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遠新電影將由實力派男演員段澤出演男主角。」

「方遠:《人生遙控器》的主題是珍惜時間、珍惜家庭。」

「方遠新電影發布會如期舉行,姚曉茹坦言第一次出演方導的電影,飾演的還是女主角,自己的壓力很大。」

「段澤自述初次看完劇本后曾熱淚盈眶,並表示《人生遙控器》一定是部好電影,值得大家走進電影院觀看。」

……

一篇又一篇的新聞被發到網上,相關的報道層出不窮。

影迷們對這部電影早就期待有加了,見到發布會的消息后頓時反響熱烈,《人生遙控器》很快便獲得了巨大的熱度。

「珍惜時間?珍惜家庭?聽起來感覺有點乏味啊,看電影的時候不會看著看著就睡著了吧?」

「怎麼可能,這只是一個主題而已,具體要如何展現全看導演的功力,方導講故事的能力你還信不過嗎?」

「也是啊,方導既然能拍出《返老還童》還有《楚門的世界》這種設定獨特的電影,《人生遙控器》肯定也不會乏味的。」

「幾位主演都是實力派,演技方面沒什麼好擔心的了,方導拍電影的能力也是毋庸置疑的,這部電影我看定了。」

「對啊,看一群好演員飆演技總比看流量明星在銀幕上尬演要好吧。」

「害,誰看流量明星是為了看他們的演技啊,不都是看臉看身材的嗎?」

「哈哈哈,太真實了。」

「我覺得吧,流量明星演技差一點其實也沒啥,畢竟製片方要的就是他們的熱度和流量嘛,但他們的粉絲非要硬吹偶像的演技好,這就有點膈應人了。」

「不管娛樂圈其他人怎麼樣,方導始終沒有向票房妥協,還在堅持拍好電影,總之他的電影拍一部我看一部!」

影迷們的反應其實也說明了一個事實,大家確實對流量明星感到有些厭煩了,所以才會對方遠的新電影如此期待。

網上的喧囂並未影響到方遠,《人生遙控器》的籌備工作依舊有條不紊。

發布會結束以後,劇組的工作人員就開始分批前往拍攝地集結,器材設備也在逐步運送過去。

兩天後,3月29日。

方遠告別沈蘭,輾轉后抵達了劇組所在的酒店。

他上午出發,到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

放下行李后,他並未過多休息,直接去了拍攝場地檢查準備情況。

一番查看下來,方遠很是滿意。

前期到達的工作人員已經將拍攝準備做得差不多了,等劇組集結完畢,電影隨時可以正式開機拍攝。

接下來的幾天,不斷有工作人員和演員前來報道,人手逐漸就位后,整個劇組也變得越發完善。

等到段澤和姚曉茹等幾位主要演員也進入了劇組,至此電影的前期準備工作就算完成了,下一階段就該輪到開機拍攝了。

4月2日,今天是《人生遙控器》正式開機的日子。

劇組所有人都起了一個大早,匯聚到拍攝場地舉行開機儀式。

走完前面的流程,在眾人的注視下,方遠點燃了鞭炮。

一陣噼里啪啦的響聲結束后,他走上前揭開了蓋在攝影機上的紅布。

大家齊刷刷地鼓掌,還有人高呼「開機大吉」,現場頓時變得熱鬧非凡。

方遠沒有阻止大家,在開拍前放鬆一下心情也挺好的,但熱鬧過後,就該把心思放到拍攝上了。

按照拍攝計劃,今天的任務並不重,畢竟是開機第一天嘛,還需要讓人們找找狀態,慢慢適應劇組的工作節奏。

此刻劇組所在的地方是一間巨大的倉儲倉庫門口,進門后,入眼可見全是堆滿了各種物品的高大貨架。

在這裡,劇組將會拍攝男主角偶然獲得遙控器的戲份。

整段戲份其實並不長,出鏡演員只有兩個,拍攝起來難度也不大,但由於是借用了別人的倉庫,有時間限制。所以方遠還是得抓緊時間,趕緊拍完才好安心轉場拍其他的戲份。

於是讓眾人放鬆一會後,他便拿起了擴音喇叭,「好了,大家各就各位,今天早點拍完早點收工吃開機宴。」

