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我還聽說那異寶很有可能是一件神器,否則弄不出這般大的動靜。」

「神器!好想看看呀!」

「看什麼!那裡可是中心區,以我們的實力過去不是找死么。」

「那倒也是。」

眾人怔怔地望著天空,七嘴八舌的議論道。

只是話還沒說完,眾人腳下的地面忽然劇烈的震顫了起來。

「怎麼回事?這是地動了么?!」 (第一章,求紅票!)

第664章:王九九要定婚了?

也不怪別人會有這樣的想法。秦洛未婚,寧碎碎未嫁。而且這兩個人站在一塊兒看起來也是賞心悅目。有個好男人出現,凌母也是想著幫自己待如親生女兒一般的寧碎碎給抓牢。

凌隕的驚詫大於疑惑。因為他清楚秦洛是有未婚妻的,不僅如此,他還知道秦洛和王家的大小姐王九九關係密切。現在他又和寧碎碎這般親密,這人到底是想要娶幾個老婆?

當然,奇怪是奇怪,他對秦洛倒沒有什麼惡感。先不說他救下妹妹凌笑的大恩,單是他做的那些事情就讓人折服。

這年頭軍人也是能夠上網的,秦洛力挫韓醫諜血巴黎的事在軍隊也傳開了。凌隕算是個小軍官,怎麼可能不知道這些事情?

他要做的事情,是他們這些熱血軍人都想做的事情。他們做不到,但是秦洛做到了。理所當然的,他們對秦洛就有了一份欽佩和親熱。覺得這男人雖然長的秀氣了些,骨子裡也算是個鐵血爺們兒。

所以,即便秦洛真的和寧碎碎走到一些,他也不會多說什麼。他又能多說些什麼?

秦洛把寧碎碎徑直抱到屋子外間的沙發上,讓她坐好后,一邊脫她的鞋子幫她按摩,一邊解釋著說道:「碎碎的腳扭傷了。我怕走路會加重傷勢,就把她給送了回來。」

凌母聽到原來是這麼回事兒,即覺得遺憾,又擔心寧碎碎的腳傷,抹了把眼淚花子,跑過來說道:「要不要緊?要不要叫醫生?」

想了想,又說道:「哎,我說的是什麼話。差點兒忘記了,秦洛就是有名的醫生。」

「沒什麼大礙。」秦洛說道。「我幫她按摩按摩,再抹點兒跌打損傷的葯也就沒事了。」

寧碎碎被秦洛捧著腳揉捏,臉色緋紅,心跳如活鹿,卻也不好表現的過於情願。不然的話,不是讓別人看出什麼破綻?

寧碎碎假裝若無其事的說道:「姨,我沒事兒。你不用擔心。笑笑吃過東西嗎?」

頓了頓,又補充了一句:「秦大哥是過來看凌笑的。」

女孩子終究年幼,而且又沒有任何的戀愛經驗。這麼一說,沒有撇清自己和秦洛的關係,反而有點兒畫蛇添足的味道。

凌隕笑了笑,也不點破。凌母更是過來人,哪能不理解這些小女孩子的心思?

女愛俏,誰不喜歡小帥哥?

