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名為伏蒼山,說說你來冥域的目的吧,我星月神族若是能幫,會盡量幫助,你有資格成為我們星月神族的朋友!」星月神族的准王輕聲開口,顯然是認可了洛天。

「晚輩就是想進一進冥土,還有就是想要和星月神族談一談,希望將來若是再發生大戰,星月神族能夠不參與!」洛天輕聲開口,目光看向伏蒼山。

「去吧,第一件事情,星月神族可以盡量的配合你,但是第二件事情不可能,若是真的大戰,我們若是不出手,那麼我們個星月神族,會被其他幾個王族聯手滅掉!」

「我們能做到的也只是不對你們的勢力出手而已!」伏蒼山,顯然不吃洛天這一套,講出了星月神族的底線。

「那就麻煩了!」洛天知道,這也是星月神族最後的底線了,也不廢話,能做到這樣,星月神族已經是幫上很大的忙了。

不過,洛天也是明白,星月神族這是在賭,賭自己將來會成為大能,賭自己會證道,那麼所帶來的收益,一定會翻倍,而且有古天輸三人,星月神族怎麼算都不會虧。

洛天又在大殿之中逗留了一會兒,同伏蒼天談了一下兩族的細節,便是轉身走出了大殿。

「文斌啊,你這保壓對了,這小子,即使將來不證道,那也絕對是一方梟雄級的強者,可佑我星月神族很長一段時間了,保持友好吧!」伏蒼山看著洛天走出了大殿,沖著伏文斌開口。

「不過我們現在也幫不上什麼,畢竟約定還在,人族有那三個人在,太古王族便是深深的忌憚,那三人太可怕了,我感覺他們在那條路上走出了很遠,至少比我們要遠了太多了。」伏文斌恭聲開口。

「盡量幫吧,這小子值得如此!」伏蒼天輕聲開口,不說洛天的潛力,但是洛天背後的三人,就值得讓他們鼎力相助。

洛天不知道伏蒼天三人的話,邁步走出了大殿,被傳送之力帶著出現在了大殿之外。

剛一出現,洛天便是看見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站在那裡,等待這洛天的出現。

「久等了!」臉上帶著笑意,沖著兩人打了聲招呼,隨後便是輕聲開口:「走吧!」

「嗯!我們得抓緊時間了,我剛收到消息,屠飛揚他們已經先行前往冥土了,所以已經領先了我很長一段時間!」 明末異姓王 伏星月輕聲開口,隨後身形滔天而起。

「那就快點吧!」洛天眼中也是露出一絲焦急之色,若是古千雪和孫夢如兩人真的困在冥土之中,被屠飛揚他們先找到,那麼後果不堪設想。

三人站在天空之上,剛要動身,一道紫色的流光劃過,伏星旋的身影瞬間出現在了三人的身前。

「你們要去哪裡?」伏星旋冷哼一聲,目光看向洛天,隨後沖著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開口。

「星旋,別鬧,我們是有正事!」伏星陽看著伏星旋臉色一正,輕聲開口。

「我現在是星月神族的神皇,你們有什麼正事,不跟本神皇稟報么?以為我不知道?」伏星旋輕笑一聲,傾世的容貌,讓洛天都是有些失神。

「走吧,本神皇,親自陪你們去一趟!」伏星旋臉上帶著笑意,目光在洛天三人的身上打量起來。

「星旋,聽話,那裡不是你該去的地方,再說了你去了,星月神族該怎麼辦,誰來管理?」伏星月看著伏星旋,鄭重的開口。

上一次雷鳴殿的事情,他們可是記憶猶新,若不是洛天的超長發揮,他們很有可能都隕落在雷鳴殿裡面了,冥土是九大絕地,他們自然不想讓伏星旋冒這個險,那裡可比雷鳴殿危險多了。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前往冥土

「我是神皇?你們是神皇?星月神族除了三名供奉和准王,誰最大?」伏星旋目光之中帶著得意,第一次她感覺到星月神皇這位置這麼好。

「……」

洛天,伏星月還有伏星陽三人有些無語的看著伏星月,沒想到這個時候,伏星旋竟然還拿身份說事。

「反正我不管,此事沒的商量,不是還有你們呢嗎,你都是幹什麼吃的,不能保護我么?」伏星旋看著三人臉上的苦笑,眼中的得意之色更加濃郁起來。

「將王者之兵,星月神戟帶著吧!」隨後伏星月便是開口,直接就要帶著王者之兵前往。

重生之千金復仇 「帶著吧,以防萬一!」伏星陽也是開口同意,他們知道若是伏星旋想要跟隨,他們是不能阻止的,畢竟伏星旋如今是星月神皇,他們總不能將伏星旋綁在這裡,那樣的話,伏星旋的面子往哪裡放。

