吃亂喝的問題,所以一般鄉鎮級政府食堂都有小灶,張青雲當然也不能搞特殊化,歡迎他上任的宴會就在小食堂包房進行。

鄉鎮一級的官員,接近基層,吃飯喝酒方面當然不會有縣級單位那樣忌諱。張青雲年紀最小,雖然是書記,想把他灌醉的人可不在少數,可惜他們低估了張青雲的酒量,張青雲來者不拒,兩斤武德大麴下肚照樣言語清晰。

「來,來。小……小張書記,我們再喝一杯!」酒喝半酣,覃雲國說話漸漸就有些放開了,竟然稱起張青雲小張書記了。

眾人一愣,都放下了自己的酒杯。酒醉心明,覃雲國如此稱呼顯然是欺負張青雲年紀小,想給他一個下馬威。

張青雲笑了笑,左右看了看,道:「咦?怎麼少了一個人吶?周主任呢?不會席間逃跑了吧!」

「沒有,沒有。我剛才去接電話了。」門被人推開,周傳芳滿面歉意的走了進來。

「接電話?什麼電話啊?你要不說出個道道來,可得罰你三杯哦!」張青雲笑道。

周傳芳左右看了看,面色一正道:「張書記,覃鎮長。縣委辦王副主任剛才打電話過來,說派出所的那事完全是人家誣告,告狀的就是林業餐館的老闆娘,現在她已經承認自己誣告,稱派出所根本就沒有打過他侄子……」

一屋子人皆一愣,覃雲國雙目一瞪,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這事是林業站劉站長找他幫忙出頭的,那小子跟林業餐館的胡秀娥有一腿,事先都串通好了的,怎麼胡秀娥可能翻供?

「周主任,你聽清楚了嗎?王副主任真是那樣說的?」覃雲國道。

「覃鎮長。千真萬確,而且林業餐館的胡秀娥現在就在派出所,王所長正在問她的話,要不您親自去問問?」周傳芳客氣的說道。

覃雲國徹底傻了,其他人也丈二摸不著頭腦,均只覺得這事太過詭異。

「既然這樣,覃鎮長和李書記就去看看吧!畢竟這關係到派出所的清白,如果真是誣告,你們去代表黨委政府給他們寬寬心,讓他們別把情緒帶到今後的工作上。反正這酒也喝得差不多了,大家也可以散了!」張青雲緩緩開口說道,臉上沒有任何錶情,平靜得讓人心不安。

眾人滿腹疑惑的走後,張青雲笑了笑,拿著手機撥了一個號碼。電話接通,張青雲哈哈笑道:

「林局,辦事不用這麼風風火火吧!我剛才也只是隨便說說而已,你還真動真格了?」

「青雲,你別替劉龍那小子說話。他反了天了,自己家門沒管好,竟然還敢無故找你的麻煩,那是他活該!剛才我跟他說了,要他懸崖勒馬,否則我調他去雁北守林場。」林乾的深沉的聲音在電話裡面響起。

張青雲抿嘴一笑:「那就謝謝你了,劉站長也是一時糊塗,認錯的態度還是蠻好的嘛!這事就不用追究了吧。」

掛了電話,張青雲走到院子裡面,聽到派出所那邊辦公室有人高聲訓話,張青雲連忙快步走過去。

「胡秀娥。你再確認一下,是不是真是誣告,你誣告國家公職人員,這罪名的嚴重性你可清楚?」覃雲國的聲音響起。張青雲從門口見剛才酒桌上的一眾人都在裡面,派出所也有四五個人,內面竟然還有自己上次車上遇到的那個高胖男子和小辣椒。

張青雲掃了一眼臉色早已經蒼白的胡秀娥,顯然他被覃雲國的話嚇的不輕,嘴唇已經烏青,連連掀動卻鼓不起勇氣。良久,她一張口正準備說話,張青雲咳了兩聲。

一屋子的人都望向了門口。「怎麼樣?情況弄清楚了嗎?」張青雲道。

「弄清楚了,張書記。胡秀娥已經承認自己誣告。」李笑天連忙閃身上前說道。

「唔~~」張青雲點點頭,扭頭看向胡秀娥,道:「確實是誣告?」

胡秀娥臉早已經蒼白,一看見張青雲整個人更是大腦一片空白,只記得來時王龍給她的叮囑,要他見著那天吃飯的那人,就要咬死是誣告,不然就壞大事了。憑著僅存的意識,她連忙雞啄米似的點點頭,道:「是……是……誣告,確實是誣告!是……」語無倫次,說到最後整個人更是徹底崩潰。一下鳴鳴哭了出來。

張青雲皺了皺眉頭,面帶嚴肅的說道:「覃鎮長,辦案語氣要注意,不要搞恐嚇,你看把人家嚇得。好了,好在這事沒造成什麼惡劣影響,派出所這邊酌情處理一下吧!

