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屁,你個廢物敢誑我們,答應你我們才真是孫子了。」鄭金氣的暴跳如雷。

差一點就上了獨孤心的當,他們怎能不怒。

獨孤心不耐煩的說道:「不知道誰才是廢物,不敢生死戰就滾吧,看見你們就倒胃口,不要打擾我吃飯。」

不能殺人,只好飽餐一頓。

「好你個廢物,不要以為突破武徒四階,就如此猖狂,我們這就稟告爽少,你死定了。」鄭雄利四人怒罵道,然後拔腿離開食堂,找他們的主人去了。

「呸,爽少,什麼狗屁,算哪根蔥。」獨孤心不屑的笑道,埋頭吃起飯來,天大地大吃飯最重要。 沒人離開食堂,全都低聲議論起來。

不知道情況的,圍著今早見過獨孤心的人,好奇的詢問起來。

獨孤心雖然吃著飯,但耳朵里傳來的依舊是各種侮辱嘲諷的聲音。

儘管,今天的表現,讓他們震驚,卻也僅僅如此。

武徒四階的修為依舊太低了,只是今天的表現和以往有著天差地別,他們一時吃驚好奇罷了。

他們沒有離開,全都抱著看戲的心態。

看獨孤心怎麼被鄭爽打入地獄。

鄭爽,乃是族長之孫,與獨孤心一般年紀,三品中等天賦,修為卻只有武徒六階。

紈絝之徒,從不好好修鍊。

囂張跋扈,人人討厭憎惡,可因為是族長的孫子,另外有一個天資卓絕的大哥,卻又令人巴結討好。

這些,獨孤心記憶中都有,心中自然沒有嘴上說的那樣不在乎。

有著擔心,卻並不害怕。

前身的死亡,鄭爽就是罪魁禍首,他與鄭爽生死不休,又有何好怕的。

唯恐獨孤心跑路,鄭金四人飛速的前往第二食堂,稟告鄭爽。

獨孤心正在吃飯的食堂,屬於第一食堂,是給武徒六階以下的弟子食用。

第二食堂,位於第一食堂東邊千米處。

第二食堂,裡面的菜品更加豐富,營養價值更高,對於身體好處良多。

人未到,聲先到,鄭金底氣十足的吼道:「廢物,趕緊滾出來受死,爽少來了。」

獨孤心沒有理會,埋頭啃著獸肉。

「難道害怕的逃跑了,這該死的廢物。」鄭雄利氣憤的罵道。

他們四人被獨孤心差點坑死,跑去找來爽少,被爽少罵成狗屎,心中更加怨恨獨孤心。

要是獨孤心跑了,他們估計會被爽少打成殘廢。

這時,一道表情輕浮,精神萎靡,瞳孔微微下陷,傲慢無比的身影進入食堂。

「爽少好。」

「爽少吃過了嗎?」

一道道諂媚巴結的聲音此起彼伏。

進來的紫衣少年,正是鄭爽。

鄭爽邁著老爺步,鼻孔朝天,對於眾人的招呼一副看不上眼的樣子。

「你們這麼多人,還讓獨孤心那個廢物如此猖狂,不但殺了人,還敢欺辱我的人,你們比廢物好不了哪去。」沙啞無力的聲音響起,鄭爽羞辱嘲諷話面向所有人。

沒人聽到這話心裡還爽快,但只能強忍著不痛快,依舊面帶微笑阿諛奉承的低頭彎腰。

他們可不是鄭爽的狗腿,全是看在他的背景,否則敢這麼猖狂,早就被他們亂拳打死。

這裡武徒五階也有著三四百人,他們沒有將獨孤心放在眼裡,之所以不出頭,因為沒必要,他們跟獨孤心沒有實質性的仇怨。

「吵什麼吵,不知道你那公鴨般的嗓子,發出的聲音太難聽了嗎?」獨孤心頭也不抬的譏笑道。

噗嗤!噗嗤!

聽到獨孤心的話,在場的讓人全都笑了起來,不過都不敢敞開來笑,低頭憋著笑。

鄭爽本就蒼白的臉,氣的更加蒼白。

「竟然沒跑,還敢罵我,看來你真是在找死。」

獨孤心打了個飽嗝,扔了手中的骨頭,一大盤都被他吃完了,胃口變大了。

剔了剔牙,心情舒暢的笑道:「我是在罵你嗎?我說的都是實話,瞧你那軟弱無力的身體,被掏空了吧,唉,小小年紀就這樣了,真是悲哀呀。」

吃飽喝足,適當的說說話,運動運動有益身心健康。

「找死,今天不殺了你,我就不叫鄭爽。」鄭爽氣的直哆嗦。

他已經不在乎什麼族規了。

他爺爺就是族長,哥哥又是家族的天才,殺了家族視為廢物的獨孤心,頂多為了維護族規做做樣子,稍微懲罰一下他。

從出生到今天,沒有誰這樣羞辱過他,不殺了獨孤心以後還怎麼立足。

「你不叫鄭爽,關我屁事,想殺我就動手吧,被女人榨乾了的軟貨,你能殺的了我嗎?」獨孤心搖搖頭,不屑的譏笑道。

表面不屑,內心還是很謹慎。

畢竟,鄭爽還是有著武徒六階的修為。

戰略上可以藐視敵人,戰術上絕對的不能輕視任何人,哪怕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孩。

「爽少,哪能用的著您動手,這廢物敢這麼說您,我替你動手。」

「是啊,爽少,你親自動手太看得起他了,不要髒了你的手,我來干翻他。」

一群人開始爭先恐後的上前,跟推銷商品似的推銷自己。

哪怕鄭爽以來就羞辱他們,還是有很多人想要巴結他。

雖然對這些人很看不上眼,鄭爽卻也不反對,只要殺了獨孤心,為什麼要自己動手呢。

「好好好,本少給你們一個機會,誰能殺了他,我就給他一個進入玄天宗的名額。」

玄天宗!

