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說擁劍公子無門無派,他的劍法是通過不斷挑戰其他劍客修鍊成的。」姬瑤光說道。

「莫非,莫愁河下面那麼前輩曾經也被他挑戰過?」葉峰喃喃自語。

「終於找到你了……」

忽然,一道笑聲傳來。

葉峰和姬瑤光轉身看去,來人居然是沈逍!

「葉小兄弟,精武堂共有七個洞天福地暫時沒人住,你可以任選其中一個。」沈逍笑道。

葉峰笑了,武長琴說過要送他一個洞天福地,他差點忘了。

「沈前輩,不知那七個洞天福地在什麼地方?」葉峰問道。

「我現在就帶你去看一看。」沈逍一笑,手掌一翻,一艘金色寶船出現在他手中。

坐上寶船,葉峰三人前往武者行館,載上了雨洛天、谷悠然、雨菲煙。隨即,他們乘坐著寶船離開了精武聖城……

幾個時辰后,寶船載著葉峰等人來到了充滿蠻荒氣息的古樹林中,沈逍拿出找到坐標,開啟域門……葉峰和谷悠然等人進入了洞天福地。

這個洞天福地名叫「烈火洞天」,充滿火屬性藥材和妖獸,進入烈火洞天的人修為會被壓制到混元境。

半個時辰后,葉峰等人離開了烈火洞天,乘坐著寶船,前往下一個洞天福地。

第二個洞天福地叫做「玄冥福地」,玄冥福地裡面萬里飄雪,白雪皚皚,進入之人修為也會被壓制到混元境。葉峰等人進入半個時辰后才從玄冥福地走出來,之後,他們繼續前往下一個洞天福地。

第三個洞天、第四個……

當來到第七個洞天福地的時候,葉峰感覺到了非常狂暴的劍意!這股劍意已經蘊含在天地元氣當中,當葉峰等人吸收天地元氣的時候,身上會突然感覺到一陣刺痛。

萬劍洞天!

據說這個洞天福地曾經有絕世劍客交手,從那之後,整個洞天福地就發生了改變,天地元氣裡面蘊含著一股驚人的劍意,寶葯和妖獸也發生了異變,有的寶葯甚至可以發出劍氣傷人,有的妖獸也能噴出劍氣攻擊敵人。

所以,從那之後,這裡就被人稱之為「萬劍洞天」。

萬劍洞天非常特殊,越是靠近中央,本源法則的壓制之力越強。外圍地區,陰陽境武者不會受到反噬,核心地區卻只有混元境武者可以進去。

「葉大哥,這個洞天福地非常適合你,就挑這個洞天福地吧。」谷悠然笑道。

雨洛天和雨菲煙也點了點頭,這個洞天福地確實非常適合用劍之人。

前六個洞天福地葉峰都看過了,葉峰無法選擇,來到萬劍洞天後,他其實已經心動了。

做好決定之後,葉峰和谷悠然等人離開了萬劍洞天。

看到葉峰等人從域門走出,沈逍笑道:「想好了嗎?」

「想好了,我選擇萬劍洞天!」葉峰笑道。

沈逍沒有感到意外,他把開啟域門的鑰匙交給了葉峰。

開啟域門的鑰匙是一顆珠子,只要把靈魂印記烙印在珠子裡面,就可以隨心所欲的開啟域門了。

把鑰匙交給葉峰后,沈逍催動寶船,帶著葉峰等人返回精武聖城。

寶船上,姬瑤光對葉峰說道:「你現在已經有一個洞天福地,你沒想過建立一個自己的勢力嗎?」

「建立自己的勢力?」葉峰臉色微變。

「有天器子和洛騫支持,再加上洛家的人,建立一個勢力已經綽綽有餘了。」姬瑤光說道:「你可以讓天器子和洛騫幫你管理萬劍洞天,這樣非但不會影響你修鍊,還能幫你許多忙。」

