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老子不想和你說話!」鞏宇航心情真的特別壞。季小凡就像騙傻子一樣,逗了他一個月。他自己也覺得像個白痴一樣,天天傻兮兮的盼。

季小凡真的厲害,她和易鴻飛也是在一個市裏組織的團委會議上認識的,他們一見鍾情,關係進展迅速。而且季小凡也覺得鞏宇航他們幾個追求者追的太緊,倉庫整理好了,他們也沒用了,自己的男友又是很有前途的幹部。所以,今天借感謝大家的名義,順帶的就把關係挑明了。

挑明關係不僅是讓鞏宇航這些追求者剎車,也要讓易鴻飛明白,他們倆的關係已經大白於天下了,你也要注意影響了。

鞏宇航心再大,這個打臉也夠他受得了。不僅是感情上受挫折,智商的較量也慘敗!不用石紅雲勸,鞏宇航自動沒喝一口酒,再也丟不起人了,他就盯着貴的菜狠吃。

石紅雲估計這一次的暴擊,應該讓鞏宇航這個傢伙成熟了點吧,哈哈!我同病相憐的表哥!

一想起來,石紅雲就忍不住的發笑。易鴻飛做人八面玲瓏,比季小凡的水平還要高出一個檔次。誰都不冷落,別人說話的時候,他一副特別在意的神情,讓說話的人感到特別受歡迎。

「看到了沒有,和他一比,咱們就是打醬油的。」石紅雲悄悄的對鞏宇航說道。這次鞏宇航再也沒說話,明擺的,人家不僅大氣,而且做人做事碾壓眾人。

「孫子,我都告訴你了,傻白甜才是你的絕配,你還不信,應驗了吧。」要不是人多,丟不起人,鞏宇航有心思把盤子扣石紅雲臉上。打人不打臉,說話不揭短,你個孫子怎麼損就怎麼說話,鞏宇航臉都綠了,氣得腎疼。

一頓莜面外加各類肉,吃的石紅雲非常滿足。他好久了,都沒吃過家鄉的味道了。雖然聽到一些水平不高的阿諛奉承,和他格格不入,可也不關他什麼事,和他沒關係。鞏宇航臉疼肉疼腎也疼,話直接沒了。

回去的路上,石紅雲沒有再刺激鞏宇航,人少了,他怕鞏宇航瘋了,再發飆的打他!

放假三天,第二天是周末,石紅雲早早的和童鈺打好了招呼,讓她也請了個假,一起去玩。

童鈺靦腆了許多,不願意讓石紅雲顯擺,車就沒開。他們去公園走了走,然後就是在街上肆意的散步。

童鈺惦記他們的新房子,沒多久就折返回小區了。

他們的新房子衛生局已經裝修出來了,還不錯,反正石紅雲沒找出什麼毛病。痛痛快快的付了錢以後,就和童鈺去了一家商場,挑選廚房用具。

一天的時間,小兩口樓上樓下的跑了好幾個來回,做對比選價格,兩人累的不輕。

皮膚科,科室主任是紅妮娜,是個女主任,在皮膚燙傷這一塊很有造詣,皮膚科是個小科室,人員不多,就四個人,主任還不值班。石紅雲帶着轉科單子報到后,科室里歡聲雷動,因為石紅雲有執醫證,可以單獨值班,原來他們兩天一個夜班值的,就快要奔潰了。

石紅雲沒夜班的時候就跟着紅妮娜,有夜班就單獨上夜班。皮膚科說簡單也簡單,說複雜也特別的難,光基礎病就好幾千種,想要搞皮膚科,就得先記住這幾千種病,最賴也得知道吧。

除了基礎的幾千種,要想掌握更多,那就難了。免疫生化、基因細胞,一般人想都不要想,太難了!

小科室有小科室的優勢,科室關係相當和睦,就和家人一般。你幫我,我幫你的,沒有閑言碎語。不像大科室,有時候為了利益,為了一個職稱,背後下黑手、當面怒懟。紅妮娜長期上門診收病號,其他的三個醫生正常的倒班。

想要有心得,就得肝書,石紅雲連簡單的痤瘡都看不出來。一天的時間,石紅雲把皮膚病學從頭到尾看了一遍,早上六點半開始看書,中途吃了一頓午飯,晚飯都顧不得吃,到凌晨三點的時候,終於讀了一遍。

累到極致就感覺不到飢餓了,倒頭就睡,都沒洗漱,童鈺心疼也沒辦法。皮膚科里的圖片相似的太多,要是不思考不記憶,看完就弄混了。

做夢都在丘疹上,突出樣的、銀屑狀的,弄的石紅雲出了一身的汗。 第946章

空氣中,依然瀰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林壞的身子,還微微有些顫抖。

當然,他不是被剛才的打鬥嚇到了,也不是被那群殺手嚇到了。

比這更殘酷的戰場,他都經歷過。

他自認為這輩子,沒有什麼能讓他再感到害怕。

但就在剛剛,他害怕了,他害怕失去唐萱兒!

