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丹宗咋了?抽風了啊?」

「他從來不動手的,手下的人也不會動手,今天是啥情況?」

……

一時間,眾人越發好奇,完全搞不清斯丹宗的手下在搞什麼。

然而,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三鼎聖院內爆發了好幾場戰鬥。

只見斯丹宗的手下,在指令殿申請了好幾次決鬥,隨後將天族,魔族中好幾個人都廢掉了修為!

「斯丹宗!你給我個交代!若不然,這件事沒完!」

「好一個斯族少主,你這樣做,是要與我等開戰嗎!」

……

第二天,三鼎聖院內,幾個天族和魔族的天驕發話了。

這幾個人,十分強大,境界在塑身境,可不是斯丹宗那幾個手下能抗衡的。

同時,按照境界來說,斯丹宗也不是這幾個人的對手。

但是,身為斯族少主的斯丹宗,面對這些聲音,是毫無懼意。

並且不等他開口,人族這邊就有幾個塑身境的天驕發話了,表示不管斯丹宗做什麼,都站在他這邊,力挺斯丹宗!

很明顯,那些幫助斯丹宗的人,這是在討好他,畢竟這貨今後可是斯族的族長。

「小道消息!斯丹宗的手下之所以找天族和魔族的人決鬥,都是李瀟在暗中指使的!」

「什麼!?一個法相境小子,能指使斯丹宗?」

「這種小道消息,我可不信!」

……

這則小道消息,自然是沒幾個人信。

畢竟,這三鼎聖院內,有資格,有能力指使斯丹宗辦事的人,可真沒幾個!

然而,沒過幾天,似乎是斯丹宗的一個手下說漏嘴了,這則小道消息,瞬間被證實!

這一刻,三鼎聖院的弟子動容了。

尤其是天族,魔族的人對李瀟的態度,當即出現了很大的變化。

之前,天族和魔族的人,想著欺凌李瀟,甚至是殺了李瀟,但現在,他們卻有些忌憚了。

只因,一個能指使斯丹宗辦事的人,就算其境界不高,但其身份,想來也是可怕!

「快去查!那李瀟什麼來頭!」

「難道是人族某個超級勢力的聖子?」

「會不會是哪個大能的弟子?居然能讓斯族未來的族長替他辦事,其身份……怕是很恐怖啊!」

……

一時間,整個三鼎聖院的人,都開始猜測李瀟的身份,更是對他忌憚三分。

可惜,又有誰知道,斯丹宗之所以這麼做,完全是在付利息……

第三章到啦!繼續去寫第四章~~~~

(本章完) 曲符不知道。

心底那隱藏的情緒讓他見到她時,越來越控制不住自己。

這並不是一個好現象,所以,他,放過她。

他承認,他退縮了。

他怕事情最後會變得不受控制。

曲符也是個狠心的,當斷則斷。

路瑾看著少年清冷的背影,突然嗤笑。

「辣雞統你聽見了嗎?他說了,他不喜歡我。」糾纏了這麼多個世界,她也不想在繼續下去了。

路瑾垂著眼瞼,想到小崽子剛才一件鄭重的說不喜歡她,心底就莫名其妙的有些煩躁。

不過,惜姮說的三個世界,這是最後一個世界。

雖然她不知道她打的是什麼鬼主意,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這三個世界都被惜姮做了手腳。

小崽子的事還是先放放吧,等這個世界過後,再說吧。

她現在實力恢復的足以毀滅主系統閑西,找回另外一魂一魄。

可是,惜姮這麼幫她,她所求的又是什麼?

她早就過了相信天上會掉餡餅的白痴年紀。

你得到的好處越大,只能說明,你到時候付出的代價將會更大。

不過,就憑一個小小惜姮,她還真不放在眼裡。

不是她自大,她只是客觀的陳述一個事實。

系統:你這不是自大,是狂妄。

……

路瑾在曲符後面回到班級,兩人就跟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依舊是有說有笑。

確切的說,是路瑾像得了選擇性失憶一樣,依舊死皮賴臉的跟曲符找話題。

曲符原本可以無視她的,但不知道為什麼,在她委屈巴巴的小表情下,心底的那點怒氣就被她三兩句話化解了。

「曲符,俗話說,做不成戀人可以做朋友嘛。你就當我這次給你開了個玩笑,笑一笑就忘了好不好?」路瑾用書本擋著腦袋,微微撅著嘴巴,帶著點撒嬌意味。

如果不是狗系統威脅她,不攻略就回不去,鬼才會這麼不要面子的撒嬌!

狗系統你等著!

等老子幹掉了閑西那貨,就把你大卸八塊!

系統:怎麼突然感覺背後陰嗖嗖的……

雖然心底那股怒氣沒了,但曲符還是在路瑾的「溫柔攻勢」下,強撐著一整天都沒搭理她。

直到放學時,在書桌里看到一封邀請函,呆愣了很久。

——

周六一大早,路瑾就自覺的從被窩裡爬起來了,洗漱好吃完飯,就自己出了門。

曲符比她還早,她到的時候就看見一個穿著白襯衫的男子背著黑色書包,初初有點鶴立雞群的感覺。

白凈的翩翩少年,總是能引來一大群女生犯花痴。

更何況曲符不止白,還俊。

往那一站,既溫柔又高冷。

「嘿!」路瑾從後面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曲符好像早就知道知道她來了一樣,並沒有被她嚇到。

「曲符,說真的,你能來,我真的很高興。」路瑾伸出手還沒碰到他,就被他側身躲開了。路瑾訕訕的收回手,「曲符,你今天能來,我就當……你原諒我了,你可不許在生氣了。」

走在見面的曲符,腳步一頓,轉過身,說:「以後不準在開這種玩笑。」

「好咧。」 外界鬧得沸沸揚揚,而在通天塔內,李瀟卻毫不知情,自顧自的修鍊。

在其旁邊,劉牧雲安然的坐著,也是在修鍊。

只因,李瀟將吸收來的造化之力,分了一部分給劉牧雲,若不然,劉牧雲也是吸收不到半點造化之力。

就這樣,兩人靜靜的修鍊,修為不斷的增長。

直到六天後,李瀟和劉牧雲睜開了眼睛。

「次數用完了,六天時間已到,該出去了。」李瀟輕語,面帶笑意,對這六天的修鍊成果,還是相當的滿意的。

只因,六天時間,李瀟的法相已經凝聚出了十尊!

