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爺,是不是不會活了。以後,妞妞來垃圾山撿垃圾,是不是沒人給妞妞開門了。」

「爸爸……你告訴我,是不是。」

「爺爺真的要離開妞妞了嗎?」

陳天選眼睛通紅,他用力的抱著妞妞,說道:「爸爸會讓所有人,付出代價!」

妞妞終於抽泣起來,小小的身體根本承受不住這樣的悲傷。

終於,暈倒過去。

董千刃看到這一幕,反而更加囂張:「陳天選,你知道怎麼讓你女兒最痛苦嗎?就是在她面前,把這個老頭打成肉泥。她這種孩子,一輩子都忘不掉這一幕。」

「那你知道,怎麼讓你最痛苦嗎?」

「那便是把你女兒,在你面前……也這樣活生生打死。」

「我給你一晚上時間叫人,天亮之後你若還是只有兩個人,你只有活生生看著你女兒被打死。」

陳天選緊緊捏著拳頭。

他五年前去北疆,那時候北疆戰火紛飛,醫生是一種極其罕見的職業。

北疆戰亂嚴重,能從北疆活下來的人沒有醫術,有醫術的人在戰場上活不下來。

陳天選五年來,組織北疆王者之師天刀,曾踏足整個北疆,乃至整個世界。

只有大夏任何一個人有難,陳天選能不遠千里,徹夜趕往。

他曾在極寒之地救過人,差點凍死自己。

他曾在北疆最為難的時候,一個人扛起整個北疆。

他救過的人,沒有千萬也有百萬!

可如今,自己的女兒在寧城,差點被弄死。

他的妻女,被折磨五年。

他只想要一個公道!

董千刃不僅當著女兒面打死保護他們五年的老人家……還要當著自己的面,打死女兒?

他們!!怎麼敢的!

陳天選盛怒至極,一呼一吸,都如同咆哮。

整個垃圾山,都能聽到他憤怒的呼吸聲。

煞氣漫天而出。

就暴雨上的烏雲,也在害怕。

王的憤怒,誰人敢接!

浩劫已至,就是今日! []

「對,司爵少爺,真的不是我做的,我確實是幫南醫生熬了粥,可是,我絕不敢幹這事的。」

沒錯,就是因為不敢幹!

所以,她把她本來要做的任務,全給倒了。

陳綺晴含淚看着這個人。

溫栩栩這才抬起頭來:「那不是你,會是誰?這粥一直在這裏熬著,除了你,還有誰能接近它?」

「很多,這裏又不是禁地,只要是想殺我的人,想來便都可以來。」

陳綺晴還沒來得及回答,已經被門口這個男人再度打斷了。

不過,他的聲音充滿了譏嘲和冷意,聽起來,就像是浸透了寒霜的利劍,隔着老遠,都能感覺到他的殺氣。

溫栩栩:「……」

忽然間,她的心底又是伸出了一絲不太好的預感,她馬上過來了。

「霍先生,你想要做什麼?」

「沒什麼,把粥倒了吧,今天難得平靜。」他居然淡淡的說了一句,然後,轉身就走了。

就這樣結束了?

他都不跟他們計較了?放過他們了?

溫栩栩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因為,這個男人真的不是那麼大度的人,特別是分裂到這個人格后,對於這家子人,他從來都是他們敬一尺,他還一丈!

都不帶手軟的。

溫栩栩心裏很不安。

可事實就是,這天家宴后,接下來的兩天,這個男人真的一直都挺平靜的,他沒有任何不對勁的舉止。

並且,自從神宗御也回到這裏住后,他每次找他,他也挺配合。

難道,這是想通了?

溫栩栩見到,一顆心也慢慢的放下來了。

直到,第三天的中午,他正在一間書房裏教神霄打理一些神家資產上的事,他忽然毫無徵兆的就在他面前倒下去了。

「司爵?司爵?!!」

神霄看到,頓時驚得大叫了起來。

幾分鐘后,當溫栩栩和神宗御兩人都衝進這個書房時,這人基本上已經沒有任何意識了。

伴隨着的,還有他嘴唇的烏紫!

「中毒?」

溫栩栩看到這一幕,驚慌失措下,腦子裏蹦出來的兩個字,就是這個。

神宗御在旁邊聽到,立刻整張臉都青了。

兩個小時后,軍區總醫院內,陳景河給出了答案,確實是中毒,而且還是DU品中毒,而這種DU品,最明顯的癥狀,就是讓人溶血休克。

「他現在中毒的時間不長,看了一下血液,應該就是三天左右吧,還來得及。」

陳景河說完,就又匆匆的走了。

留下溫栩栩和神宗御等人的站在這裏,好長時間,這走廊里的氣氛都是讓人毛骨悚然的。

DU品!

一個被好好關在他神宗御的觀海台養傷的人,最後,竟然會DU品中毒,這是不是一個笑話?

