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訴,我不告了,撤訴。立刻,馬上,撤訴!」馬克瘋了一樣的大聲喊道。

這些話,讓庭審現場的所有人都聽清楚了,大家都愣住了,現在庭審已經是進入最後階段了,只要再有那麼十分鐘,阿爾邁通公司就勝訴了。

目標馬上就要完成了,現在居然放棄了,撤訴了,這是要做什麼呢?

誰知道,馬克居然走到被告席的方佳身邊,九十度鞠躬道歉道:「方佳女士,我謹代表我們阿爾邁通公司的這種無理行為向您道歉,你們華夏的星辰未來科技大學研製出的你們的國產的光刻機技術和質量都遠在我們阿爾邁通公司的之上,阿爾邁通公司現在撤訴了。」

這一下子,這裏的所有人都懵了,其他的股東們一個個的面對馬克的這番舉動也開始躁動了起來。

「馬克瘋了,馬克瘋了,馬克這是要做什麼,做什麼,混蛋!」 「好小子,你是天元學院的弟子,為什麼不早告訴我?」

肖塵白的林天成一眼,「你不也沒問嗎?我話都沒說完你就走了,你還好意思來怪我!」

林天成離開暮雲城沒多久,肖塵便把林夢瑤兩姐妹給安排好了,然後抄了近道直接來了天元學院。

同樣是八神將的後人,他自然也需要努力提升自己的實力,總不至於讓林天成一個人往前沖吧!

「先不說這些了,只是你來了學院,他們兩姐妹不會有危險吧!」

這裡是天元學院,天元大陸最高學府,一般人是不能夠在這裡放肆的,所以也是相對安全的。

反而把他們兩姐弟落在外面,恐怕最危險了。

肖塵對林天成安慰道,「你放心吧,我已經把他們兩姐弟安排在了我師父的住處,沒人能找到他們的!」

「看樣子你師父不是一般人啊,我倒是有些期待能見他一見了!」

「放心吧,要不了多久你就能見到了。」

兩人走著走著,路過一條廊道的時候,看到一群人圍在那裡嘰嘰喳喳的,也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兩人恰巧走到了那裡,乍眼一看竟然又是宋思雨那丫頭。

此時此刻,她正被一夥男性修真子弟圍著。

這些修真子弟有的拿著花,有著拿的糕點,更有甚者竟然拿著半道果,一個個都在討好宋思雨。

「思雨,你好像受傷了,是哪個混蛋乾的,你快告訴我,我給你報仇。」

「思雨,我這裡有些糕點,吃下之後很快就能幫你恢復體力,味道也很好,你就嘗一口吧!」

「思雨,我最近自創了一套神功,威力非常了得,而且也非常適合你的體質,要不要跟我一起學!」

宋思雨顯得很是煩躁,用力將他們推開了,可是,手都沒有收回,他們又涌了上來。

如果不是被這些人天天煩著,宋思雨也就不會回浮梁城送嫁,自然也就不會被逼嫁。

有的時候她多麼希望自己是個男兒身,這樣的話就不會有那麼多煩惱了。

看著宋思雨朝自己走來,林天成還是上前跟她打了個招呼。

「思雨!」

宋思雨顯得很是煩躁,看都沒看是誰直接將他推了開來。

林天成被宋思雨推到了一旁,林天成並沒有怪她,被這麼多蒼蠅給圍著,心情煩躁也是能夠理解的。

「看樣子你想要得到宋思雨的芳心沒那麼容易啊!這一群宋思雨的追求者,實力似乎都不弱於你。」

確實,林天成一旦要追求宋思雨,那他將會面對不下十指的經歷。

「沒事,我林天成是那麼容易氣餒的人嗎?此事需要從長計議!」

相比於那些情敵,林天成還不至於讓宋思雨討厭,在這一點上他就已經埋下了成功的伏筆。

就在林天成和肖塵準備離去的時候,宋思雨忽然轉身叫了一聲林天成。

宋思雨推開人群,快步朝著林天成走了過來。

宋思雨的心裡隱隱有一絲內疚,她剛剛並沒有發現是林天成,否則也絕不會毫不客氣的把他推到一旁。

果然留下一個好印象,比什麼都重要。

相比於那些令人煩躁的蒼蠅,宋思雨對待林天成的態度,可是有著天壤之別。

林天成笑著沖她招了招手,「沒想到我們又見面了!」

接下來發生的一幕震驚了在場的所有人。

宋思雨竟然上前直接挽住了林天成的胳膊,光滑細膩的臉頰更是貼到了林天成的胳膊旁。

「你怎麼現在才來找我,我都受傷了,你也不心疼我!」

林天成被宋思雨突如其來的變化給鎮住了,不過他很快就知道宋思雨在搞的什麼鬼?