姬瑤光的意思,其實是讓葉峰做一個甩手掌柜。

聽完姬瑤光的話,葉峰心中一動,確實有必要建立一個勢力。

……

幾個時辰后,他們回到了精武聖城。

葉峰去找了天器子和洛騫,把成立門派的事告訴了兩人。

天器子和洛騫得知葉峰得到一個洞天福地之後,想也沒想就答應葉峰了。

之後,三人又商量了一下,決定把這個勢力叫做「大葉劍宗」。之所以叫大葉劍宗,是因為葉峰想起到了大葉部。

大葉劍宗宗主之下,有黑劍使者和白劍使者,權利僅次於宗主。除了黑白兩個使者之外,還有許多長老席位。此外,整個大葉劍宗共分為四個堂,地劍堂,水劍堂,風劍堂,火劍堂,每一個堂都設有堂主之位。

雨洛天主動請求加入大葉劍宗,成為了水劍堂的堂主……當然,這個堂主有些名不副實,因為他根本就不用劍。

天器子和洛騫則擔任大長老和二長老,姬瑤光也加入了大葉劍宗,她擔任的是白劍使者。有天器子、洛騫、姬瑤光三人在,大葉劍宗勉強算得上一個一流門派,畢竟,姬瑤光可是足以媲美封王高手的存在。 在神駿營第二列戰馬跑起來的時候,鈞山人立於陣前約有兩千多人的騎兵也快速奔跑起來,他們的騎兵在奔跑前齊齊大喊了一聲必勝就氣勢如虹的迎向我們的騎兵,兩道奔騰的洪流狠狠的撞在了一起,立刻人仰馬翻,很多人直接給撞的飛了起來,有些人被對方的槍從馬上刺了個對穿挑了下來。

我們的第一波騎兵和敵兵相撞時沒有穿透他們的防禦,雖然我們有盾牌和護馬鐵甲,但他們勝在人多甲堅,第二波騎兵撞到後敵兵的防線一陣混亂,然後一個小小的口子被撕開,我們的有些騎兵已經越過敵兵縱馬衝向了重甲兵,第三波騎兵直接將鈞山人的騎兵防線衝開,鈞山騎兵一下子頂不住亂了陣腳,戰場上基本就變成了混戰,很多人都在捉對廝殺了,看不清那方人死得多一些,但感覺鈞山人似乎死傷要多一些,我們的第四波騎兵如入無人之境的衝到了重甲兵陣前。

鈞山重甲兵在我軍第一波衝擊到來時就在做準備,他們列好隊形,第一排和第二排持盾蹲地,在盾中間將長槍面向我們的騎兵方向插好,他們的第三排和第四排在人羣中持槍向天,他們的陣型就像一個巨大的刺蝟,一旦我們的騎兵撞在這個刺蝟上面可想而知,人和馬身上除了窟窿還是窟窿。

而他們後面還有還幾排重甲兵呢,都說重甲兵是騎兵的剋星,確實很有道理。但一旦衝散他們的陣型,那他們就不好受了,左衝右突的戰馬會給他們帶來致命的混亂。

果不其然,我們的第三波和第四波騎兵衝過敵兵的防線後合二爲一,以毫不減速的速度狠狠的撞在重甲兵的防禦陣型上,不少人和馬直直插在在他們的槍上,死裝極慘,對重甲兵的這一次衝撞也是接戰以來傷亡最重的一次,我心中暗估這一次有將近百人百馬衝到了他們陣上,這次衝上去的人基本沒有活口,我們城頭的人很多人都驚呼出聲,我的心也一陣狂跳,石御虎將軍看的皺了一下眉頭,王芳將軍臉色不變,就連眼都沒眨一下。都知道野戰軍最能拿到軍功,但這麼看來他們陣亡率也是最高的,功勞不給他們那還能給誰!

