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了他!殺了他!」數百位年輕弟子臉色臉色通紅,恨不得台上打敗王勤的不是楚莫離,而是他們,然後好報仇雪恨,看來他們有至親之人死在王勤手上。

「莫離師弟,玄宗大典上,戰利品歸自己所有,所以如果你能拿到青光戰甲和青鋒劍,呵呵呵……」殘陽冷不丁的提醒道。

「放肆!你敢懂齊天峰鎮峰至寶,本座殺了你!」齊正純殺意頓出,蹭的一聲站起,冷冷的看著楚莫離道,「你的步伐詭異無比,我懷疑你是幻羽魔宗派來的姦細。」

「不錯,這詭異秘術好像幻羽魔宗內的宗級秘術,名字叫蝶影步!執法長老,你現在還不動手將其拿下審問一二?」司徒雲飛冷聲喝道。

幻羽魔宗,位於龍華國內西南之地,強大無比,和玄宗向來不和,但是雙方伯仲之間,一旦發生死戰,必定兩敗俱傷,玄宗之所以日落西山,自然和上一次兩宗交戰有關,玄宗境強者隕落,修生養息百年之久,也沒有新晉玄宗境強者出現。

玄宗和幻羽魔宗勢不兩立,弟子間向來碰到就殺,毫不留情,但是百年前幻羽魔宗和玄宗大戰之後便銷聲匿跡,不再出世,沒有想到今天齊正純會把這個宗門給扯出來。

楚莫離傻傻的望著兩位長老,不禁問道,「幻羽魔宗是什麼東西?你們是傻bi么?老子從小就被師傅收養,十四年來就出去過一次,還碰到了公主,你們栽贓也找個好點的理由好么?」

「你找死!敢辱罵長老和主峰峰主,看來心術的確不正,至於你是不是姦細,抓住詢問就好!」齊正純冷喝道。

「不錯,你不出宗就不能是叛徒了嗎?如果你不是叛徒,你的秘術怎麼解釋?一個月前還是修武境一重,手無縛雞之力的孩子,可是一個月後呢?竟然打的修武境巔峰強者毫無反手之力,若說你的來歷沒有鬼,我不信!」司徒雲飛冷厲的說道。

