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阿姨,我是楊帆的同學楊文。」門外喊著。

我驚訝聽到了,還真是蕭炎所說的是同學會來。現在越來越佩服蕭炎,什麼都被他說對了。現在不得不佩服起蕭炎來,預測什麼都是對的,看來他的話還是有點用的。

門被打開,一個頭髮稍長較帥氣的男子走了進來,好奇看了看我們兩個人。楊帆的母親當然知道他是什麼意思,腦子轉的很快,對他解釋說:「這是楊帆兩個表哥,知道楊帆不舒服就過來看一看,楊文你快過來坐。」

我對他微微一笑,趙乙同就不同了,繼續磕著瓜子。楊文也對著我輕輕一笑,坐在我們對面,似乎很在意和我們坐在一起。楊帆的母親對楊文說:「來孩子,我給你倒杯熱水,今天可真冷。」

楊文對楊帆的母親說:「不了,我不渴,不要麻煩阿姨了。楊帆在家嗎,我就看看他。」

楊帆在房間里喊著:「來了,你到我家找我幹啥,有事電話說不也一樣。」

楊帆倒是說到疑點上,第一為什麼一進來看到黃符不驚訝,也沒有去詢問。還有突然找楊帆,為什麼不去打電話,如果真的是來看看東西都不買。光這兩個疑點,就能斷定他是有預謀的。

楊帆走了出來,精神不太好,可能昨天被沾了鬼氣導致的。楊文卻沒有緊張,反而顯得自然:「聽說你不舒服,我就過來看看你,沒帶東西怪不好意思的。電話里說哪有見面意義大,心意不一樣。」

楊帆的母親點頭高興地說:「是是是,來楊文喝杯熱水。」

楊文點頭感謝:「謝謝阿姨。」

「別客氣,你們兩個是從小到大的好朋友,以後到我家就別客氣。」楊帆的母親客氣的說。

不過還好楊帆的母親解釋我們是楊帆的表哥,不然露餡了反而導致那女鬼不敢進來。他們的計劃終止,那我們的計劃也沒戲,所以剛才楊帆的母親做的很好。

楊文這時注意到四周,指著四周的黃符說:「這是幹什麼的,貼這麼多黃符?」

楊帆的母親解釋說:「這是大師安排的,說可以驅鬼,這不。大清早你叔叔和大師去老家,解決楊帆的事情。」

楊文卻搖搖頭說:「這都是江湖騙子,阿姨這你也相信。他們也就是想騙你們的錢,我想是楊帆累了才導致睡著了。」

楊帆的母親卻不這樣說,肯定要給我面子,對楊文說:「不不不,這個大師好的很呢,我們要給十萬他只要1萬。有本事又不貪錢,真的是好大師,都救了我家楊帆兩次了。」

楊帆也附和說:「你可別不相信,他真的有本事。前天晚上大家都看到女鬼,太可怕了,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看來楊帆的父母並沒有告訴楊帆實情,女鬼就是跟他有關係。不過這也好,告訴他也只會打擊到他。還好楊帆並沒有透露我的身份,不然到時候就很難解釋,計劃也被打破。

楊文看了看四周說:「那行吧,切當相信他一次,只要不貪財就行。如果黃符真的有用,那就留著吧,不過真的有鬼?我從來都沒聽說過,還真不敢相信。」 聽楊文這麼一說似乎在心虛,為什麼直接說這是假的呢,而不是去試問?多種跡象表明楊文很有可能和女鬼是一幫人,可以說不用懷疑了。

楊文繼續說:「附近有一家火鍋特別好吃,我請大家一起吃火鍋,也可以熱乎身體。」

呵呵,看來是想讓大家逼出去,好讓想辦法把黃符撤走。不過他和我們在一起,有什麼辦法把這些黃符弄走呢?難道還有幫手,這讓我非常懷疑。

不過我阻止了楊帆和他的母親,對他高興的說:「太好了,可以吃火鍋,這個不錯。看下時間,快到十一點,那我們就現在去吧?」

楊帆和他的母親似乎聽不懂,因為之前我讓楊帆不能出這個門,現在又准許大家吃火鍋。所以楊帆和他的母親不太不明白我的意思,當然我這樣做是有目的,就是逼出女鬼。

假裝計劃讓他們得逞,這樣女鬼也就會出現,那我們才有辦法除掉女鬼。不然一直等也不是辦法,黃符在,女鬼也不敢進來。要是把黃符拿走,傻子也知道會是陷阱,所以說捨不得孩子就套不出狼。

