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家裡家外的事情太多,參與進來的人也多的讓人頭疼。我們這些辦事的人,多謹慎一點總是不為過的。」

餘生說著近日的實況,心中只是另一番情景。我們是安排的,不錯也挺周密的,可這並不是你閑到不做一點事情的理由啊!

「這說著說著,還更認真起來。不要太緊繃著自己,該放鬆還是要放鬆一點的。」

還有一句關鍵的話是,是你們自己忙行,不要把事情也往她這邊推。她可是還有更重要事情去做的。

餘生呼吸呼吸,再做個深呼吸。他感覺自己內心中熊熊燃燒的火焰,就要噴薄而出。

真想沖著人大吼一句:「現在講放鬆,以前是誰在和他們講效率!是誰是誰!」

最憋屈的不過是,這些只能在心裡想想就得了。

「老闆說的很對,當這些事情全都「做完」了,我們一定也讓自己閑起來。」

「咳咳,老闆,今天叫我們直接來了祖宅,是有什麼事是重要的事嗎?」

奎很適時的遞進了自己的話。他怕再讓這兩人說下去,餘生會憋屈到爆炸。

現在的自家老闆講真的,和以前變得太不一樣了。要不是處事的手段沒有變,做事的風格依舊有往昔,他都要懷疑可是被敵對勢力掉包的。

至於是哪股敵對勢力?看著沙發上坐著的另一個人,還用在說嗎?

這幾年跟著自家老闆,遇見的最大的意外不是各種險境,而是老闆身邊多出了個人,一個竟能改變老闆決定的男人。

要說他們這些兄弟在得知這件事時有不震驚的,那絕對是睜著眼睛說瞎話。

不過現在是,久而久之就習慣了。

反正主子的性格從來就是那種,有事情你只能去習慣她。

「確實是有正事。」

一句話,全都正色起來。

…… 奎將話拽回到找他們來的正事上。

看這種談話的方式,他想等到他們將話說到正題上,天都黑了。

一說到正事,不管什麼樣的態度都收斂了起來。閑話是閑話,該翻篇兒的時候就翻篇兒。

「讓你們來要做的事情,其實是件很簡單的。徹底的檢查一下這個手機,但別觸動裡面的任何東西。」

說話的時候,慕尚情已經將自己的手機遞了過去。已經都這麼明顯的意圖了,還有什麼是不明白的。

如此簡單的一件事,卻讓餘生和奎的臉色都驚了。

要是真的這玩笑可開大了。這麼大的漏洞,要是讓大哥知道了,他們絕對會被丟到北極去賞極光,外加捕魚。

心裡別管是怎麼想的,是不是自己真的有失誤,手上的動作卻十分的迅速。

電腦設備是隨身攜帶的,需要的相關設備,也從來都是隨身攜帶。只需要用連接線將手機與電腦連接,餘生再操作一下即可。

檢測所用的時間很短,詳細的排查,不到5分鐘便結束了。

當看著電腦上所顯示出來的結果,餘生的整張臉黑的不能再黑。那張好看的娃娃臉上布滿了陰沉,周身上下也透著陰騭的氣息。

老闆的手機還真的讓人給黑了。對方的技術很高明,放進去的東西屬於植入式的。當手機與對方事先安裝好的設備連接時,一段隱秘的碼就會悄無聲息的潛入手機內。

又小又不起眼,手機自動將其歸類為沒用的緩存垃圾,在每隔一段時間的自動清除時,都會將其除去。

也正是因為如此,手機的預警系統並沒有對其形成有效的警報。

不能怪敵人一方太高明,只能怪自己太大意。如今出了這樣的情況,他們技術部門絕對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行了別陰著個臉色了,我這個當老闆的都還沒說什麼呢。好在這部手機只用做平常時的工具,有特殊事情時都不用它,這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慕尚情在特殊事情的聯繫上,用的都是耳朵上的那隻特別通訊器,和一隻特定的手機。走的信號都是專設的衛星直輸發射的,專用於天龍帝國他們這些特殊人員。

