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神級越高,越難穿越。因為異世界晶壁規則的壓制,越高大的人便越鑽不進小房子中。所以合作就成了未來的主要趨勢,以數量彌補實力的空缺,團隊合作將成為接下來無限神殿的主要潮流了」。

門輕輕地開了一道小縫,一位近衛小心翼翼地將第二份情報放在胡飛的桌前。

胡飛展開一看,笑了笑,又將其疊放到第一份情報的上面。

是石之軒出的手。

皿大聖僧雖然為佛門翹楚,但是石之軒卻也是個貨真價實的猛男。******花間派更是魔門中的縱橫派。當年他以一人之力,單憑口舌,將整個突厥生生地分裂,外族內鬥不止。

憑他的口才,要對付四大聖僧,一定不落下風。

饒是如此,情報上也寫著:石之軒苦鬥四大聖僧,一連四場口舌之爭不分上下。文辯不成便武辯。石之軒又是連續四場比武。將四大聖僧一一擺平,斬殺當場。導致此玄會場上佛教徒高唱往生極樂經不止。

談道論辯,可分為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便是文辯,講究口舌之爭。一旦文辯平手,雙方辯出火氣。又想要分出一個勝負,就要進行第二階段武辯。

「石之軒乃是我的虔誠級信徒,有被動神術靈武魂。可以想見,當一切武功隨心變化,邪王的不死七幻更是玲瓏剔透,絕妙非凡了。當年四大聖僧圍堵邪王未果。將其追的四面逃竄。如今他也算是報了一箭之仇了

「第一次的試探,由慈航靜齋完全敗北。不知道梵清惠又會出什麼招。哼哼。不過她也沒有多少底牌可以出了。嗯」來人」。

立即,就有精悍壯碩的近衛軍成員,推開房門,進來跪倒在地,表示隨時聽候著胡飛的指令。

「外事法王挫敵銳氣,大勝四大禪師。把這個消息廣而告之天下,同時叫石之軒到這裡來一趟胡飛命令道。

「是」

不一會兒,衣衫襤褸,嘴角噙著血清的石之軒急急趕來,顯然是聽到胡飛的指令后,連衣服都沒有換的這般來的。

胡飛看向他的眼神頗有讚許,點點頭道:「做的不錯。不過你受傷慎重,筋脈盡斷,看來四大聖僧也是名不虛傳。」

石之軒臉色蒼白,但是卻意氣風地道:「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武神冕下您要屠佛滅道斬儒。[]把這群人都給逼到了懸崖邊上。四大禿驢,再也不做什麼高僧姿態。出手狠辣,比之之軒有過之而無不及。哈哈,可惜他們礙於規則,只能一對一的車輪戰我。否則四大禿驢聯手,之軒也無能為力了。

當年四大聖僧聯手追殺石之軒,石之軒狼狽逃竄。但是現在由於他乃是胡飛的虔誠級信徒,擁有靈武魂,實力暴漲一大截。四大聖僧即便車輪戰他,也一一被其斬殺。

只是他的身體終究還是凡人之軀,受傷之重,已經此生再也不能用武了。

,可

但是看石之軒的表情,似乎一點都不在意的樣子。

這個時候,門外又有情報傳來:真言大師,要求與外事法王談佛論道一番。

石之軒哈哈一笑,道:「佛門終究還是忍不住要殺我哩!真言那老禿驢乃是沙門護法,行蹤飄渺不定,居然這麼早就被梵清惠延請過來了。定是看我無力再戰,梵清惠也心急了。」

「佛門一下子失去了四大聖僧,局勢大惡,自然需要人來擔當中流砥柱的作用了。石之軒,你再去將他的性命取來。」胡飛微笑道。

石之軒一操,說道!「點軒謹凄冕下法是只能盡自只技刀一,能拼的個同歸於盡已是僥倖之致了。」

「我讓你取他的性命,自然有我的道理。」胡飛一邊說著,一邊將和氏璧取出來。頓時一道艷麗的七彩霞光籠罩住石之軒。這一刻天地間的能量自上而下,如醒瑚灌頂一般,將石之軒沖刷得徹徹底底。

和氏璧中蘊含著一道這個世界的規則。胡飛掌握著它,便是掌握了一片天地。 婚寵1001夜 天人交感,對於武看來講可遇而不可求的境界、奇遇對於胡飛來講,不過是一念之間的事情而已。