不要太重了,人家舉報你們,就說明你們工作還有疏漏的地方,要多從自己身上找原因,你們可明白?」

覃雲國只覺得腦袋「轟」一聲。整個人瞬間沒了思維。這事前前後後他最清楚不過了,事當天起因就是張青雲在林業餐館吃飯,接著便是胡秀娥企圖宰冤大頭,接著就打起來了,張青雲吃了一點小虧,後來派出所便出手打了人。

當然覃雲國並沒有指望用這事做什麼大文章,畢竟胡秀娥無禮在先,而且派出所打人並不是出自張青雲的授意。他就是想用這事給張青雲一個下馬威,降低一下他的威信,可是事情竟然是這樣的結果,他心中膽寒到了極點。在他看來,張青雲背後簡直有一座山,雲山霧罩,他根本就踩不到人家的底。

李笑天,劉國棟等人雖然沒有覃雲國清楚這事,但是憑嗅覺,他們就知道這事如此順利,背後肯定有張青雲的影子。

因為這事疑惑太多,最大的疑點就是胡秀娥突然翻供,竟然全部否認了自己先前的狀詞,這中間要多大的能量,他們豈能不知?至少現在月全的幾個大佬還做不到這一點,那唯一的解釋就是剛剛上任的張青雲動了。

張青雲走出派出所的大門,揉了揉額頭,感覺有點頭暈,胃部也隱隱有點痛,第一次覺得酒可能喝得高了點。

「你……你……好!你……真是張書記?」

張青雲扭頭,眯著眼睛借著路燈燈光才看清,對方原來是辣椒妹——黃娟。今天的辣椒妹一身警服,從頭到腳乾淨利落,顯得精神頭很足,只是現在明顯有一絲拘謹。

「恩?你跑出來就問我這樣一句話嗎?」張青雲皺眉道,心中更覺得有些不舒服,酒確實喝得有點高了。

「不……不是……我是來感謝你的。謝謝你幫我哥,不然……不然我哥這次禍又大了。」辣椒妹期期艾艾的說道。

張青雲疑惑的看了她一眼,辣椒妹忙說道:「我哥就是張金波,我……我是跟我母親姓的。」

「唔~」張青雲只感覺胃裡一陣翻湧。難受得厲害,本想跟黃娟說幾句話,可是有些扛不住了,連忙朝她搖搖左手,右手捂著自己的肚子。

「啊?張……張書記,你……你怎麼了?」黃娟臉色一變,就要上前扶張青雲。

張青雲連連搖手,不讓他靠近,「啊!」一聲,一股惡臭,張青雲再也忍不住,嘔吐了出來。這一吐,便再也控制不住,吐個不停,黃娟躲閃不及,身上濺了不少。

張青雲只覺得自己的胃痛得厲害,想說話又開不了口,只是沖黃娟揮手。

「哦,我……我去拿點水。」黃娟道,片刻便回來遞給張青雲一瓶水,張青雲嗽了一下口,又喝了兩口,只覺得胃裡一陣涼意,抽搐了兩下,身子一麻便暈了過去。

黃娟躲無可躲,只要一把將他保住,剛想張口叫人,卻現張青雲的頭正擱在他胸部,他雙頰一紅,硬生生的忍住了 天只經慕本亮了,袁偉壞是在那個點,袁偉懷是杜他,依然沒有出現。

「袁偉」分鐘后,全體突襲!你做好準備。嚴超上尉拍著袁偉的肩膀

「我的獵物還沒出現?

