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稟二爺的話,人在西廂房。」

「帶我前往。」

「諾!」

公孫越族中排行老二,故而被稱二爺。

不一會兒,公孫越來到司馬朗所住的廂房,站在門外良久未曾開口一句話。

「門外何人?若有事,直接推門而進。」

這裡可是太守府邸,守備森嚴的太守府邸,如若出事,豈不是在打公孫瓚的臉?

「某公孫越!」

咿呀一聲,房門被推開了,露出公孫越精神奕奕的那張臉。

生死似乎並未在他的臉上留下任何的痕迹。

「看來公孫太守做出了選擇了。」

見到來人,司馬朗心裡就已經猜到了來人的目的。

「小先生卻是錯了,非是兄長選我,乃我自願而去。」

聞言,司馬朗倒是楞在那裡,他不曾想到,生死面前,還有人這般風輕雲淡,這等氣度羞煞多少豪傑。

一時間,司馬朗不由敬佩,從床上起身,正襟危坐與公孫越面前。

禮足了!

「小先生,兄長只告訴我要做什麼並沒有說具體如何做,我知此念頭並非是兄長長久以往就有的,而是小先生來之後才有的。所以今夜斗膽冒昧而來,欲請教小先生。」

「可。」

司馬朗忽然低下頭,一時間,他卻不敢與公孫越對視。

「小先生無需愧疚,其實依某之間,伯圭兄長早應該做出這等抉擇,而非遲遲不肯下定決心搖擺不定,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我等一切皆來自兄長,今日能回報一二,亦是無憾,只可惜,今生無緣見到兄長逐鹿中原稱霸天下的那一刻….」

言畢,神色間流露出無限的遺憾,自公孫瓚與劉基從南郡回來后,公孫越從哪時便跟隨著公孫瓚出生入死,榮華富貴沙場上掙,他的性命也是由公孫瓚救下,如今只不過是還恩罷了。

心神收斂,司馬朗嚴陣以待,仔細把自己的計劃托盤而出,待見到核心部分時,卻見公孫越立即抬起手來道:「到此為止!可以了小先生!」

「某已經知道接下來該如何做,其餘的,小先生不要與某說這些,越乃一凡夫俗子,也怕死,但更怕把小先生的計劃給泄露出去。」

見狀,司馬朗不再多言,雙目的敬佩之色越來越重。英雄往往讓人敬佩,同時也可以說不得不佩服。

至少,要做到如同公孫越一般,司馬朗自問做不到。

「越有一事斗膽相問!」

「但說無妨。」

慢慢的抬起頭的公孫越,眼眸中的喜色越演越烈,微微上揚的嘴角帶著濃濃的笑意:

「今我伯圭兄長能否取得天下?」

「不知。」

「那我就放心了。」

一瞬間,公孫越如釋重負,整個人瞬間輕鬆了不少,天上一輪銀白色的月亮,將乳白色的月輝灑在了西廂房內。

今夜的月亮很亮,見不到半星點的烏雲,任憑庭院內蟲兒發出悅耳的聲音,搖曳的小草展現著自身頑強的生命力。

此時,司馬隼也醒來,他早已經被公孫越的動靜給驚醒,只是司馬朗卻是給他使了一個眼色,讓司馬隼的步伐止步於門外。

不過從最初的戒備,到後來的佩服也僅是一瞬間的事情,真俠士真豪傑也不過如此。

忽然,站在面前司馬朗面前的人噗通一聲跪了下去….

他這一跪,讓門外的司馬隼有點懵逼,只是相比較與懵逼的司馬隼,司馬朗卻是心如明鏡,來到右北平,他就已經知道會有這樣的情形,但卻不曾想到是這樣一種情形。

「王業須良輔,伯圭兄長欲成王業,今後還望小先生多加照拂。」

「公孫越拜謝!」

鏗鏗鏗~~~

在地面上狠狠的磕了三個響頭,只見地面上隱約有血跡,公孫越起身,雙目再一次與司馬朗交鋒而上,忽然,公孫越笑了….

「哈哈哈~~~」

「某值得了!」

言畢,龍行虎步走了出去,不曾留有半丁點遺憾,廂房內,只餘下一人正襟危坐,不知覺間卻已經淚滿襟。 鴉片戰爭后。沙俄利用中國清朝老向衰落愧」小國簽訂后,又以調停中英法第二次鴉片戰爭有功為借口,強迫中國簽訂。將黑龍江以北、烏蘇里江以東包括庫頁島在內的共,oo多萬平方公里的領土割讓與俄國!

