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兒,你是我的,是我的,我要永永遠遠把你禁錮在我身邊。」奇發狂的吼叫著,眼神中的怒氣已經完全爆發出來,現在敢當他的人,全部都會生不如死。

「喂,.。」奇撥了幾個電話,交代了一些事,點了一支煙獨自坐在樂琦以前最喜歡發獃的地方。哼.樂兒,我要你親自來求我,你敢不聽話,我要你知道後果。

在另一個別墅的人,渾身發抖,感覺好冷,為什麼離開了他,還是覺得他就在身邊似的,好怕,樂琦縮在一起,坐在床上,獃獃的望著眼前這陌生的環境。

望著漫天的繁星,心中酸澀、無耐,不知自己到底是做錯了什麼居然把自己弄得無家可歸。以前總是覺得一切高興就好,想不到這麼簡單的願望也不能實現。

樂琦習慣坐在窗邊發獃,這實在奇的別墅養成的習慣,不知不覺已經是她閑時最喜歡做得事。長長的秀髮如黑色綢緞一樣散落在背後,精緻絕美的容顏,沐浴在月光中,像是在吸收月光中的靈氣,讓人感覺那一切好像是在夢幻里。

在院中的散步的上官傲宇無意發現了這一幕,讓他整個個人陶醉在其中,一時忘了回神。樂琦感覺好像有一雙黑夜中的眼睛望著自己,但又找不到目光的來源,這時的她是那麼的無助,只想快一點離開這個感覺也像牢籠的地方。想了想,決定還是找上官先生問下子。

咚咚.一陣輕輕地敲門聲,打亂了樂琦的思路。走到門口,看到一位年輕的女孩站在門口,這應該是他家的女僕吧。

「小姐,先生讓你去他的書房好像有事和你說。」這個看上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禮貌的說著。

「好,知道了,謝謝。」樂琦也禮貌的回應了來人。

咚咚.幾聲輕輕地敲門后,「上官先生,是我,打擾了。」樂琦禮貌的詢問著。

「進來吧。」一進門就看見上官傲宇坐在書桌後面,眼睛看著進來的人。

「您找我有事嗎?」對於這個不熟的男人,樂琦還是本能的將自己武裝起來。

「呵呵.可不可以不用這麼拘束,我們也算朋友不是嘛!」露出溫柔的微笑,知道眼前這個女孩很有個性,的確很有趣。

「哦.不好意思。」望著上官先生的溫柔,覺得自己好沒禮貌,他是一位真正的紳士。

「我決定後天就出差,你應該沒問題吧?」眼眸中的溫情連自己都沒察覺到。

「沒問題,我是您的員工。」對於他突如其來的話還是有那麼一點慌,盡量讓自己保持冷靜,這不是自己要的結果嗎?可為什麼會覺得不安,因為知道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看出了樂琦眼中閃過的不安,也洞察了她的心思,「你在擔心什麼?」故意調侃到。

「我.我覺得天下沒有這麼好的事,你為什麼要幫我,不要告訴我因為我是海韻的朋友。」語氣雖是柔和,但其中所表現的堅定、不退縮是毋庸置疑的。此時的她就像一個出色的演講者說出自己的看法,那樣的氣魄讓人震驚。

看著這樣倔強的她,心中莫名的對她又多了幾分了解,她真的很與眾不同。

「是啊,因為對你好奇。」實話實說,沒有絲毫的避諱,絕對是一個成功男人的魅力。

「好奇,是個很不錯的理由。但我想把話說清楚,說然有些失禮。」對於這個男人的答案樂琦沒有疑義,她十分有信心將自己保護好,不會讓自己陷入麻煩,所以說話時的口氣是軟中帶硬。看著他,有眼神詢問是否可以繼續下去,如果他不想聽,那麼談話到此為止;如果可以繼續那麼她會告訴他自己只想工作的單純想法。