自己好像又一次被其他女子當槍使了。

果然,在宋思雨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其他那些蒼蠅男都一臉惡毒的盯著林天成。

就好像林天成是他們的殺父仇人一般。

然後,宋思雨還正是對那些人宣佈道,「你們這些人以後不要再來騷擾我了,我已經有男朋友了!」

「不可能,思雨,這人族小子怎麼可能是你的男朋友,你怎麼可能看得上他!」

「思雨仙子真會開玩笑,隨隨便便拉個人過來就是男朋友嗎?」

宋思雨這丫頭倒是果斷,竟然踮起腳尖,直接在林天成的臉頰上親了一口。

林天成頓時感覺一陣酥麻,一股電流襲遍全身,不經意間又充了5個電。

除去之前種植一顆「極地之手」耗費的50個電,林天成現在還有15個電。

雖然充到了電,但林天成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宋思雨分明就是在拿自己當槍使,接下來在天元學院的日子恐怕就不好過了。

那些蒼蠅男看到他們的仙子竟然主動親吻了林天成,一個個彷彿都能聽到自己心碎的聲音。

「不,這不是真的,思雨仙子一定是在逢場作戲,好讓我們知難而退!」

「對,思雨仙子怎麼可能看得上這人族小子,思雨你就不要再騙我們了。」

宋思雨拉著林天成的手準備離開這裡,她心中壓制的憤怒快要達到一個極點了。

本來就被家裡逼婚的事情弄得煩躁,這些個蒼蠅男還不停的圍著自己轉,嗡嗡直叫喚。

那些個蒼蠅難根本不顧宋思雨的心情,爭先恐後的只想討好她,於是一個個又瘋狂地涌了上來。

林天成忽然一個側轉身,左手攬住了宋思雨纖細的腰肢,右手撐住了宋思雨的後腦勺,開始瘋狂地親了起來。

宋思雨整個人驚呆了,身子綳得僵直,甚至都沒有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

站在一旁的肖塵心中暗自想道,「這傢伙難怪有那麼多女朋友,原來是個情場老手了!」

或者說他本來就是情場老手,所以才有這麼多女朋友。

要想讓這些蒼蠅男知難而退,宋思雨肯定就要和林天成把這場戲演下去。

所以,即便林天成狂熱的親她,她也只能夠默默忍受,甚至還要配合林天成的動作。

站在一旁的蒼蠅男一個個都看得目瞪口呆,隱隱約約已經相信這是個事實了。

否則,都已經到了這種地步,思雨仙子若不是林天成的女朋友,她是絕對會反抗的。

宋思雨若有若無地瞪了林天成一眼,林天成見好就收。

一不小心又充了10個電。

雖然嘴唇上還有林天成啃咬的痕迹甚至是唾沫,宋思雨也不好去擦拭。

「你們看到了吧!都說了我已經有男朋友了,你們還不趕緊走,難道想讓我男朋友教訓你們一頓嗎?」

那些人最終也只好接受了這個事實,全部悻悻離去。

可這並不代表此事就此作罷,林天成奪走了他們心愛的思雨仙子,他們怎麼可能就此善罷甘休。

等那些蒼蠅男離去之後,宋思雨,毫不客氣地對林天成說道,「你這混蛋竟然奪走了我的初吻,你要死啊!」

…… 「不錯,不卑不亢,看來光輝果然沒有跟錯人呢。」金剛微笑道,眼睛在秦歌身後的俾斯麥還有維內託身上掃過。

「怎麼,金剛難道你也心動了嗎?」現在金剛身後的一位紫發艦娘對着金剛說道。

她的樣貌十分溫柔,讓人一眼看去就如同一個大姐姐一樣的角色,就如同秦歌艦隊現在的列剋星敦一樣。

「你難道不了解我嗎,鳳翔?」金剛微笑道,「我可是自由自在慣了,從來沒有準備加入過哪個艦隊的想法。

只不過是對於我們前線之中被詢問次數最多的光輝,竟然這麼不聲不響的加入了一個學員指揮官的艦隊而有些疑惑罷了。」

秦歌看着那個紫色頭髮的艦娘恍然,原來這個穿着和服,一頭紫色長發,長相是個溫柔的艦娘,就是世界上真正意義上的第一艘作為航空母艦設計的艦娘,鳳翔。

「我覺得現在應該接手我們的任務了,敘舊的話,之後再說吧。」一個身着著白色海軍服,手裏面拿着長刀的女子說道。

把這個女子給秦歌的感覺,十分銳利,就如同一把出鞘的長刀一樣。

金剛嘆了一口氣說道,「你還是這麼嚴肅古板的樣子呢,高雄。好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麼我們先進行交接吧。」

隨着金剛嘆氣的聲音,秦歌也知道了那個女子的名字,高雄。

作為之前IJN對外宣佈的最後一級重巡,高雄是高雄級裏面唯一一個活到戰後的重巡洋艦。是在歷史上留下赫赫名聲的戰艦,排除之前重櫻的戰爭罪惡,高雄作為一個重巡洋艦的功績也是可圈可點的。