且不說他神宗御是三軍統帥,全國黑惡勢力的剋星,單是他這私人地盤居然都會有人中這種毒,這不覺得太可笑了嗎?

神宗御從未有過的強烈殺氣!

同樣,溫栩栩這個時候聽到結果后,也是腦中如被雷劈了一樣,短短一秒鐘,她喪失了所有的思考!

原來,這就是真相!

原來,她忐忑不安的等了這麼多天,真的不是這個人想通了,放過了那些人。

而是,他用了一種更喪心病狂的方法來報復他們,他就像魔鬼一樣,他們要給他下毒,好,他自己動手,然後,他用了這個軍門家族最深惡痛絕的東西下在自己身上。

目的,當然是為了讓他們連根拔起,片甲不留!

這個瘋子。

他是瘋了嗎?他知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啊?為了報復,他就這樣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嗎?

溫栩栩渾身都是發抖。

眼眶裏,更是因為憤怒和心痛,大顆大顆的淚水不停滾落。

又是煎熬了整整三個小時,終於,陳景河出來了。

「溫小姐……」

「陳教授,他……他怎麼樣了?你老實跟我說,那個東西,對他的身體……到底有多大的損害?」

溫栩栩一看到這個院長,眼淚洶湧的更加厲害了。

陳景河看到,只能嘆了一聲:「我都不知道怎麼說,你是怎麼看着他的?怎麼會讓人給他下這種東西呢?DU品又不是什麼普通毒,會上癮的不知道?」

「……」

就這麼一句,溫栩栩就如同徹底被人扔到冰窖里去了。

不是她沒看好。

而是,他自己要給自己下啊。

溫栩栩哭着一點一點的滑了下去,很長時間,她人抱着腦袋眼前都是一片灰暗的。

——

玉蘭苑。

神鳳和神鋒兩人急急忙忙趕到這裏的時候,李玉娥已經被神宗御讓人押著了,旁邊,則是站着神宗年,但是,他此時也半點都不敢出聲。 回到家中的苗大壯打開了文明商城權衡再三還是換取了《低級人工智能開發技術》花了600點文明值,有了人工智能就等於有了一個好的助理,可以有效的幫忙解決很多問題,特別是做實驗的時候人工智能可以更加精準的控制設備,儀器,可以幫助大壯減少實驗誤差,以及記錄實驗報告。同時人工智能還可以24小時執行任務,可以相對的節省時間。

因為大壯發現文明商城中給的技術基本都只有理論,具體的數值,參數還是要靠自己做實驗確定。所以弄個人工智能還是很有有必要的,雖然是個低級的。

不過低級人工智能開發技術只是教開發的方法,不是給的源代碼,不過也是,如果所有的人工智能都是統一的源代碼,那就相當於每個人工智的基因都是一樣的,那樣的人工智能所有的行為動作都是一樣的,那或許不能稱為真正的人工智能了,每個人工智能都應該是獨一無二的,就和人一樣,代碼和編程的語言就是人工智能的基因。

就像生孩子,生出來的孩子雖然都是孩子,但性別,智商,有沒有先天缺陷,這是有本質區別的。而這些區別就取決於源代碼和編程語言。

不少人都擔心人工智能的成熟,會給現在的世界帶來大亂。不少人都擔心電影中人工智控制世界的畫面出現,甚至呼籲停止人工智能的研發。

但人工智能是未來發展的趨勢,這種趨勢並不會因為一些人的擔心而停止。也不會有那個國家會放棄人工智能的研究。

苗大壯在文明商城中換取技術后,低級人工智能開發技術就刻在了他的腦海中。人工智能在計算機上實現時有2種不同的方式。一種是採用傳統的編程技術,使系統呈現智能的效果,而不考慮所用方法是否與人或動物機體所用的方法相同。這種方法叫工程學方法,另一種是模擬法,它不僅要看效果,還要求實現方法也和人類或生物機體所用的方法相同或相類似。遺傳演演算法和人工神經網絡均屬后一類型。遺傳演演算法模擬人類或生物的遺傳-進化機制,人工神經網絡則是模擬

人工智能已在一些領域內作出了成果,如文字識別、電腦下棋等。不過這種單領域的人工智能,最多也只能算是一個弱人工智能。目前全球的人工智能水平絕大部分處於這一階段。

而苗大壯要做的是比這水平上升一個等級的人工智能,擁有和人類一樣的智能水平,可以代替一般人完成生活中的大部分工作。這也是所有人工智能企業目前想要實現的目標。走到這一步之後,機械人大量替代人類工作,進入生活就成為的現實。

苗大壯花了半天時間整理了腦海中關於人工智能的開發技術然後就座在電腦前根據自己的理解開始敲起了代碼…

十來天過去了,這些天苗大壯除了每天出門跑步,做任務賺取文明值外就是在家中敲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