「餵了半碗米湯。」凌母說道。「怕她消化不好。下半晌再喂半碗。」

因為凌笑一直昏迷不醒,總是輸營養液來維持生命也不是個辦法。所以,秦洛建議凌母每天喂那種小米熬出來的米湯。少吃多餐,這樣對凌笑的身體康復有好處。

凌母記下這事兒,每天喂湯。

幾人說話的功夫,秦洛就幫寧碎碎揉開了淤血。秦洛又看望了凌笑,用銀針試了試她的脈息。雖然她的病情沒有任何好轉,但是也沒有變的更加糟糕。

即便這樣,對凌母來說仍然覺得聽到了一個大好的消息。

事情忙完,早就過了午餐時間。這個時候開車回到市區還需要半個小時,秦洛也和寧碎碎說過還要和她談《太極》的事情,於是幾人便決定去療養院的食堂用餐。

凌母不願意離開凌笑,拒絕和三個年輕人一起去吃飯,說是一會兒會讓護士打些食物在病房吃。

秦洛勸慰不了,於是便找了個輪椅推著寧碎碎去食堂。

秦洛沒在療養院吃過飯,但是寧碎碎卻是這兒的常客。

在她的指引下,三人找到了吃飯的地點。

能夠住在這療養院的人都是高級軍官將領或者說是他們的近親家屬,和部隊有密切聯繫的軍工企業負責人。

所以,這食堂並不像秦洛想象的那麼簡陋,比首都醫科大學的飯堂更是要豪華數十上百倍。

更嚴格的來說,這是一座能夠達到五星級的中式酒店。

總裁盛寵寶貝妻 古典的小樓屹立在青山綠水之間,大葉的芭蕉組成迎賓的隊伍,大小相仿的鵝卵石鋪成的石徑小道讓人踩上去十分的舒服。

吃飯的地方可選擇室內,也可以選擇室外。小樓外面就是一條長廊,廊下擺放著一長排桌子。一邊吃飯,一邊欣賞近處游魚戲水或者遠處恨山之巍巍景色,實在是趣意十足。

三人在室外選擇了一張桌子,點過菜后,秦洛問道:「療養院裡面的人都在這裡吃飯?」

心想,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在裡面的工作人員是公家報銷還是自掏腰包?

如果是公家報銷的話,就憑這一點兒,待遇就十分的誘人。

「當然不是。」寧碎碎笑道。「療養院有多少工作人員?全在這裡面吃飯,需要多少錢啊?」

「所以我才奇怪。」秦洛笑著說道。

「工作人員另有吃飯的地方。這裡面是療養院的招待酒店,平時也對外開放。我們在這兒吃飯也是要交錢的,價格也不比外面的星級酒店便宜。畢竟,這兒打的是天然野味酒店的牌子。」凌隕也經常來看望妹妹,對這裡面的情況也十分的熟悉,給秦洛解釋著說道。

「這就可以理解了。」秦洛點頭說道。

三人當真是餓了,等到飯菜上來后,也不再說話,都專心的吃起飯來。

一陣喧嘩的人聲響起,然後便是噔噔噔的走樓梯聲音。

這幢小樓只有三層,所以,並沒有浪費的特別安裝電梯。無論多麼金貴的客人,也只能守規矩步行上下樓。難不成還需要用繩子吊上去?

因為秦洛他們下來比較晚的緣故,這時酒店大廳也只有稀稀落落的兩三桌子人用餐,這群人下樓,自然就引起了他們的注意。

下來的是一群年輕男女,氣質卓越,衣裝不凡。他們走起路來昂首挺胸龍行虎步,看起來很是威風。

因為王九九的關係,秦洛也接觸過一些這樣的人物。知道他們都有著不凡的家世背景,家裡第二代或者上一代至少會有一個將軍。當然,就是這群人裡面有一門三四個將軍的,他也不會覺得什麼意外。

王家的將軍又豈止三四個?手掌實權的也不只是這個數。

他們的臉色微紅,看來中午都喝過不少酒。還有兩個人腳步打飄,需要旁邊的人扶持才能走路。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個戴無框眼鏡的年輕人,沒有像其它人那般的剃著攻擊性極強的寸頭。頭髮柔軟,氣質陰沉,臉上雖然一直在微笑,可是那雙笑眯眯的眼睛就是讓人感覺不到親切。當他用這雙眼睛去打量你的時候,你就有種被毒蛇給盯住了的森冷感覺。

旁邊的兩男一女都在討好似的跟他說話,他也有應必答。無論真心還是假意,至少他身邊的人都笑的很開心。

秦洛覺得這人有些特別,就多看了幾眼。也正是因為秦洛的多番打量,那人的眼神也警惕的掃描了過來。

這麼一碰撞,就出事兒了。

那年輕人竟然轉移了前進的方向,傾斜著向秦洛這邊走來。他身後的那群人以為他遇到朋友,就沒有過來,站在原地等他。

看到那人走過來,寧碎碎和凌隕的視線都轉移到秦洛臉上,像是他的臉上突然間開了一朵花似的。

「你們不用看我。我也不認識他。」秦洛小聲說道。「我還以為是你們的朋友呢。」

說話的功夫,眼鏡青年便已經走到了秦洛的桌子面前,也不伸手,笑眯眯的問道:「秦洛?」

「是我。」秦洛回答道,仍然是一臉茫然的打量著這位客人。他確定自己是不認識他的。

「醫生秦洛?」年輕人不知道是不能確定秦洛的身份還是故意諷刺他的身份,再次出聲問道。

秦洛不知道來人的企圖,也就耐著性子說道:「如果沒有另外一個叫秦洛的醫生,我想你找的人應該就是我。」

「我是揚負。」男人說道。

揚負?

