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會先宣戰,還是不宣而戰?」彭茂邦問了一個關鍵問題。

「另外幾張照片就能說明問題。」潘雲生朝彭茂邦手上的照片看了一眼,「襲擊生后,海灣地區的美軍立即進入戰備狀態,部署附近空軍基地地美軍戰鬥機正在做升空準備,部署在伊拉克的地面部隊正在開出營地。雖然沒能拍到美軍航母戰鬥群,但是可以肯定,美軍艦隊也已進入戰備狀態。兩個小時之內,美軍就能動空中打擊。現在的問題是,弗雷德里克會不會選擇不宣而戰。」

「或許在完成第一輪空中打擊之後,弗雷德里克才會對外宣布。



聽到趙潤東的話,彭茂邦情不自禁的點了點頭。

「這也正是我們的分析結果,美軍將在四個小時內對伊朗動空中打擊,爭取在二十四小時之內瓦解伊朗地國土防空力量。如果一切順利,轟炸將持續一周到半個月,隨後美軍地面部隊開進胡齊斯坦省,佔領伊朗最富庶的地區。」

彭茂邦微微皺了下眉頭,朝潘雲生看了過去。

潘雲生很清楚總參謀長地意思,只是他無權做出決定。

「立即聯繫伊朗情報部門。」趙潤東長出了口氣,「出最高級別的戰爭警報,能不能頂住美軍地轟炸,還得看伊朗的表現。」

潘雲生沒多說,立即走到書桌旁拿起了電話話筒。

「老彭,我們地人員撤回來了嗎?」

「第一批軍事教官前幾天就撤回來了。」彭茂邦又點上了一根煙,「戰爭爆后,得儘快將其他軍事人員撤回來。」

「讓『中重公司』去安排,我們不要直接插手。」

彭茂邦點了點頭,抽了幾口煙。

「聯繫上了。」潘雲生走了過來,「我安排駐德黑蘭大使館的情報參贊與伊朗情報部門直接聯繫,半個小時內就能送出消息。」

趙潤東點了點頭。「如此說來,我們只能等結果了。」

潘雲生暗

了一下。

這就是趙潤東的問題,做事不「主動」。如果是紀佑國,會直接說「我們該怎麼辦」。

「如果伊朗頂不住美軍的狂轟濫炸,我們該怎麼辦?」彭茂邦就要主動得多。

趙潤東遲疑了一下,朝潘雲生看了過去。

「選擇並不多。」潘雲生拿起香煙,沒有急著點上,「現在看來,派兵參戰肯定行不通。除了繼續為伊朗提供武器裝備之外,我們能做的就是為伊朗提供情報援助。」

「情報援助揮的作用並不大。」彭茂邦嘆了口氣,說道,「第四次印巴戰爭時,美國為印度提供了情報援助。東海戰爭時,美國也為日本提供了情報援助。結果我們都知道,在實力相差巨大的情況下,情報援的作用相當有限。即便我們將美軍地面部隊的部署情況、美軍基地的準確情況、美軍艦隊的活動情況全部告訴伊朗,伊朗也只能被動防禦,不可能對美軍構成威脅。」

「除此之外,還得考慮武器裝備輸入伊朗的問題。」

潘雲生點了點頭,說道:「老趙說得沒錯,戰爭打響之後,美國肯定會封鎖伊朗,我們無法用海運的方式向伊朗提供武器裝備。作戰飛機還好說,只要巴基斯坦睜一眼閉一眼,就能借道飛往伊朗。如果其他武器裝備通過空運,成本將非常高昂,而且很多重型武器無法空運。走地面運輸通道,必須與巴基斯坦協商。」