「你們這是狗急跳牆嗎?楚莫離的來歷,我想你們比我還清楚吧,這個時候隨意栽贓,是想告訴數萬弟子,你們齊天峰的弟子不能敗給其他峰的弟子?」殘陽冷冷的質問道。

「你是不敢讓我們查么?涉及到姦細一事,這件事歸我長老閣管吧?你身為九峰共尊大師兄,這點道理都不懂?」羅浩冷冷的說道。

「來人,把楚莫離給我拿下!」司徒雲飛大手一揮,幾個弟子便沖了上來。

「我看誰敢亂動!」殘陽冷哼,踏向楚莫離。

「哼,我動了,看你奈我何!」一道身影疾閃虛空,竟然短時間御空飛行,如大鵬展翅,一拳洞穿虛空,直接砸向楚莫離。

「齊升龍,你想找死!」殘陽面色一寒,看出齊升龍是想殺楚莫離了,頓時揮掌就朝對方轟去。

轟……

兩道身影瞬間便碰撞在一起,一觸即分,二人在空中倒飛數個跟頭,狼狽分開。

蹭蹭蹭……

殘陽落地之後臉色大變,碾碎石板,一直退到楚莫離的身邊,伸手一看,整個手臂都變得烏黑。

「五行毒拳!你敢修鍊幻羽魔宗的秘術,真正的背叛者是你和齊天峰!」殘陽震驚,沒有想到一擊之下自己便身重劇毒。

「哈哈哈……殘陽,沒有想到吧,我就是想殺了你而已,只要你死了,玄宗就是一盤散沙而已,遲早會被我齊天峰整合。」齊升龍大笑,緊緊一握拳,整個拳頭都透著烏黑的顏色。

「齊正純,你好大的膽子,我以為你只是想推翻殘陽而已,沒有想到你竟然想要整個玄宗,而且賣主求榮!」冷月震驚,沉聲喝道。

整個廣場頓時陷入死寂,事情變化太快,快到別人無法接受的地步。

「哈哈哈,本座的確想要玄宗,而且已經和幻羽魔宗商議好了,共分著龍華國,現在玄宗日落西山,人心不齊,各自為戰,正是我創宗的最佳時期。」齊正純大笑道。

羅浩此刻臉色也變得萬分難看,低沉的喝道,「齊峰主,你瞞的我好苦!」

「羅長老,只要你還為我服務,我保證,你還是玄宗的大長老。」齊正純淡淡的說道。

「你以為憑你一峰之力就能扳倒玄宗?想的未免太簡單了。」羅浩沉聲說道,他只是想扳倒殘陽而已,叛宗之事從未想過。

「呵呵呵,想的簡單么?現在玄宗已經被幻羽魔宗弟子包圍了,殘陽更是身受重毒,無法再戰,洛山河也會被幻羽魔宗的宗主纏住,我還召集了數百名強大的散修,你若率領長老閣投誠,我承諾,你必然是大長老,玄宗與我平起平坐,如何?」齊正純冷笑不斷,不屑的望著殘陽。

「與虎謀皮!今天就算你能得到玄宗,也撐不了幾日,就會被幻羽魔宗吞併,大長老,你可要想清楚了,任何事情我都可以原諒,唯獨叛宗之事,愧對先祖,你若幫齊正純,我看你以後有何臉面去見祖宗!」殘陽右手直顫,不斷逼迫毒氣,可惜毒氣太過歹毒,根本無法阻止。

「殘陽,勸你還是別掙扎的好,五行毒拳霸道無比,一旦被擊中,玄力運轉速度越快,毒氣散發的就越快,一日之內必死無疑,如果你跪下求我,做我的奴隸,我會憐惜你的才華的。」齊升龍不斷逼近殘陽,冷冷的說道。

楚莫離看著殘陽的右手瞬間變得如烏木一般,浮腫脹大,後背冷汗直飄,頓時知道大事不好。

「玄宗弟子聽著,今天誰敢不降,別怪老夫痛下殺手!」齊正純運氣玄力冷喝道。

廣場數萬弟子不敢發出一點聲音,都在等待著殘陽的命令,突然一道虛影疾閃,大吼道,「大師兄,不好了,外面突然出現許多強者,把玄宗都包圍了!」

羅浩等長老閣的人一聽臉色頓時大變,不知如何抉擇,殘陽波瀾不驚的臉色終於變了。

ps:周一求打賞,求推薦票~么么,謝謝諸位的打賞啊。

… 齊正純的破釜沉舟讓殘陽措手不及,再加身受重毒,知道無力回天,轉身對著楚莫離低沉的說道,「帶著公主離開吧,把我這塊血玉帶在身上,這只是半塊而已,如果有生之年碰到另外半塊,告訴它的主人,我殘陽已死,不必再等。」

「大師兄,你要放棄了嗎?」楚莫離握緊神劍,低沉的問道。

「放棄?我殘陽從不放棄,我會為你和公主拖延時間的!快走吧。」殘陽面色冷厲,隨即氣勢迸發,對著廣場弟子喝道,「玄宗齊天峰叛變,所有弟子與我並肩作戰!」

「戰!誓死保衛玄宗,誓死效忠大師兄!」無數弟子持劍而立,氣勢滔天。

「玄宗內宗弟子全部出來,本座以大師兄之名徵召格外師兄弟,與我玄宗共存亡!」殘陽繼續喝道。

「玄宗內宗弟子在!願與玄宗共存亡!」主峰內後山射出兩千多位強大的弟子,各個視死如歸。

「殘陽,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那我今天就親自送你一程!」齊升龍冷笑一聲,揮動毒掌再次朝殘陽拍來。

「今天就算是死,我也要幹掉你!」殘陽一抽腰間軟體,蘊含著強大的劍意,一套普通的水雲劍術竟然讓他發揮到了極致。

「受死!」齊升龍嘴角一抽,掌心竟然出現一副拳套,銀光燦燦,一見就知道不少凡品,他仗著偽玄器的強大,竟直接伸手抓向殘陽手中的寶劍。

嗡……吟……

兩者對撞,劍吟滔天,二人瘋狂的廝打在一起,其他弟子瞬間沖向外面,準備阻擋幻羽魔宗弟子來襲。

齊正純一臉傲然,知道今天玄宗絕無翻盤的道里,可是突然眼睛一縮,盯住了楚莫離。

楚莫離手中的神劍發出龍吟之聲,整個人的臉色由慘白變得紅潤,頓時大驚道,「這個傢伙沒有受傷!」

「你知道的太晚了!」楚莫離嗤笑,龍形幻影步被急速運轉,玄力幾欲沖霄,霸血瞬間將其氣勢拔升到了頂點,大吼一聲道,「霸狂赦龍斬!」

吟….