更何況,伏星旋如今的實力,在星月神族傾力的培養之下,即使伏星陽和伏星旋兩人都是不自信他們合力能夠將伏星旋綁起來。

「唉……」洛天長長的嘆息了一聲,看著伏星旋,心中升起了一股不太好的預感。

「我倒要看看,你的妻子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伏星旋心中自語隨後站到了三人的身前。

「走吧!」說話間,伏星月也是取來了星月神族的王者之兵,送到到了伏星旋的手中。

「關鍵時刻,就那用王兵破開虛空逃走!」伏星陽和伏星月兩人再次叮囑了一翻,隨後四人便是消失在了原地,衝出大陸,出現在灰色的星空之下。

「走!」四人找准了方向,化成四條長虹,朝著冥域的絕地冥土的方向飛了過去。

半天的時間,四人便是出現在絕地冥土的千里之外,停下了身軀,眼中露出疑惑之色。

灰濛濛的霧氣也是漸漸的濃郁起來,陸陸續續的也是有著人影閃動,不過目光卻是全部有些驚懼,看著那被濃郁到極致的霧氣遮擋住的九大絕地之一的冥土。

在洛天四人停下身軀的一瞬間,便是感覺到一股陰森冰冷的氣息在星空之下回蕩著,讓人感覺不寒而慄。

「是星月神族的伏星月和伏星陽,那是星月神族的神皇伏星旋?」在洛天四人出現的一瞬間,一明明太古萬族的人們便是臉上帶著恭敬之色,圍攏在了洛天四人的身前,不過洛天自然是被眾人給忽略掉了。

「屠飛揚他們進去了?」伏星月目光看向那被灰氣籠罩根本看不到裡面情況的冥土開口詢問。

「是,他們在三天前便是衝進了冥土之中,不過一直沒有什麼動靜傳出來!」伏星月的身份何等的高,自然有人為其解答。

「誰能告訴我現在是什麼情況!」伏星陽眉頭一皺,開口詢問起來。

「一個月前,這裡還沒有被霧氣籠罩,但是在半個月前,冥土之中,便是傳出了陣陣的轟鳴之聲,隨後灰色的霧氣,便是澎湃而出,將方圓千里都是籠罩起來!」

「之前我們也有族人嘗試著進入,不過最終卻是魂燈熄滅,再也沒有出來過!」一名青年,臉上帶著傷心之色,目光看向那陰森無比的灰色霧氣。

「後來,陸陸續續也是有人進入,甚至有紀元中期的強者,不過進入的那一批人,只有那個紀元中期的強者走了出來,卻是變成了瘋子,成天嗤笑,有時候會發出哀嚎之聲,彷彿看到了什麼恐怖的事情一般,連搜魂都無法看到他到底經歷了什麼!」青年繼續開口,目光看向伏星月。

「那個人還在么?」洛天開口,目光之中帶著疑惑,沖著周圍的人們詢問。

「還在,不過卻不在這裡,之前血族還有蠻族的天才們也是尋找過那個紀元中期的強者,對其施展了搜魂,不過卻依然沒有什麼發現。

「不簡單啊!那麼多強者說死就死了?連紀元中期的強者出來之後都是變成了瘋子!是冥土原本就這麼恐怖,還是發生了什麼可怕的變化?」洛天心中疑惑,目光凝重的看向那灰色的霧氣。