但這一下也把重甲兵衝開了一個口子,無數的人馬從這個口子中魚貫而入,慢慢地這個口子在擴大,躲在陣中的鈞山兵拿槍使勁抵抗,希望不要讓這個口子擴大,他們陣中已經有些小小的混亂了,但我們衝進去的騎兵也很不好受,裏面全是敵兵,無數只長槍在往他們身上招呼,很快就死了很多人,如果想要騎兵成氣候,必須要組隊衝鋒,左衝右突將敵兵的陣型攻破並把它們切割成一小片一小片,才能達到殺人潰敵的目的。

這時候神駿營李將軍也衝到了陣前,他的一杆長槍使得行雲流水,擋在他前面的敵軍沒有一合之敵,他身後跟着大概有兩百個人,這兩百人就像一把刀子慢慢的切開了鈞山人的陣型。

突然敵人陣中銀光一閃一支銀箭眨眼奔到李將軍門面,李將軍眼前還有四個敵兵在圍攻他,眼看騰不出手來,李將軍大吼一聲一團紅藍色的大火以他爲中心突然四散噴出,攻他的四個敵兵和身後的兩個敵兵都被燒死了,甚至離他近一點的一個平原兵也被燒的搖搖晃晃差點摔倒,那個可能是他的親兵,如果不是平原人耐火也被當場燒死了,他如同一個巨神般威風凜凜的騎在馬上使人不敢仰望,他的口中赫然叼着那隻銀箭,他呸的一聲吐出口中銀箭,銀箭閃電般射中了一個鈞山重甲兵,那個重甲兵一聲不吭就倒地而亡。城頭一下叫起好來。我也看得心旗搖盪喊了一聲好。

李將軍大喊着組織其他的騎兵使勁衝擊重甲兵的那個口子,裏面差不多進去了有三四百個騎兵了,眼看着那個口越撕越大重甲兵的第一道防線要崩潰,突然從那個口子周圍冒出來幾十個輕甲持槍的人,他們很快就將趕過來的其他騎兵擋在那個口子前,無法前進一步,敵兵的陣型又快速轉動起來,那個口子在廝殺中不斷變小,一旦那個口子被合圍,裏面進去的那三四百騎兵就像餃子一樣被包了進去,敢情出來就難了,在口子縮小的時候,衝到裏面進去的平原騎兵慘叫就不停的傳了出來,我們站在城頭看的很清楚,衝進去的人一個一個掉下馬來,在馬上的人越來越少。

李將軍也看到了,他帶着十幾個親兵縱馬走了幾步就被三個騎兵擋住了,那三個騎兵後面還跟了十幾個重甲兵,這三個騎兵清一色的黑甲重槍,他們槍術高強,李將軍衝了好幾次都沒衝過去,出其不意的放了一下體火將一個人給燒的掉下馬去,落地被自己的馬踩死了,但後面再怎麼放火也不起作用了,這些槍術高手一旦有防備體火就奈何不了他們,那兩人死死的纏住了李將軍。

李將軍打了個口哨一下子奔過來四個鈞山兵,李將軍似乎是向他們下了一道什麼命令,那四個人幾下躍出戰圈突然全身藍火齊冒,燒死了七八個敵兵,每人奪了一匹戰馬挺槍衝進了重甲兵的包圍圈,在他們的引導下被包進去的騎兵左衝右突終於在口子合之圍前衝了出來,出來的人就一百多個,而且那四個凝火體死了一個傷了一個。我悄悄算了一下,在重甲兵面前我們的傷亡有四五百了,這不是個小數字。

城頭的鼓再次響起來,城中再次出來一隊騎兵,赫然這騎兵當中有六架威風猙獰的巨車,每部巨車有七匹馬拉動,車身高三尺,似乎是由銅和鐵造成,車身兩側各有七個臂粗的鋼刀鑲在上面,鋼刀刃長約有二三尺,車輪上還各有四個刀刃,輪子中間車軸上的那個巨刃更爲堅固和粗大,車上面有三個車伕八個士兵,這些士兵拿的不是槍,而是巨錘,錘柄長五尺,錘頭約有人腦袋的那麼大,上面鑄滿了銳利的鐵釘,這些鐵釘每一個都有指頭粗細,每人佔一個方位剛好把巨車佔滿。這些車上的士兵個個膀大腰圓,也只有他們才能用的了巨錘吧。那個巨錘太可怕了,別說砸中,就算輕輕碰一下也非死既傷了。這次出來的是驍驥營劉克敵。