每個人的眼睛都亮了,之前沒動靜的人,一聽到玄天宗,立馬摩拳擦掌,將獨孤心當成了待宰的羔羊。

玄天宗,楚國五大八品宗門之一。

勢力覆蓋九座城池,清風城是其中一座。

每三年,在九座城池中招收弟子一次。

為什麼他們聽到玄天宗,會這麼渴望激動。

因為只要加入玄天宗,享受的修鍊資源是無法想象的,最低成就也能達到武師巔峰。

鄭家,只能算不入流的勢力,連九品都遠遠達不到,自然每個人都渴望進入玄天宗。

他們毫不懷疑鄭爽的話,不是認為鄭爽有這個能力,而是信心鄭爽的哥哥。

鄭天,鄭爽的哥哥。

三年前,以十五歲五品中等天賦,武徒九階的修為,加入了玄天宗,還拜了一位長老為師。

長老特批,每三年一次的收徒大會,鄭家可以派出十名弟子作為雜役進入玄天宗,不需要任何考核。

鄭天很愛護弟弟鄭爽,所以給一個名額給鄭爽毫無問題。

「廢物,你不是很狂嗎,既然這樣,敢不敢跟我生死斗?」

「我也是武徒四階,你不會害怕不敢跟我打吧,也許你還能勝過我呦,跟他打你會死的。」

「我,跟我打,我會讓你是的痛快的。」

「……」

獨孤心如同蜂蜜一樣,吸引了一群爭先恐後想要采蜜的人。

本來,他們就不屑獨孤心。

現在有了玄天宗的誘惑獎勵,他們急切的想要和獨孤心進行生死斗。

呵呵,獨孤心冷笑著。

看著眼前一群爭搶的人,他的憤怒冉冉升起,殺氣噴涌而出。

「既然你們都做出了選擇,我成全你們,只要是武徒四階,統統來者不拒,生死台上分生死。」 囂張,無比的囂張。

獨孤心的話給他們的感覺太囂張了,分明沒有將任何武徒四階放在眼裡。

不錯,你是突破到了武徒四階。

可是,現場的武徒四階哪個不是突破好長時間,最短也有兩三個月。

功法都改修了,武技也修鍊了好幾個月,甚至有的還修鍊了人級中階武技。

而你獨孤心,才剛剛突破,功法和武技今天剛領取的,僅僅只是人級低階,還沒開始修鍊,哪來的自信這麼囂張狂妄。

每個人都無語了,內心無比的質疑。

不過,這正和他們意。

不管是誰出戰,只要獨孤心答應生死戰就行。

又是一波嘲諷鄙視不斷,獨孤心眉頭緊皺,壓制不住暴脾氣,冷聲道。

「別廢話了,說那多有屁用,你們都這麼厲害,單手吊打我,那就立即去生死台,去晚了可就要等明天了哦。」

說完,獨孤心就邁步離開。

腳步堅定,內心也是擔憂不已。

但,已經被逼到絕路了。

他清楚的知道,鄭爽確實起了殺心。

有著族長和天才哥哥撐腰,鄭爽真的敢殺了自己。

族規,對於鄭爽而言,或許形同虛設,畢竟自己唯一的後台失蹤了。

既然這樣,那不如爭取自己的生存率。

面對一個武徒四階,自己還有很大生存可能。

生死戰規則,活下來后,第二次申請生死戰必須間隔三天時間以上。

他就是想通過生死戰來拖延時間,雖然不是絕對安全,但卻有著一定的緩和空間。

鄭爽,是個驕傲的人。

獨孤心的心思怎樣,沒人去理會,只是看到獨孤心離開了,擔心他想要乘機逃跑,於是一個個的跟上他。

「你們給我聽好了,我不僅要他死,還要受折磨而死,你們誰要是讓他死的痛快了,不但名額沒有,也是在跟我作對,後果你們應該知道。」鄭爽看著獨孤心的背影,越發的氣憤,殘忍的吩咐著。

「沒問題,爽少,看我的好了,一定讓你滿意。」

「滾,他是我的,我會表演給爽少看的,你滾一邊去。」

「……」

鄭爽的話一出,他們臉色都變了,但還是紛紛開口表態。

本打算,以最快速度殺了獨孤心。

沒想到,鄭爽卻要看獨孤心受折磨,否則不但沒了名額,以後的日子還要被各種針對。

虐殺獨孤心,他們不是很有把握。

無論怎樣,獨孤心同樣也是武徒四階,之間的差距並不是很大。

一些才突破不久的人,已經暗自決定不爭取這個名額了。

不知不覺,獨孤心便來到了鄭家的演武場。

演武場,位於鄭家中心,佔地約二十畝大小,極為寬闊。

四周建有高台,為觀看席。

場地中央有著一座五十平米左右的圓形高台,台高兩米,這就是生死戰台。

周邊環繞著,十座一米高一百平米左右的正方形高台,普通擂台,平時打鬥比武所用。

因為傍晚時分,所有人都去食堂吃飯了,只有零星幾個刻苦的人還在修鍊。

這幾百號人突然湧現,在場的幾人懵了,什麼情況?

眾人突然加快速度,紛紛爭搶著進入值班房屋。

「執事,我申請同獨孤心進行生死戰,請允許。」

「執事,同意我,我要同獨孤心生死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