「他已經走了,他走了」。嚴超嚴肅地說道。

「營長,再給我2。分鐘吧」。袁偉懇求道,可是自己依然沒有正眼過他

「好吧,就20分鐘,你自己把握。嚴超搖著頭,自言自

不,沒有仇恨袁偉屏息著看著太陽緩緩升起,緩緩升起。

陣地上所有人都在收集彈藥。還有些人居然在磨刺刀,更多的人是在一根接一根的抽煙,軍官們在那仔細檢查著什麼。手榴彈的殼被擰開,扔了一地。

0分鐘了

分鐘了」

太陽似乎已經耐不住寂寞了,就從地平線上緩緩升起,與此同時,袁偉忽然發現了什麼。

太陽光的照射方向是朝著敵方,而袁偉順光,敵方是逆光,隨著太陽的升起,袁偉似乎感到了什名

「等下,他要出來了」。袁偉連忙喊到,所有人都十分驚異的看著依然在瞄準的袁偉。

就在這時,太陽光直射他的眼睛,同樣隱蔽的他無法抵擋著刺眼的光芒,於是用手擋了一下雨衣,而這一擋讓瞄準鏡剛好抖動了一下,而這又剛好是反光區。

前方的那一道閃光,袁偉終於找到它了。等了你6個小時了!

一協都是那麼回歸平靜,袁偉摒住了呼吸

「抨!」

袁偉抄起槍」「喀啦喀。重新上彈,自高向下沖了出去,陣地上所有人都隨袁偉沖了出去。

袁偉緩緩走到那片樹林,袁偉將刺刀插上了刺刀座,用刺刀挑開那件偽裝服,突然那個狙擊手拿出藏在身下的手槍,向袁偉開槍。就在此時袁偉人向側一避,那發致命的子彈萬幸沒打中袁偉。隨後上來的一個士兵,立馬對著他打光了衝鋒槍里的所有子彈。

袁偉翻開他的屍體,忽然覺得有些異樣,再翻開他的頭一看

「怎麼是咋。女的?怎麼會是個女的?怎麼可能?」

此時她早已斷氣,袁偉的那發子彈穿透了她的心臟,軍裝後部一片血紅。她很年輕。只有2。歲不到的樣子。她,應該說很美麗。烏黑的頭髮,粉色的雙唇,雪白的皮膚,筆挺的鼻子,一對彎彎細眉,湛藍色的眼睛,此時有些血絲,可惜已經眼睛里失去光澤。

袁偉頓時失去了當初要和敵軍拼的你死我活的想法。

「好了別想了,她是敵人。嚴超撿起鋼盔拍拍袁偉的頭。

「她是個敵人」袁偉轉而走開了

這支和大部分失去聯絡的中隊開始突圍了,但是見鬼,日軍居然沒有任何察覺。再突圍的這支中隊,竟然摸到了日軍的一個連隊之中。

伴隨著晨曦中隊悄悄的走向了正面的日軍營地,而此時這些日軍還沒有從昨夜的困頓的懷抱中醒來,哦。不!是永遠不會醒來了。

中國士兵衝進營地,拿起衝鋒槍對著困頓沒醒的日軍一頓掃射。這簡直是屠殺!

很快槍聲驚醒了他們,可是這已經徒勞無用,中華式早已換上了彈鼓對著營帳里不停的掃射。袁偉掏出4個手榴彈的集束手雷網一個大帳篷里扔了進去。

一聲劇烈的爆炸后,中國士兵將這個日軍的連的近2。號人全部射殺於帳下。許多士兵看著被那些被口毫米子彈打的奄奄一息的日軍依然不依不撓的大喊「去死吧!去死吧」。

知道打光自己所有的子彈被戰友攔住才停手

「部隊,番號!」遠處傳來了中國話

晨曦出現了下一輛輛半履帶式偵察車和幾輛獵豹裝甲戰車,兄弟部隊的出現已經不再讓中國士兵驚喜。此時中國士兵充滿了的是疲憊,援軍到了!

「袁偉!是你嗎?袁偉」。袁偉的哥哥從一輛指揮車上跳了下來。拍拍袁偉的臉。

袁偉什麼話也沒有說,抱著自己的哥哥驚天的一聲怒吼。緊接著的是8。多個人的哭聲,嚴超哭了,沒有發出聲音

「不哭,回家了!」哥哥拍著袁偉的腦袋。中國士兵坐著裝甲運兵車撤離了這裡

戰爭是殘酷的,這些初場的十兵們,僅僅用了最短的時間就旦識到了最殘盯聯默腥的戰爭。

即便擁有最新式的武器,但最後解決戰爭的依舊是陸軍。即便擁有最強大的火力,最後取得戰爭勝利依舊要付出鮮血和生命的代咒遠處,有小提琴聲傳來。

依然是那個悲傷的曲調,母雜撫摸著跌到的孩子,母親用嘴親吻了孩子流淚的眼睛。孩子的淚滴掉落在地,聲音彷彿能聽見,而此時多了些什麼?多的是母親自己的哭泣一陣發動機的轟鳴聲,拉舁了中隊進攻的序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