「嗚嗚……」就在洛天四人望向那灰色的霧氣之時,陣陣嗚咽的聲音便是傳遞在了洛天幾人的耳中,讓所有人的臉色都是變化起來。

「又開始了,每隔三天都會傳出這樣的聲音,今天正好是第三天!」所有人臉上都是帶著驚恐,雙眼有些渙散起來。

「嘩啦啦……」灰色的霧氣在這嗚咽聲之下,變的澎湃起來,飛速的朝著四周擴散。

「鎮!」洛天雙眼冷芒閃動,雙手掐訣,隨後無形的波動朝著四周擴散,瞬間衝進了圍攏在四人身邊的那些太古萬族的身體之中。

在洛天的將波動打入到這些人身體之中之後,這些人的臉色,也是漸漸的恢復了過來,眼中恢復了清明。

「快逃,不要被這灰霧卷到!」隨後人們便是眼中帶著感激之色看向洛天,隨後大喊著朝著四周飛速的逃竄起來。

「走!」洛天同伏星月三人對視了一眼,眼中也是露出凝重之意,隨後身形閃動,跟隨在人群之後倒退起來。

飛出了近百里的距離,那灰色的霧氣也是平息了下來,讓所有人的心中都是長長的出了口氣。

「每次發出這種聲音,這霧氣便會暴漲百里,我們之所以通知幾個王族,就是怕時間長了,這霧氣將整個冥域都吞噬了,那樣的話,這冥域,我們太古萬族就必須要撤出去了!」人們目光看向伏星月三人,希望伏星月幾人的到來,能夠將這個問題解決掉。

「的確有些棘手啊,也不知道那幾個傢伙怎麼樣了!」洛天四人對視了一眼,並沒有貿然前往,縱然他們帶著王者之兵,也不敢大意,實在是這冥土有些太詭異了。

就在洛天四人思索著如何進入之時,陣陣的轟鳴之聲,便是從冥土之中傳遞出來,灰色的霧氣再次翻滾,一股恐怖的波動朝著從灰色的霧氣之中傳遞出來。

「怎麼回事,這一次怎麼跟之前不一樣!之前從沒有發生如此可怕的波動!」人們的目光看向那灰色的霧氣,眼中帶著不可思議。

「嗡……」一道道光芒在灰色的霧氣之中閃動,下一刻便是到了眾人的跟前,光芒之中帶著強大的威能,讓人們瞬間顫抖起來。

「這是紀元境強者出手的波動!」洛天和伏星月四人的雙眼頓時微微一縮。

「快退!」伏星月沖著眾人大吼,在這道威能面前,他身後的這些太古萬族根本就抵擋不住。

「嗡……」伏星月伸手揮,神魔道圖出現在了四人的頭頂之上,散發出陣陣的黑白二氣,將四人籠罩起來。

「逃啊!」聽到伏星月的話,人們紛紛四散奔逃,一道道流光,朝著四周飛去。

「噗……」但是還是有人逃的慢了一些,被那道威能掃中,華成了血霧,飄散在灰色的星空之下。

「嗯?」洛天沒有去管那些死去的太古萬族,而是目光看向了灰色的迷霧,眼中露出疑惑之色。

勁風四起,幾道氣息驚人的身影從灰色的霧氣之中飛了出來,不過身形卻是狼狽無比,甚至身上還是帶著道道的傷口。

「屠飛揚?蠻魂?樊驚羽?」伏星月三人也是臉上帶著疑惑之色,看著從迷霧之中衝出來的幾道身影,認出了幾人。

「伏星月?」看到伏星月,幾人也是微微一愣,隨後臉色難看起來。

「呦,你們怎麼這麼凄慘?」伏星陽臉上帶著譏諷,大聲開口,目光在狼狽無比的幾人身上掃視了一圈。

之前他們商量好的,要一起進入冥土,但是後來由於洛天的關係,幾人有些鬧僵了,因此選擇提前進入,但是現在看來,幾人在冥土之中的處境不太好。

「伏星月你們來的正好,我們一起進入,那樣的把握會大上一些,這冥土發生了變故,若是弄不好,這冥域就沒法繼續呆下去了!」金子陽沖著伏星月三人開口。

「我們可不去,你們不是很厲害么!」伏星陽雖然知道,進一定是要進去的,但是還是忍不住譏諷了一翻。

「你……」幾人的有些憤怒的看著伏星陽,不過隨後便是冷然開口:「這不是我們的事,是太古萬族的事,所以進不進隨你們!」

「說說裡面的情況吧!」伏星月眉頭微微一皺,隨後目光之中帶著鄭重,屠飛揚幾人的實力,他們是知道的,能然幾人如此狼狽,可見這冥土之中一定非同尋常。

洛天也是站三人的身後,目光緊張的看著屠飛揚幾人,心中則是更加擔心起來,古千雪和孫夢如兩若是真的在這裡的話,兩人現在會是什麼處境。

「這冥土裡面,有著無數的魂,根本就數不過來,每一道都是強大無比,我們剛剛進入就是遇到了兩個堪比紀元巔峰的神魂,若不是我們走出來的快,說不定我們此時還在裡面惡戰!」屠飛揚輕聲開口,想到了剛才情況,眼中露出一絲感嘆。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九域之魂