中國東北美麗的大片河山、中國最大的島嶼,從此落入北極熊之口!

島上的原住民是赫哲人,在島上營渣獵生活。因為他們的生活很苦。在明朝時人們就叫他們為「苦夷」把島子叫做「苦夷島」後來才音變為「庫頁島」

根據聖武記,還存一六一六年我國就曾派兵四百到島上巡邊,因無外力威脅而撤回。

庫頁島地形以廣闊的平原為主。有大片的森林,草原。有豐富的煤炭,石油,天然氣等資源。附近有世界著名的汪場。

貪婪的俄羅斯認為庫頁島是他們插足太平洋的好基地,早就想欲於佔領,他們自十八世紀初便偷偷派由士兵和囚犯組成的遠征隊襲擊庫頁島,先侵略北部,屠殺我們底赫哲同胞,修起營舍,開採媒礦,建立了侵佔全島的基礎。此後終於佔領庫島全部,把島上的赫哲同胞殺死的死,剩餘的大部分被逼回了大陸,島上僅僅殘存了不多的赫哲族人。

俄寇們在母子泊地方修起政廳、教堂、監獄、學校。在俄寇侵入庫島南部同時,日本政府派松井干藩和新井隆助到島上窺探,見俄寇南侵,便提出分贓要求,主張日俄分而享之,兩國動了可笑的交涉。

到一八七五年:俄帝慷他人之慨。將千島列島給了日本,日本不再要求庫頁島上的權利。俄帝獨吞起庫頁島上豐富的蝶藏和油礦。但是。到日俄戰爭之後,日本終於取的了北緯五十度以南的半部庫頁島。

在十月革命爆之後,庫頁島俄人總督脫陀綏夫斯基採取了了兩面觀望態度,暗中牟利。爭取利益最大化。

同時,為了更好的把庫頁烏控制在自己手裡,脫陀綏夫斯基開始下令驅逐庫頁島上最後不多的赫哲族人。而在這位總督的命令。一旦遇到任何抵抗,允許開槍射擊。

隨著沙皇旨令的到來,決不甘心就此失去庫頁島的脫陀綏夫斯基,開始有計的屠殺島上的中國居民,從下令屠殺開始后,大約有上百名中國人死在了俄國人的手上,,

羅嶺噶子是庫頁烏上最後的赫哲族人聚居地,而這,也是他們嘴嚴后的希望一

他們本來也會遭到這樣的厄運,但是村裡的男人們卻組織了起來,他們拿起簡陋原始的武器,在村子外構築起了一道並不堅固的防線,他們決意不再沉默,任何再來欺凌傷害他們的俄國人一定會遭到他們的反抗!

俄國人雖然人多勢眾,但似乎被羅嶺噶子的村民的精神所震懾,在一段時間裡居然沒有進犯這個村莊,,羅嶺噶子的守衛隊隊長叫白明寶。這足個二十來歲的壯實小伙於,每天總象有著永遠也用不完的力氣一樣,他痛恨俄國人的程度甚至過了對射狼的憤恨,,

「族長,這兩天老毛子在村莊外聚集的可越來越多了,」

白明寶問話的對象是他的羅嶺噶子的族長白升:「看來這兩天老毛子就會進犯村子了,」

白升吧嗒吧嗒地猛抽了幾口旱煙,這才對自己的晚輩說道:「讓那些老毛子來吧,反正咱已經準備把這條命留在這裡了,死就死了吧,沒啥大不了的,總比往日那樣窩囊的活著好

白明寶很有一些不甘心:「你說咱朝廷也真是的,好好的一個島子讓老毛子佔了也從來不知道收回,這算是咋回事呢?族長,你老說大唐盛世,萬國來朝什麼的,洋人個個都把咱當神似的供拜,怎麼現在就那麼不濟事了?」

「你個小孩子懂什麼!」白升狠狠瞪了侄子一眼:「咱朝廷現在一時遇到了些困難,暫時沒有空管咱們那也是有的,居家過日子還有個遇到困難的時候,何況那個大個國家?明寶,別怨恨咱們的朝廷,總有一天他們會開著威武的戰船來接咱們的,老輩的話可不能不信,,前兩年我聽來島上的商人說,咱國家現在改朝換代了,一個姓蕭的當了皇上。好些個天上的星宿下來輔佐他,那些和輔助著皇上把個江山打理得和鐵桶一樣,聽說還打敗了日本人;和,和啥歐戰的。依我看咱們有希望等到朝廷的大軍來收復這裡

