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她們都叫走,這兒不需要什麼護工,有我就行。我是他姐姐,受累就受累了,怎麼了?」

譚晚晚的態度瞬間強硬起來。

卓駿面色難看:「晚晚,這件事……」

「夠了,出去。」

譚晚晚厲聲呵斥。

卓駿只能灰溜溜的把人帶走了。

卓駿走之前回頭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唐幸沖自己笑。

這笑,彷彿奸計得逞,滿是壞心思的邪笑。

卓駿瞬間頭皮發麻,意識到事情不簡單。

不,是唐幸這個人不簡單!

表面純善,實則腹黑。

他甚至冷靜下來,聯想前因後果。

他怎麼好端端的就被唐幸打了?

他們素未謀面,唯一的共同點就是譚晚晚。

如果唐幸喜歡譚晚晚,那麼一切都說得通了。

他為什麼會派人打自己,看到譚晚晚照顧自己,又過來賠罪。

他手裏雕刻的小像,現在也越來越覺得像是譚晚晚。

卓駿曾經因為生病,得到譚晚晚的照顧而沾沾自喜,現在唐幸如法炮製,甚至比自己還要成功!

。 第833章藥王谷公子

地道就在山腳下,蘇招娣跟肖老將軍下馬,那些馬車上也陸陸續續的有人下來。

他們都遠遠的看著蘇招娣跟肖老將軍,並沒有上前。

那輛豪華馬車上下來一名小侍,這小侍長的唇紅齒白,十六七歲的模樣,身段兒很好,靈動的眼睛,可是走路時卻又極為有力。

肖老將軍道。

「武功不錯。」

蘇招娣看了他一眼,只看著那名小侍走到她們面前,躬身作揖。

「這位姑娘,我家公子說若姑娘有法子帶我們進城,我們必有重謝。」

蘇招娣挑了挑眉。

「哦?不過很可惜,我不缺銀子。」

小侍修養很好,一點兒不在意蘇招娣的不客氣,依舊是恭敬的說道。

「並不一定是銀子,我家公子的重謝我想姑娘肯定是需要的。」

蘇招娣朝那輛馬車看了一眼,唇角含笑。

「是嗎?那我對你家這位公子還真有些好奇,不知他是誰呀?」

小侍的眼中有著一抹很淺的傲然。

「我家公子來自藥王谷,姑娘要知道,即便是宮中來人邀請看診,都得是我們公子心情好的時候。」

蘇招娣聳聳肩,頓時對這位神秘的公子就沒了興趣,看診?她自信自己的醫術絕對不會比別人差,所以這個公子說的什麼重謝,那對她來說都沒什麼意義。

見蘇招娣眼中沒有絲毫驚喜雀躍,小侍非常不滿。

「你到底有沒有聽明白我的話?我家公子是藥王谷的沐塵公子。」

蘇招娣淡淡的嗯了一聲,並不再搭理這小侍,她只是看向那一眾商號之人。

「大家跟到了這裡,看來都有不得不進城的理由,我也不瞞你們,這裡確實有一條通向城中的密道,但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們呢?」

蘇招娣確實沒心思跟他們浪費時間,說話也很直接。

商號之人,都是做生意的人,自然精明。

蘇招娣只說了這麼一句,他們便立刻明白了蘇招娣的意思。

一個胖乎乎的男人上前,對著蘇招娣拱手。

「不知道姑娘想要什麼報酬?我等在城中都有妻兒,確實放心不下,故而,若姑娘有進城的方法,還請告知,報酬肯定不會虧待你。」

蘇招娣挑挑眉,伸出一個巴掌,五指張開。

「每家五千兩,你們要走呢,我就帶你們走,不走就請先離開吧。」

有兩個小廝忍不住小聲嘀咕。

「這也不是你家地盤,我們憑什麼花那麼多錢,你們要走那密道,我們後面跟著就是了,你藏的起來嗎?」

那些商號的負責人也都是皺著眉頭,覺得這女子要的太多了,五千兩,這可不是小數目。

不過小廝說的這個方法,他們可誰都沒想過用,這女子跟這個邋遢老頭一看就不好惹,若真的驅趕他們,他們不僅不能進城,怕是連生命安全都不能保證。

「五千兩是嗎?我家公子出了。」

又一名小侍從那豪華馬車上下來,手裡拿著一張銀票送到蘇招娣手上。

蘇招娣收起來,點點頭。

「好,你們可以站到我身邊了,其他人若是不願出,我們趕緊驅趕走就是了。」

那些商號的人都小心的打量了一下那位藥王谷公子的馬車,心裡其實已經妥協了。

本來這兩人就不好惹,再加上這位富貴公子,他們根本就不可能渾水摸魚。

蘇招娣真的很急,怕密道堵上,也怕城中情況危急,畢竟她在城中可還有牽挂呢。

「好了,你們若是……」

她直接就要趕人,那些商號趕緊掏銀票。

蘇招娣只收在京都有連鎖商號的銀票,這月陽城中的她可不敢收,到時候拿不出銀子怎麼辦。

那些商號紛紛交了銀票,也有那麼一兩個商號不願意交,被大家一起驅趕走了。

蘇招娣打開密道入口,帶著眾人進入密道。

肖老將軍在最後面把入口又關上,不一會兒,之前被驅趕的商號的人就回來了,可惜的是,他們找了半天,也沒能找到入口。

眼看著太陽越升越高,這些人心急如焚,不知道城中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也害怕家人,商鋪有危險,有人開始後悔沒花那五千兩銀子了。