一聲令下這一千騎兵快速馳向戰場,這些個巨車跑起來才能感覺到它的恐怖,巨輪上的四把明晃晃的刀刃滾動翻飛,車兩側各有七把巨刃在七匹馬快速的拉動下發出嗚嗚的風聲,如同在催命一般,車上八柄大錘晃來晃去,這陣勢就如煞神下凡般駭人不輕。

敵軍看又出來一隊騎兵,他們立於一側的騎兵稍微晃動了一下又歸於平靜,也許是他們要牽制疾風營把,也有可能他們覺得他們重甲兵可以應付得了這個只有一千人的騎兵隊伍。可能是提前商量好了,劉克敵將軍把這六輛大車裹在隊伍中間,使敵人很難發現,看來他們是想給敵人一個出其不意的在打擊。

聽之前上過戰場的老兵說,戰場上特別是野戰的時候,雙方是不會投入所有兵力的,都會有保留的留下一兩支人馬,一旦這一兩支人馬出動,就會起到扭轉乾坤的作用,而這一兩支人馬也只在關鍵時刻或出其不意的時刻才能發揮最大的作用,我們的這六架戰車混在一千騎兵中,看來他們想起到一個出其不意的效果。

劉克敵一馬當先衝入戰場,這支隊伍如疾風暴雨般將敵軍已經混亂的騎兵防線衝出了一道巨大的口子,如同在盪漾的湖面上一條大船破浪而過一樣,只留下層層的波紋在身後,敵兵的騎兵防線已經徹底奔潰了,但在越過敵兵防線的時候也出事了,一架狂犀戰車突然一隻輪子在咯蹦一聲響後飛了起來,在七匹馬的狂奔下戰車的速度何等的快,輪子飛出後砸倒了一個平原兵後速度不減的衝進了重甲兵裏,重甲兵的陣型也被這隻巨輪砸開了一個小小的缺口,似乎兩三敵兵被連驚帶刺的砸死了,失去輪子的車子轟然倒地,又被受驚狂奔的七匹馬拖行了幾十步後翻滾着四分五裂,車上的人除了兩個馬伕眼疾手快在車倒地後跨上馬背逃走,其他的人全被高速翻滾的巨車擠壓甩砸致死,我們在城頭觀看的人又是一陣驚呼,王芳將軍也似乎眨了一下眼睛,真沒想到這個車會在這個時候出故障。 初步把建立大葉劍宗的事定下之後,天器子和洛騫告訴葉峰,他們想要離開一趟,為葉峰招募一個長老!

葉峰問天器子兩人想去招募誰,天器子兩人告訴葉峰,那個人可是非常厲害的煉丹大師,至於到底是誰,他們兩人賣了個關子。

既然天器子兩人不肯多說,葉峰也就不再多問什麼。

隨後,天器子兩人去找那個煉丹大師去了,葉峰等人則來到了精武堂。他們之所以來精武堂,是因為接到了精武堂的通知,讓他們到精武堂集合,沈逍有重要的事情宣布。

當葉峰等人來到精武堂的時候,獨孤浩然、雪伊人等所有剛剛成為神衛的人都已經到齊。

「你們共有五十人,我把你們分出了七隊,其中一隊到六隊有七個人,七隊有八個人。」沈逍一笑,接著說道:「神衛軍分為普通神衛、統領、神將,你們現在只是普通神衛。」

眾人紛紛色變,他們都是天賦過人之輩,豈會甘心做一個普通的神衛?