自明寶點了點頭,他最崇拜的人就是族長,族長見多識廣,說的話一定不會有錯的,,

忽然村子外號角響了熾爪,紋是放哨的人出的警報,俄國人開始向村子講攻丫口明寶和族長急忙操起了手邊的武器,奔跑到了村子外面,,

不一會羅嶺噶子護衛隊的人全都到了,7o來個精壯的小夥子拿著各式各樣的武器雄赳赳、氣昂昂的。從他們的樣子上看為了保衛自己的村子他們可不怕任何人的進犯,,

「老少爺們,老毛子又來了。他們是想把我們趕盡殺絕啊!」們拼來,咱都是有血性的赫哲人。死也不能跪著死!」

「拼啦!」護縣隊里所有人揮動著大刀、魚叉高聲叫著」

這次俄國人來得氣勢洶洶,足有口、百人之多,其中一些人看起來象是職業軍人,拿著步槍一邊放槍一邊前過,

羅嶺口葛子護衛隊的隊員們毫不示弱。他們拿起弓箭不停的射殺著衝上來的俄國人」羅嶺噶子本來就是個易守難攻的地方,進出都只有一條狹長的小道,在赫哲人精準的弓箭射殺下。擁擠在小道上的俄國人紛紛倒了在了中國村民的箭下,,

俄國人有些惱羞成怒了,當他們知道庫頁島即將重新回到中國手裡。他們就決定殺光島上所有的中國人,偏偏這個,本來溫順無比的羅嶺噶子居然帶頭反抗。讓他們在這裡死了好些個人,,

他們暫時停止了對羅嶺噶子的進攻,到了下午的時候,一隊俄國正規軍開了過來,他們什麼也沒有說,將幾門小口徑火炮架設在了村子外面。彈藥手們將一顆顆炮彈裝填了進去,,

白升的臉色立刻變了,他認得這所大炮,而且曾經親眼見識過它的威力,這東西只要一響,整個村子里的人恐怕誰都跑不掉了,

大炮被高高地架設了起來,從村子外傳來了俄國人的叫聲:「中國的豬鑼們,扒光你們的衣服出來投降。你們有半小時的時間,否則你們將被全部燒死」。

羅嶺噶子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全都來了,帶頭的是莫魚嫂,這是村子里最苦命的一個女人。

莫魚嫂的男人幾年前被俄國人活活用木棒打死了。莫魚嫂的兩個兒子一個被老毛子強行帶去出海充當水手,從此再也沒有回來,唯一的兒子被莫魚嫂視若生命,可就在去年,這個小兒子卻因為和俄國人起了幾句爭執,結果被那些畜生在身上綁滿了石頭活生生扔下了大海」

莫魚嫂的男人和兒子全都沒有了,她居然沒有哭,拎著一把菜刀去找老毛子拚命。可她又怎麼是那些人的對手,結果羅嶺噶子的人第二天在村子外現了渾身被錄得精光,遍體鱗傷的她,,

大家都以為莫魚嫂不成了,但沒有想到的是莫魚嫂竟然沒有死,而是頑強的活了下來,莫魚嫂不想死,她要親眼看著那些俄國的畜生們死在自己的面前,為男人和兒子報仇,,

村子里的人聽白升說完大炮的厲害,都有些害怕,聽說這大炮一炮就能炸死幾十個人,寄年的朝廷就是被大炮給炸的簽了好多賣地的條約」

他們有的人主張和俄國人血戰到底。有的人主張放棄村子逃跑,還有的人乾脆說向老毛子投降吧,賠上點錢興許就好了,,

就在大家爭論不下地時候,忽然有人大聲叫道:「看,莫魚嫂!」

莫魚嫂沒有加入他們的爭論。而是那著一把看起來比她人還要大的大刀向老毛子的方向一步步走去,

「莫魚嫂,回來!」村子里的人焦急地叫道,,

莫魚嫂回過了頭,不屑地說道:「你們還象是一群男爺們嗎」和老毛子戰死總比咱們這麼窩窩囊囊地活著好,咱們死在他們手裡的後生,被他們糟蹋的姑娘還少嗎!」

村子里的人都呆住了,他們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眼睜睜地看著莫魚嫂孤獨的一個向老毛子起挑戰,眼睜睜地看著老毛子開槍,然後莫魚嫂就這樣倒在了血泊著中,那把大刀孤零零地躺在莫魚嫂的身過,