傲宇點點頭,示意要她說下去。

「我只是你的員工,我不想讓你惹麻煩,也不想讓自己惹麻煩,可以嗎?」隨時詢問,但真的覺得自己好像不太禮貌,語氣很溫柔,一雙清澈的雙眸看著對方。

「我明白,你的事我大概也知道一些,那我們以後合作愉快!」對於她的情況他已經找人調查,知道他是想離開一個人才會到他身邊。對於她的好奇早就由來已久了,有這麼好的機會可不想錯過,至於會不會和那個人產生衝突他不在呼,因為他和他的實力不相上下。

「.」樂琦看著他沒說話,只是微微的一笑帶過一切。

「好吧,今天的談話就到這,早點休息吧!」他會給他一個溫柔的微笑,像春風一樣,讓人很舒服。樂琦只是點點頭,然後出去了。

在另一個書房,奇銳利的雙眸望著遠方,周圍寒冷的空氣讓人不敢靠近。樂兒,你真是越來越厲害了,什麼時候找到上官傲宇這個靠山,哼.想離開,我要你知道背叛的後果。

「奇少,已經找到小姐的行蹤。她現在住在上官傲宇的私人別墅。」一個穿黑色西裝的人很恭敬的對奇說著,等待他的下一步指示。

「現在就把她帶回來。」他冷冷的說著,眼裡沒有任何錶情。

「是。」說完,他轉身離開奇的書房。

奇則是一個人拿起手中的電話,撥通了上官傲宇的號碼。

「喂,你好,哪位?」上官很疑惑的看著這個陌生的號碼,感覺有些事。

「我,宋。。景。。奇,可以麻煩讓我未婚妻聽電話嗎?上官先生。」語氣很平穩,但只要仔細就可以發現裡面藏著的霸道、怒意。

「你好像應該直接找她,而不是我。」看樣子他的效率很快嘛!有意思,這個男人和想象中一樣霸道,可又具有王者的霸氣,在商場上是一個難得的對手。

「我不喜歡繞彎,可以嗎?」口氣比剛才緩和些,但絕對是一種命令的形式。

噗嗤.上官露出高深的笑容。他吩咐傭人把樂琦叫來書房,要她自己決定到底聽不聽他話。他溫柔的看著她,覺得她柔的想要人保護,宋景奇真是一個有眼光的人,但又是一個不懂愛的人,要不然他們倆也不用是分手的結局。

「你可以自己決定要不要接。」傲宇又露出那迷死人的微笑,想緩和一下眼前人的緊張。

「我接。」說完,拿起電話聽著。傲宇很識相的走出房間,帶上門。

「是我。」樂琦沒想到這麼快就要面對他,他真是一個令人害怕的男人,總是不放過她。

「樂兒,你越來越不聽話了,你說我要怎樣懲罰你呢?」他在哼笑,將這個令人害怕的事實說的很平常,更讓人覺得陰深,恐怖,他果然是魔帝,與身居來的惡魔氣息。

「你想怎麼樣?為什麼你不放過我,我.求你,讓我離開。」幾乎是哀求的口氣,聲音也開始抽泣起來,強忍著心痛,將所有的尊嚴放下,只想要自由,其他的不重要了。

聽到她顫抖的聲音,感覺她在傷心,奇的心抽痛了一下。但轉念一想,哼.呆在我身邊有這麼痛苦,居然要你迫不及待的離開,樂兒,你果然是鐵石心腸,為什麼就是感覺不到我對你的.好,很好,這種女人也不用費心思討好,那麼就不要怪他了。