「又是魂?」洛天心中疑惑,目光之中帶著凝重,雖然早就本能的感覺這冥與神魂有著關係,但是卻沒想到,即使是屠飛揚等人剛剛進去便是受到了強大的阻礙狼狽的走了出來。

「走吧,再沖一次,說不定只是外圍有著兩個紀元巔峰的神魂而已!」屠飛揚臉上帶著凝重沖著眾人開口。

「嗯!」蠻魂等人也是點了點頭,沒想著要離開,畢竟如今他們是萬族之中最頂尖的存在,紀元巔峰和准王大能都無法出手,他們便要想辦法解決掉冥域的危機。

「不過,冥族怎麼沒人前來?對於對付神魂,他們要擅長不少,而且冥域當年也是被冥域留在這裡的後手所佔領,說不定知道這冥土如何破解也不一定!」洛天輕聲開口詢問,感覺這冥土發生變化,與冥族或許有著不小的關係也不一定。

「你是誰?」聽到洛天的話,屠飛揚等人眉頭微微一皺,在他們看來,洛天不過是伏星月三人的一個下人而已,哪裡有資格與他們同等對話。

「我星月衛的大統領!」伏星月輕聲回應,隨後沖著洛天開口:「冥族上一次損傷太大,一個聖子,一個古王親子,還有紀元巔峰,一個準王,都死了,在冥域之中的冥族除了兩名紀元巔峰,根本就沒有拿的出手的人了!」

伏星陽眼神有些古怪的看著洛天,冥族這三個頂樑柱一般人的死,有兩個都是被洛天親手宰了,兩個也是被洛天的長輩古天輸宰了,洛天不應該不知道。

「而且,冥族與我們這些王族之間,也就進攻九域的時候合作一下,其實關係也不太好!」伏星月目光之中帶著冷淡,想到了曾經從蠻族回歸星月神族之時,被冥域的大能截殺的事情。

「算了,沒有冥族我就不信我們還不能進了,伏星月,你們帶王者之兵來沒?」金子陽沖著伏星月開口,不想繼續廢話,因為那灰色的霧氣再次不斷的翻騰起來。

「帶了!」伏星月也沒有隱瞞,眼下看來,他們想深入,必須要靠著王者之兵開路。

「如果沒什麼其他的疑問,咱們就進去吧!」屠飛揚沖著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開口。

「星璇,你回去吧,裡面太過危險了,你不能有失!」伏星月轉身沖著站在洛天身旁的伏星璇開口。

「對啊,星璇,聽大哥的話,回去吧,這是我以大哥的身份來勸你,你要聽!」伏星陽也是跟著幫襯。

「星璇妹子,他們兩個說的對,你回去吧!」蠻魂臉上露出憨厚的表情,沖著伏星璇開口。

「不行,我要進去!」隨後伏星璇輕輕的搖了搖頭,眼中異常的堅定。

「哈哈,星璇妹妹,不愧是星月神族的神皇,放心,裡面若是有什麼危險,飛揚哥哥保護你!」屠飛揚臉上帶著笑意,沖著伏星璇開口。

「就是,連自己的妹妹都保護不了,沒膽的傢伙!」金子陽臉上露出不屑,譏諷出聲。

「你們!」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臉色難看,看著幾人眼中的不屑,咬牙切齒。

洛天冷眼看著金子陽幾人,金子陽幾人的意思很是明顯,那就是讓伏星璇進去,畢竟如今伏星璇貴為星月神族的神皇,若是出了什麼事情,對於星月神族來說,都是不小的打擊。

或者說,這幾人中,的確有人是想要保護伏星璇,不過卻是為了在伏星璇面前表現自己,若是真的獲得了伏星璇的芳心,那麼就賺大發了,這幾人除了耿直的蠻魂外,終究還是為了自己。

「大哥,二哥,你們別勸我,別的事我都能聽你們的,但是這件事不行!」伏星璇同樣堅定的回絕。

「唉……」洛天心中長長的嘆息了一聲,按理來說,伏星璇的實力是可以的,絕對不比屠飛揚幾人差,但是,洛天也不太想伏星璇去冒險。

「走吧!」屠飛揚幾人臉上露出不耐煩之色,催促起來。

「走!」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看著勸說沒有用,只能無奈的嘆息了一聲,一左一右站在了伏星璇的身旁,同幾人一起朝著灰色的霧氣之中沖了進去。