「具他娘地,和他們拼啦,是漢子的跟我沖!」白明寶滿眼都是淚水。抄起了手邊的魚叉,第一個沖了出去,

「和他們拼啦」。白升扔掉了旱煙袋,象個瘋子一樣沖愕比自己的晚輩還要快這個時候的白升,已經全然把一切的生死都忘在了腦後,全然不再去想任何的事情,

拼了,和這些俄國王八蛋拼了。轟轟烈烈做一回真的漢子!。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心袖,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王業須良輔,建功俟英雄,對於公孫瓚而言,他缺的並非少人才,而是如司馬朗陳歡這等的謀主。

能為他排憂解難的謀主!

如今,公孫瓚得到了,在那一日,伯達可願助我時,那少年頷首,就已經定下了基調。

才不分年齡!

司馬朗有才,公孫瓚就要重用!

………….

冀州鄴城內

局勢混亂,鄴城竟在一夕之間更改易主,渤海太守袁紹入主冀州,只能說這樣的改變打了不少人一個措手不及。

來的太過突然,讓局勢充斥著迷惑性。

更何況,今冀州境內,尚有鞠義在搗亂,鞠義這個麻煩不除掉,如何能保證冀州太平。

「爾等以為鞠義如何能除?」

為安軍心,袁紹首先做的就是除掉鞠義,原先就是這樣一個道理,攘外安內。

況且,鞠義的戰力極強,不然何以在韓馥的攻伐下得以保存,還遊刃有餘的反擊韓馥,鞠義的本領可見一二。

這樣的一個人在自己的領地內,袁紹想想都覺得不安心。

「主公,我有一計可不費吹灰之力拿下鞠義。」

「哦?」

袁紹頓時感興趣,能少費一點兵馬把鞠義這個麻煩解決掉,袁紹是樂見其成。

「公則可有良策?」

說話的人正是郭圖,潁川人,字公則,他與逢紀等人一同前往渤海,只可惜,至今未能如同逢紀等人一般建功立業。

郭圖深知若無一二功績,如何能在袁紹的陣營中站穩腳跟。

「臣願勸降鞠義,鞠義有大才,若能歸降與主公,定能成為主公的馬前卒,為主公衝鋒陷陣!」

「哼!」

「衝鋒陷陣由我等即可,何須鞠義!」

武將站座,文臣靠右。

武將之首乃一虯髯大漢,眉宇間盡數藏納著煞氣,身高有八尺七,身著鎧甲,從遠處看去,他整個人就像是一個人形怪物。

他一轉身,朝向郭圖時,那種排山倒海的壓力頃刻間而來。

然,郭圖非是一般人,若是一般人豈能站在這裡,對於來者的壓力視若無睹,就這樣風輕雲淡的站著:「顏良將軍所言極是,只是四位將軍乃頂樑柱,豈能輕易出動,需有其餘人等來解決一些小事。」

武將之首顏良一聽,心裡頓時舒服了不少,旋即便沒有繼續糾纏這個問題,甚至在他的眼裡,的確一些小事也需要有人出戰。

「公則可有把握?」

「有!」

郭圖極有自信心,當即立下軍令狀。

「善!」

一件心事立即解決,袁紹頓時放下心來,同樣的,他也需要有人來掣肘逢紀等人,帝王心術無非是在權衡二字。

他可不希望在他的陣營內有一方獨大,這樣的情形要是出現,對於袁紹而言將會是致命的衝擊。

「速速前往,吾可讓你便宜行事!」

「諾!」

郭圖當即喜色露與表面,這樣的答案恰好合了他的意。

一旁的逢紀、荀諶等人皆沉默不語,他們深知郭圖的打算,同樣也知郭圖準備用什麼樣的手段來招攬鞠義,他們之所以沉默不語,不出來搶奪郭圖的功勞,只要的原因一個,因袁紹需要平衡。

郭圖與他們一同到來,他來可不僅僅只是他一人來,他來到袁紹的陣營中,就是代表著一個小團體而來,今日他開口,就是代表著他身後的團體開口,他們願意為袁紹與逢紀等人打擂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