「巴基斯坦不見得會讓前往伊朗的武器裝備過境。」趙潤東把後面一句話說了出來。

彭茂邦微微皺了下眉頭,說道:「可以以我們的名義將武器裝備運入巴基斯坦,然後轉交給伊朗。」

「問題沒有這麼簡單。」趙潤東搖了搖頭,「美國肯定會向巴基斯坦施加壓力,甚至會威脅巴基斯坦。如果巴基斯坦在這個問題上不鬆口,我們就得考慮其他辦法。」

「除了巴基斯坦,只能走裏海內湖航運通道。只是包括俄羅斯在內的裏海沿岸國家不見得會讓我們的武器裝備過境。」

「那得看俄羅斯是否暗中支持伊朗。」

趙潤東看了兩人一眼,說道:「俄羅斯一直反對美國對伊朗動戰爭,在此之前一直在向伊朗出售軍火。如果能讓俄羅斯獲得一點好處,也許能夠從俄羅斯通過裏海航道將武器裝備運往伊朗。」

潘雲生與彭茂邦都點了點頭,朝趙潤東看去。

「我儘快與內德梅夫通電話。」

「最好先讓黃國巍見見俄羅斯大使,把我們了解到的情況透露給俄羅斯,搞清楚俄羅斯的態度之後,再給內德梅夫打熱線電話。」

聽潘雲生這麼一說,趙潤東立即點了點頭。「你趕緊派人把消息告訴黃國巍,讓他立即召見俄羅斯大使。」

半個小時后,俄羅斯大使到了國務院外交部。

幾乎同時,俄羅斯外交部長也召見了共和國駐俄羅斯大使,通過外交渠道通報了俄羅斯偵察衛星現的最新情況。

雙方的意圖都很明白:暗中支持伊朗。

當天中午,趙潤東就跟俄羅斯總統內德梅夫通了熱線電話。

雖然兩人只在電話中聊了不到1鍾,但是兩位國家元達成了最重要的協議。

共和國將以支付「特別通行費」的方式,藉助從位於裏海北面的俄羅斯內湖港口阿斯特拉罕到位於裏海南的伊朗內湖港口安扎利港的內湖航道,將共和國出售的武器裝備運入伊朗。

因為屬於秘密行動,所以雙方沒有簽署任何紙面協議。

按照雙方領導人達成的口頭協議,「特別通行費」將「按時支付」,即武器裝備到達阿斯特拉罕,裝上貨輪之後,「中重公司」就要向俄羅斯支付相關款項,隨後俄羅斯才會為貨輪放行。

當天下午1過,原計劃前往伊朗的「中盛」號集裝箱貨輪從廣州起航,駛往大連。貨輪上的武器裝備將在大連上岸,通過鐵路運到中俄邊境口岸,然後通過橫貫俄羅斯西伯利亞的鐵路線運往阿斯特拉罕。

此時,美伊戰爭已經爆了。

德黑蘭時間26日130(相當於北京時間130),12b-2與20架f-22從位於印度洋中部的迪戈加西亞空軍基地起飛。3個小時后,美國空軍的近200作戰飛機分別從海灣地區的5大型空軍基地,美國海軍的1多架作戰飛機分別從到達戰區的6航母上陸續起飛。

112,一枚從b-2上投下的重型鑽地炸彈擊中了位於德黑蘭南部山區里的伊朗空軍國土防空司令部。

美伊戰爭打響了! 省委大樓。

省委書記辦公室。

「簡書記,柳省長,事情就是這樣的。那個服部六藏已經死了,死的不能再死。軒轅小硯也已經重新安頓在安全的地方,要是我沒猜錯的話,軒轅家族對這事不會置之不理的。但甭管軒轅家族如何做,都和咱們吳越省沒有任何關係。咱們吳越省在這事上是絕對站得住腳跟的,是能經受住任何考驗。要我說,軒轅家族至少也是應該感謝咱們,要不然軒轅小硯恐怕真的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蘇沐坐在辦公室會客區的沙發上,上半身挺直,只是將結果說出來,至於過程如何則直接忽視掉。

簡承諾和柳白鹿雖然不是古武者,但也能想象到當時的情景有多危機,多緊迫。

蘇沐竟然能將服部六藏這種忍者都擊殺,看來以後絕對不能當作一般人對待。一想到蘇沐身上除卻省發改委副主任的身份,還兼著的其他幾個身份,兩個人也很快釋然。

「蘇沐,浮石水源的問題我們已經準備成立調查組,我和柳省長商量好決定委派你為調查組組長,怎麼樣?有沒有這個信心?」簡承諾將之前的商量決定說出來,他眼神凝重,從內心而言是希望蘇沐能接下這個任務。