對於洛天他們也沒有去太過關注,畢竟就是如同炮灰一般的存在,也沒有必要去在意。

「嗡……」華光閃動,星月神戟懸浮在眾人的頭頂之上,縱然是灰色的霧氣,也無法阻擋星月神戟之上那璀璨無比的華光。

幾人站在星月神戟之下,朝著前方灰色的大陸之上飛去,僅僅過了一刻鐘,眾人便是落在了灰色的大陸之上。

「冥土!」剛一落地,洛天的臉色便是變化起來,目光看向灰色的大地,彷彿有著無盡的冤魂在地面之下沉睡著一般,讓人感到心驚。

「吼……」就在幾人落地的一瞬間,一聲聲嘶吼之聲,便是在眾人的耳中響起,一道道神魂,瞬間從地面之上湧出,朝著洛天等人嘶吼而來,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的臉色凝重起來。

「這些神魂,到底是來自哪裡,被人抹殺了意志!」伏星陽眉頭微微一皺,目光看向瞬間沖滿天地之間的神魂。

不過有著星月神戟在,這些被抹掉意志的神魂,卻是彷彿忌憚一般,不敢朝著洛天他們衝來。

洛天站在星月神戟之下,心中卻是震動無比,不知道為什麼,他在這些神魂之上,竟然沒有感覺到殺意,而更像是一股狂熱,這股狂熱所針對的,正是自己。

「鎮魂師!」下一刻,洛天的心中便是一陣悵然,但是卻沒有盲目嘗試,而是站在星月神戟之內,靜靜的等待著。

「吼……」嘶吼驚天,一道道強大的氣息,從冥土的內部傳遞出來,瞬間便是讓伏星月等人的臉色變化起來。

「又多了!」看著那衝過來的幾道強大的氣息,屠飛揚等人的臉色也是猛然變化。

這些神魂,在洛天眼中或許是露出狂熱的氣息,但是在屠飛眼中卻是猙獰無比,尤其是那帶給他們強大壓力的神魂,讓他們忌憚無比。

「怎麼破?催動王者之兵先將那些嘍啰滅殺了吧,否則到時候對上那幾個大傢伙肯定會有麻煩!」伏星陽輕聲開口。

「吼……」幾人商量間,四道氣息驚天的身影瞬間便是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當中。

四道強大的氣息是走到了洛天幾人身前,讓眾人的臉上露出凝重之色。

灰色的如山一般高大的身軀,如同實質一般,擁有著一隻牛一般的頭顱,在四道身影出現走近的一瞬間,周圍那些強大的沒有意志的神魂,便是發出陣陣的顫抖之意,為四個大傢伙讓開了道路。

「這是神魂么?」看著那四個健壯無比的身軀,伏星月幾人的臉上露出詫異之色,感覺這東西根本不像是神魂。

「我們之前便是碰到了兩個,這東西看似是實質,但是卻彷彿不死不滅一般,武技可以傷到,肉身攻擊無效!甚至就連我的本命火焰,也僅僅是讓其受到創傷而已!」金子陽輕聲開口,看著那四個高大的身影,將他們圍攏起來,手中拎著一根巨大無比的白色骨棒,掄動起來朝著星月神戟下伏星月等人狠狠的砸了下來。

「轟隆隆……」轟鳴之聲頓時在洛天幾人的耳中震動起來,讓幾人的氣血震動起來。

「該死,催動吧,早晚都要對上!」屠飛揚沖著伏星月開口,目光之中帶著焦急之色。

「嗡……」就在幾人焦急之時,洛天站在幾人的身後,背著手,手中捏起印訣,無形的波動,在洛天的手中飛出,衝出了星月神戟籠罩之外,瞬間降臨在了那些神魂之上。

「吼……」在無形波動傳出的一瞬間,四個給幾人強大的壓力的大傢伙緩緩的轉身,朝著冥土的深處走去。

而那些沒有意念的神魂,也是隨著波動的擴散,緩緩的下沉,沒入到了冥土的地面之中。

「有用!」洛天的嘴角微微一勾,他此時也算是徹底明白了鎮魂師的強大,也明白了這些無主神魂的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