「我知道你們很不服氣。」沈逍笑道:「可是你們別忘記了,你們才剛剛成為神衛,在你們之前還有很多屆神衛選拔,有成千上萬的神衛。」

眾人沉默了,整個天下,大大小小的域群加起來,神衛確實有上萬個,剛剛成為神衛的人,當然只能做一個普通的神衛。

「想要成為神衛軍統領,至少也得是陰陽境。當然,即便你們真的突破到陰陽境,成為統領的機會還是不大,因為統領的位置有限,想要成為一個統領,必須打敗一個統領!能成為統領的人,至少也是陰陽境後期,想要擊敗這些人可不件容易的事。」沈逍笑道。

眾人紛紛色變。

「那神將的實力豈不是更強?」有人說道。

「整個神衛軍共有數萬人,神將卻只有三十六個。」沈逍一笑。

眾人色變。

「好了,不說這些了。」沈逍笑道:「今天我叫你們來,除了給你們分組之外,還有一件事。」

說著,沈逍看著屬下,又道:「把東西拿出來。」

「是!」那個下屬從乾坤布袋中取出了一套套金色的戰甲,共計五十套,金光四溢。

「這是天芒黃金甲,雖然它只是下品寶器,可卻並非是普通的下品寶器,即便是陰陽境武者全力一擊也無法洞穿它,你們滴血認主就可以使用了。」沈逍說道。

眾人當即各自挑選了一套「天芒黃金甲」滴血認主。

葉峰把滴血認主之後,心念一動,天芒黃金甲化作一道金光沒入他的眉心。緊接著,他的心念又是一動,戰甲浮出體表,自動穿在他的身上。

「天芒黃金甲不僅防禦力驚人,還可以提高你們的攻擊力。」沈逍說道。

眾人嘗試了一下,果然,天芒黃金甲確實可以提升攻擊力。

接下來,沈逍把七個小隊的名單公布了出來。

葉峰所在的小隊除了他自己外,還有雨洛天、雨菲煙、谷悠然、雪伊人、西門劍狂、武劍仇,他們這一小隊的隊長是谷悠然!

谷悠然擔任隊長,葉峰等人沒有任何意見。

「九幽邪教的一處分殿在巨龍巢穴附近,三天之後,我們會牽制住九幽邪教的長老,你們去圍剿九幽邪教的人。」沈逍正色道:「這次是你們第一次參加圍剿邪教餘孽的任務,我希望你們不要丟神衛軍的臉!」

「圍剿九幽邪教!」眾人不禁有些期待。

「巨龍巢穴!」葉峰臉色微變,他並沒聽說過巨龍巢穴。

雨洛天看出了葉峰的疑惑,笑著說道:「巨龍巢穴是樓蘭聖域的險地之一,那個地方是巨龍的巢穴演變而來的,所以一直被人稱為巨龍巢穴。巨龍巢穴有巨龍的遺骨和龍血,只不過很少被人發現,距離上次有人發現龍血和龍骨,已經是十年前的事了。」

葉峰臉色微變,樓蘭聖域居然還有巨龍巢穴。

「在巨龍巢穴深處有不少秘境,進去探索的人很多,不過死的人也多。據說有個地方,即便是輪迴境老怪也進不去,曾經有個輪迴境老怪想強行闖入那個地方,結果被殺陣轟殺了。」雨洛天正色道。

「難道那個地方是巨龍留下的?」葉峰色變。

「那個地方被稱為天龍秘洞,至於到底是誰留下的,就沒人知道了。」雨洛天說道。

「九幽邪教的人為什麼要把分舵設在哪裡?」葉峰皺眉。

「或許,他們在巨龍巢穴裡面發現了什麼。」雨洛天說道。

「莫非是巨龍留下的東西?」葉峰喃喃自語。

就在這時,沈逍擺了擺手,笑道:「好了,都散了吧……」

眾人聞言紛紛離開了精武堂。

離開精武堂后,葉峰迴到了武者行館,他決定先在武者行館呆一晚,明天前往逍遙城,把洛家的人帶到萬劍洞天,隨後再去巨龍巢穴。

葉峰剛剛回到武者行館,姬瑤光就找上門來,第一句話就說:「我要離開一段時間。」

「你想去什麼地方?」葉峰問道。

「去找一些東西。」姬瑤光說道。

「需要我幫忙嗎?」葉峰又問。

姬瑤光搖了搖頭,「不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