當武者和天地溝通起來時,陰陽和諧。任何傷病都會瞬間治癒。原劇情中,徐子陵曾經多次步入過這種狀態。到了後期,兩小強一個通過跑路,一個通過在水底潛游,也能一部分地天人交感。

石之軒的狀態轉瞬之間,便回復巔峰。讓他不禁張狂大笑:「不消說真言的禿頭,便是梵清惠的腦袋,之軒也能取給冕下您啦!」

胡飛擺擺手,道:「不著急。梵清惠自有祝玉妍對付,師妃暄由綰綰頂上。真言大師的九字真言,是在將來傳授給徐子陵的秘籍,身、心、手三密合一。又根據道家典籍,分為臨兵斗者列在前。我很期待你的不死印法,和這佛道結合印法的對決。」

石之軒立即面露喜色,垂下頭顱,道:「武神冕下觀戰,是之軒的榮幸。」

真言是一位老僧,鬚眉俱白,臉相莊嚴中透出祥和之氣,鼻樑比一般人至少長上寸許,清奇獨特。雙目半開半閉,眼神內斂,使他直覺感到對方乃極有道行的高人。

見到石之軒終於下場,真言頓時完全睜開雙眼,儘是驚奇之色。憑他的眼力,早就看出石之軒此時的狀態正處在巔峰。全然沒有與四大聖僧車輪戰所造成的後遺症。

真言大師臉色恢復平靜,緩緩地道一聲:「阿彌陀佛。」

石之軒背負雙手,慢慢步入場地,站定在真言面前,緩緩道:「當年我身入佛門,取經盜義。被四大聖僧追殺。如今我斬殺這四人,卻又被你真言和尚來圖謀不軌。可見佛門亦不過是趁人之危的道而已。真言和尚,你是否在奇怪恐懼,為何我此時卻像是完美巔峰的狀態?讓你失望了,真是抱歉呢

真言大師雙掌合什,道:「石施主,原本受傷頗重,天底下絕然沒有一種丹藥能將你如此復原。只有武者夢寐以求的天人合一之境,才能有此卓絕效果罷。」

「老和尚,你居然知道?。

「阿彌陀佛。人的肉身乃渡世的寶筏,內中蘊含天地之秘,老僧的九字真言手印,正是通過三密,通過人體而與宇宙溝通,達致天人合一之境,明心見性,即身成佛。天人合一的境界。老僧也曾進入過,不算什麼。石施主辯才無礙,不如文辯省去,直接武辯如何?。說著,真言大師的雙眼微微收斂,但是裡面的精光卻暴射出來,亮得駭人。

石之軒朗聲一笑,只說了一個字:「請

真言瞬間出手,雙指繚亂,如同蓮花盛開,攝目至極。

石之軒絲毫不懼,施展幻魔身份,不死印法立即撲上。

真言大師的九字真言,乃來自東晉葛洪著的道家寶典《抱朴子》內卷的登涉篇,原文曰:「臨兵斗者,皆陣列前行。常當視之,無所不辟。」真言雖然是沙門護法,但是卻知道佛道本一家的至理。因此採用這道家的經典,更是說明九字真言重神不重形,竅妙處只在三密的運用。

九字真言這門武功幾乎是胡飛見過的最繁雜往複的武功。

單單最基礎的手印,便有不動根本印、大金網輪印、外獅子印、內獅子印、外縛印、內縛印、智拳印、日輪印和寶瓶印。每種基本手印均有上百種不同印變,結合起來。又有過萬種以上的手印組合。

如何運用,只在一心。

而石之軒的不死印法,乃是組合武學。花間道、補天閣、佛門三大功法組合起來,號稱不死七幻,共有七式。分別為:陰風送葬索命來、生離死別摧肝腸、閻羅殿里判陰陽、奈何橋上忘前生、冥界門前恨回、視死如歸闖陰司、萬劫不復墮輪迴。

單單看名字,就和九字真言大相徑庭。

石之軒的印法較為簡單,真言和尚的九字真言,卻是最招式繁雜的武學。雙方又都是手印類別的武功,一時間纏鬥起來,場面精彩之極。

石之軒的幻魔身法,於戰場上騰轉挪移最是有效。真言和尚的身法自然也不弱。兩人身形各化作兩團輕煙,以快打快,招式互拆,瞬息萬變。

一時間,竟僵持不下。 !軒和真言和尚的爭鬥,自然引了武神教、佛州而兩大方的重點關注。圍觀的人群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漸漸地,場面開始由石之軒佔據上風。真言和尚的九字真言,可以通過聲音、手印、身體來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但是此刻,石之軒的不死印法卻已經脫離了原來的藩籬。