劇組的工作人員大多都跟方遠合作過好幾次了,都知道輕重,導演一聲令下,眾人很快就從放鬆狀態中脫離出來,回到了各自的工作崗位上。

等會出鏡的兩位演員也不敢怠慢,開機第一場戲,當然是要爭取一遍過,才能有個好兆頭。

何況這是在方遠的劇組,兩人更加不敢掉鏈子了。

段澤儘管早就背熟了台詞,此刻卻還是拿起了劇本,認真讀了起來,另外一位男演員同樣也是如此。

兩人都在一邊背台詞,一邊調整著自己的狀態,以便等會能有個好的發揮。

過了一會,一切準備就緒。

方遠坐回監視器后,拿起對講機,心緒忽然有些起伏。

又一部新電影要開拍了。

拍完《楚門》后休息了幾個月,再次回到熟悉的劇組,他忍不住有些心潮澎湃。

「呼。」

深呼吸一下后,方遠收斂心中的情緒,說道:「第一場第一鏡,開始!」

場記打板后,《人生遙控器》的拍攝便正式開始了。

段澤飾演的男主角出現在鏡頭裡,他正行走在一處走廊上。

頭頂的燈光很微弱,只能照亮下方的一小塊範圍,這讓走廊顯得有些陰暗,再加上前面隱約傳來的「滋滋」聲,讓這個地方看起來並不普通。

這段劇情是男主角因為家裡的遙控器太多,經常分不清哪個遙控器是打開什麼東西的,往往要挨個試一遍才能找到對應的遙控器。

男主對此感到很是厭煩,特別是在他臨時被上司要求加班,導致和妻子孩子約定好的外出旅行泡湯。正是心情煩躁的時候,他隨手拿起遙控器,想打開電視,可真正啟動的卻是空調。

他再也忍不下去了,跑到超市想買個多功能的遙控器,最好是能操控家裡所有需要遙控的電器,這樣就不需要每次都試來試去了。

在超市逛了一圈后,男主誤打誤撞推開了一扇門,踏進了這處有些陰暗的走廊。

超市裡的劇情留到後面再拍,今天要拍的就是男主角穿過走廊后發生的事情。 娘帶著我去了鎮上的商場,給我買了一件棉衣,還買了一條褲子,她一邊讓我試穿一邊不停的問我好看嗎,好看嗎。

不想逛商場或許是每個男孩子的通病,說實話,我對買新衣服不感興趣,但也還應著娘說好看,為了讓娘開心一點。

中午的時候,娘領著我去小餐館吃飯,說是吃完了就回家。剛好是中午,小餐館吃飯的人很多,我跟娘坐在那等了好久也還沒見飯菜上來,一問說是還要等會。

「娘,坐在這裡好悶,我們出去玩會啊。」我跟娘說。

娘看著我,張了張嘴,「娘走累了,要玩你自己去吧,記得別亂跑,玩會就回來。」。

「好嘞,娘。」一聽娘同意了,我立馬就溜出了小餐館。

長這麼大我這是第二次來鎮上,說實話,儘管那個時候已經是讀初二十四歲的人了,我承認我對鎮上那些新鮮的事物還是很好奇的。

我一邊走一邊看街道兩旁的建築物,沒走出多遠,「嘭」的一聲跟一個人撞在了一起。

我後退一步,張了張嘴剛想說對不起,沒想到對方已經喊了出來,「陽陽,咋是你?」。

「蘇蘇?」我張口結舌,被我撞到的居然就是隔壁班那個女生蘇蘇,我還記得她在放假前跟我表白把腳崴了。

「陽陽,還說放假後來你家找你玩的,可我媽不準。」蘇蘇說著低下頭,一臉心事重重地樣子。

我沒想其它,問她腳好了沒,她告訴我腳已經好了沒事瞭然后抬起頭,一把拉住我說,「陽陽,能在這遇上你,也算是緣分。要不你跟我去玩會。」。她說著拉著我的手就走。

「去哪玩啊,我娘還在對面小餐館等我呢。」我掙脫蘇蘇的手,說。

「你都這麼大一個人了,還怕你娘擔心啊,羞還是不羞?」蘇蘇說著跺了下腳,「你陪我玩會就當對我那天崴了腳的補償好不好。」。

或許是蘇蘇那話刺激到我了,當時我也沒想那麼多,就對她說,「玩就玩會,我才不怕我娘擔心我呢。」。

蘇蘇帶我去的地是她姨家,蘇蘇告訴我,她姨在鎮上的醫院當醫生,找了個對象是縣城的,家裡很有錢。蘇蘇說的關於她姨的事我不感興趣,很敷衍的應著她,心裡想的是早些陪她到她姨家坐會就回去找娘。