楊帆的母親雖然不明白,但是經過這麼多年生活經驗也明白點什麼,對著我們說:「好哇吃火鍋,那我們去吃羊肉火鍋,可以暖身體。這次不能讓你請客,楊文,你們都是我的客人。我來請,都別搶了。」

楊文笑了笑,微微點頭,看他的樣子似乎得逞了很高興。我內心也在笑,你高興我也會高興,反正我就要當你背後的黃雀。誰讓你站錯隊,想害楊帆那是不可能的,因為今天有我和趙乙同在。

楊帆的母親把楊倩叫了出來,楊倩聽到要吃羊肉火鍋興奮不得了。不過他家的傘有限,本來有四把傘,結果被楊帆老爸帶走一把。剩下三把根本不夠我們六個人用,最後還是這樣安排。我和楊帆成一組、趙乙同和神秘的楊文一組、楊帆的母親和楊倩一組。

沒辦法,人多只能湊合過去,路不遠總不能打的吧。還好不是下雨,雪花落在身上抖一抖就好了,再說現在下的都是小雪。所以說這都是小事,我們根本不在乎。

於是大家爭先恐後走出家門,看來火鍋的魅力在冬天還是非常大的。羊肉是一個很神奇的肉,在燕京市吃過幾次。有的時候明明身體很冷,吃了羊肉後身體不再冷了,反而覺得暖和。有的人甚至會覺得熱,冒汗都有。

這不得不信,我都見過幾次。所以說在冬天很多人喜歡吃羊肉火鍋,那不僅僅好吃,吃了還能取暖。突然說起羊肉火鍋,我還真的有點饞。後來我發了簡訊告訴明月,說我在這裡不回去吃飯了,免得她自己在傻等。

到了一家火鍋店,下雪天氣這家火鍋店的生意還不錯,一般這個天氣大家都是懶得出來。想必大家都是想到這裡吃羊肉火鍋暖身子,看到別人吃的樣子,搞得我們幾個人也饞了。

雖然這裡生意不錯,但是位置還是有的,我們走到一個角落坐了下來。還好有空調開了暖氣,在店裡面待著果然舒服多了。後來服務員過來,最終讓楊帆的母親一個人點菜。

我是不挑食,趙乙同更不用說了,不愛說廢話。問他多少遍他都不會說廢話,只會等,然後吃。我對他了解夠多了,在墓里就表現出來。

我們就在隨便聊聊,發現楊文話也不是很多,聊起來也是非常隨意。看來楊文隱藏著根深,這個年紀就這麼輕易學會淡定,真的很不容易。我雖然比較淡定,但是和他比起來,真的小巫見大巫。

他完全就是一個普通人,不管面前是誰,都能表現出淡定的模樣。可以說這是非常不可思議,一般人做不到他那樣。楊帆和他的關係似乎很好,有說有笑的,竟然這麼好的關係楊文為什麼還要害他?

看來背後一定有什麼樣的悲慘故事,我們暫時還不知道。楊文和女鬼究竟是什麼關係,這才是我最好奇的地方。如果是女鬼控制了他,他身上肯定會帶著鬼氣或陰氣。

絕世溺寵:國民女神,不要跑 不過奇怪的是他身上並沒有陰氣,按道理來說一般與鬼待著時間長了,身體會殘留陰氣才對。我都注意過了,他的身體沒有一絲陰氣,這讓我非常驚訝。難道真的是我猜錯了嗎,是我多想了?還是蕭炎猜錯了?