蘇招娣舉著火把走在最前面,肖老將軍已經快速走在了她身旁,在他們後面就是那位藥王谷的沐塵公子。

這位公子一身白衣,頭上戴著帷帽,看不到真容,但這通身氣質,還真是偏偏若仙。

他一直未曾開口說話,只是安靜的跟在蘇招娣身後走,不過蘇招娣卻能偶爾聽到他輕微的氣喘,他的那些小侍立刻就會緊張的詢問。

蘇招娣沒心思多關注他,腳下步子越走越快,好在一路通道都沒什麼問題,既沒有因為地震坍塌,也沒有被堵上。

大概走了半個時辰,那沐塵公子的氣喘聲越來越重,從最開始的輕微氣喘,到後來是個人都能聽出來他身體不適。

「等等吧,我們休息一下吧。」

一名梳著雙丫髻的侍女實在忍不住了,她扶著自家公子,對著蘇招娣大聲說道。

蘇招娣回頭,目光看向那位沐塵公子,微微皺眉。

那公子由侍女扶著,低聲道。

「不妨事,大家都著急,不……用耽擱,走吧。」

蘇招娣轉身就繼續走,這病弱公子跟她非親非故的,她沒那多管閑事的心思,他既是藥王谷有名的公子,他自己的病肯定自己知道。

後面商號之人也確實心急,見那沐塵公子一行速度慢下來,他們便快速越過了他們,跟在了蘇招娣跟肖老將軍身後。

大概又走了一盞茶的功夫,蘇招娣忽然停下腳步,眉心微蹙。

肖老將軍也握緊了腰間長刀,這是從劍一的人身上扒下來的,他只是趕路的時候吃了些乾糧,力氣跟武功只恢復了一點兒,不過耳力還不錯。

兩人對視,蘇招娣道。

「這裡不知道是什麼人在打鬥。」

那些商號的人聞言,全都臉色大變,他們帶的扈從把他們護在身後,戒備的看著前方。

蘇招娣估算了一下,他們應該快到出口了,可是卻遇上了打鬥,聽聲音這人還不少。

。 「放我出去!爸!媽!」

莫錫元重重地敲著門,然而卻無人回答。

他的房間在二樓,窗戶外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裝上了鐵柵欄,好好一個裝潢優美的房間,這會兒屋內卻滿是鐵窗投下的倒影。

他難以相信,周夢卿竟然從背後偷襲了他!

但這還不算,更可怕的是,他的家人竟然也認可了周夢卿的想法,將他關了起來!

為什麼,他們所有人都要阻止自己去找葉思黎?

他痛苦地一錘房門,實木門發出沉悶的響聲。

然後,他的眼角悄悄擠出兩滴淚水。

他真的不明白,這個世界,不是應該幫著好人,懲罰壞人的嗎?

可是為什麼他們所有人,都是一副要放棄葉思黎的模樣?

這時候,周夢卿又在他門外傳來聲音,

「錫元,你別這樣了,我和叔叔阿姨都是為了你好,我知道你現在一定很想救出葉小姐,可是她已經是秦爺的女人了,肚子里還有了他的孩子,你為什麼非要一意孤行去找她呢?」

聽到這話,莫錫元卻氣急,

「你沒有資格說這種話!當初要不是你害了她,她也不會淪落到今天這個局面!」

在周夢卿的面前,他再也沒有了自己往日貴家公子的禮儀和氣度,反而沒好氣地破口大罵起來。

然而周夢卿卻在他面前,從來都沒有脾氣。

她又是低三下四地說:「是,我知道都是我的錯,不過我也向你保證,我會去看葉小姐然後想辦法把她救出來的,如果……她同意的話,另外我也會給你傳一些消息過來,只要你不那麼討厭我就行,可以嗎?」

這倒是莫錫元此前沒有想過的情況了。

他思索片刻之後,用沙啞的聲音說:

「等你傳來她的消息再說,現在,我不想再看見你,再聽你說任何一句話。」

「好,我走,錫元,對不起。」

周夢卿說完,門外便傳來了她離去的腳步聲。

聽到周夢卿走了,莫錫元心裡多多少少踏實了一些。

至少,他現在已經有了希望。

忽然,這時候門外又傳來一個人沉重的腳步聲。

幾乎是聽到聲音的第一瞬間,莫錫元就已經反映過來,這是他的父親,莫維遷。

片刻之後,門上的鎖匙傳來咔噠聲,莫維遷打開了門,進入了房間。

他站在自己兒子面前,開口說道,

「錫元,周小姐剛剛都已經跟我說過了,她會去明城看葉小姐,但是你呢?我不會一直關著你的,你有什麼打算,都可以說出來。」

莫錫元愣住,父親這是要放他了?

他趕緊說:「爸,你放我出去,我就去明城找思黎……」

「糊塗!」莫維遷一把打斷了他的話,「你連一個周夢卿都防不住,她要把你打暈,你就暈過去了,現在你竟然還不知死活,想對付秦丞,你連秦丞到底是什麼人都不知道!

我那時候同意你過去,是讚美你的勇氣,其實那個時候我就猜到你很可能撞南牆,但是你最終竟然被周夢卿帶回來,就說明,你只有勇氣,卻完全沒有能夠把葉小姐救出來的能力!」

聽到莫維遷的一席話,莫錫元徹底僵住了,他沒有想到,自己的父親竟然是如此用心良苦。

的確,他連一個周夢卿在他背後放冷箭都沒能防住,秦丞更加厲害,他怎麼可能對付得了秦丞?

「那,我現在應該怎麼辦?」他抬眸,眼睛里是一片茫然,如同的迷途的羔羊一般。

莫維遷卻說:「家裡生意上的事情,我會帶你一段時間,讓你也了解了解,秦丞到底是什麼人,等你過了我這關,我會同意你去救葉小姐,但是,在你沒有成長好之前,你不能再去明城,同意,我就放你出去。」

「可是思黎她……」她肚子里都有了孩子,拖一天,孩子就大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