蘇蘇她姨姓艾,叫艾紅,找的對象姓范,叫範文鵬。我跟蘇蘇走進去的時候,看到蘇蘇她姨艾紅正坐在沙發上削蘋果,她男朋友範文鵬坐在沙發上抽煙。

「姨。」蘇蘇喊了聲領著我走了進去。

「蘇蘇,你來了?」艾紅一看到蘇蘇進去立刻從沙發上起身很熱情的招呼著她,然後看著我問蘇蘇,「這位是?」。

蘇蘇臉紅了一下說,「姨,這是我同學陽陽,鎮上恰好遇到,就喊他讓你這來玩會。」。

「呵呵,蘇蘇同學啊,坐坐。」艾紅很熱情的招呼著我,「陽陽,你來這玩就跟蘇蘇來這玩一樣,別拘謹啊」。艾紅說著把削好的蘋果遞給我,又吩咐她男朋友範文鵬給我和蘇蘇倒茶。

我接過艾紅遞給我的蘋果,看著她轉身的背影,腦袋裡冒出兩個字,好看。修長的身子,一雙好看的鳳眼,配著一頭瀑布般的長發。

如果說蘇蘇是美人胚子,她姨艾紅就是標準的大美人,難怪能找到大縣城的男朋友。

說實話,我對蘇蘇她姨艾紅的印象特別的好,人漂亮不說,還特別的熱情。除了我娘,我是第一次對一個陌生的女人生出好感。

艾紅陪著我跟蘇蘇說了一會話,忽的像記起啥似的對範文鵬說,「文鵬,你陪他們說說話,我去樓上看看冰冰醒了沒。」。

艾紅上樓去了,她男朋友一搭沒一搭的跟我們兩個說話,問的都是跟我們學習有關的事。我跟蘇蘇在學校里都是屬於那種差生,所以回答得很尷尬。不過我承認的是,範文鵬的學識確實很豐富,他侃侃而談,很儒雅,郎才女貌的,跟蘇蘇她姨艾紅很般配。

我們聊了沒多久,忽的就聽到艾紅的叫聲從樓上傳了下來,嘴裡喊著「文鵬,文鵬,冰冰出事了,你趕緊上來啊!」。

冰冰?看著手忙腳亂往樓上跑的範文鵬,聽到這兩個字我瞬間有點發懵,我想到了那天在電影院門口遇到的那個她自己說叫冰冰的女孩。

會是她嗎?我的心砰砰的跳個不停,直起身子往樓上看。不一會兒,就看到範文鵬跟艾紅攙扶著一個小孩從樓上下來了。那小孩身影很單薄,竟似有點眼熟。。《馬甲大佬A爆了》第195章出場驚艷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林凡輕笑,手掌在虛空一抹,道:「散。」

這片天地的一切都在他的指揮下,隨着他的開口那些禁錮了古鱷一族的規則之力突然潰散,與此同時那些攻殺也都被順道抹除了去。

「殺!」

古鱷一族的煉魂強者剛脫困局,馬上向林凡發起攻殺,太凌厲,他將他百丈的身軀當作了箭矢,劃破空間,下方大地都被他濃烈的威壓犁出一條深深的溝壑。

「還不死心?」林凡眼神一冷,手指向他衝殺來的強者,喝道:「跪下!」

「砰!」

本來像是箭矢般衝殺向林凡的煉魂強者身子猛然一僵,傳自血脈中的烙印在發威,讓他不由自主的噗通一聲跪在地上。

「好受嗎?」林凡眼神冰冷,俯瞰煉魂強者。

長達百丈的古鱷真身,缺失一條前爪,但依舊充滿了一種極段的壓迫之力,像是鋼鐵鑄成,鱗甲反射斜陽光燦燦,充滿質感,但現在,他匍匐在虛空中,猙獰的鱷頭上,有血紅光芒璀璨,像是一個光圈,將他定住,只能聽從林凡的命令。

其他古鱷族的人,一個個驚恐的看着林凡,他真的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掌控了血脈盤,現在能夠掌握他們的生死。

「啊……我不甘啊!!」煉魂強者流血淚!

他曾將血脈盤握在手中,若是他不追殺林凡,而是覓地掌控,現在怎麼會有這等困局?

「我是吾族的罪人。」

血淚大滴大滴的從他猩紅的眼眸掉落而下,悔恨,絕望,自責等等情緒,充斥他內心,讓他只想自盡。

林凡冷笑,就算這古鱷一族真的拿到了血脈盤,難道就能解除烙印在他們血脈中的禁錮?

這根本不可能,墓主早就有了後手,留下一縷神念隱伏血脈盤中,若是最後血脈盤是被古鱷一族的拿到,肯定會血腥出手鎮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