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小姐,這些武器裝備和玉簡先放在你這裡,等你研究明白了這些武器裝備怎麼使用,玉簡中有什麼內容,我們再決定如何分配!」石磊沉聲說道。

「沒問題!我會儘快研究出這些武器裝備怎麼使用,玉簡中都有什麼內容!」水芙蓉點點頭,說道。

「王佳、趙丹,在水小姐的研究成果出來之前,我希望你們能夠盡量的提升自己的修為!」石磊看著王佳和趙丹,認真的說道。

「以前,你們沒有元石輔助修鍊,修為提升的速度不夠快,我不會說什麼,但是現在,我希望你們不要心疼元石的消耗。你們要記住,這裡不是星耀聯邦,蟲魔的陰影始終籠罩著我們,沒有人能時刻保護你們,只有自己足夠強大,才能在這顆星球上活下來。命沒了,元石再多也不是自己的。命在,哪怕元石都沒了,也有機會找到更多的元石!」

「館主,您說的這些我們都懂!您放心吧,我們會努力修鍊的!」王佳用力的點點頭,說道。

「館主,我們兩個都去修鍊,大家的一日三餐怎麼辦?我們總不能現在就消耗儲備的食物吧?」趙丹也想全身心投入的修鍊,不過考慮到一日三餐這個無法忽視的問題,她還是說出了自己的顧慮。

「你們的一日三餐我會負責,你們只要努力修鍊就好!」石磊沉聲說道。

前些日子,他終於將體內的二十七個秘竅全部開闢出來。

隨著最後一個秘竅被開闢出來,石磊驚訝的發現,體內的命竅、元竅和秘竅竟然產生了一種奇特的共振,在這種共振狀態下,他修鍊的修行秘法《煉星訣》竟然可以自行運轉,永不停歇的煉化星魂吞噬煉化后的諸天星辰之力。

換句話說,即使他不刻意的修鍊,他的修為也會不停的提升,如果刻意的修鍊,他煉化諸天星辰之力的效率會更高,修為提升的速度會更快。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才主動要求負責幾個人的一日三餐。

有了石磊的保證,最後一點顧慮也沒有了。

水芙蓉每天都在自己的帳篷中研究剛剛到手的資料、武器裝備和玉簡,王佳和趙丹更是不計消耗的用元石輔助修鍊。

至於石磊,不僅要負責幾個人的一日三餐,還要負責營地的安全,主意附近有沒有倖存者或是蟲魔的蹤跡。

整天忙碌不停的石磊並不知道,在更遠的地方,數量超乎他的想象的蟲魔感應到了實木箱子里那些元石散發的氣息,不約而同的趕了過來。 對石磊等人來說,實木箱子里的那些用怪異的文字記錄的資料好像天書一般,根本就看不懂,但是對已經對這個星球上的文明略有研究的水芙蓉來說,這些資料絕對稱得上是無價之寶。

沒日沒夜的研究了三天的時間,水芙蓉終於將實木箱子里的資料破解了大半,大致明白了實木箱子里的那些武器裝備的用法,也大致明白了被小心保存在玉盒中的玉簡裡面是什麼內容。

這一次,水芙蓉沒有再犯之前的錯誤,好好的梳洗打扮了一番才走出帳篷,把石磊等人召了過來。

「經過這幾天的努力,我已經把實木箱子里的資料破解的七七八八了,對這個星球的文明有了一定的了解,實木箱子里的那些武器裝備怎麼使用,保存在玉盒中的玉簡記錄著什麼我也大致弄明白了。」水芙蓉將這幾天的研究成果總結性的說了幾句。

說完,水芙蓉故意停了一會,給石磊他們一點緩衝的時間。

「根據這些資料的記載,這個星球被稱為萊卡星,統治這個星球的是萊卡族。萊卡族人人尚武,族內強者無數,根據資料上的描述,萊卡族的最強者應該是橫渡浩瀚星海的悟道境強者,如果不出意外,也許萊卡族會成為星耀聯邦這樣的龐然大物,統治一大片星域。」

「可惜,萊卡族還沒有真正興盛起來,蟲魔就出現了。鋪天蓋地的蟲魔很快就摧毀了萊卡族的防禦,無數萊卡族的族人被蟲魔吞噬,萊卡族隨時都有被滅族的危險。」

「危難關頭,萊卡族做出一個決定,一部分強者帶領族人繼續與蟲魔戰鬥,另一部分強者則帶領一些族內的天才種子通過傳送符紋秘陣離開萊卡星,去浩瀚星海中尋找適合生存的其他星球,延續萊卡族的血脈,期望有一天能夠重回萊卡星。」