正是因為這一點,就是能有些損失,但也不會有很大。

「老闆,這次的事情確實是我們的失職。檢查的工作沒有做好,以至於讓對方竟然不知在何時把手段使了進來。」

對於工作上的這種嚴重失誤,餘生很是自責。雖然慕尚情並沒有怪罪,但是出錯了就是出錯了。

該自己的責任,絕對不會逃避。還好主子發現的及時,也並沒有造成太大實際上的損失,慶幸,這確實很慶幸。

「你說的很對,就這次的事情而言,確實是你們技術部門做的不到位。在許多技術上,我們雖然大多時候都處於領先的位置,但卻也不可以疏忽大意。

這個世界很大,一向不缺乏天才人物。很多時候在不起眼的一個地方,或許就會有一個意外的東西出現。你們要時時刻刻,分分秒秒,都要將敵人的舉動研究透徹。」

知道此時的餘生心中肯定是不好受的,畢竟他是技術這一方面的頭。如今卻是自己用的東西都做了手腳,那麼自傲的一個人,什麼心情可想而知。

「是我們的工作做的不到位,讓敵人鑽了這樣的空子。對於這一點,我們小組做深刻的檢討。在技術上也會讓自己儘快的提升,嚴防這樣的漏洞,不再讓敵人有可乘之機。」

餘生的眼中是決然反擊的堅定。敢在他的強項上做手腳,這樣的挑釁必須滅除。

遇到強敵,他們選擇的從來都不是萎靡不前,而是蓄力勃發,爭取把敵人一擊致命。

「不過技術這個東西,是最不可估料的,它的拓展性實在是無法預計,有一點兩點照顧不到,也實屬情有可原。這次的事情做個自我檢討,整體再加深技術上的提升,至於責任,就不追究了。」

