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你的事,那就是我的事!」

八曜魔王和圓寂,都是義氣十足說道。

「這兩貨怎麼變成這樣了?」

秦南微微一愣,旋即道了一聲謝,就進入了彼岸花林中。

彼岸花能被稱為地獄之花、惡魔之花,的確非同凡響,無時不刻,都散發著一股虛無意志,影響著心神,讓人莫名恐慌。

並且,越是深入,這種虛無意志也就越強。

時間流逝,兩個時辰之後,秦南等人已經靠近了彼岸花林的深處,一顆顆龐大的彼岸花之下,不再是空曠一片,出現了一座座古老殘破,形狀怪異的宮殿。

八曜魔王和圓寂稍微探查了一下,就沒有了任何興趣,這個地方的大部分至寶、機緣等等,都已經被人取走了,剩下的沒什麼價值。

「嗯?先等等,前方有非常恐怖的幻陣!」

圓寂腳步一頓,雙眼之中,佛文浮現,不斷流轉,語氣中露出了抹驚訝,道:「這幻陣不簡單啊,要是陷入其中,蓋世霸主小成的存在,恐怕也得被困住十天以上……咦?這幻陣怎麼被人擊破了?」

「而且,根據那破口之處的氣息來看,應該是三到七個時辰之間發生的事情。」

聽得此話,秦南的臉色當即微微一變。

這也就是說,三到七個時辰之前,有一位達到了蓋世霸主小成境界以上的強者,已經進入了彼岸花林的深處? 這一切來得太突然,季皓雪腦中一片空白,完全喪失了獨立思考的能力。

就這樣被簡煜牽著手腕擠進了店內,直到點完東西之後,找到位置坐了下來,她的理智才堪堪回籠。

臉頰滾燙,季皓雪有些害羞的微垂著頭,不敢去看簡煜的臉。

簡煜似是發現了她的反常,當下不好意思的開口道:「這個時間美食街人比較多,店裡空間小,你是不是很熱?」

顯然,簡煜將季皓雪臉紅的原因歸結到店裡面太熱了。

季皓雪不用想也知道自己的臉現在肯定紅成了猴屁股,聞言連忙順著簡煜的話點了點頭:「嗯,是有一點熱呢。」

這時服務員剛好端著紅糖冰粉過來,簡煜將其中一份端到季皓雪面前,輕聲道:「這個是紅糖冰粉,你嘗嘗看。」

「謝謝煜哥哥。」可能是受剛才被簡煜牽手的影響,此時季皓雪講話竟是莫名多了一絲少女的扭捏,看上去格外可愛。

冰冰涼涼的冰粉搭配香甜的紅糖,還有軟糯的紅豆和順滑的燒仙草,一口吃下,季皓雪眼眸一亮,驚喜道:「嗯……太好吃了!」

簡煜聞言不禁露出一抹淺笑:「那你多吃點。」

蟹黃湯包、豆豉鳳爪、蒜香排骨、小籠屜蒸餃,簡煜著實點了不少,每一份都是跟著蒸籠一起端上來,且都十分的美味。

季皓雪完全沒想到這不起眼的小店做出來的東西竟然這麼好吃,還是說,因為是和簡煜在一起,所以吃什麼她都覺得好吃?

季皓雪吃得歡,簡煜坐在桌前卻微微有些出神,心裡難免有些擔心妹妹。

十五歲的年紀談戀愛倒也不是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事情,可是一想到那個人是季少,就不得不讓自己多想了。

他倒不是覺得季皓宇是個壞人,更不是擔心妹妹會保護不好自己。

只是,在他們這些尋常百姓的眼裡,季少不能算是一個普通人,即便現在他們家也算是很有錢了,可是和季少也完全不是一個階層的。

這兩個人在一塊說不上來的怪異,簡煜百思不得其解,他們是在什麼樣的契機下在一起的,在一起多久了?