就在秦歌觀察高雄的時候,金剛和三笠開始進行交接。

而到這時秦歌才發現,原來他們這一次前往重櫻並不是由他們自己駕船前往,而是由這八位滿等級練度的艦娘接手他們的指揮艦,隨後由她們開船護衛著前往重櫻。

一路上,他們都只是休息就好,不用去理會駕駛以及可能出現的塞壬艦船。

三笠首先帶着金剛她們來到艦船中部位置,「因為這艘指揮艦可以容納50人,所以休息的地方,等待會兒秦歌指揮官安排完他的艦娘之後,剩餘下的位置你們可以隨意挑選。」

金剛點了點頭,「沒問題,只要有可以休息的地方就好了。」

「沒事,反正這艘船上有的是空間,我們這些人也使用不完。」三笠搖了搖頭說到,隨後便帶着金剛去到了三層。

「這裏就是操作室了,相信你們不用我說,應該也可以吧?」三笠微笑道。

「放心吧,三笠大人,像這樣的護送工作,我們已經做過很多次了,這一次也沒有問題的。」金剛微笑道。

「那麼這裏就先交給你們了,我們先去收拾休息的地方,之後再聊。」三笠對着金剛幾人說到。

「沒問題。」金剛點了點頭,應承了下來。

隨後,三笠和秦歌幾人沿着樓梯走下,三層現在全部都是自由艦娘了。

最上直接走到了操作台,開始將指揮艦啟動,慢慢的開出民用港口,設計好路線,向著重櫻的方向前行。

而其他人則是聚在一起,正在說着什麼。

「呵呵,我就說為什麼將這個緊急任務發到前線呢,原來這一次不僅僅是護送一個指揮官那麼簡單呢。」金剛看着其他人說到。

「那兩位,是俾斯麥和維內托吧?我看過她們的肖像,記得她們覺醒之前的樣子。」鳳翔說到。

「我覺得那裏面最關鍵的並不是俾斯麥和維內托,而是那個秦歌。」高雄說到。

「哦?」金剛對着高雄問道,「為什麼你這麼肯定呢?」

「直覺。」高雄說到,「而且我覺得,三笠大人和那個阿芙樂爾對於那個秦歌也十分親近。更何況,那兩個陣營總旗艦應該也是那個秦歌的艦娘,所以你們覺得呢?」

「我說,這些好像和我們沒有關係吧?」飛龍無所謂的說到,「我們是自由艦娘,雖然我們的陣營是重櫻,但是並不屬於這裏的重櫻。

所以秦歌這位指揮官所擁有的艦娘就算再強,只要他是碧藍航線的指揮官,那麼就和我們的目的沒有衝突的地方,不是嗎?」

金剛笑了笑,「飛龍說的沒錯,只不過是我們有些好奇罷了,畢竟像這樣的人物我們可是很少見的,尤其是在前線那個地方。

而且我覺得如果這樣認為的話,那麼光輝加入這個秦歌的艦隊,那麼就可以說得通了。有這麼一位優秀的指揮官,他的艦隊實力會愈加強大,那麼此時加入,肯定在艦隊之中有着一個非常光明的未來。」

「你不是說你不願意加入有指揮官的艦隊嗎?怎麼現在又在說這些?」川內揉了揉自己的拳頭,對着金剛說道。

「我覺得金剛的意思是在對你們說,因為這一次的任務時間非常長,既要保護他們前往重櫻,然後要再從重櫻保護他們回到東煌。

所以路上有很多的時間去觀察這位秦歌指揮官,如果你們覺得他比較合你們胃口的話,也可以試着去加入他的艦隊。

畢竟已經有了光輝這樣一個先例,我相信他不會拒絕你們的,畢竟你們都是滿練度的艦娘。」鳳翔微微一笑說到。

「我和金剛一樣,我也比較喜歡自由,才不願意加入什麼艦隊呢。」飛龍聳了聳肩,無所謂的說到。

「我也一樣,而且我相信以我這樣的性格進入艦隊之後,指揮官一定會比較討厭我的。因為我一直都是拿拳頭說話的,弄不好把指揮官給打了,那麼艦隊裏面的關係就徹底給崩了。」川內搖了搖頭說到。

「我覺得新月和扶桑倒是可以試試。」金剛微笑道。

「啊?怎麼又說到我們身上了?」扶桑看着金剛說到。

「我只不過是推薦你們兩人去試試而已。」金剛說到,她看着有些柔弱的新月說到,「新月的性格比較嬌弱,在前線那樣的地方實在對她有些難。

有一個指揮官的話,可以更好的去保護她,比起和我們流浪要好多了。」

「誒,金剛姐姐你是要拋棄新月嗎?」新月一臉愁容說到。

「當然不是,這隻不過是一個建議,你自己想想看就好,如果可以的話,我當然希望你能過得更好,你和我們這些人不一樣,我們已經作為自由艦娘存在了幾十年了,但是你作為自由艦娘,才存在了不到10年。」金剛說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