慕尚情雖然御下很嚴,賞罰分明,但有些事也是要分情況的。這次的事情嚴格說來,並算不上屬下的疏忽。

在科技這一方面,很多時候都是很難去防範的。餘生他們做的已經很好了,可以提升,但不事宜過度的去苛刻。

「主子您大量,技術小組的人絕對不會讓您再失望的。」

在說這些話的時候,餘生就在想著怎樣的操練方案了。想要提升整體的技術實力,可不是單單說那麼一兩句就可以的。

下面的那一小隊人要是知道他的想法,絕對會哀嚎了!腦細胞又要無數的死亡。

「也來驗看一下我的手機,這些天都是在一起共用一些東西,有備無患的好。」

閻宸拿出了自己的通訊設備,遞給了餘生。這可不是多此一舉,在還沒弄清楚對方的手段到了什麼程度,會不會是多次性寄生的。

「好的,我來檢查一下。」

對閻宸的手機檢測,結果還是很不錯的。

這個不錯,不單單是因為閻宸的手機並沒有發現任何的問題,而是代表著對方的技術,還並沒有達到那種可以無孔不入的程度。

惡魔總裁來敲門 餘生的心中緩了口氣。看來對方的技術,還處於那種並不是很成熟的狀態。

目前為止,能做到的還僅僅只是針對性目標,還無法做到進入不同的設備內。

僅僅如此的話,要形成有效的攔截,還是很簡單的。

「先生的手機並不存在任何問題。這部手機的防禦系統,並不比老闆您用的這部設備高。

如此一來幾乎可以斷定,對方現在所擁有的技術,目前只能是針對性的。我們想要做到預防和攔截,並不需要費太大的力氣。」

餘生將檢測出的結果做了彙報,和對對方所使用的技術,做了一個簡單的總結。

簡單來說就是,敵人雖然運用的手段成功了,但技術含量並不是很高。

「餘生,你立刻拿著設備將西院上上下下所有的地方,做一個詳細的探查。看看都有哪些地方是有問題的,一定要仔細。」

雖然這最後的叮囑,即便慕尚情不說餘生也絕對會仔細查看,可她還是多說了一句,畢竟這次的「鬼」是出在家裡。

誰知道那個人到底都幹了些什麼?萬一還存在更嚴重的問題呢。

所以不僅是他們所在的西院,整個沐家都要做一個詳細的排查。不過這一點想要無察覺的做到可並不容易,所以必須要事先通知兩位老爺子一聲了。

「唉!」

輕聲嘆氣。事情本不想這麼早告訴兩位老人家的,現在看來是不太可能了。

「怎麼嘆起氣來了?事情能查出最終的結果是好事,否則在將來不一定會出現什麼嚴重的損失。

早知道早預防,這對我們是很有利的。尚情是擔心兩位老爺子那裡?老人家經歷的事情多了,許多事早就能看得開,想得通。不見得會出現尚情所擔憂的。」

雖然慕尚情什麼話都沒說,只是在知道結果的時候輕聲的嘆了氣,但已閻宸對人的了解,還是一下就能猜出人的心思來。

看似漠然,對萬事都不關心的慕尚情,對家人的感情其實是很深很深的。哪怕是一點點傷害,她都不允許出現在自己家人的身上。

兩位老爺子對這個所謂的小姑姑應該是很好的,在感情上也自然就不必說了。

如今出了這樣的事,一旦知道,免不了要傷心一場。

「阿宸所說的這些,我自然也都是知道的。可爺爺他們都已經不再年輕了,可以說這個年紀正是很看重感情的時候。如今出了這樣的事,傷心下難免會影響身體健康。」

慕尚情心中所想所憂的,正是閻宸所提到的這些。別的不愁心,她只擔心兩位老爺子在這種親情上會受傷。

「放心吧,老人家們看待事情的態度,往往比我們都要想的通透。而他們對待事物的承受力,也並不似我們想象的低。

風裡雨里都闖過來的人,還有什麼是見不慣的?最多也只是如尚情剛剛一般,嘆息一聲,再加上惋惜罷了。」

閻宸會這樣說,並不是在說老人家在感情上的涼薄。很多時候在經的多后,許多事情自然也就看得淡了。

這是一種人生閱歷上的過渡,是智者經歷下的沉澱。

「嗯,現在也只能這麼想了。」

不管是安慰自己還是怎樣,現在想的再多,都沒什麼用處。

只能等到事情發生時,多陪陪兩位老人家,以做安慰了。

「老闆,我這邊都準備好了,現在就可以開始進行查看了。」

餘生十分快的整理好所要用的設備。這裡的氣氛不好獃,還是趕快出去幹活的好。

「我陪著他一起去,雖然對這個懂的不多,但若遇到什麼事情,也還能給人打個下手。」

才不要和這兩個人呆在一起,就算是找點事情做,也比被無視后還強行塞狗糧要強得多。

這無良的夫妻倆,絕對是屬於那種有異性沒人性的。

「辛苦你們兩個了。」

屬下積極工作,她這個當老闆的當然是喜聞樂見。

「老闆您和先生慢慢喝茶傷,我們就去做事了。哎小九,這個包我給你拿,這種體力活怎麼能讓你來做?」

奎搶過餘生工作用的箱子,提著就往樓上走。趕緊工作,做完了事情好回家。

餘生看著空空如也的手氣結,這個傢伙怎麼搶自己的活……

看著這幾兩名手下積極的動作,慕尚情挑眉。什麼時候這些人躲自己像躲鬼似的?

…… 兩名手下都去幹活了,客廳里又只剩下了閻宸和慕尚情兩人。

「如今事情已經可以說確認了,尚情接下來打算怎麼做?」

第一步對內賊的確認已經完成了,閻宸詢問人剩下的要怎麼來安排。在怎麼說,那個人也是頂著姑姑的身份。

想應該也不能太過分吧?

「在她是小姑姑的時候,那她是沐家人,即便她以前有時會做的過分一點,我們依舊會敬著人。可當她選擇背叛沐家的時候,那我們就只是敵人。

對待敵人,沐家所採取的,永遠都是毫不留情的打擊。摧毀一切對沐家所圖不軌的人,乃是我的職責。」

對於慕尚情而言,有關的人,無關的人,敵人,在她眼中只有這三種關係。而背叛沐家的楚秀緣,在她眼中就只會是敵人。

「無論尚情做的是什麼樣的決定,我都是無條件支持的。若是遇見不方便的,可以讓我來做。」

再怎麼說也是相處了這麼多年,閻宸還是很擔心人會難做。

「嗯,放心吧。要是真遇到事情,是絕對少不了阿宸的。要知道現在的你和我,可是真真正正的一家人,還是不分彼此的那一種。」

在慕尚情確定兩人的關係時,認準的第一條就是夫妻是共融的。

夫妻雖然是兩個不同體,可當兩人結合的那一刻,就代表著他們將兩個個體融合為一個整體。

除了生命不是共享的,其他的任何事都可以彼此分享。

這就是慕尚情眼中的夫妻。

雖然有很多人都不可能做到這樣,但在慕尚情看來,既然她和閻宸選擇走到一起,那就要做到在關係上的升華。

生命交匯,彼此融合……

「對,我們是一體的。所以只要是尚情感覺有為難的,都可以丟給我。保證會完成任務,還是很出色的那種。」

話的最後,閻宸還小小的開了一個玩笑。氣氛太過壓著,有點沉悶。

「知道你是出色的,行了吧?從來都沒見過像阿宸這樣的,自誇還誇的這麼理直氣壯。」

人是想讓自己的心情能放鬆一點,如此何必辜負了這一番好意。對於閻宸的舉動,慕尚情的心底是充斥著暖流的。

她也是有心的,自然知道熱是什麼樣的感覺。人不動聲色卻暗藏著濃濃關心的這種暖意,讓她心底無比的貼慰。

「本來就是出色的,話間誇上一句兩句的怎麼了?人出色,誇上一誇也是應該的。」

閻宸這算是把沒有底線上演到底了。為了讓自己的老婆別有煩悶的心思,他這個當老公的也算是豁出去了。

什麼形象,通通都可以不要!

「噗咳咳咳!阿宸這是在自毀形象嗎?真不知道你下面的那些人,如果看見現在你的樣子,會不會覺得他們跟的是個假冰山。還是一個十分可愛的,冷麵冰山。」

剛剛還有點煩悶的心,在閻宸的一番努力下,所有的不好情緒全都一掃而光。

慕尚情的眼中帶著淡淡的笑,看著身邊的人,裡面是她自己都不曾知道的許多情誼,還有著一點慶幸。

還好,這麼一個好男人沒有錯過去。這一世,她要好好的和這個人相伴一生。

嗯,她想她已經知道什麼是愛了。

看著人心中就會暖暖的,看不見人時心中就會升起挂念。全世界的人沒一個能入得了眼,進得了心,只有他卻是想放在心底最深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