「保證完成任務。」蘇沐蹭的站起身沉聲道。

「很好,我相信你也能做好這事。浮石水源的問題宜早不宜遲,你現在就前去解決。至於說到調查組。整個調查組已經在二十分鐘之前全面入駐浮石水源,你要做的就是過去主持大局。浮石水源到底會怎麼解決,我們兩個人只要看結果,說到過程的話,你全權處理就是。」簡承諾望著蘇沐雙眼肅聲道。

「是。」蘇沐心底暗暗吃驚。

簡承諾和柳白鹿這次看來是真的動怒,因為按照平常的程序,這事絕對沒有可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就變成這樣。最起碼調查組的組成是要有時間的,然後再說到進駐的話,不但需要時間,更需要有人全面調配。

然而此刻蘇沐接到這個消息時。調查組已經全面進駐浮石水源。如此算算時間。應該就是簡承諾和柳白鹿知道軒轅小硯被刺殺這個消息后才下達如此命令的。

東條安藤,你做夢都不會想到,因為你的愚蠢決定,會加速浮石水源的覆滅。

「浮石水源好解決。但你想過沒有?如何面對浮石水源的那些員工?」柳白鹿微眯雙眼問道。

「軒轅小硯會全面接手浮石水源。」蘇沐想了想還是沒有準備掩飾。畢竟這事想要在最短時間內解決掉。沒有簡承諾和柳白鹿的點頭很顯然是不行的。即便軒轅家族在天朝家大勢大,那又怎麼樣?你們是沒有辦法和國家對著來的,而作為國家委派出來的封疆大吏。眼前兩位代表的就是尊嚴,就是地位,誰敢挑釁?

因此只要簡承諾和柳白鹿點頭,軒轅小硯所說的全面接盤浮石水源,便不會再有任何難度。

「軒轅小硯嗎?」

柳白鹿抬頭和簡承諾對視一眼后,緩緩道:「既然軒轅小硯有心想要接盤浮石水源,那就讓她全面接盤。浮石水源必須在最短時間內完成主體更換,只有如此才不會讓下面產生波動。蘇沐,你和軒轅小硯關係不錯,那麼你就告訴她,她想要接盤沒有任何問題,但我們希望諸如浮石水源的醜陋行徑是絕對不能再發生。」

「柳省長,假如說軒轅小硯接手后的水源公司也像是浮石水源的話,我保證我會親自讓它關門。」蘇沐莊重道。

「我相信你,趕緊去吧。」柳白鹿點頭道。

「是。」

蘇沐這才轉身從辦公室中離開,而當他走到外面后,發現李年已經做好準備,這倒是讓蘇沐有些好奇。

「呵呵,蘇主任,書記讓我跟你前去解決這事。」

「好。」蘇沐心底升起一種感動,簡承諾儘管沒有明面上說什麼,但卻已經用真實舉動來支持自己。有李年跟隨在身邊,相信整個調查小組內根本沒有誰再敢挑釁自己的威嚴。

這種舉動不是柳白鹿會做出來的。

辦公室中。

「你對蘇沐倒是夠好的,竟然讓李年都跟他過去。」柳白鹿微笑道。

「我再好也沒有你好,你不是都允許軒轅小硯全面接盤浮石水源嗎?」簡承諾不著痕迹的給出一記狠招,這話說出來后,柳白鹿臉色不由變的無奈起來,他盯著簡承諾使勁搖搖頭。

「我說老簡咱們有必要這樣嗎?你的心思真以為我不知道嗎?你這是擔心被誰盯上這事而讓你負責任嗎?放心吧,我既然敢給蘇沐將這事兜攬下來,就肯定會負責到底的。軒轅小硯能讓浮石水源穩定過渡的話,我又有什麼可顧忌的。」