不過不到最後就不要隨便下結論,萬一他不是普通人呢?這讓我也開始懷疑了起來,看他的樣子似乎隱藏著很深,並不想普通人。當然這只是我猜測,究竟是不是我也不清楚。

唯一能肯定就是,他不是好人,一定是想要陷害楊帆。但是吃火鍋的時候,還是對他表現很友善,畢竟現在交惡過早。現在還不能百分之百確定他一定是我們的敵人,只要等露出獠牙,再打擊也不遲。

這次火鍋吃的很愉快,楊帆和楊倩很聰明,並沒有透露我和趙乙同的身份。而且幫著我們,喊著我們表哥,連趙乙同忍不住要說一個字「嗯」作為回應。不然太不禮貌,但是習慣不愛說廢話還是改不掉。

吃完火鍋,我們準備動身回去,這時候外面的雪花下得很大。才一個小時左右,小雪都已經轉換成大雪,看來老天爺一定要把地上染成一片白。

還好沒有起風,不然打著傘也擋不住雪。路上已經積了不少雪,走路都能聽到「嗝呲」的聲音。這讓我們不敢走快,怕腳下一滑倒在地上那就尷尬了。

我和趙乙同是不可能倒下,但是楊帆一家是普通人,當然不一樣了。他們平衡不好,運氣差踩到滑的地方就容易滑倒。所以還是以安全為主,又不著急趕路,走慢點自然不會有事。

不過我擔心的是蕭炎那邊,下這麼大的雪,農村的路不好走,特別高速公路沒有人去處理,高速公路都有可能會堵車。他們進不了農村,那就會壞了我們的事。

看來今天老天爺要跟我們作對,不讓我們得逞嗎?如果不想辦法解決這些問題,那楊帆一家人將會很危險。所以今天最好解決所有問題,這樣才能保證楊帆一家人的安全。

終於走回到了楊帆的家,打開門以後,發現家裡一切安好。進來之後我就發現不對勁了,連趙乙同都認真了起來。因為發現附近黃符都不見了,而且這個屋子還有陰氣,這說明有人把黃符拿走讓鬼魂放進來。

楊倩歡呼著:「終於到家了,我要去床上暖一下。」

我趕緊拉住楊倩,對她說:「家裡似乎來賊了,你看黃符都不見了。先別進去,說不定賊還在家裡。我先去看一看,你們就在客廳圍成一圈,注意自己的安全。」

其他人按照我的話照做了,當然趙乙同也不列外,非常配合我。於是我一個人打開楊倩的房間,這裡並沒有陰氣,說明女鬼並沒有進入楊倩的房間。於是我打開了主卧,主卧也沒有發現陰氣的痕迹。

只剩衛生間和楊帆的房間了,我能猜出一定要比楊帆的房間,但是還是要檢查衛生間。就是要確定這裡有沒有陰氣存在,有沒有在這裡做過什麼。畢竟女鬼本事非常大,不能小看她,我看不見她就知道她的本領一定很大。

打開了衛生間,果然妹子陰氣,想必一定躲在楊帆的房間了。於是我正要準備打開楊帆的房間,只見一道聲音傳來:「沒想到你還是要插手這件事,真的對你有好處嗎?為了保護人渣,你願意與我拼你死我活?」

我知道這是對我說話,我也不用繼續裝了,對她說:「有什麼恩怨為什麼不能坐下來商量呢,何必要去殺人,再說人殺了一切就能改變嗎?還是改變不了,你還是鬼魂,在人間到處遊盪。你不覺得每天這樣,很無聊嗎?」

我回頭看了看楊文,看到他臉上震驚的表情,但是很快就消失了。果然非常淡定,反應也夠快,心理承受力非常強。不得不佩服他這般心理承受力怎麼練成了,不管收到什麼樣的打擊都能挺住。

他沒有表露自己的獠牙,而是選擇靜靜看著。因為他現在並不能幫女鬼什麼忙,或許他還不清楚到底什麼情況,不知道我是誰。

女鬼回應著:「無聊?我已經等候了這麼多時間,我會覺得無聊嗎。不管誰來阻止我,今天一定要殺了他。本以為好好耍上幾天,然後折磨他到死,沒想到請到你這個高人。但是我想殺的人,誰都無法阻止。」

這究竟是有多恨楊帆,不然一心都要殺殺死他。當然我不會讓她得逞,趁她現在理智的時候,我想辦法去勸勸她。能不動手勸她放下屠刀,那是最好的事情了。 只見女鬼憤怒了起來,對著我怒吼:「你知道什麼,我答應他我把所有的一切都給他。他倒好,一聲不吭直接走了,我心臟能受得了嗎?而且他知道這個秘密,還是一走了之。」