原本的不死印法,最為精髓關鍵的地方,在於生死之間的轉換。將來敵的死氣轉化為本身的生氣。再將本身的生氣變作對敵的死氣。但是石之軒在本身神術靈武魂的推動下,能依照一切情況,變換自己最適合的武功。

不死印法的生死兩氣轉換,便成了有聲和無聲的轉換,動與靜的突變,攻與守的輪轉。

這是非常令人感到恐怖的情況。

皆因招式的變化,可以依靠天資和經驗進行臨陣的靈感勃。但是武功心法卻只能如一。例如兩小強寇仲、徐子陵,出道時就是憑藉著極其卓越的武學天賦來隨機應變,招數渾然天成,沒有一招一式成為定式。但是他們的心法始終是來自長生訣的真氣,這樣的運轉方式從來沒有在戰鬥中變換得這麼快過。

武功之中,招數是表面的手段。真氣內力才是內核。

靈武魂賜予石之軒的,不僅僅只是招式的變化。更是真氣通道的隨機應變。

真言和尚和石之軒對打,第一時間現這種情況。臉上忍不住的駭然變色。他知道這一場的戰鬥已經一敗塗地了。唯一可慮的就是如何充分揮出己身的最大價值,來讓石之軒受到最慘重的重創。

這樣才能方便以後的後來人擊敗邪王。

恍惚間,真言和尚體會到已毒的皿大聖僧的心態以及無奈。

,正

繼四大聖僧之後。沙門護法真言大師,再次被石之軒擊殺當場。武神教在談佛論道大會之上,浦一開端,便展示出來最強勁的實力。讓天下人都專目相看。

石之軒不過只是武神教八**王之一,真正厲害的教主胡飛,還隱藏在深宮之中。雖然沒有出手。但是一種無形的恐怖威壓,已經籠罩在所有參加辯論大會的人員心中。

武神教徒越加鬥志帶揚,佛道儒三家則更咬緊牙關,奮力做出自己的最大努力。

石之軒一戰之後,談佛論道大會進入中段。武神教開始顯露教義不足的重大缺憾,武神信徒和三家對辯。引經據典時都要考慮這是不是對方三家的言辭經典,更顯得礙手礙腳。

到了月末,武神教徒斗辯失敗的不計其數,更有被當場感化,脫離武教,歸入其他三教的人員。

練功字之中,胡飛一手托著和氏璧。一手握著邪帝舍利,正閉目沉思。

「邪帝舍利,可以提供給人們元精。這就是提升人的潛能,改變武者的資質。是從源頭出的逆天修行法寶。而和氏璧則能無限次地提供給武者天人交感的境界領悟,補天之一缺,令武者達到小三合的層次。」

有了後天八卦圖,可以推算任何物品的坐標。又有無限神殿,可以隨時穿越時空進行虛空傳送。這個世界已經沒有胡飛拿不到的東西了。所以儘管他沒有取得長安城,但是只需要心念一動,邪帝舍利便出現在了自己手裡。

「凡人如果運用這兩件重寶。都會不得其法。用了和氏璧,雖然對自我的修行有大幫助,但是掌控不住和氏璧忽強忽弱的增幅,易於走火入魔。用邪帝舍利,更是會眼中出現恐怖的地獄血腥幻覺,而且量上把握不住,也可能被元精活活撐爆。但是在我的手中,這兩件秘寶,就像溫馴的小貓味,可以任由我調用,批量生產如同寧道奇等等宗師一級的武林高手。」

「至於小三合級、大:合級的高手,就不是如此能打造的了。能夠修鍊到破碎虛空級的武者,或者成功以肉身破碎虛空,就必須同時擁有至陰和至陽兩種先天真氣,達到太陽無極和太陰無極的境界。傳鷹和龐斑、秦夢瑤以自己的成功證明了道心種魔**和戰神圖錄以及劍典都可以修鍊出這兩種性質的真氣。至於長生訣,更是明擺著的事情了。」

