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有我們守護。」

秦蒼穹語氣鄭重,眸光凝視着石碑上,那數千個烈士的名字,一字一句,凝重說道。

山河無恙。

人間皆安。

這盛世安康,如他們生前所願。

江南,有如今這一代的戰士守護。

山河皆在,炎龍崛起。

而,一旁的城主,沙瑞金,在聽到這句話后,面色一凝?

他驚疑不定的盯着眼前這個青年??

這個青年,這番話?

澤袍們??

這,是武盟戰士,對於同僚的稱呼啊。

江山,有他們在守護?

難道說……他……是武部軍營之人??

而,就在沙瑞金揣摩不定之際。

四周的警衛員們,已經徹底怒了。

這個青年屢訓不聽,根據警衛制度法,他們只能……動槍了!

咔嚓!

持槍警衛員迅速打開槍械安全鎖!

扣下扳機!

「呯……!」一聲劇烈的槍聲席捲!

一顆子彈,從警衛員手中的92式手槍中,爆射而出!

子彈,朝着秦蒼穹的肩膀方位,狠狠射去!

而,就在子彈即將擊中他肩膀的那一剎。

秦蒼穹的右手雙指,突然輕輕一抬。

『錚……!』

一陣劇烈的金屬摩擦聲!

那顆暴襲的子彈,剎那間……被秦蒼穹用雙指,狠狠夾住了!

子彈,就這麼被他夾在雙指間。

巨大的力道,導致整顆子彈都扭曲變形了。

可,秦蒼穹的雙指,卻依舊完好無損!

這?!

在場所有,親眼見到這一幕的人……齊齊瞳孔一縮!

震駭,驚恐……不敢置信??

這?!

這他媽,是什麼魔鬼手段?!!

徒手雙指,竟……竟然連熱武器子彈,都能接得住?!!!

這他媽,是超人嗎?!!

這隻有漫威電影中的超人,才能做得到啊!

普通人類的肉體,速度……敏捷……根本不可能,也絕對無法接住這手槍子彈啊!!

『哐。』秦蒼穹右手輕輕一松。

那顆扭曲變形的子彈,被摔落在了地上。

他的目光,從始至終,都未離開過石碑。

他眸光認真的掃視着石碑上的名字。

每一個烈士的名字,都被他銘記於心。

「年輕人,你……究竟是誰?」

終於,一旁的城主沙瑞金忍不住了。

他面色複雜煞白,帶着震愕驚疑,開口問道。

不知為何,此時的沙瑞金,看着這個青年……隱隱,竟是感覺……有些眼熟?

好像,哪裏見過? 夢是靈魂的投影。

利用自身晉陞六星後作為高維度生物特性所獨有的信息擾動能力,將自身存在這個概念的一部分信息干擾平行世界的資訊信息海,以夢為契機將自己的投影鑲入一個真實的世界作為自己夢的背景。

從仙佛的角度上來說,其實也相當於道家的『一夢黃粱』,佛家的『大夢輪迴』之術。

……

魯邦三世:如果說意大利是愛的國度,那麼所有的愛皆在我手中。

……

意大利半島東部,聖馬力諾共和國。

說起意大利有名的美食,那絕對就是披薩了。

至於意大利麵,不好意思,吃過一次的花火實在無愛。

站在一座聖母銅像前,花火觀望着門口來來往往的人群。

從投影干擾這個世界生成這具身體並清醒過來之後也有一個多小時了,稍稍了解了下自己的所在地后,花火就感覺肚子餓了。

並不想上次在夢裏醒來的那個世界一樣被餓到走不動路,所以她打算去找點吃的。

但有一個很嚴峻的問題,她沒錢!

雖然這個世界的規則比上一個投影進入的無魔世界要松上一些,但是剛剛進入這個世界后自身存在信息的擾動還沒有完全平復穩定,使用鍊金術或魔法之類的手段,很容易就會被世界意識本能彈出這個世界。

這可不符合她的想法以及目的。

她可是過來找自家式神的,好不容易通過契約在時空海鎖定了一個位置,雖然可能有些偏離,但是自家式神在這個世界的可能性還是很高的。

所以說,當前最主要的就是,弄到錢避免自己餓倒。

「錢,是個可愛又麻煩的東西呢。」

穿着一件白色連衣裙,戴着一頂同色貝雷帽的花火背着雙手,目光不時張望就像是等待約會的可愛女孩。

「有了!」

突然的她眼睛一亮。

世界上總有無本來源的買賣,偷竊是其中一個。

偷竊這種事情,最開始為了生活下去的時候她也做過,所以技巧方面也並不差。

而現在被他盯上的目標呢。

穿着一件藍色西服,裏面搭配着黑色襯衫及一根紅色領帶,面貌的話,用猴子來形容他絕對沒問題,手背上露出的毛也很多。

之所以盯上他,是因為那無論是衣服還是襯衫透露的線腳表露出是純手工製作的,能夠在這個社會上穿着純手工製作精緻服飾的,基本上就是有錢人,而且是很有錢的那種。

在左側胸口西服下的內口袋微微鼓起,形狀很像錢包呢。

很好!

表情從期待模式轉為驚喜模式,似乎認識的人到來了因為驚喜而急匆匆的跑了過去。

當然冒失一點差點摔倒也可以理解的,至於在摔倒之前不經意倒向扶助那個人也可以理解。

「謝謝你!」做出一副驚恐的樣子花火拍了拍胸口向著扶助自己的獵物道謝。

「沒什麼,可愛的小姐。」

「不過小姐,能把錢包換給我嗎?」

魯邦看着眼前想要離開的少女,咧嘴一笑,如果被以這種手法偷走了錢可是太丟人了。

「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呢!」花火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一副呆萌不解的樣子說道。

「真是的,裝傻可不好呢。」

「切!」花火表情從困惑變成冷漠與不屑。

「這樣斤斤計較的男人可不會被女孩子喜歡哦!」

魯邦摸了摸頭,「嘛嘛!全世界的女人都迷戀着我呢。」

「還真是敢說呢!」花火雙手抱在胸前,「那麼接下來呢,把我送進警察局嗎?」

「不不,作為同行把可愛的女孩子送進去警察局可不是小偷該做的呢。」

「不過,為什麼你這麼可愛的大小姐會想要偷我錢呢!」魯邦不解問道。

身體氣息很乾凈,不是什麼三教九流的小偷,配合氣質方面來說絕對典型大家族大小姐的樣子,偷竊自己錢包的時候也沒有任何特別的情緒表現,太過自然了。

對,就是太過自然了。

無論如何他也想不通眼前一點也不像小偷的女孩會如此自然的偷自己錢包。

不是為了刺激,也不像有着特殊的目的,雖然偷竊的手法還算熟練,但是實在太奇怪了。

「肚子餓了,沒錢。」

花火很自然的說道。

「好吧!」無奈一拍額頭,魯邦發現眼前少女根本沒有說謊。

將錢包拿出來,花火一邊翻開錢包,一邊抽著鈔票。

「對了,說自己是小偷的同行,你叫什麼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