「哈哈.樂兒,你說什麼傻話呢?放過你,好啊.」奇故意將聲音拖長,樂琦感覺有希望,頓時輕鬆不少,可聽了後面的話,心徹底的掉進了無底深淵。

「海韻的父親為醫生,有好多年經驗的.會不會惹上醫療事故呢?這次她幫你逃跑好像我應該好好謝她吧?她是不是也在實習?至於上官傲宇,你是不是覺得他可以保護你,哼哼.為了你,打敗她好像不是不可能喲,你說要是讓商場上的朋友知道,他是一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勾引別人老婆,你說會不會很有意思?噢.,至於我未來岳父岳母知道你居然逃婚,還躲在其他男人家,你說他們會怎樣對待我的父母,特別是岳母,她可是我媽的好朋友喲!」像陳述事實一樣,平淡中夾雜著是讓人害怕的恐懼,這更像是命令,威脅,讓人一步一步掉進陷阱。

「夠了,夠了,我.」樂琦在電話那頭狂吼著,想不受控制一樣。逃不出他,他就是不給自由,就是要將自己囚禁起來,血液也在慢慢地變涼,心痛,不痛了,累,沒有知覺了。

「馬上出來。」沒有絲毫的憐惜,冷冷的吩咐著,電話瞬間就掛上了。

上官傲宇聽到樂琦的吼叫,馬上進來,看到令他有點心酸的一幕。樂琦獃獃的站在原地,眼神渙散,整個人好像失去了靈魂,眼眶中的淚在不住的流著,嘴角的笑意讓人心痛。

「樂琦.」不知要說些什麼,只能將她緊緊地摟緊懷中,看到她的無助有些心疼,這女孩讓他好好不單單是好奇,好像.,親親的拍著她的背就像一個大哥哥的安慰。

「如果不想回去,就不要勉強,我可以保護你,樂琦,不要這樣,你應該是快樂的,這樣的你讓人心疼。」他親親的撫mo著她的髮絲眼睛在流露著憐惜。

上官傲宇的安慰讓樂琦感覺好溫暖,「不用了,我確實應該去面對他,只有這樣才能解決問題,這段時間謝謝你的照顧,傲宇大哥。」樂琦在傲宇的懷中搖搖頭,拒絕他的好意。她不希望自己為他惹上麻煩,他也不需要為自己這個陌生人和奇作對。

「傻丫頭,都叫我大哥了,還跟我客氣。」他聽出了樂琦拒絕他好像有難言之影,可也不願繼續追問下去,知道她是一個很有主見的女孩。他像一個寵溺妹妹的大哥,讓人覺得好溫暖。

「我要走了,再見!」樂琦在和他道別。

「我送你,不用了,我想應該有人過來接我。」

走到門口,果然,奇已經派人在樓下等著了。在回到那的一路上,她只是望著窗外,沒有再流過眼淚。她在調整自己,因為她清楚地知道自己還要和他斗,她任然不想放棄自由,這是永遠也不回改變的,如果這都妥協了,那她真的什麼也沒有了。

「嗯,回來了。」奇望著站在眼前的樂琦,幾天不見她好像又瘦了,精神還好。看樣子,她在上官傲宇那過的不錯,那人對她好像目的不單純。

「恩。」她望著他,不知說什麼,明明只有倆天不見,怎麼感覺好久不見了,奇怪。他的目的終於達成了,這個獨裁的霸道男人。

「怎麼,看到我好像不高興。樂兒,是不是回到我身邊還要想起他的男人,難道你就那麼忘不了上官傲宇嗎?」語氣明顯不高興,特別是到後來,簡直想掐死眼前這個女人。她為什麼總是容易對其他男人露出友善,對他就.

「.」只是看著奇,不想回答他的問題,心為什麼好痛,聽著他的話,好委屈,居然有這種想法,啊,不應該,說好了要好好保護自己,一定要對他比他對自己還要冷莫。

「你是不是又不聽話了。」一看到她忽略自己,就火大了,他絕對不允許她對自己漠視,在她的眼裡應該只有自己。奇走過去,手絲絲的捏著樂琦的下巴,銳利的雙眸看著她。

「嗯.」奇的手加大了力度,樂琦不禁發出生來。但她依舊不願看到他,將頭側到一邊,不去理會奇的霸道。

「怎麼不願看到我,那你眼中是誰,說,誰」看到樂琦的反抗,奇本來將火強壓著,一看到她又是這幅不在乎他的表情,他真的整個人不受控制了。他強行的吻著她,樂琦在掙扎著,他不給她任何機會,一手順勢緊緊地摟住她的腰,另一支手固定在她的後頸,讓他不能逃開。本來只是想單純的懲罰,可到後來在不知不覺中,他好像忘記了一切.手在她身上不停的遊走,他的yu望越來越強烈。