我本想繼續給她開導一下,沒想到楊帆卻走了過來,對女鬼說:「是你嗎,楊雪晴,真的對不起。當年我是沒辦法,是我父親硬拉著我來到這裡,我根本沒辦法抗拒。真的對不起,沒想到你真的會,我說不下去了。」

說完楊帆突然跪在了地上,讓我有點意想不到。竟然楊帆自己站出來和女鬼談判,那我就不說了,也許楊帆就能說服她。畢竟女鬼一直沒有殺他,也許真的是捨不得殺呢。

楊帆的母親緊張著跑過來,想要抱起楊帆,楊帆就是不起來。最終楊帆的母親也跪了下來,對著楊帆房門裡面的女鬼說:「一切都是我的錯,是我逼我兒子轉學,要殺要剮隨你。但是求求你放過其他人,也不要傷害我兒子。」

裡面一時半會沒有聲音,不知道是感動了,還是因為什麼原因不說話。這讓我轉頭看向趙乙同,希望他能給出一個主意。趙乙同卻搖搖頭,是讓我不插手還是他也不知道怎麼辦?

那我還是先等等,如果實在沒動靜,只好打開門來看看。足足等了三分鐘,楊帆和他的母親一直跪著都沒起來,意思女鬼不答應放了他們就不會起來了。可裡面一直沒有動靜,這讓大家非常苦惱。

我的腦里出現這個念頭,難道女鬼跑了?以她的實力,我並不一定降服她,為什麼會跑?難道她已經發現了趙乙同的身份,所以知道有危險就不敢出面了嗎?

雖然有這個開門的念頭,但是還是忍住了,如果她還在裡面說不定在調整心態。這時候調整心態的話,很有可能會原諒楊帆一家人。如果這時候去開門,無疑會刺激到她。

楊文卻在後頭著急了起來:「我說能不能別磨磨唧唧的,再說我們這麼多人還怕一個女人?」

看來楊文的尾巴要擼出來了,他到底有什麼目的?和女鬼是什麼關係?這時候這麼著急,想必害怕女鬼不忍心來殺楊帆。

我對他警告說:「不要刺激到她,好不容易冷靜下來,如果再刺激到她大家都沒好果子吃。」

楊文卻不在意大叫:「什麼玩意,不就一個女人在裝鬼,你們害怕成什麼樣子。我就不信,那女人還真是鬼,把你們吃了還是怎麼樣?」

說完楊文卻大步邁向楊帆房門的方向,我知道他究竟想做什麼,但是被我一手抓住阻止了他。楊帆一家人沒想到楊文會有這麼大的反應,以前從來沒出現這樣過,今天楊文太不正常了。

楊文被我大力拉住,自然動彈不了,對我開始怒罵了起來:「你就是懦夫,就知道躲起來,一個人你怕什麼。」

不好,他是在故意激怒女鬼,於是我封住了他的嘴。不能再讓他說話,不然女鬼思考被打亂了,又要繼續報仇。看來楊文是不用懷疑,鐵定是想害死楊帆一家人,楊文和楊帆一定有什麼恩怨。

想必楊帆自己肯定不知道,不然怎麼會和他做朋友,一定楊帆無心激怒了他。導致了楊文一心想讓楊帆死,故意做楊帆的好朋友也就是方便靠近他。雖然這只是我的猜測,但是事實肯定會是這樣。

楊文被我抱住動不了又說不了話,一直支支吾吾不停,當然我是不會給他機會說話。能用嘴巴解決,何必還要動手解決。被他一搞很容易逼女鬼要和我們鬥魚死網破,這個結果並不是我想看到的。

裡面久久沒有聲音,楊帆又對著自己房門說了起來:「我知道你一直喜歡我,分開后我一直沒有忘記你,曾有幾次找你卻找不到。到你家卻一直都是關著門,還寫了一封信給你,就是希望你能看見。每次回來一看,那封信還在原處,我知道你一直沒看。於是我還是每年回老家一趟到你家看看,就是希望你在家裡。」

