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得白色品質王者水晶,是否使用?」

姜亢差點被嚇得喊出來,這好端端的,是有個成了精的蚊子鑽進自己耳朵裡面嗎?

但同時發生反應的還有他腦海中的那片符文海洋,其中閃出一片白色的光芒,正是自己剛剛撿走的那玩意。

再低頭一看,自己手上空空如也,那東西竟然不見了!

「我。。。我靠!」

姜亢久久無言,狠狠的在自己臉上抓了一把,道:「看來真是了,這就是升級用的王者水晶?不過這系統也太嚇人了一點,直接裝在我腦子裡,那我現在是機器人嗎?」

「姜大哥,你在想什麼?」

重生之長命鎖 姜亢的胡思亂想被斂承悅所打斷了,他直接對於系統的提示置之不理。

「拒絕使用王者水晶,系統自動存入水晶倉庫。」

腦海中慢慢平靜下來,姜亢搖了搖頭,說:「我沒事,屍體收拾的怎麼樣了?」

「都好了。」斂承悅點了點頭,情緒有些低下。

姜亢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並未說什麼,而是拿起了一罈子酒潑在了屍體上。

「姜先生!』

黑甲軍又喊了起來。

姜亢抬起頭,直接下令:「倒酒!用這些御酒,送這些勇士一程!」

眾軍士覺得熱血沸騰,一個個學著姜亢將酒倒在了屍體上。

濃重的酒將干硬的血塊再度融化開來,染成了一片悲壯的顏色。

不知道多少淚珠在此時跳了出來,隨著酒水灌入這些屍體,送他們最後一層。

「昔於始青天中,碧落空歌,大浮黎土。受元始度人,無量上品,元始天尊,當說是經。周回十過,以召十方,始當詣座。」

「天真大神,上聖高尊,妙行真人,無鞅數眾,乘空而來。飛雲丹霄,綠輿瓊輪,羽蓋垂蔭。」

「流精玉光,五色鬱勃,洞煥太空。七日七夜。諸天日月,星宿璇璣,玉衡停輪,神風靜默,山海藏雲,天無浮翳,四氣朗清。」

姜亢默默的念了起來,這是他以前背的一段度人經,原因有些滑稽。

姜亢初中年代比較迷殭屍電影,之後因為看多了有些害怕,總覺得自己在計程車上司機有可能會變成殭屍,在公共廁所里拉屎時候門口會衝進來一個殭屍。

為此,他背了這段度人經,沒想到今天會派上用場。

「姜大哥,你念得是什麼?」斂承悅含著淚水有些迷茫的問道。

一干黑甲軍也抬頭不解的看著姜亢,這東西他們還沒聽過,聽起來也不悲壯啊。

「這。。。無上玄妙經,在焚燒屍體的時候念誦,可以讓他們的靈魂升天。」

姜亢腦子一轉,立馬扯出一個謊來。

他發現一個好處,自己的世界和這個世界出入很大,要想騙人的話非常簡單。

斂承悅和一眾黑甲軍有行動告訴姜亢,他們成功的被欺騙了。

他們放棄了原先打算唱的軍中祭歌,跟著姜亢念了起來,希望自己的戰友能夠升天。

到了這裡,姜亢都有些慚愧了,硬著頭皮念完了這段經文,開始舉起了火把,丟了進去。

衝天的大火借著酒精燃燒了起來,這些大秦帝國的勇士,在這個陌生的雪原之上,被一個陌生人一把燒成了灰燼。

他們的戰友痴心的以為姜亢是偉大的,用大火幫助他們的同袍升天。

「別怪我啊?」

看著熊熊大火,姜亢發出了一聲輕嘆。

「真是一個怪人。」

昭君大帳門口,那美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走了出來,看著面對著大火的姜亢搖了搖頭,對身邊的侍女道:「去,把他叫過來。」