「我們發現的這個秘室,就是離開的那群萊卡人秘密封存起來的資源倉庫,這麼多年過去了,那些萊卡人也沒有回來,我猜他們不是被困在哪顆貧瘠的星球上,就是已經被滅族了,不然這裡的這些資源也不會白白的便宜我們!」

「誰知道呢!」石磊也笑了,「浩瀚星海中危險隨時可能出現,我們乘坐的水晶號擁有那麼強大的防禦力,足以無視大部分危險,我們不也倒霉的流落到這個鬼地方。離開的那些萊卡人全都死在了浩瀚的星海中,我一點都不奇怪。」

「快和我們說說,實木箱子里的那些武器裝備怎麼使用?那些保存在玉盒中的玉簡都記錄了些什麼?」 我想你幫我擋桃花 石磊對萊卡族的命運不感興趣,相反,他對實木箱子里裝著的武器裝備和玉簡更感興趣。

「實木箱子里的那些武器裝備都是萊卡族的煉器師煉製的符文秘寶,大致可以分為一次性的符文炸彈、符文戰甲和符文武器三種。這些符文秘寶都是以元石驅動,元石的品質越高,這些符文秘寶發揮出來的威能就越強!」

說著,水芙蓉將裝著武器裝備的實木箱子才能夠須彌指環中拿了出來。

「這三個實木箱子裡面裝著的都是一次性的符文炸彈,只要激活符文炸彈裡面的特殊符文,就能瞬間引爆炸彈裡面的元石,然後經過一個個符紋秘陣的轉化,形成火焰、雷霆、重力等屬性攻擊。這種符文炸彈殺傷力還可以,不過缺點也很明顯,一是這種符文炸彈的殺傷力不分敵我,很容易造成誤傷,二是這種符文炸彈只能填裝下品元石,對雜兵級的蟲魔有很強的殺傷力,但是對精銳級的蟲魔卻殺傷力有限,當然,如果瞬間引爆足夠多的符文炸彈,還是能擊殺精銳級的蟲魔的。」

「如何激活符文炸彈裡面的特殊符文?」石磊好奇的問道。

星耀聯邦也有類似的符文炸彈,只是他並沒有見過實物,更沒有親身體驗過符文炸彈的威力。

「激活符文炸彈中的特殊符文有兩種方法,一是拿在手中用自身修鍊出來的能量激活,這個能量可以是精神力,可以是真元,也可以是其他能量,二是放在某個地方,然後選擇感應模式,有人或是其他生物經過時會自動激活符文炸彈中的特殊符文,引爆符文炸彈。」水芙蓉簡單的介紹了一下符文炸彈的引爆方式。

「如果是這樣的話,這些符文炸彈還有點價值,最起碼可以布置一些警戒陷阱!」聽了水芙蓉的講解,石磊很快就想到了好幾種利用符文炸彈的方法。

「再和我們說說符文戰甲和符文武器吧!」

「萊卡族的煉器師煉製的符文戰甲看似輕薄,但是擁有極高的防禦力的同時,對物理攻擊和能量供給都有很強的削弱效果,缺點是能量消耗太大,在正常情況下一枚中品元石只能為符文戰甲提供半個月的能量,如果進行激烈的戰鬥,一枚中品元石甚至無法堅持一天的時間。」

「與符文戰甲類似,萊卡族煉器師煉製的符文武器擁有超強的殺傷力,不使用時只是一根不起眼的短棍,使用時卻可以幻化出不同的能量刃,必要時還可以投擲出去充當大威力的符文炸彈,不過,這種符文武器對能量的消耗更大,只有上品元石才能滿足這種符文武器對能量的需求。」

「我說呢,這裡怎麼儲備了這麼多的元石,原來這些武器裝備都是耗能大戶!」石磊恍然大悟,終於明白秘室中為什麼儲備了這麼多的元石。

「王佳,你和趙丹一人先拿兩件符文戰甲,剩下的符文戰甲我先收著,等你們身上的符文戰甲損壞了,你們再向我要!至於符文武器我就不給你們了,這些武器消耗太大了,我用了都心疼,更不用說你們了!」石磊將符文戰甲分給了王佳和趙丹一人兩件,然後把實木箱子里的符文炸彈和那些符文裝備全都收進了須彌指環中。

想了一下,石磊又把剛剛收進去的符文武器拿出了兩件,填裝了兩枚上品元石後有小心的貼身放好。

「說說這些玉簡吧,玉簡裡面是不是記錄著修行秘法?」看著王佳和趙丹歡天喜地的把符文戰甲穿在身上,石磊對水芙蓉說道。 「你說對了一半!」水芙蓉笑著說道,「這十枚玉簡中只有三枚玉簡記錄著修行秘法,另外七枚玉簡記錄的是秘術!」