如今的他,已將法相境修鍊到了圓滿!

「你真是妖孽,法相境居然修鍊到了圓滿。」劉牧雲自然看到了李瀟身後的十尊霸下法相,驚嘆不已。

「小意思啦。」李瀟笑道,心裡想著,若是告訴劉牧雲,他是步步圓滿,劉牧雲會露出怎樣的表情。

此刻,兩人整理了一下后,便走出了通天塔。

一出來,李瀟就看到了通天塔外,一大群人正在排隊,宛若一條長龍一般,都快排到百米外的廣場上去了。

「終於是出來了!」

「一修鍊就是六天,真是能把人等的急死!」

……

要知道,李瀟不出來,這群人就不敢進去修鍊。

如此一來,這群人只能等著,而這一等,就是六天!

六天時間,說長不長,但對於正在排隊的人來說,簡直就是一種煎熬。

「走,去找斯丹宗,也不知道交代他的事辦的咋樣了。」李瀟輕語,隨即離去。

沒過多久,李瀟便在煉丹房內找到了正在煉丹的斯丹宗。

「小冊子上的人,我都幫你解決了。」斯丹宗一看到李瀟,心裡就發虛,急忙開口,深怕李瀟向他討要利息。

「效率不錯嘛。」李瀟笑道,隨即伸出雙手,掰著手指,似乎在算什麼東西。

斯丹宗見狀,額頭一陣冷汗流下,急忙說道:「行了行了,別算利息了,你要我做什麼,就直說吧。」

「真是痛快的人。」李瀟笑道,隨即伸手一揮,又是一本小冊子丟在了斯丹宗的手中。

這是李瀟在前來找斯丹宗時,一路上記下來的名字。

比如說,在來的路上,有個天族瞪了一眼李瀟,李瀟不知道對方名字,就在小冊子上畫上了對方的畫像。

也有一個魔族,對李瀟啐了一口,李瀟依舊不知道對方的名字,也是畫了個畫像。

總之,李瀟把能記下的人,都記下了!

此刻,斯丹宗翻開小冊子,頓時無語。

只見他指著小冊子上的一張畫像,臉色一黑,沉聲道:「這畫的是誰?天族還是魔族?」

「你……這畫畫水平,可真是差啊……」劉牧雲看了一眼小冊子上那些畫像,也是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李瀟也是被說的尷尬,嘀咕道:「你對著小冊子上的畫像,挨個去找不就行了,哪來那麼多廢話。」

「你這話的是啥玩意,我去哪給你找這種天族!?」斯丹宗相當的無奈,更是感覺委屈。

只因,他真是沒見過長著五隻翅膀的天族。

天族的翅膀,都是成雙成對的,李瀟這小冊子上畫的幾個天族,要麼就是少了只翅膀,要麼就是多了一隻。

這要是按照小冊子上的畫像去找,那要找到何年何月!?

「我能不能問一句,這些人得罪過你嗎?」斯丹宗也是好奇,忍不住問了一句。

「沒有啊。」李瀟搖頭,道:「有幾個得罪過我,但有幾個,也算不上得罪吧。」

「那你幹嘛還要找他們麻煩?」斯丹宗無語道。

「天魔兩族,殺了那麼多人族,我就在三鼎聖院內向天魔兩族收點利息而已。」李瀟說道:「更何況……殺天魔兩族,需要理由嗎?」

爹地:媽咪賣給你了 這話一出,斯丹宗愕然,愣在原地,似乎是懵逼了。

他仔細想了一下,過了一會,突然像是想通了。

「好像是不需要理由……」斯丹宗嘀咕道。

如今,人族和天魔兩族,乃是死敵,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那麼,殺天族和魔族,需要理由?

若非三鼎聖院有規矩,不得私自動手,若不然三鼎聖院內的三族弟子,早就打到血流成河了!

「不是我們太殘暴,而是這個世界太殘酷。」劉牧雲嘆息道:「你可知,天族的神族和魔族的魔尊,在三千年前重傷,若是沒重傷,如今這十荒大地,哪還有人族,早就被滅族了。」

「現在,我聽族內的長輩說,神尊和魔尊快出關了,到了那時……人族怕是要進行最後的生存之戰了。」劉牧雲說道:「所以,趁著現在,多殺幾個,萬一哪天人族被滅了,我們也算是殺過天族和魔族,不虧!」

「聽起來真是沒啥道理,可……為啥我就被說服了呢……」斯丹宗嘀咕道。

隨即,只見斯丹宗將手中的小冊子丟給了身邊的一個人,道:「去,眼睛放亮點,查出畫上的人是誰,挨個的去決鬥他們,能殺就殺,不能殺就廢掉。」

此刻,李瀟眉頭緊皺,看似有什麼心事。

只因,劉牧雲之前說了,天族的神尊和魔族的魔尊,即將出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