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江帆立刻發現黃富臉上露出不悅之色,「在你眼裡黑幫是一個無惡不作的罪惡組織吧,實際『黑』與『白』之間,並無真真的界限,就看你如何操作,向善則『黑』變『白』,向惡則『白』變『黑』!」

黃富是個極為聰明的人,他立刻就明白了江帆的話中的意思,江帆是要利用青龍幫將其他黑幫消滅掉,然後把青龍幫引向正道上發展。

「帆哥,你太有魄力了,我支持你!」黃富道。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江帆坐上青龍幫龍頭位子上,黃富坐在他身邊,江帆冷眼掃視了下面的幾百個青龍幫的兄弟。

「這次消滅鐵刀幫的行動十分重要,關係到我們青龍幫發展壯大,所以這次行動要迅速,下手要狠!一鼓作氣消滅鐵刀幫!」

「老大,你就下達命令吧,兄弟們早就等待這一天了!」薛奎安道。

「兄弟們!你們有沒有信心消滅鐵刀幫!」江帆道。

「有!」幾百號人齊聲喊道,大廳被震得嗡嗡直響。

「很好,那就跟著我走吧!」

江帆領著青龍幫幾百號人,殺氣騰騰地直奔鐵刀幫的總部沙壩口,此時的鐵刀幫那些人還在打麻將呢。

很快就有人發現了青龍幫的人,立刻驚慌到沙壩口總部報告:「不,不好了,青龍幫殺過來了!」

「什麼,青龍幫殺過來了?你有沒有搞錯!」鐵刀幫老大蘇金榮驚訝道。

「絕對沒錯,我親眼看到的!」

「兄弟們,快抄傢伙,殺出去!」蘇金榮喝道,此時幫里只有一百多人,其他的人還在睡覺,或者出去鬼混去了。

蘇金榮領著一百多號人沖了出來,江帆看到了鐵刀幫的人,立刻大聲喊道:「兄弟們,你們揚眉吐氣的時候到了,殺!」

江帆第一個沖了過去,黃富很興奮,緊跟在江帆身後,這是他第一次參加黑幫的街頭打鬥,特興奮和激動。

江帆如同虎入羊群,拳腳所到之處,立刻倒下一大片,黃富是經過特訓的軍人,招招致殘,專打人的關節,那些鐵刀幫的人不是骨斷就是筋折。

給讀者的話:

支持啊!砸磚投票收藏! 她只是想要搞清楚一件事而已,就算是得不到結果,至少她想要徹底的問出口。

林家書房。

林偉國看著眼前將他家鬧得亂鬨哄的少女,眼底滿是複雜:「說吧,你想要知道什麼?」

「林總前段時間痛失一女,我很好奇,為什麼你們的臉上都看不到任何的傷心呢?」慕卿打量著林偉國。

林偉國臉色未變,隨即想起之前慕卿也是因為林卿的事情,才會來家裡鬧,隱隱明白了什麼。

「你是卿卿的粉絲?其實我早該想到的。」如果不是粉絲的話,怎麼可能這麼在乎?

慕卿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林偉國無奈一笑,眸光看著一側的照片:「其實卿卿死了,我怎麼可能一點都不傷心?」

「只不過,我擔心會影響到風華的情緒,就沒有表露出來而已。」林偉國幽幽的嘆了口氣,將手裡的照片遞給慕卿。

接過照片,慕卿忍不住蹙了蹙眉。

上面是林偉國抱著林卿的照片,趙風華的面色當時就有些難看,不過還是隱忍著。

「這是什麼意思?親生母親不喜歡自己的孩子?」慕卿眼底劃過一抹嘲諷。

「其實,準確來說,林卿不是我們的孩子。」林偉國看了眼慕卿,終是說了這個驚天大秘密。

「什麼?!」慕卿詫異的看著林偉國,心情久久難以平復:「你說林卿不是你們的親生女兒?」

「沒錯,當年風華斷定不能生,我們就從福利院抱養了一個小女孩,就是林卿。」林偉國從抽屜里拿出一個檔案袋:「這是關於她的資料。」

拿起資料,慕卿眼底滿是詫異,不過卻也相信是真的。

第一,她現在對林偉國來說,只是個外人。

第二,如果跟她說假話的話,沒有任何的好處。

第三,只有這個解釋,可以說通他們的態度。

的確是有了林憂以後,他們就不在乎林卿了。

呵!想想也對,都有親生孩子了,何必在乎一個抱養的?

林偉國沒注意到慕卿眼底的諷刺,苦澀一笑:「慕小姐,我把一切告訴你,是希望你能夠停止你對林家的報復。」

「哦?」慕卿挑了挑眉,冷冷的看向林偉國。

雖然早就猜到,但是真的聽到了,還是會覺得十分的諷刺。

「我知道你是卿卿的粉絲,對林家的所作所為也是因為替林卿抱不平,但是我們能夠把她養大已經很不錯了,我希望你不要以為我們欺負了她……」

「沒有欺負?」慕卿嘲諷的打斷了林偉國的話:「從林憂出生的那天起……不對,是從發現林憂的那天起,你們管過林卿嗎?」

「你們不給她一分錢,任由她自生自滅,而且回來得晚就沒有飯吃,林卿白天上學,晚上打工,回家還要挨餓,這樣的你們,憑什麼說對林卿很不錯?!」

「我們……」林偉國震驚的望著慕卿,她怎麼會知道的這麼清楚?

「你們是不是覺得,給個地方住,就算是你們的好?就可以大肆利用林卿的名聲,來為林家、為你們的女兒鋪路?」慕卿眼底泛起滔天的怒火。

原本以為他們是她的親生父母,她一直都在隱忍著,可是如今,她真的寧願是在福利院長大的!