「放.開」感覺到奇好像不對勁,她渾身一驚。奇離開了他的唇,嘴角一笑,邪邪的,眼睛中的光亮,是炙熱的。他有湊到樂琦耳邊送著熱風,有邪魅的聲音說道,「樂兒,好甜,你是我的。」說完,就將她打橫抱起,直接朝卧房走去。

「你要幹什麼,放開我,你不能這麼做,放.」樂琦在他的懷中掙扎著,臉上羞紅。

「哈哈.真是膽小鬼!」看見樂琦又怒又羞的樣子,她的臉紅的像蘋果,讓人好像咬上一口,樣子可愛又可人。

看著奇的笑樂琦不禁覺得丟臉又害怕。奇把樂琦放到床上,幽深的雙眸望著她,雖然才倆天不見,真的好想她,這些時候,工作是眼前總是出現她的身影。今天一定要懲罰她,她總是不聽話,還敢找人幫忙。

「你和上官傲宇是什麼關係?這幾天你都和他在一起嗎?」奇的幽深的雙眸又變得難以捉摸,但明顯的露出醋意。

「說,你和他什麼關係?」望著眼下的人不說話,火就來,絕對不允許她無視自己。

「隨你怎麼想,呵呵.」聽著他的話,感覺心好累,好像已經不能負荷,他又一次成功的打擊到她,心好痛,本來叫它不要再痛的,怎麼完全不聽使喚。

「不要這種態度,你要知道誰才是你的男人,說!」期的雙眉緊鎖,目中的怒光要將她燒穿,她和他到底什麼關係,上官傲宇為什麼為了她願意與自己為敵呢?越想越煩躁,雙手緊緊地鎖住她的肩膀,力道在不停的加大,彷彿要將眼下人捏碎。