「哈哈。」

簡承諾大笑起來。

………

浮石水源總部。

三菱正雄如今是徹頭徹尾的焦頭爛額,他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會面臨這種局面。浮石水源好像一下就成為過街老鼠,誰看到后都叫著喊著非要踩上一兩腳。從最開始被紫州市有關部門介入起,現在更是驚動省里的部門直接動手處理。如今浮石水源各個部門早就停止運轉不說,任誰都能看出來,浮石水源已經徹底沒戲。

「為什麼,為什麼會搞成這樣?」

三菱正雄坐在辦公室中,滿臉愁容。坐在他眼前的是浮石水源的高層,以往鼎盛不可一世的姿態,現在卻已經變的愁雲黯淡。在座的人才更加感到憋屈鬱悶,好好的一家公司怎麼就會變成這樣?他們每個人全都拿著高工資,沒有誰想要看到這種場面。但這不是他們所能干涉的,他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浮石水源被收拾。

作為國籍就是天朝的這群高管,比誰都清楚政府想要動你的話,你是絕對沒有任何喘息之機,你是別想翻身的。這是天朝特色,也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

你三菱正雄現在著急,我們比你更加著急好不好?你說以前咱們浮石水源挺好運轉,怎麼好端端的就變成這樣?這裡面不是你們島國人在暗中操控的嗎?你三菱正雄如今不給我們好臉色看,你拿我們當作出氣筒,你犯得著嗎?你就算將我們全都給罵死,我們都沒有可能幫你達成這個目標的,我們也沒有這個能力。

砰。

三菱正雄猛然拍桌,怒氣沖沖掃過全場,指著所有人的鼻子就開始罵起來。

「八嘎,你們現在都想什麼?是不是要眼睜睜的看著浮石水源就這樣沒落?你們真如此想的話,我也沒有什麼辦法,不過到時候,你們也別想有好日子過。以前你們都叫囂說你們多麼厲害,說你們多麼牛逼,現在真到用上你們的時候,你們只能這樣傻愣著,還不趕緊給我去想辦法找人幫忙。」

麻痹的,就知道罵我們。

但被罵也是活該,現在讓他們這群高管和三菱正雄撕破臉,還沒有誰想那樣做。畢竟還沒有到那步不是,萬一說人家三菱正雄有扭轉全局的能力那?現在當出頭鳥豈不是顯得太過愚蠢?

「都愣著做什麼?去打電話找關係啊,現在在咱們浮石水源的這些機關部門,有你們誰認識的,都和他們聯繫,爭取從他們這邊入手,最起碼要保證他們不會給咱們下絆子。」

「劉局長,是我啊,浮石的老張,對啊,有件事情需要麻煩下你。」

「黃科長,你現在就在我們浮石水源?拿出來咱們見個面唄。」

「梁局長,咱們有段日子沒見面了?見個面吧。」

……

當會議室中響起這種亂七八糟的聲音后,三菱正雄煩躁不安的心情也稍微緩了緩,。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多個人也能多條路嘛。其實三菱正雄自己都沒有意識到,他結交的層面明顯是要比這群所謂高管結交的要高。你都沒有辦法搞定的事情,你以為這群高管能搞定嗎?

這就叫做病急亂投醫。

砰。

就在辦公室陷入紛紛擾擾的喧嘩中時,房門猛然間被推開,這裡的所有吵鬧聲全都戛然而止。每個人全都抬起頭掃過去,發現在最前面走著的赫然是蘇沐后,每個人神情愕然。

三菱正雄更是驚愕的盯著蘇沐,心底有種不好預感。

「蘇沐,你怎麼會出現在我這裡?」三菱正雄提起膽子沉聲喝道。

「他怎麼就不能出現在這裡?」

蘇沐沒有搭話,從他身側走出來一道身影,赫然便是李年。李年漠然掃視過三菱正雄,在他心中從來就沒有對這種島國人有任何好感。更別說現在是非常時期,你三菱正雄還敢如此囂張,你憑什麼這樣囂張?又是誰給你這個膽子?

在座的人有不認識蘇沐的,但卻沒有不認識李年的。李年怎麼說都是簡承諾的秘書,是這個吳越省名副其實的第一大秘,他們作為在吳越省有點地位的人,必須認識李年。當他們看到李年竟然為蘇沐出聲時,每個人心跳全都加速,他們心底升起一種不好預感。

難道說?