一聲龍吟,眾人不禁把目光轉向楚莫離,就連齊升龍都為之一愣,因為他看見的不是楚莫離,而是一條龍形幻影,楚莫離的臉變得很模糊,彷彿龍嘴咆哮,瞬息百米,直接洞穿虛空,斬向齊升龍。

齊升龍大驚,一擊擊飛殘陽,伸手就朝楚莫離砸去。

「你的速度太慢了!給我斷!」楚莫離的速度快到了極致,已經超越了修武境的範疇,龍形幻影步的強大更是令人震撼。

噗呲……

神劍發出的劍氣光芒瞬息砸出數千米遠,從齊升龍身邊掠過,神劍緊跟而來,直接從一側差點斬斷了齊升龍的手臂,頓時慘叫一聲向後跌落。

「霸狂赦龍!」

「拳霸天下!」

「狂龍吞天!」

楚莫離一擊得手之後,霸狂拳影亂舞,不斷的轟擊在齊升龍的胸前,齊升龍覺得對方每一擊都如雷轟入體一般,不斷咳血倒飛。

「嘶嘶……」眾人倒吸一口涼氣,不禁有點懷疑的望著楚莫離彷彿看見的根本不是小林峰的楚莫離。

他才十四歲啊!一個月前表現出來的還是修武境一重,和王勤對打的時候是修武境七重,現在竟然變成了修武境九重巔峰境界!他是怎麼做到的?或者說這個人真的是楚莫離嗎?

「噗……」齊升龍咳血不斷,倉惶站起,眼中有些駭然,剛剛被楚莫離面孔上的龍影鎮住了,才被楚莫離一下偷襲成功,可是現在他再看楚莫離,眼中竟有些驚恐,低沉的喝道,「你是誰?你不可能是那個廢物!」

「我是你楚家大爺!小林峰的小匹夫而已。」楚莫離退後,護住了殘陽,冷笑道,「大師兄早知道你們圖謀不軌,所以才讓我和他配合了一場戲,可惜他還是小看了你們不要臉的程度,竟然賣主求榮!去勾結幻羽魔宗。」

「你根本沒受傷?一直裝成重傷的樣子?」齊升龍冷聲問道。

「錯,我的確受死了,不過在昨日就已經好了!並且三番五次服用大量的寶葯,早已晉陞到了修武境巔峰!」楚莫離冷聲說道。

「哼,就算你沒受傷那又如何?就憑你一個小蝦米,還能翻江倒海不成?」齊正純冷笑道。

「他的確不能翻江倒海,但是能護住我的安全便夠了!只要我能活著,我就可以指揮數萬弟子打敗強敵,而且你真的以為我沒有絲毫準備嗎?」殘陽沉聲說道,「大長老,我知道你不喜歡我掌權,但是請你記住,你是玄宗的大長老,我再問你一句,你是和齊正純一起叛宗,還是與玄宗正統同在?」

「我……」羅浩臉色難看,不禁望向齊正純。

「羅大長老,本座承諾,只要你幫我,你的大長老之位絕對沒人搶,而且玄宗今日必亡,不管你幫不幫我,玄宗今日都會變成齊宗!」齊正純自信的說道。

「好,我幫你..」大長老面色一改,頓時說道,可惜還未說到一半便戛然而止,因為他的脖子上架著一柄鋒利的身邊,而動手之人不是別人,卻是司徒雲飛。

「司徒雲飛,你幹什麼?」羅浩和齊正純陡然一驚,冷聲問道。

「哈哈哈,我早已就是殘陽的人了,他答應我,只要我幫他平了這場劫難,我就是玄宗大長老,而且我還知道長老閣的一半人都被收買了,但是我不知道是誰而已,但是你們今天的行動早已被殘陽預測到了,誰敢亂動,我能保證,你們身邊任何一個人都可能朝你門捅一刀!」司徒雲飛封住了羅浩的經脈,堵死了他的玄力,對著長老閣眾人恐嚇道。