想到這裡,胡飛輕輕一嘆。

「這也就是為什麼有四大奇書之稱。即便是大明尊教的鎮教寶典《御盡萬法根源智經》,霸刀岳讓的換日**等等,都做不到這種程度。」

他現在還僅僅只是得到全本的《長生訣》,半集的《天魔策》,全本的《慈航劍典》同樣通過八卦圖和無限神殿的雙重作用,無收穫的《戰神圖錄》。

但是他已經知足了。單單這些積累已經足以

在這個時代時空之中,《天魔策》已經遺漏很多,根本就集不全。《戰神圖錄》處在戰神殿之中,位置隨時變化,即便是用後天八卦圖推算,這種坐標也會隨時作廢。根本就拿不到。

有些寶物。只有到恰當的時間出世,才能取出來的。

所幸的是,在這個世界上戰神圖錄不出世,但是在別的世界中戰神圖錄才是最主要的視線聚焦點。覆雨翻雲、邊荒傳說等等這些世界都進駐了新的混沌投影,已經在開始攻略了。假以時日。收集全四大奇書,不過只是時間間題而已。

「等到那個時候。整個的世界帶都將被我掌控。雖然在這個世界帶中允許存在的最高等級,只有級神靈。還是鑽了規則的漏洞。但是神靈的掌控能力,已經遠遠大於皇帝之類的角色。政教合一的武神教。覆蓋所有世界帶,已經不是空幻的夢想啊。」

直到此刻,胡飛他才真正完善的利用好每一個攻略下來的武俠位面。

「嗯?怎麼我的心念有少許的煩亂。感覺到挑戰近在眼前。看來是斗辯大會臨近結束,佛儒道終於要展開最後的激戰了。」

就像徐子陵隨著實力增長,直覺就變得極端的恐怖。知道哪裡危險。知道對方的惡意善意,即便是熟知的人偽裝的再好,也能第一時間摸清楚對方的真實身份。

但是這些相比較胡飛的感應。也已經差距的如同地和天了。

!級的神靈,不過只是下位神級的最低層次。但是胡飛已經做到了足夠好的地步。他雖然不能夠完全隨心所以地改變整個世界的規則運轉。但是卻已經能夠預知到一部分清晰的未來。

「好了,到了該我出手的時候了。」胡飛了解到情況,站起身子來。推開閉關室的大門。

時至斗辯大會最後一天,類清惠終於忍不住親自出手。

她深知此之一戰,關係重大。哪怕是胡飛統一天下,也不如這場鬥爭來得兇險。皆甩這是一場道統之爭,信仰人心之上,只有信和不信。從來沒有第三種情況。因此這場戰爭,只有生死之分。敗了,就是死亡。勝利,才能得以殘喘。

此前一天,她對她的徒弟師妃暄說:「武神教,不過是新興的教派,教義不全。正是如此。才開得這場斗辯大會。作為充斥他們教義的資料。如此下去,武神教會越來越興盛,從此佛道儒三家都會被擠壓出去。這是一場佛道儒的存亡之戰。胡飛他太心急了。好高鶩遠。居然政教合一,將三大宗派思流逼的匯成一股力量。」

「事實上,武神教最強的一點。正是它最弱的一點。只要將武神教國的國主擊殺,那麼武神教就會立即分崩離析。再也不足慮了。」

不愧是梵清惠,眼光之犀利,一眼便瞧准了整場斗辯大會的勝利關鍵。什麼石之軒、魯妙子都是陪襯。

胡飛才是真正的主角。

「徒兒但聽師傅指令。請告訴妃暄如何去做吧。」

梵清惠面露微笑,慈愛地伸出手來撫摸師妃暄的秀,道:「這些天。為師已經充分地安排好啦。務必畢其功於一役,斬殺胡飛於當場。」

秋高氣爽,猜空萬里無雲。

恢弘華美的皇宮,已經被大部分改造。在原有的基礎上,新建的武神教廷,除了莊嚴肅穆之外,更多了一層歷史的底蘊氣息。

比。,石比

這是一處巨大的露天廣場。更是此次談佛論道大會的終結斗辯場。

場上,胡飛坐鎮於白玉高背寬椅之上。其下文武分列。在他的腳下是擺放成一座小山似的文獻。

魯妙子拱手彙報道:「武神冕下。此乃本次大會之中所取得的一部分精彩答辯記錄。共有引解冊。涉及佛儒道三家經義,武神教徒的心得領悟。」

「很好,很好。看來這種大會。以後還要多開。這些資料將充斥到我的武經之中。以全我武神教教義。我武神教國不僅要爭霸天下更要統一人心。此乃真正的千秋外代的宏偉基業!此次大會之後。我也將回歸神界。