「痛.」實在是忍不住的叫出來,她把先前倔強、不屈服的眼神放下了,換上了一雙流著淚的水靈的雙眸,她又露出軟弱的一面。

「你.」看到她的淚,心裡的麽個角落一沉,有些不忍心。雙手撫mo著她的臉,好像在安慰她。

「你為什麼總是懷疑我,不相信我就讓我走,我好累,好累,奇.」樂琦抽泣著,已經不能說話,情緒太激動了。

「我.你是我的,樂兒,你是我的。」沒說一次,就在吻去樂琦臉上的淚,慢慢地移動在她的嘴邊,沒有以往的狂掠,而是溫柔的,是疼惜的。

樂琦對於奇突如起來的溫柔嚇到,渾身一僵,心在狂跳,眼睛緊緊的閉著,濃密的眼睫毛在不停的眨動。感覺到樂兒的害怕和緊張,奇慢慢地湊到他的耳邊。

「別怕,樂兒。」溫柔具有磁性的聲音在樂琦耳邊響起,有魔力似的,樂琦沒有那麼緊張。

「我。。我。。害怕,不要可不可以?」對於奇的舉動樂琦還是很怕,她還沒完全的接受。

「樂兒,相信我,我。。愛。。你」奇溫柔的解開樂琦的衣扣,眼神流露著無盡的溫柔望著她,給予她力量。

樂琦被他的話和溫柔迷惑,淪陷了,已經不能自拔。他們一起墜入愛里,一切是甜甜的。

愛是甜美的,心與心最近的距離可以戰勝一切,激情過後,奇緊緊地擁著樂琦在懷中,好想寶貝似的,頭埋在她的髮絲間,吸取著她的獨特芳香。

「樂兒,樂兒,你接受我了是不是?」奇用那種具有男性魅力的聲音問著,吻著。

「不。。不要。」感覺奇有一次看靠近,害怕,想遠離,可無奈,被他緊緊地扣在懷中。

「回答我,樂兒。」沒有過往的霸道,只是溫柔的詢問。

「我不知道,」聽著奇就將手中的勁道加大些,樂琦感覺腰上的力好重「我說過我喜歡你,但我不喜歡你控制我的自由,我也有我的理想,我不希望自己因為原因就迷失自己你懂嗎?奇,我只想和你好好談,不想大家鬧成先前那樣。」樂琦誠懇的和奇談出了自己的想法。

「樂兒,你要自由時,我感覺你好像忽略了一切,不是我要限制你,而是你很讓我頭痛,感覺你好會從我身邊消失一樣,這樣讓我不能接受,懂嗎?」奇也道出了他的想法。

「我們.我覺得我們需要給對方時間和空間去適應這一切,奇,我想回家。」樂琦聽出了奇所擔心的事,自己也需要好好靜一靜,語氣和溫和。

「你還是想從我身邊離開嗎?」聽著樂兒的話,本來和諧的氣氛又打破了,奇總是很敏感,因為在他心裡樂琦好像沒有完全的接受自己。他的語氣又恢復到霸道。

「沒有,我只是想媽媽、爸爸。」這只是其中的一個理由,當然另一個,她不會說,離開他靜一靜,他要是知道一定又會發飆。

「恩,我陪你回家,之後你有陪我回來,好不好?」向大男孩撒嬌似的。奇在樂兒的頸間磨趁著,唇也貼著。

「喂,癢.不要鬧了,我想和他們聚聚不行?」樂琦撒嬌似的回答,聲音軟綿綿的,聽著人骨頭都要酥了!

「奇,不要鬧了,呵呵.癢.」像貓似的聲音,嬌嗔著。奇聽著覺得甜甜的,他不停的在樂琦的白皙的脖頸處磨趁著,手也在「工作」著。

「你的聲音很容易讓我覺得你是在.」性感又有魅力的低沉聲音讓人感覺很夢幻。

「你.」聽出了奇的言外之意,樂琦不禁羞得臉都紅了,想擺脫奇的懷抱。

「你還真是害羞啊!樂兒,我還要.」奇阻止了樂兒的逃躲,翻身將她制服,深情的雙眸火熱熱的望著她,好想要把她吃進肚子,那樣的話她就永遠屬於自己了。想著想著已經付出行動了,在他的要求下,倆個人有一次淪陷了,夜很深了,但愛的感覺還在,一切是甜美的,窗外的月關灑向愛的人,沐浴在愛河裡。

看著暈暈欲睡的樂兒,長長的濃密的睫毛在微微的顫動著,天使般的面貌在月光的洗禮下顯得聖潔不可侵犯,高貴的氣質有內散發出來。奇看著這樣的樂兒,失神了,好美,這都是我的,好在這一切都是我的,沒有任何人能奪走。

「樂兒,洗澡再睡!」奇溫柔的聲音,輕輕地怕吵醒夢中的公主。奇溫柔的抱起樂兒走向浴室,把樂兒放入浴池中,她就像一個娃娃任由他的擺弄,因為好累,不想動,還有這時候可以好好地跟他談談條件。

「奇,我想回家。」貓咪似的聲音請求著這個霸道的男人,這是最好的機會。

「好!」因為樂兒的聽話,相信自己可以完全掌控她,那就不需要對她太過於苛刻。

「奇,我還想工作,總是閑著我很可能會瘋掉!」小心翼翼的尋求著,她可不像把他惹怒,因為最後吃虧的一定是自己,經過幾次交手,她已經得出這個結論。

「好,不過你要去我公司。」是妥協,絕對也是不可以改變的命令。

「不好吧,我.」剛準備反駁的,奇又打斷了接下來的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