「蘇沐如今是我們調查組的組長,三菱正雄,你給我說說,他怎麼就不能出現在這裡?」李年冷然道。

這話落地,全場寂靜。

三菱正雄臉色唰的就蒼白如紙,腦海中浮現出來的只有一個念頭:浮石水源徹底沒救。(未完待續。。) 爭來得既突然,又迅猛。

雖然戰爭仍然以轟炸開始,但是比起上一場大規模地區戰爭,美軍的作戰方式與戰術思想發生了革命性的改變。

各大電視台做相關報道時,都用21世紀初的伊拉克戰爭做對比。

嚴格的說,伊拉克戰爭屬於「局部衝突」,不是「地區戰爭」。遭受0多年的禁運與制裁,薩達姆執政時期伊拉克軍隊的戰鬥力連20紀9年代初海灣戰爭爆發之前都比不上,對付國內的庫爾德工人武裝都顯乏力,根本不可能與美軍對抗。伊拉克戰爭打響后,美軍地面部隊長驅直入,不但摧枯拉朽的推翻了薩達姆政權,還活捉了薩達姆,以非常輕微的代價贏得了勝利。

實際上,不管是伊拉克之前的科索沃戰爭,還是之後的阿富汗戰爭,都是「衝突」。

三場戰爭中,美軍要麼沒在地面戰場上與對手交戰,要麼對付的是一群烏合之眾,交戰雙方實力對比過於懸殊,相當於拿石頭砸雞蛋,不但沒有任何懸念可言,對美軍也沒有任何挑戰。

20177年爆發的美伊戰爭截然不同。

伊朗是海灣地區政治、經濟、軍事實力最強大的國家,國土面積1645000平方千米,人口6500萬,海陸空三軍與伊斯蘭革命衛隊總兵力127萬。這三項數據說明,伊朗不但是地區強國,還具有與美軍抗衡的實力。

真要對比,就應該拿20紀90年代初的海灣戰爭來比。

海灣戰爭爆發前,國際社會一致譴責伊拉克出兵侵佔科威特,就連蘇聯與中國都不支持伊拉克。美國利用國際輿論,迅速糾集數十個西方國家,出動數十萬軍隊幫助科威特「復國」。可以說,美國首先獲得了「道義」上的勝利,然後才出兵攻打伊拉克。

此次。美國並不「占理」。

雖然事後美國總統弗雷德里克宣布伊朗暗中支持「伊斯蘭聖戰者解放組織」襲擊美**隊。試圖推翻伊拉克合法政府。美國才「被迫」出兵清剿設在伊朗境內地「伊斯蘭聖戰者解放組織」訓練營地。但是美國是先開打再聲明。發生在巴士拉地襲擊事件是否與「伊斯蘭聖戰者解放組織」有關還需查證。

在沒有充分理由與充足證據地情況下。美軍悍然轟炸伊朗是**裸地「侵略」行徑。

戰爭打響。美國首先輸了「道義」。

從戰術上講。美軍地作戰行動不但「花樣百出」。還「無可挑剔」。

可以說。美軍不但投入大批第一次參加實戰地武器裝備。還廣泛檢驗了伊拉克戰爭之後誕生地新戰術。

首先「登場亮相」的就是美軍的「空天遠征部隊」。

「空天遠征部隊」的構想在小布希擔任總統期間誕生,核心力量是b身轟炸機與f-22a隱身戰鬥機。按照當時美國國防部長提出的構想,「空天遠征部隊」地主要打擊力量由b-2與12f-22構成,由加油機、預警機、偵察機、軍事偵察衛星網路、軍事通信衛星網路與全球定位衛星系統提供輔助與支持;主要任務是在戰爭開始階段,以最快的速度摧毀敵方的軍事指揮中心與防空陣地,癱瘓敵人的軍事指揮能力,打垮敵人的國土防空能力,為後繼的大規模空襲打下基礎。

實際使用中,「空天遠征部隊」由實際情況決定具體配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