楊帆說的自己的眼淚都掉了下來,確實說的很感動,沒想到楊帆用情這麼深。看來之前真的是錯怪楊帆了,不過也好,至少楊帆不是花花公子。

裡面還是沒有動靜,楊帆又繼續說:「一直以來,我並不知道你已經死了,我一直以為你還活著。每次到你家門口,就是希望下一次再來的時候能看到你,可是都沒有實現。我有次想過放棄,但是我捨不得你,最後還是一步一步堅持去你家找你。」

裡面又開始沉默了起來,不再說話。這讓我很鬱悶,總是這樣那就沒意思了。於是我讓趙乙同把楊文給鎖住,不能讓他跑或者說話,不然又會出什麼事。

我一個人走到楊帆的房門邊,然後輕輕把門打開,卻發現窗戶被打開。裡面只殘留一絲陰氣,說明女鬼之前確實在這裡待過,但是她已經逃走了。這讓我更鬱悶,千載難逢的機會居然就這樣沒了。

於是告訴大家:「計劃失敗了,她跑掉了。不過我有一個疑問,楊文你和那女鬼又是什麼關係?你為什麼要幫助女鬼?你究竟有什麼目的,如實招來。」

趙乙同很配合我,放開他的嘴巴讓他說話,楊文不滿對我說:「你說你多垃圾,早點開門不就抓到了嗎?非要拖,現在好了,她跑了。鬼跑了就找借口,來找我是吧。可以啊,隨意找,我都接受。」

被他這樣反駁,讓我有點一時無法反駁,說的並不是沒有道理。我知道這是詭辯,但是楊帆一家人並不會這樣想。所以我選擇沉默,再爭吵的話楊帆一家人可能會站在楊文身邊。

所以我讓趙乙同放開楊文算了,他也太會狡辯了,說多了反而讓我們不利。楊帆的母親幫楊文說話:「大師,你肯定弄錯了,楊文和楊帆是好朋友。他也是一時激動,想來幫忙的,大師不要怪啊!」

我微微點頭,對她說:「行吧,那我這次再布置黃符,阻止女鬼進來。這次你們要外加小心,我猜想剛才吃火鍋的時候,一定有人偷偷開門進來。所以黃符才會不見了,女鬼躲進來。」

楊帆的母親不斷稱「是」,還把責任放在我身上。我看楊帆受到打擊一時發起呆來,相信他一時半會走不出這個陰影出來。楊文氣勢洶洶走了出去,我也沒再去管他。於是我在楊帆的家裡,每一處門窗都貼了幾道黃符,就是為了阻止那女鬼再次進來。

我對楊帆的母親說:「現在開始不要出去了,也不要隨便讓外人進來,還有一點很重要黃符不能動。如果發生了什麼事就打電話給我,這事情還需要農村那邊的消息之後,在決定怎麼做。還有最後一件事,楊文可能和女鬼有關係。雖然這是猜測,但是很多地方確實指向這點,務必小心。」

楊帆的母親剛想解釋,我阻止她了,只是希望讓她明白信不信由她。最後我帶著趙乙同回去,畢竟再繼續等下去也無任何意義。

走出門后,趙乙同卻好奇問了問我:「為什麼不選擇去跟蹤他呢?可能會發現什麼線索?」

我無奈搖搖頭,對趙乙同說:「就算跟蹤也沒用,他不敢再找女鬼碰頭,肯定會等風頭過來才會去。所以就算跟蹤他,也沒啥用,還是回家休息好。」

趙乙同也是學我無奈搖搖頭,對我說:「行吧,那我先回去了,你一個人回去沒多大問題吧。」

我笑著說:「能有啥問題,行吧,那你路上小心。」

趙乙同笑笑不說話,掉頭就走。我也無奈,走的時候那麼多人,回來就剩我一個人。無所謂,一個人我還怕什麼。不過雪下的很大,跑起來都覺得不自然。沒想到今天發生了這麼多事,最重要的是居然任務失敗了,這讓我很鬱悶。

這時候又一個女的聲音傳過來:「你為什麼總是喜歡多管閑事,你已經惹到我了,我要殺了他。我不僅殺了他,還要殺了他一家,我讓你感到後悔。讓你多管閑事,去替他們一家人收屍吧。」