秦洛轉過臉看向寧碎碎和凌隕,寧碎碎輕輕搖頭,凌隕若有所思,顯然,他們也不認識燕京有這麼一號人物。

秦洛就想,怎麼現在什麼樣的貨色都跑出來裝逼啊?

一個連名字都沒聽說過的人趾高氣揚的跑過來詢問,好像自己欠他好幾百塊錢似的。難道自己的臉長的像柿子?

「不認識。」秦洛說道。

男人抿了抿嘴,也不生氣,說道:「久不在燕京活動,可能大家都有些陌生。如果我說一個人,你肯定認識。」

「誰?」秦洛問道。

「王九九。」

秦洛一愣,說道:「不錯。我認識。」

心想,難道這人是王九九的朋友?可是,這和自己有什麼關係?除了虎妞見過幾次面,秦洛不覺得自己能夠融入他們的那個小圈子裡面去。

「我們定婚的時候,還請過來喝杯喜酒。今天恰好碰上,就不再著人送請柬了。」揚負笑呵呵的說道,看著秦洛的眼神竟然帶著些同情。

定婚?

喝喜酒?

秦洛只覺得腦袋『轟』地一聲,像是要炸開了一般。 地面的確在震顫,而且動靜還不小。

中間的火堆已經坍塌了下去,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眾人不禁有些驚慌起來。他們還從未遇見過地震呢。

「怎麼辦?我們要不要找個地方躲起來?」

「是上樹還是上山?」

「好像哪裡都不安全。」

地面在顫抖,附近的樹木和山石也動得厲害,看上去一點都不比地面安全。

「別慌,沒事的。」就在這時,蘇魅開口了。

果然,地面的震動很快就平息了下來。不一會,四周便恢復了正常。

「沒事了!」

見地面終於平靜了下來,眾人紛紛鬆了口氣。

「魅兒妹妹,你怎麼知道會沒事?」剛站穩身子,有人迫不及待的開口問道。

眾人聞言,皆好奇的朝她看了過去。

「這裡不是震中,不過餘震罷了。」蘇魅抬眼望著前方,若有所思的回答道。

奇光——地震——

「上一次光芒出現時,可有地動之象?」她雙眼微眯,開口問道。

「沒有。」有人答道。

沒有么——

按照常理推斷,大型地震之前通常會伴有奇光。那這道光究竟是異寶發出來的,還是地震的先兆?

如果是異寶發出來的,那剛才的震動又表明了什麼?

如此大面積的餘震,說明此次地震的等級極高。蘇魅直覺這次的震中位置就在祁芒山脈的中心區,也就是異寶出現的地方。

天上的白光依然沒有散去,蘇魅緊盯著上方看了一眼。

果然還是得去看看。

雙眼微眯,蘇魅再次做出了決定。

「這麼大的動靜,估計整個中圍區都受了影響,也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樣了。」有人開口說道。

「其他人不知道,我就擔心靈獸會不會亂起來。」

不得不說,這人擔心得還真沒錯。就在他話音剛落之際,蘇魅神情一變,眸中現出了一抹凝重。

「快走!」

「怎麼了?」

見她突然間說出這句話,幾人不由得微愣了一下。

「獸潮!趕快離開!往外圍走!」

如此大範圍的地震,整個祁芒山脈的靈獸都慌亂了起來。蘇魅感應到有一大群靈獸正從百裡外的方向往這邊狂奔而來。

有獸潮么——

聽到這句話,眾人再次一愣。他們怎麼沒有感應到?

「不好!整個中圍區都亂了起來,你們趕快往北走。」

神識擴散開來,周圍數百里地內的景象很快便映入了她的腦海。蘇魅眸光一緊,當即向他們提示道。

「魅兒妹妹,你怎麼知道有獸潮?我們可什麼都沒有感應到呀。」四周靜悄悄一片,眾人的確沒有感應到什麼動靜。

「百里之外。」蘇魅開口答道。

什麼?百里之外!

聽到這回答,眾人不禁吃了一驚。

「小魅兒,你能感應到百里之外的動靜?」楚靈芸一臉驚訝的追問道。

「趕快離開,往北走。」蘇魅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再次提醒了一句。

話音一落,她不等幾人再說什麼,縱身一躍,率先朝北邊飛掠而去。

幾人見此,不由得面面相覷起來。

片刻后,江浩晨發話了。

「快跟上。」

話音一落,幾人迅速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