說著,水芙蓉將十枚玉簡依次介紹了一遍。

「這枚玉簡中記錄的是修行秘法《長生訣》。」

「這枚玉簡中記錄的是修行秘法《浴血經》。」

「這枚玉簡中記錄的是修行秘法《神隱經》。」

「這枚玉簡中記錄的是秘術《步步生蓮》。」

「這枚玉簡中記錄的是秘術《縮地成寸》。」

「這枚玉簡中記錄的是秘術《幻影分身》。」

「這枚玉簡中記錄的是秘術《融火術》。」

「這枚玉簡中記錄的是秘術《堅甲術》。」

「這枚玉簡中記錄的是秘術《雷爆術》。」

「這枚玉簡中記錄的是秘術《柔骨術》。」

「當然,無論是修行秘法的名字還是秘術的名字,都是我翻譯過來的。而且,這些玉簡都是一次性的,也就是說只有一個人能夠獲得玉簡中的修行秘法或是秘術。」

「石磊,你覺得這些玉簡應該如何分配?」水芙蓉將這個頭疼的問題丟給了石磊。

「王佳和趙丹的修為還低,修鍊的修行秘法也很普通,我覺得她們兩個現在更換修行秘法問題不大,三門修行秘法她們可以各選一門修鍊。」沉吟了一下,石磊沉聲說道。

「你捨得?」水芙蓉很是驚訝的看著石磊,她沒有想到石磊竟然捨得讓王佳和趙丹各選一門修行秘法。

能夠被萊卡族鄭重的放在這裡的修行秘法,絕對不是隨處可見的大路貨,即使拿到星耀聯邦,也是世家豪門的鎮族修行秘法,隨便丟出去一門都會被無數人搶得頭破血流。

「有什麼捨不得的!」石磊輕笑一聲,「我們被困在這個星球,也許永遠都無法回到星耀聯邦,還要防備這個星球上數量未知的蟲魔。你們的修為越高,我越高興,不就是兩門修行秘法嘛,我有什麼捨不得的!」

「石磊,你不打算換一門修行秘法修鍊?」水芙蓉又問道。

《煉星訣》也是一門很普通的修行秘法,根本無法與這幾門修行秘法相提並論,如果石磊願意付出一些代價,也是可以轉修的,而且換了新的修行秘法,他的修鍊速度還會提升,恢復現在的巔峰修為並不需要太多的時間。

「不了!」石磊搖搖頭,「《煉星訣》很適合我,我不準備更換修行秘法了。再者,我更換修行秘法,會有一段時間的虛弱期,你們誰能保證這段時間不會有麻煩找上門來?」

聽了石磊的話,三女沉默了。

水晶號意外爆炸后,正是因為石磊,她們才能一直活著,如果不是石磊,天知道她們是被蟲魔吞噬了,還是被那些釋放了心中惡念的倖存者殺了,或者是把她們囚禁起來做一些不好的事情。

那樣的未來,她們根本不敢想象。

「你們兩個還愣著幹什麼啊?快想想準備修鍊那一門修行秘法!早一天修鍊,你們的修為就能更高一些!」看到王佳和趙丹一直沒有說話,石磊沉聲催促道。

「館主~~~」

王佳和趙丹激動的有些哽咽了,不知道說些什麼才好。

「好了,別哭了,快點選吧!」石磊催促道。

經過了慎重的考慮,最終,王佳選擇修鍊《長生訣》,趙丹則是選擇修鍊《神隱經》。

「既然已經做出了選擇,那就去修鍊吧!」石磊把王佳和趙丹攆回帳篷中修鍊去了。

「現在輪到咱們兩個選擇了,你準備修鍊哪幾門秘術?」石磊問道。

「我準備修鍊《步步生蓮》、《幻影分身》、《柔骨術》,你準備修鍊哪些秘術?」水芙蓉毫不客氣的說出了早就選好的幾門秘術。

「我選擇修鍊《縮地成寸》和《堅甲術》,剩下的修行秘法和秘術都歸你,你就是都修鍊了我也沒有意見!」石磊毫不在意的說道。

「這一次,你怎麼這麼大方?」水芙蓉很是奇怪的問道,不過很快,她就想到了一種可能,「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呵呵呵~~~你還是那麼精明,想把你瞞過去真是不容易!」石磊無奈的笑了笑,「自從咱們瓜分了那些元石后,我的直覺就告訴我好像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開始時,這種不安還是斷斷續續的,但是現在,這種不安已經讓我心驚肉跳了,所以,我才會讓王佳和趙丹更換修行秘法,增加她們的自保之力。」