沒想到女鬼又隱身給我傳音來了,看樣子是要來威脅我。但是這讓我很疑惑,難道她聽到楊帆說的那麼多話,沒有一絲感動?為什麼還要想的殺楊帆,我看不懂是這點。

於是我對她說:「他還愛著你,為什麼你還想殺他?都說了他不是自願離開,是他的父母不想讓他早戀,才讓他轉學。而且一家人並不知道你有心臟病,你都沒告訴楊帆,早知如此為什麼當初去選擇早戀?」

女鬼回應著我:「哈哈哈!愛我,愛我就應該反抗,憑什麼帶走他?他就是一個懦夫,真正愛我誰阻止也不會離開我。笑死我了,你談過戀愛了沒有?」 很奇怪,女鬼最後沒有回復我,一直沒有任何聲音。難道女鬼被我說服了?我想沒那麼容易,總之有黃符在就不會有事,我也總不能在他家一直待著。這太不方便了,又太麻煩楊帆的一家人。

所以我才決定回家,只要有黃符在,那女鬼就無所作為。雖然雪下的很大,但是阻止不了我回家的路,誰讓我的身體素質已經修鍊到很強。

到了家之後,發現明月穿著厚衣在門口這裡傻傻等客戶。我一陣無語,難道不怕冷嗎?我對她好奇說:「你待在這裡等難道不冷嗎,再說外面的溫度太低了,到裡面待著等呀。沒必要非要坐在門口等著,明白了嗎?」

明月見到我回來,馬上打起精神來,站了起來對我說:「明白了師傅,我就是希望你能拉到客人,不然天天沒生意也太對不起師傅了。」

這讓我無法再繼續批評明月,畢竟這也是她為了我好。不然誰會幫我這樣做,為了拉到客人堅持在門口等候,哪怕天氣有多冷。這不,她穿上厚衣,就是希望能拉到一兩個客人。

我溫柔對她說:「沒辦法,再說現在這個客人給我一萬的酬勞,不在乎一兩個。去裡面暖和暖和身子吧,別把自己凍著了,不然誰幫我看店。」

明月點頭對我說:「好的師傅,我這就去裡面保暖。」

明月這才搬著凳子到裡面坐了起來,這讓我感到非常欣慰,遇到一個好徒弟。不僅聽話,而且還能幫我全心看店,還能天天幫我炒菜做飯。這樣的徒弟向哪裡找,我要不教點本事,那真的是虧待她。

於是我對她說:「等雪下完后,當然這件苦差事辦完后,我就教你打開真氣大門。這樣以後你才能真正入門修真者,學習真氣道術,將來才有希望像我這樣成為修真者。」

明月先是激動的道謝后又是謙虛地說:「那先謝謝師傅,不過,明月能像師傅一樣的修真者是不可能的吧。師傅那麼厲害,徒弟估計是不可能達到師傅的那種境界。」

我笑了笑,沒有說話,直接去樓上我的房間。留下懵逼的明月,她不知道我笑是什麼,認為我在開心嗎?其實並不是,我告訴她還不如讓她自己慢慢體驗,這樣她才會成長起來會更快。

人生充滿好奇,都是需要自己領悟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別人告訴你未必就是正確,只有自己體驗過才能明白是真是假。

到了房間后我開始閉目養神,修鍊真氣。自從二丹田突破,就沒有好好整理自己體內的經脈。所以想這次進去看看,說不定還能提升實力,好讓以後可以對付那女鬼。

「這破天非要下的大雪,也不知道村裡的路會不會被封,害得我們到中午都沒吃飯。我肚子都快叫了,早知道我帶吃的過來。」這正是坐在楊帆父親車上的蕭炎,埋怨這下大雪的天氣。

楊帆的父親似乎很喜歡蕭炎直爽的性格,和蕭炎聊的非常開:「就是啊,什麼破天氣,非要下個大雪。還好我打電話託付那邊的鎮長安排推雪,不然到了那裡去不了村裡頭。我說小哥,你那個朋友本事很大啊,隨便幾下就能把我兒子救活。」