「煜哥哥,你怎麼了?怎麼不吃?」看著微微愣神的簡煜,季皓雪不禁眨了眨眼睛看著他問。

思緒被打斷,簡煜回過神來,聞言柔聲道:「我不怎麼餓。」

「不餓也好歹吃一點呀,我自己一個人吃不了這麼多!」季皓雪說著,動筷給簡煜夾了一隻蟹黃湯包,又給他夾了兩塊排骨和一隻蒸餃:「吃嘛,我自己一個人吃多沒意思。」

「好,我陪你吃。」簡煜笑著點了點頭,動筷吃了起來。

季皓雪見狀,嘴角揚起一抹明媚的笑容。

「簡煜?」

兩人正吃著,一道略微有些激動還夾雜著不安的聲音突然在簡煜的身後響起。

簡煜背脊一僵,這個聲音,他不用回頭也知道是誰。

而季皓雪正好面對著門的方向,所以第一時間抬頭,目光落在突然出現在煜哥哥身後直呼他名字的人身上。 「但願對方不是沖著至尊心果來的!」

秦南心中暗道一聲,便和八曜魔王等人,飛入了缺口,越過幻陣,繼續向前。

彼岸花林的深處,不再是一顆顆巨大的彼岸花,而是一個小空間,天空和大地,都呈現出了一片血色,眼神掃向四方時,能看到不少的溝壑和殘骸。

而且,秦南、圓寂、八曜魔王三人,都從四面八方,感受到了一股若有若無的寒意。

在這深處,就不如外圍那麼安全了,要是不小心觸犯了什麼,即便是他們的修為,恐怕也扛不住。

「這不是魔尊殺王陣嗎?怎麼也被人破壞了?」

過了好一會,八曜魔王也是吃了一驚。

魔尊殺王陣,同樣也是一座非常可怕的上古陣法,縱然比不上十巫血禁,但對付蓋世霸主小成境界的存在,那完全是綽綽有餘。

秦南心中微沉,開始隱隱有了一點不好的預感。

但是,他沒說什麼,繼續按照地圖所指前行。

接下來,他們遇到了十種上古禁制,還有三種上古殺陣,它們都毫無例外,全部直接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給摧毀了。

八曜魔王、圓寂四人,看到這一幕幕,都是罕見的沉默下來,眼神時不時的掃向秦南。

如果說只有兩三個禁制殺陣被摧毀,那或許可以說是巧合,可是這麼多的禁制殺陣,而且還是同一個路線,那還能是巧合嗎?

很明顯,那位提前到來的強者,與秦南目的相同!

「到了。」

秦南站在一道長達數千里,寬有五十多里的巨大裂縫面前,輕聲說道,同時也運轉戰神仙瞳,向下方掃去。

只見到,在這巨大裂縫的底部,有著一條長約百里,呈現出夢幻般金藍色的溪流,散發著驚人的仙意。

「靠!這裡居然還有一條仙流。」

八曜魔王眼睛一亮。

若是能煉化這條仙流,他修為能提升不少。

「照此看來,對方不是沖著這裡來的,不然的話,這等仙流肯定會隨手取走。」

圓寂說道。

「現在也說不準,我要找到的至尊心果,就在這裡了,我們下去看看吧。」

秦南搖了搖頭,身形一閃,落入下方。

隨後,幾人便在這裂縫底部,展開了地毯式的搜索,只不過找遍了每一處地方,都一無所獲。

「快看,這裡有一個大手抓下的印記!」

修神良忽然喊道,秦南等人連忙看去,就見得一個極為偏僻的位置,一個長達十六丈,抓入地下五丈有餘的印記,清晰可見。

從這印記之上,還能感受到一股若有若無的磅礴氣息。

「至尊心果被人取走了!」

即便是秦南的心智,在這一刻,臉色也不禁變的難看下來。

如今,他就只差這最後一個仙福級天材地寶了!

可是為何,偏偏在這節骨眼上出現了意外?

沒有了至尊心果,他還怎麼去復活妙妙公主和江碧蘭?

「秦南,你先冷靜一下。」

八曜魔王立刻說道:「至尊心果被取走,只有三個可能。第一,萬重仙樓將這情報,也賣給了其他人。第二,萬重仙樓那些勢力們,提前來了,順勢取走了。」

「第三,你不是說六合禁地正在發生一場異變,就連九天至尊也會到來嗎?也可能是這些強者們,在前往六合禁地之時,碰巧遇見,順勢拿走。」

圓寂若有所思道:「若是這樣的話,應該就是第三種了。第一種的話,不會這麼巧,秦南剛來沒多久,對方也就來了。」

「第二種的話,就更不可能了,那群人肯定會繼續留下來對付我們,至少也要搶走我們獲得的那些至寶。」

秦南聽得這一番話,心中逐漸冷靜下來。

圓寂說的很有道理,應該就是第三種,被路過的強者偶然發覺,直接取走了。

而且,即便是第一種,以對方那種蓋世霸主小成境界以上的修為,都已經到了彼岸花林,最終也會前去六合禁地。

「我靠,我們不會得進去六合禁地吧?」

修神良臉色微白。

那可是六合禁地啊!