「你覺得危險來自哪方面?」聽了石磊的話,水芙蓉的心情也變得沉重起來。

「很可能是有大量的蟲魔正在靠近!或許還會有倖存者捲入其中!」沉默了一會兒,石磊沉聲說道。

「蟲魔對元石很敏感,我覺得可能是我們從秘室中拿出來的元石太多,散發的波動將遠處的蟲魔都吸引過來了。如果我們和蟲魔之間有倖存者存在,這些倖存者為了保命,肯定會下意識的向我們這邊跑過來。」

「如果我們現在離開這裡,能避開那些蟲魔嗎?」水芙蓉問道。

「很難!」石磊搖搖頭,「蟲魔的數量很多,我們很難避開那麼多的蟲魔,一旦與蟲魔打起來很容易將附近的蟲魔吸引過去,所以,我們的退路只有一條!」石磊沉聲說道,目光卻注視著不遠處的那條通道。

在通道盡頭的秘室中,有一座保存完好的傳送符紋秘陣。

「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我們在秘室中拿到的那幅地圖弄明白了嗎?秘室中那座傳送符紋秘陣通向哪裡你弄明白了嗎?」

「我們還有幾天的時間?」水芙蓉問道。

「最多還有三天的時間,也許是兩天!」沉吟了一下,石磊說道。

「時間足夠用了!」水芙蓉心中稍稍安定下來「我已經破解了足夠多的萊卡族的文字,用不了多長時間就能弄明白地圖和那座傳送符紋秘陣通向哪裡,甚至還有足夠的時間修鍊那幾門秘術!」

「那就好!」石磊點點頭,「我出去布置一番,有什麼事情等我回來再說!」

「你出去幹什麼?」水芙蓉問道。

「我去附近布置一些符文炸彈,如果真的有蟲魔或者是倖存者過來,這些符文炸彈能及時的通知我們,讓我們不至於手忙腳亂。」石磊笑著說道。 石磊這一走就是整整一天,直到夜幕降臨才帶著一絲疲憊回到營地。

「館主,告訴您一個好消息,我已經成功改修《長生訣》了!」看到石磊回來,王佳激動的將這個好消息告訴了石磊。

改修《長生訣》后,她的修為雖然還停留在凝源境,甚至還略有下降,但是她能爆發出來的實力卻提高了一倍不止。她有一種感覺,現在的她能輕鬆吊打之前的三個她。

「館主,我也成功改修《神隱經》了!」趙丹也笑著說道。

「好!好!好!不過你們可不能有點成績就沾沾自喜,還要更努力的修鍊才行!」石磊笑著說道。

「是,館主!我們會更努力修鍊的!」王佳和趙丹用力的點點頭。

吃過晚飯,王佳和趙丹全都急不可耐的回到帳篷中繼續修鍊,水芙蓉卻留了下來。

「那幅地圖我已經弄明白了!」水芙蓉將地圖從須彌指環中拿了出來,攤在石磊的面前。

「萊卡星最大的城市是萊卡城,也是萊卡族的聖地,萊卡城的位置在這裡!」水芙蓉用手指著地圖中心的一個位置,沉聲說道。

「除了萊卡城之外,萊卡族還有七十二個主城,我們發現的這個城市廢墟應該就是七十二主城之一的明珠城,明珠城的位置在這!」水芙蓉放在地圖上的手指移動了一下,點在了地圖的右下角一個不起眼的角落。

「秘室中的那座傳送符紋秘陣通向哪裡你弄明白了嗎?」石磊問道。

他對自己身處萊卡星的哪個主城並不關心,相比之下,他更在意秘室中的那座傳送符紋秘陣通向何處。

「根據我掌握的資料,那座傳送符紋秘陣有七成的可能是通往萊卡城的,還有三成的可能是通往另一個主城的。」水芙蓉將自己的判斷說了出來。

「希望是通往萊卡城的,又不希望是通往萊卡城的,這種感覺真矛盾啊!」聽了水芙蓉的話,石磊的心情一時之間變得很複雜。

如果是通往萊卡城的,他們很有可能在那裡找到離開萊卡星的線索,但是,萊卡城是萊卡族的聖地,肯定有無數萊卡族的族人誓死保衛萊卡城。

如今萊卡星上的萊卡族被滅,萊卡城不知道多少年前就被蟲魔攻陷,天知道這麼多年過去了,還有多少蟲魔在萊卡城附近徘徊。

如果蟲魔的數量不多,哪怕都是精銳級的蟲魔,實力大增的他們只要花費一點時間,也有把握將這些精銳級的蟲魔逐一擊殺,但是如果蟲魔的數量太多,或是有比精銳級蟲魔更強的存在,那他們就真的是九死一生了,即使是石磊自己,也不敢保證在沒有退路的情況下能夠逃脫蟲魔的圍殺。