蕭炎哈哈大笑:「哈哈,他是我小弟,當然有點本事。 武學天賦系統 不然我都不理他,這點小事做不了,那就不要再見我。也不知道他把事情辦了怎麼樣了,能不能解決那件事。」

這要是我在場絕對震驚,蕭炎什麼時候話這麼多,在墓里都是很少說話。可能那時候還有姦細,所有很多話還不能明說,到了人少的時候才敢說出來。我現在也才明白,這就是有頭腦,不是一般人能考慮的明白。

楊帆的父親也是非常開心,對蕭炎說:「那是那是,看小哥相貌堂堂,一定是個大英雄。不過我想知道,我的兒子一定沒事吧,主要我挺擔心的。」

蕭炎聽著無所謂,對楊帆的父親說:「沒事,放心吧,一切都在我掌控中。雖然去鄉下不重要,但是重要的是確定一下,我的猜想是否是真實。」

楊帆聽的不停點頭稱是,好在高速經常有車走過,雪下到路上就化了。不過在大雪天開車,比平常速度要慢了許多,楊帆的父親才不高興老天爺下大雪。這才沒聊多久,雪開始停了,這讓楊帆的父親和蕭炎興奮大叫了起來。看起來這兩個人真的像哥倆兄弟好的感情,聊天都這麼帶勁。

蕭炎高興大笑了起來:「哈哈,看來老天還是眷念著我們,這下很快就到鎮上可以吃點東西了吧。肚子都快受不了,這鬼天氣害我肚子挨餓。」

楊帆的父親開始自責起來:「實在不好意思哈,小哥,出門沒準備充分。不過還有一個小時就能到,別著急,我現在就加速。」

蕭炎擺擺手,對楊帆的父親說:「千萬別,還是穩點開,路上有積雪容易滑。我也是這麼一說,抗一下午我也能抗的下去,無所謂哈。」

楊帆的父親開始佩服起蕭炎起來:「果然有大丈夫能屈能伸,我都佩服,佩服。本來以為像你們大師都不愛說話,沒想到你和我一樣,都喜歡聊天。是我見識太少了,真的太少了。」

蕭炎輕輕笑了笑,對他說:「呵呵,我來給你上一課,除了我姐夫不愛說廢話。也就是早上你帶著另外一個人,他是真的不愛說話。其他什麼裝的很清高的,故意說幾句深奧聽不懂的話,都是出來裝的騙錢而已。像我們這樣,對錢才是真的無所謂。」

楊帆的父親對蕭炎說的話非常認可,激動的說:「哎你說的說,非常有道理。沒錢他們懶得出來,有錢還在裝爺爺說那麼幾句話,我看的都不服氣。遇到那位小哥,本來拿出五萬他不要,我以為要十萬。結果他只要一萬,而且不像他們喜歡作,先談錢后做事。那小哥完全沒談錢,先做事後還降價,我真的佩服他。」

蕭炎點了點頭說:「沒錯,這才是真正的道士,當然不是迷信那種。道士最重要的字是『道』,講道理和道德,有這兩樣才算真正的道士。其他都是用幌子來騙錢,沒啥真本事。」

楊帆的父親說:「你說的還真對,跟你聊天我發現能學到很多,而且非常有勁。我知道像你們這樣的人一定很忙,救人才是你們的責任,我雖然是普通人但是眼睛不瞎。其實我很佩服你們幾個人,不像其他假道士來騙錢。」

蕭炎微微一笑,閉著眼睛說:「萬事沒有絕對的,好了我得休息一會,到了你叫我一聲。現在有點困了,想睡一會。」

楊帆的父親點頭答應:「好嘞,小哥辛苦了,等下到了我就喊你!」

一個小時多過去了,楊帆的父親終於把車開到高速下,並且到了鎮上。他打電話通知鎮長有要事,所以沒去鎮長家裡見面,畢竟這事非常著急。很快就到了楊帆以前的老家,當然有他的以前房子。

已經是比較舊的房子,兩層樓,也就過年幾天回家住。一般都不回來的,所以楊帆的父親沒有打算重新建。其實自從那姑娘心臟病複發死亡后,就沒打算回來,是楊帆一直要求回來。當然這麼多年來,一直沒敢告訴楊帆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