如果他再晚來幾秒,哪怕只是幾秒,也許他就救不了唐萱兒!

要真是那樣,他覺得自己應該會瘋吧。

「對、對不起……」

唐萱兒仍然有些后怕,用力咬着嘴唇。

這一次,是因為她的任性,私自來見林書文,才導致自己遇險。

林壞肯定是生氣了。

「我……」

唐萱兒剛說出一個字,林壞的臂膀便摟了過來,將她緊緊摟在懷裏。

「下次不許再這樣了!」

「你嚇死我了知道嗎!」

林壞的聲音都有些顫抖。

唐萱兒從來沒看到他這樣過,她甚至看到林壞的眼睛,都是紅的。

原來,林壞這麼在乎他……

「對不起,以後再也不會讓你擔心了。」

唐萱兒也緊緊抱着林壞,這才安心了些。

「好了,你沒事就好。」

林壞嘆了口氣,這才看向已經被嚇懵的林書文。

那一刻,林書文又恐懼了起來,比剛才那幾個殺手要殺他還恐懼。

他大哥的眼神,好可怕!

一個眼神,就比那些殺手還要可怕!

「大……」

林書文張了張嘴,始終沒能叫出那聲哥。

但林壞,已經走了過來,一把揪住他的衣領,將他狠狠砸在車頭上。

「嗷——」

林書文哪經得起林壞這麼折騰,頓時慘叫一聲。

儘管林壞已經留手了,但他也被砸得喘不過來氣,比被林天龍打十次都要痛苦。

「你……你要幹什麼!」

林書文滿臉恐懼,本來就已經快崩潰的他,直接被林壞給嚇哭了:「我再怎麼也是你弟弟,你要殺我!」

唐萱兒見狀,也嚇到了,忙喊道:「林壞!」

他生怕林壞一衝動,把林書文給廢了。

但畢竟是親兄弟,不管有再大的仇恨,也不能手足相殘啊。

「我老婆替你求情了,我饒你一次。」

林壞鐵青著臉,後背都在起伏:「但你記住了,不管你下次要幹什麼,都沖我來。」

「再敢打我老婆的主意,我殺了你!」

那逼人的殺氣,嚇得林書文更是顫抖個不停。

他之前看不起林壞的種種原因,此時卻一句都喊不出來。

他不敢!

「還有,你不是我弟弟。」

林壞滿臉不屑:「像你這種廢物,根本沒資格當我兄弟。」

「記住了,你就是個廢物!」

林書文臉色漲紅,眼睛都紅了起來。

他這輩子最不願聽到的幾個字,就是有人說他是廢物!

「我不是廢物!我不是!」

「還不承認?」

林壞冷笑:「摘去你林家少爺的身份,你覺得你是個什麼東西?」

「你除了吃喝嫖賭,你還會幹什麼?」

「回去照照鏡子,興許你會有所感悟。」

林書文咆哮起來:「你在嫉妒我!嫉妒我是林家少爺,而你不是!」

「你不就是想回林家,貪圖林家的家產,我告訴你,不可能!」

聽到這話,林壞不怒反笑,更加不屑了:「原來你一直都是這麼想的,以為我想回林家?」

「那你回家問問林天龍吧,問問他都對我做了什麼。」

「再問問,我對他做過什麼,相信你會有驚喜的。」

說完,林壞不再跟他廢話了,轉身便拉着唐萱兒的手上車,然後駕車離去。

林書文愣在原地,望着消失的破奧迪,眼淚又滑了下來。

「我不是廢物!我林書文不是廢物!」

「你才是!你才是啊!」

他狠狠踹了一腳賓利,發瘋似地發泄起來。

論商業才能,他比不過唐萱兒。

論男人氣概,他比不過林壞。

他一直看不起的兩個人,到頭來,他通通都比不過!

這何止是打臉!

簡直是讓他懷疑人生,恨不得鑽進母胎重生投生一回。

林書文跪在地上,擦乾眼淚,拿出手機給家裏打了個電話:「快派人來接老子!老子差點被人殺了!」

「啊什麼啊?快啊!」

掛了電話,林書文忽然想起林壞剛才說的話。

林壞讓他回家問問林天龍,但具體是什麼事,林壞沒說。

看樣子,林壞似乎已經見過林天龍了,而且兩個人之間肯定還發生了什麼。

林書文越來越好奇了,他們到底發生了什麼……

紫筆文學 莫曉輝深深被眼前的美麗光影吸引,根本沒有想到楚洛讓他拍是陰謀伎倆。

從楚洛手裡接過手機,很快的動作著。但不知是興奮過度,還是光線不好,沒看清楚,居然弄錯了開機的順序。

莫曉輝放慢了些節奏,把手機打開,並點開了照相功能,瘋狂的拍了起來。

楚洛在一旁,大有陰謀得逞的快感:看來我們神仙還是腦子轉的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