教中事物。將有8**王全權處理。每有重大情況,就對著我的主神像祈禱,我必然會降下神諭。」

「是。」在場的都是胡飛的信徒。即便是小武侯」虛行之經過了此場斗辯大會的洗禮,整個人的信仰等級也上升到了虔誠級。聽到胡飛的言語,雖然心中極度不舍,但是仍舊還是垂下頭顱,恭聲領命。 江個時候。有人來報說。突然湧現出大批的絕世人物過關斬將,絞殺武神信徒無數,正朝這裡蜂擁而來。

胡飛一點都不意外,他能看得到一部分的未來,自然知道是哪些人。但是在場的魯妙子、石之軒之流。卻被此等彙報的內容嚇了一大跳。

梵清惠圖窮匕見,賭上了最大的資本。她先後聯絡高麗宗師傅采林、突厥宗師畢玄,又以情說天刀宋缺。本身攜徒親自下場。慈航靜齋女尼全員出動。凈念禪院、四大聖僧之寺都有大量的佛門教徒湧現出來。至於中原宗師寧道奇,更是第一個出現在斗辯場地。

胡飛哈哈大笑,道:「來的好。來的好。陰舉法王祝玉妍?」

「你去狙擊梵清惠。」

「屬下領命。」

「綰綰?」

「奴家在。」

「你去阻擊師妃暄。

「謹遵冕下法令。」

這師徒倆渾身嬌軀都激動的顫抖,從來沒有這一刻,她們能光明正大地迎戰慈航靜齋。陰舉派的名聲醜惡到極點,宛若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但是當她們歸入武神教之後,卻再也沒有了這樣的顧慮。

她們的人生開啟了新的篇章。

胡飛頓了一頓,繼續緩緩地說道:「至於那三大宗師,天刀宋缺,教他們都來這裡吧。我將親自動手。」

「哈哈哈,」話音未落,就聽見一聲豪邁張狂的大笑,從遠處傳來,「中原藏龍卧虎,實在是鍾靈毓秀之地。短短數年來。天下便幡然大變!讓我畢玄也頗有措手不及之感。」

聲音由遠及近,三息之後,一個身影落入胡飛的視野當中。

他看上去只有三十許,體魄完美。古銅色的皮膚閃爍著眩目的光澤。雙腿特長。使他雄偉的軀更有撐往天空之勢,披在身上的野麻外袍隨風拂揚,手掌寬厚闊夫,似是蘊藏著這些上最可怕的力量。

他的手中還握著一桿重矛,重九十九斤,各為「阿古施華亞」意即月夜之痕,年輊時仗之衝鋒陷陣。縱橫草原從無敵手!

高挺筆直的鼻粱上嵌著一對充滿妖異魅力、冷峻而又神采飛揚的眼睛。一頭烏黑的頭直往後結成髻,俊偉古俏的容顏有如青銅鑄出來無半點瑕疵的人像,只看一眼足可令人畢生難忘,心存驚悸。

他繼續道:「現在我親眼觀之胡教主,真是既叫我失望,又叫我滿意。」一邊說著,一邊神情悠閑自在的踏著穩定的步伐,緩緩走來。畢玄渾身散著邪異莫名的懾人氣勢,彷彿就如同充滿暗涌的大海汪洋。動中帶靜,靜中含動,教人完全無法捉摸其動靜。

不愧是三大宗師之一,這樣的氣場,在胡飛的手下當中,也只有談笑間殺人的石之軒,文采飛揚,古今博通的魯妙子才堪一比。

一下子,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

胡飛卻不看他,反而把視線轉移到空中,碧空如洗,給人極高極遼闊之感。

畢玄氣勢不由地一窒。

他剛剛一番問候,其實就已經是一項交鋒。他問的話,帶著懸念。無論胡飛如何答過來都有一套極強力的說辭,能將胡飛擠兌。但是胡飛一副連問答的興趣都沒有,教他頓時有一種縱有無窮的后招,也難以施展的憋屈。

繼畢玄之後,又有一人一身華服,鮮艷斑瀾地走進這個斗辯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