屆時連九天至尊都會來,以他們的修為參與進去,十有八九會隕落在裡面。

「瞧你這出息。」

八曜魔王翻了翻白眼道:「不用進入六合禁地。現在六合禁地的大異變還沒發生呢,那些強者也不會提前進去。」

「不過,那些強者,還有此次前來的修士,應該都在飛越仙橋附近的城池之中,隨時準備著。」

秦南神色一怔:「飛越仙橋?和銅鏡有關?」

八曜魔王嘿嘿一笑,道:「秦南,你是不知道,在六合禁地外圍,圍繞著一條寰滅黃河,此河自古而生,來歷神秘,無比恐怖,若是沒有九天至尊境界,強行橫跨,必然隕落。」

「要想渡河,就只能走飛越仙橋。此橋以前不是以飛越命名的,而是幾千年前,飛越那娘們……」

「呃,呸呸呸,飛越女帝大人,不知幹了件什麼事,萬重仙樓和諸王古島,就以此為名了。」

秦南嘴角微微一抽。

這等仙橋,竟以銅鏡之名為名,銅鏡當年在這裡到底幹了什麼大事?

「那我們現在就去飛越仙橋那邊吧。」

秦南立刻說道,他現在已經完全冷靜了。

不管是誰取走了至尊心果,他都必須要拿到!

「嗯,走。」

幾人身形一動,原路返回,給凌嵐嵐傳去一道神念之後,便飛向了另外一個方向。

只不過,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在他們離開兩個時辰之後,一群修士們,浩浩蕩蕩而來,殺入了彼岸花林之中。

只是沒過多久,那為首的蓋世霸主們,還有徐來等等蓋世天才們,臉色當即變的無比難看。

「我們去飛越仙橋之處,秦南等人很可能去了那裡!至於剩下的人,給我北境之中搜查,要是秦南在這裡,挖地三尺也得給我找出來!」 簡煜同時回過頭,正對上喬伊娜投來的目光。

今日喬伊娜穿了一身運動裝,可儘管如此,依舊遮掩不住她楚楚憐人的氣質,尤其是她此時看向簡煜時所流露出的神情,三分委屈七分可憐,像極了一隻受傷的兔子。

季皓雪看著眼前的女生,本能的生出一抹敵意,卻是沒有表現出來。

「沒想到,還能在這裡遇見你。」喬伊娜扯動嘴角,露出一絲微笑,只是那笑容,莫名有些凄涼。

簡煜看著喬伊娜,聽到她說出的話,心中微微有些波動。

這家店,當初他也帶喬伊娜來過,如今物是人非,兩人竟還在這裡偶遇,看起來真是諷刺。

輕輕點了點頭,簡煜將心中情緒斂去,對著喬伊娜淡淡的說到:「帶妹妹來吃點東西。」

如此,喬伊娜才將目光落在了季皓雪的身上,她聽簡煜提起過,他有一個自己很疼愛的妹妹,想必就是這個女生了。

微微一笑,喬伊娜主動打招呼:「你好。」

破夢者 季皓雪正在想要不要和對方說話,以為她覺得這個女生看煜哥哥的眼光怪怪的,她不喜歡。

還沒等她開口,簡煜已是搶先道:「你們坐這裡吧,我們已經吃完了。」

話落,簡煜看向季皓雪。

季皓雪見狀心領神會,連忙站起身:「煜哥哥,我吃飽了。」

「那我們走吧?」簡煜道。

季皓雪點了點頭:「嗯!」

沒再多看喬伊娜一眼,簡煜和季皓雪一前一後越過她身旁,徑直出了店面。

喬伊娜看著簡煜決絕的背影,用力的抿了抿唇,眼底漫上不甘的神色。

「娜娜,這人是誰啊?挺帥的啊!」喬伊娜身旁同行的女孩一臉好奇的問,似是沒感覺到兩人之間奇怪的磁場。

喬伊娜當下斂去眸中神色,再抬頭,臉上的表情已是煥然一新,聞言勾了勾唇:「我前男友,長的還可以吧?」

「太可以了!」那女生低呼一聲,繼而有些不可思議的說到:「這麼帥你還捨得分?」

「那有什麼不捨得的?」喬伊娜表現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嘛!」

「行,漂亮就是了不起,要是我,肯定抱住死死不撒手了!」那女生笑著打趣。

簡煜和季皓雪一前一後走在美食街上,季皓雪在身後不時抬頭看一眼簡煜的背影,從剛剛在店裡出來,她就明顯的感覺到了煜哥哥整個人都有些不一樣了。

雖然她沒談過戀愛,但是女生的直覺還是有的,剛剛煜哥哥和那個女生短短兩句話的交流,她似是就聽出了兩個人不同尋常的關係。

如果自己猜的沒錯,那個女生應該就是煜哥哥的前女友。

不過即便心中已經有了肯定的猜測,但季皓雪還是什麼都沒有問,以她現在的身份,好像也不太適合問煜哥哥這種私密性的問題。

反正已經是前女友了,過去的事她也不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