長老閣二十多位長老面面相覷,竟沒有一人敢表態,去幫齊正純。

「我願與玄宗同在!殘陽,齊正純之舉,我等並不知曉,所以還請再給我們一次機會!」執劍長老沉聲說道。

執劍長老一表態,其他長老生怕身邊有人是殘陽的人,緊跟著表態,生怕遲了一步。

「這才乖嘛,大師兄英明神武,把你們的計劃完全掌控,再戰下去,肯定會隨著齊正純一起葬送!」楚莫離稚嫩的面孔透著一股嘲弄,掃視齊天峰眾弟子,冷冷的說道,「大師兄說了,你們只不過是平常弟子,並未參與叛亂,只要你們先走回頭是岸,齊天峰依舊存在,誰立功最大者,便是峰主!」

楚莫離一句話讓眾人頓時慌了手腳,尤其是齊正純,甚至有些不相信齊天峰眾多弟子了,他知道連司徒雲飛都能被收買,這些弟子怎麼可能會完全忠於自己呢?

「齊天峰弟子聽令,給我殺!誰搶到公主,本座有重賞,我們是齊宗的開創人!」齊正純冷冷的說道。

「殺!」齊天峰隱匿起來的強大存在瘋狂的沖向公主個龍嘯辰,讓龍詩詩和龍嘯辰臉色大變。

「楚莫離,護住公主,我來擋住他們!」龍嘯辰低沉的喝道,說完便直接沖向齊天峰眾弟子。

「升龍,殺了殘陽和楚莫離,帶走公主!」齊正純再次陰沉的說道。

齊升龍冷厲的面孔和充斥陰霾的眼睛讓人不寒而慄,望著楚莫離,眼角儘是陰森殘忍,一枚寶葯入口,修復剛剛楚莫離給他造成的傷害。

楚莫離卻趁機轉身,一拳轟爛了王勤的腦袋,青光戰甲和青鋒劍脫離了他的身體,楚莫離隨即認主,將手中的神劍丟給了龍詩詩,凝聲說道,「我來擋住齊升龍,你保護好大師兄!」

「就憑你,一個連化玄境都不是的小子,竟然大言不慚!」齊升龍冷冷的嘲弄道。

「莫離,小心點,他戰力一般,但是毒拳太過歹毒,別讓毒氣入體!」殘陽沉聲提醒道。

現在殘陽無法再戰,只能當作一面旗幟,激勵眾弟子死拼齊天峰弟子,阻擋幻羽魔宗的進攻,洛山河率領內宗弟子在瘋狂的阻擊魔宗弟子,整個玄宗陷入了烽火之中。

「嘿嘿,什麼都怕,但是就是不怕毒!」楚莫離自信,霸血擁有自動凈化萬毒的功能,對克制毒功有獨特的效果。

楚莫離身披青光戰甲,手持青鋒劍站在殘陽和龍詩詩前方,冷視齊升龍。

齊升龍氣勢不斷攀升,身為化玄境七重的他,再加上有歹毒的五行毒拳,他若連殺死楚莫離的自信都沒有,那還活個什麼勁。

「受死吧,小混蛋!」齊升龍動用周身玄力,調至拳套出,整個拳頭都變得烏黑陰毒,令人不敢觸碰。

「老子今天不打的你桃花朵朵打開,你就不知道花兒為何這樣紅!」楚莫離將青鋒劍插入地面,霸血咆哮,淡淡的金光依附在體表,被青光戰甲遮掩,一雙眸孔射出金黃-色的光芒,如龍眸一般,氣勢奪人,霸道無比。

「什麼鬼東西?嚇唬人么?」齊升龍被楚莫離的氣勢弄的有點炸毛。

「讓你瞧瞧楚家匹夫、小林峰大爺的威風!」楚莫離嘴角一抽,霸狂拳調動四周靈氣,瘋狂的砸向齊升龍。

「狂龍吞天!」

吟……吼……

一道龍形幻影咆哮,帶著一絲靈魂震懾,俯衝敵人,金色大拳如長龍貫日月,強勢對轟齊升龍。

轟……

偽玄器的對撞令廣場都搖晃起來,楚莫離的玄力終究差了好幾重境界,身體倒飛,剛剛一落地便扭轉身體,再次沖向齊升龍。

「給我死!」

轟轟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