那侍女點頭,走到姜亢身邊,十分恭敬的說道:「姜先生,公主讓您過去一趟。」

「等等吧,等我將他們的靈魂送往極樂世界。」

做戲要做全套,姜亢深刻的明白這個道理。

侍女看著姜亢的眼神立馬就變得神聖了起來,抖著步子退了下來,回到了昭君身邊。

王昭君皺起冰冷的秀眉,「他怎麼不過來。」

「姜先生說他要送陣亡軍人升天。」侍女一臉崇拜的說道。

「他還是個陰陽家嗎?」

王昭君喃喃自語了一句,看著熊熊烈火出神。

隱婚,天降巨富老公! 「世間真的有靈魂嗎,那或許也是好的,至少受苦受難的人有個依託。」

在這幅寒冰一般的美麗軀體之下,卻是一顆大愛天下之心。

大火漸漸平息,眾軍士哭的一塌糊塗,姜亢卻徑直翻身上馬,喊道:「所有人收拾東西,先撤離這個地方!」

他擔心對方捲土重來,畢竟自己人數少,如果他們攢動人馬混亂進攻的話,不是自己能夠抵擋的。

以多打少,混戰可勝之。

通俗點說,就是十個打一個,亂打就對了。

「咦,我什麼時候有這概念了?」

姜亢又晃了晃頭,也不再去想,自己身上稀奇古怪的事情實在是多的有些過分。

「你要去哪,我找你有事。」

王昭君急了,直接從大帳邊走了過來。

「先離開這裡再說!」

姜亢正色道。

王昭君盯著姜亢的臉,一搖頭,聲音柔軟卻又堅定。

「不行,我不會走,我要出塞!」 王昭君盯著姜亢的臉,一搖頭,聲音柔軟卻又堅定。

「不行,我不會走,我要出塞!」

姜亢聽傻了,差點沒從馬背上翻下去。

他很想扯住這女人的衣服,最好是胸口前那塊,如果能扯遠一點把頭探過去更好。

而後自己腦袋俯視四十五度角,隨著扯開的宮裝領口對著裡面吼道:「出個屁啊,中出還差不多!」

但是他沒這麼做,第一是他還有點良心底線,第二是那些黑甲軍會跟他拚命。

同時他也把不準王昭君會不會在憤怒時小宇宙爆發,將他化成這裡的一座冰雕。

這一切,他都不知道。

「現在還出塞?都這樣了,人馬死了三分之二還多,所有貢品都沒了!」姜亢盡量讓自己的聲音保持平和。

王昭君眼眶突然變得有些紅了起來,抬著頭緊緊的盯著姜亢那雙特殊的眸子,道:「只要我在,其他貢品都無所謂!」

姜亢愣住了,久后才說了一句:「你這麼喜歡去北漠,做流蒼部首的妻子嗎?」

「誰會喜歡一個未曾見過的人,還是番外的凶人?」

王昭君不甘的聲音傳入姜亢耳中,讓他開始解析腦海中項羽的記憶。

這個世界的北漠,就像是地球的匈奴一般,他們騎乘著快馬向旋風一樣捲入大秦這個富庶的帝國,然後又像旋風一樣離去,帶過來的只有鮮血和屍體,帶走的卻是糧食和女人。

北漠,這兩個字等於災難;北漠人,在大秦人的意識中幾乎等同於吃人的猛獸。

吐不吐骨頭這個問題,他倒是沒有去研究過。

不過項羽的記憶橫的有點過頭了,他本人對於北漠人的記憶是這樣的。

「其身材高大,肌體強健,血液如湯,可殺而食之也!」

一陣冷汗。

姜亢跟打擺子似得晃了晃自己的身子,問道:「那你為什麼還去?」

「我如何能夠不去!?」

王昭君一句話,將姜亢的話堵了回去。

他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對於這個世界並沒有太多的歸屬感,甚至於到現在他都覺得自己是處在遊戲當中,或者是一個特別的夢境。

然而此刻他卻不這麼想了,這似乎真的是一個真實的世界。

這裡的人雖然不是地球人,但是其實也和地球人沒有什麼兩樣。

他面前的這個女人,美麗、冰冷、高貴,同時擁有一顆博愛之心,博愛到了可以捨棄自己,捨棄自己一生的幸福。

對於這種人和品格,姜亢只能用兩個字去形容。

偉大。

姜亢不是一個偉大的人,他想如果自己是穿越了,那也要活的痛痛快快,來到王者大陸當然是活命第一把妹第二。

他敬佩偉大的人,自己不能做到,卻無法阻止別人去做偉大的事情?

不會的,他一定會阻止的,只是還沒有找到合適的理由和時間。

不管如何,他心裡都藏著一股念頭,這女人他要定了!

冰冷的女人是很難搞定的,尤其當這個女人還擁有了偉大的屬性之後。

姜亢選擇使用緩兵之計:「出塞也可以,但是現在必須避開,如果馬賊再來,我們很難抵擋,到時候你想要去做北漠大帝的后都成了奢望,怕是要成為這雪原上的壓寨夫人。」

「你會一槍刺死他的!」

「我只有一桿槍!」

「姜先生,後方有人出沒!」一個黑甲軍打馬過來,這是姜亢放出去哨子。

「所有人聽著,收拾東西,走!」

他不打算在這裡浪費口水了,一把將王昭君摟抱在懷裡,扯著馬就往前沖了。

「放我下去!』

「不放!」

「不放我就自殺了!」

「自殺了你怎麼出塞?」

「。。。」

「公主!」

後面的人看得一陣咋舌,而後回過神來,紛紛帶著傢伙事跟了上去。

戰死的人很多,但是馬卻有多,黑甲軍將吃的穿的誰的都耷在了馬背上,跟著兩人的身影追了上去。

姜亢順著天明的路一直往前跑著,馬蹄子咯噔咯噔的將王昭君拋了起來,不斷的摧殘著他的忍耐能力。

男人是很奇怪的生物,越是冰冷越是高貴的女人,等你躺進他的懷裡的時候,他就越想征服。

「我沒想到,你這麼膽小。」

王昭君依舊在反抗著,她覺得姜亢是打算帶著她回到大秦,取消出塞的道路。

「是的,如果我膽子夠大,已經將你繩之於法!」

姜亢咬了咬牙,吸了一口冰原上的寒氣,將小腹部位跳動的火焰給鎮壓住了。

順著這條路一直跑,再度上了原先那座山崖,姜亢將馬停了下來。

王昭君此時才清醒過來,他真的是沒想逃跑,不然沒必要往絕路上走。

「等後面的人過來吧,這地方也好,一面是山崖,不擔心有人從後面抄上來。」

姜亢下了馬,手差點往美腿上搭了過去,被王昭君一巴掌給拍開了。

「小心砍了你的手!」

「摸不得嘛?」

「你要不要去咸陽問問皇帝?」王昭君瞪著他道。

姜亢訕訕一笑,搖了搖自己的手,道:「那還是算了吧,嬴政那傢伙小暴脾氣我可吃不消,等過段時間再說吧。」

「你怎能對皇帝不敬?」王昭君有些不喜。

「他又不是我的皇帝。」姜亢說道。

「你是大唐的人馬?」

「不是。」

「那你是哪裡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