「你把那些符文炸彈都用了?」水芙蓉也知道石磊心中想些什麼,不想看到石磊的心情太過沉重,於是換了一個話題。

「嗯!」石磊點點頭,「一個沒剩,所有的符文炸彈全都用上了,一共在營地外布置了三道警戒圈,這樣的警戒強度足夠了。接下來我們就要專心的修鍊秘術了!」

「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已經初步掌握了《步步生蓮》和《柔骨術》,對《幻影分身》的修鍊也有了幾分心得,明天我就能掌握《幻影分身》!」水芙蓉笑著說道。

「怎麼這麼快?」聽了水芙蓉的話,石磊很是震驚。

水芙蓉雖然是天才,但是也不至於短短一天的時間就掌握兩種秘術。

想到王佳和趙丹也在一天內成功的改修了修鍊秘法,石磊知道,他們拿到的玉簡不簡單,不然根本無法解釋這一切。

「嘻嘻嘻~~~我不告訴你,你自己琢磨去吧!」水芙蓉調皮的一笑,轉身回到了自己的帳篷之中,開始修鍊秘術去了。

「呵呵~~」石磊無奈的搖頭輕笑,然後從須彌指環中拿出記錄著《縮地成寸》和《堅甲術》的玉簡,準備修鍊。

心念一動,紫府命竅中的精神力分出一絲,瞬間鑽進了記載著《縮地成寸》秘術的玉簡之中。

下一秒,《縮地成寸》秘術的全文和無數修鍊感悟瞬間湧入腦海,然後被迅速的吸收轉化,成為了自己無數知識的一部分,石磊相信,只要自己稍加修鍊,就能完全掌握《縮地成寸》,甚至將《縮地成寸》化為自己的本能。

「呼~~」

長長的吐出一口濁氣,石磊站起身來,一步邁出。

石磊的步子並不大,但是一步邁出卻跨越了十多米的距離。

一步又一步,石磊一步邁出跨越的距離越來越遠,開始時只有十多米,然後變成了二十多米、三十多米、四十多米,到了最後,一步邁出竟然能夠跨越百米的距離。

越走越興奮,越走速度越快,一時間,營地中竟然出現了十多個石磊。

「原來這些玉簡都是傳承玉簡,怪不得都是一次性的,怪不得她們掌握的速度那麼快!」親身體驗了一次后,石磊終於知道三女對這些玉簡中的修行秘法和秘術掌握的這麼快了。

傳承玉簡是一種特殊的玉簡,只有傳奇境以上的強者才有資格煉製,煉製一枚傳承玉簡需要傳奇境以上的強者割裂自己的靈魂,以靈魂碎片承載修鍊秘法或是秘術,以及傳奇境以上的強者自己的修鍊感悟。

不過,如果不是特殊情況,沒有傳奇境以上的強者願意煉製傳承玉簡,因為割裂靈魂會使靈魂受到損傷,而靈魂損傷是最難恢復的傷勢,而且,煉製一枚傳承玉簡就等於讓傳奇境以上的強者失去一門修行秘法或是秘術,而且是連修鍊感悟一起失去的那種,想要恢復只能從頭開始修鍊,重新感悟,否則,這門修鍊秘法或是秘術就永遠的失去了。

煉製傳承玉簡的代價太大,而且只能傳承一次,但是對於繼承者來說,傳承玉簡卻是無價之寶。

吸收了傳承玉簡中的靈魂碎片后,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輕鬆的掌握傳承玉簡中的修鍊秘法或是秘術,還能將強者的修鍊感悟吸收成為自己的感悟,節省了無數的修鍊時間。

換句話說,獲得一枚傳承玉簡,等於是獲得了一張通往強者之路的特殊門票。 掌握了《縮地成寸》后,石磊並沒有休息,而是將紫府命竅中的精神力分出一絲探入《堅甲術》的玉簡之中。

下一秒,《堅甲術》的全文和無數的修鍊感悟湧入石磊的腦海,然後被迅速的轉化吸收,成為了石磊無數知識的一部分。

雖然是第一次接觸,但是此時的石磊就好像是修鍊了《堅甲術》很多年一樣,不僅對《堅甲術》有著很深刻的感悟,還好像把《堅甲術》變成了自身的本能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