林偉國獃獃的望著慕卿,被她逼問的啞口無言。

慕卿看著林偉國的目光中,多了一抹失望與嘲諷:「呵呵呵……真好啊,原來這就是你們這樣薄情的理由。」

「慕小姐……」林偉國焦急的想要解釋一下。

卻被慕卿揮手打斷:「你什麼都不必說了,我懶得聽了。」

拿著檔案袋,慕卿毫不猶豫的轉身離去。

重重的關上辦公室的大門,慕卿眼底滿是嘲諷。

原以為她只是不被喜歡,沒想到她根本不是林家人。

這樣看來,他們或許也知道林憂的所作所為,只是默許了而已。

也是,畢竟還是親生的最好!

「呵呵……」冷笑一聲,慕卿只覺得心頭被一陣冰冷覆蓋。

握著文檔的手逐漸收緊,慕卿眼底泛起一片猩紅。

忽地,緊攥的手被人握著,慕卿詫異的回過頭,卻撞進一個熟悉而又溫暖的懷抱中。

「時奕……」慕卿低低的喚了一聲,眼底泛起一抹驚訝。

他怎麼來了?

「傻丫頭。」封時奕在她額頭上印下一吻,腦中不自覺浮現出剛剛慕卿的樣子。

剛剛的她,周身散發著森然冷氣,眼底一片猩紅,顯然是氣急的模樣。

心中驟然一痛,封時奕緊緊地抱住慕卿:「有事沒必要自己扛的,小傻瓜。」

不敢想象,如果他沒有跟過來,慕卿會變成什麼樣子……

聞言,原本布滿冰霜的心臟再次被暖意包圍,慕卿伸手抱住封時奕的腰,唇角不自覺微微上揚。

時奕,謝謝你……

因為有你的出現,我的世界才沒有冰封萬里。

謝謝你,照亮了我的一方小世界,慶幸,今生可以遇到你……

封時奕揉了揉慕卿的頭,眼底滿是寵溺:「小笨蛋,現在可以說說,你到底知道了什麼嗎?」

直覺,剛剛慕卿的情況絕對不對勁。

慕卿頓了頓,隨即將檔案袋打開:「我不是林偉國的女兒,是她們抱養的。」

說著,慕卿拿出了檔案袋裡的東西。

封時奕此刻已經被驚得說不出話來,原來,林卿不是林家女!

難怪!難怪他們一家人的態度都這麼涼薄!

看清楚檔案袋裡的東西,慕卿眼底閃過一抹茫然:「這是一份死亡證明,還有一個紅色肚兜和平安福……」

「死亡證明?」封時奕伸手拿過慕卿手裡的死亡證明。

【死者嚴厲,年齡28歲,性別男,死因……妻子下落不明,只留下一女嚴卿卿……】

死因那裡,居然寫了個絕密!

慕卿詫異的抬起頭,與封時奕相視一眼。

能夠死因絕密的,都不是簡單的人,這說明警方都在保護他!

「嚴卿卿……」慕卿低低的呢喃著。

原來她叫嚴卿卿,原來她的父親是個了不起的人物。

只是妻子下落不明……難道也出了什麼事情? 鐵刀幫的老大蘇金榮見勢不妙,轉身就想逃跑,薛奎安立刻緊追上去大喊道:「媽的,蘇金榮你逃不掉的!今天不砍倒你,老子就他媽跟你姓!」

薛奎安提著大砍刀沖了上去,蘇金榮也和該倒霉,身體肥胖本來跑得就慢,腳踩到了香蕉皮,一下子摔倒在地。

薛奎安立刻趕上,舉刀猛砍,蘇金榮慘叫一聲倒在血泊中。

這場街頭打鬥經歷三個多少時終於結束了,青龍幫大獲全勝,消滅了鐵刀幫,接收了鐵刀幫的所有產業和地盤。從此東海市黑幫只剩下青龍幫、藍幫、三和幫,隆興集團的爪牙只剩下藍幫。

天蒙蒙亮的時候,隆興集集團的董事長盛宗強收到了鐵刀幫被青龍幫滅掉的消息,立刻勃然大怒。

「媽的,又是青龍幫乾的,快給我查查青龍幫老大是誰!」

「爸,不用查了我已經查到了,青龍幫的老大是江帆!」盛凌雲從屋裡走了出來。

「什麼,怎麼可能是江帆,他不是東海人民醫院的醫生嗎?什麼時候成了青龍幫的老大?」盛宗盛驚訝道。

「他是東海人民醫院的醫生,也是青龍幫的老大,這次吞併鐵刀幫的計劃就是他制定的,包括上次滅掉洪發幫也是他乾的。」盛凌雲道。

「真沒想到這小子挺能耐,一直和我們隆興集團作對,以為消滅了鐵刀幫就會打擊到我們,呵呵,他哪知道我們隆興集團真正實力呢!」盛宗強冷笑道。

「爸,這小子是個人才,醫術上也是個天才,如果收到我們隆興來,真是如虎添翼!」盛凌雲道。

「想收這小子,恐怕是白費心機啊!」盛宗強嘆息道。

「爸,我就不信,他就沒有什麼弱點,我們投其所好,定可將他收到我們隆興來。」盛凌雲道。

「哦,云云你不是喜歡上他了吧,怎麼對他感興趣了呢?」盛總強笑道。

盛凌雲臉微紅,撒嬌道:「爸,我可是為隆興招募人才,怎麼會喜歡上他呢!」

「呵呵,我自己的女兒是什麼人,我還不清楚,說實在的,這小子真的不錯,如果能成為我的乘龍快婿那到也不錯,就怕他不肯啊!」盛宗強搖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