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你恐怕不知道,按照以往萬世武會的舉辦來看,這第一名能夠得到的好處,那可不是一般的大。你不但可以進入聖天武教的最高禁地,斷世湖內,修行整整五年的時間,並且你還可以閱覽聖天武教所有收藏的秘典。」

此話一出,饒是秦南,都不禁微微一驚。

當時迦葉前輩只是提了一下,讓他有空的話,不妨參與一下這萬世武會,但是他的確沒有想到,這第一名的獎勵,竟然會如此之大。

「聽到這裡,你是不是覺得,這第一名得到的好處太大了?」

季玄呵呵了一聲,道:「還不只是這樣,你要是能夠得到第一名,你還能夠在斷世湖修行之時,藉助聖天武教任何三件至寶,來幫助你修行。哪怕是聖天武教的鎮教至寶之一的封道書,那都是可以的。」

一直昏昏欲睡的古飛,陡然睜大了雙眼,道:「凡人,你說什麼?封道書?」

季玄喲了一聲,道:「你這小傢伙,竟然都知道封道書?」

秦南目露疑惑,道:「這封道書,為何物?」

古飛小臉上滿是詫異之色,道:「林哥,你連封道書都不知道?此書乃是世間少有超越了上古問道之器層次的天地至寶。此書的具體作用,我不太了解,但是它有一個作用,任何一個修士都會動心。」

總裁上司太欺人 「只要是動用了它,那就必然能夠自創出功法!」

此話一出,秦南的內心,頓時一振。

自創功法?

這個世間,竟然還有這等逆天至寶?

要知道,放眼古往今來,任何自創功法之人,那無一例外,都成為了一代巨頭,威震四面八方,其中最為頂尖的,便是蒼、皇甫絕,他們就是自創功法。 但是,要想自創一門功法,那實在是太難了。

古往今來,曾有無數的強者們,都想自創一門屬於自己的功法,但是他們耗費了上百年,上千年,甚至是更久,最終都仍無所獲。

要想自創功法,天時,地利,人和,這都缺一不可,不然絕對無法成功。

「可惜了,這一屆萬世武會的第一名,乃是陳烽火……」

秦南搖了搖頭。

秦南對於自己的武道天賦,很有自信。

尤其是在他融合戰神肉身,覺醒了周帝的記憶之後,他的武道天賦,達到了一個非常恐怖的地步。

雖然秦南有信心與陳烽火一決高下,但是這萬世武會的影響力,實在是太大了,很有可能他爭到最後時刻之時,時空之力就會來阻礙他,不給他機會。

「也罷,能夠爭下第二名,已經是可以的了。」

秦南平復了心神。

兩人一獸一邊閑聊,一邊飛去。

大約九個時辰之後,他們抵達了聚道大天武都。

只見到,一座難以用言語形容的古老城池,懸浮於半空之中,每一塊城牆,都閃耀著璀璨光芒,照亮了整片天地。

在城池的上方,還有足足九十九座古老仙宮,靜靜而立,宛如一幅古圖。

天穹的盡頭之處,則有著一個方圓數萬多丈的漩渦,從裡面釋放出來了一股股磅礴浩瀚的精純仙意,灑落這片天地的每一寸虛空。

聖天武教的宗址,與後世的穹宇太荒宗一樣,它乃是一個獨立的小世界,除非修為達到了天尊,可以直接進入其中,否則就只能通過這道漩渦,進入裡面。

武神之踏破輪迴 秦南運轉洞虛之眼,觀察了一下這片天地間的奧妙之後,這才與季玄一起,飛向城門。

兩人繳納了一定仙石,才得到了許可,進入了一道禁制之中。

瞬息間,無數的聲音,宛如浪潮一般,將兩人淹沒其中,面前筆直的大道之上,有著無數修士,人來人往,絡繹不絕,其中有主宰強者,也有天仙級別的存在,修為都是參差不齊。

「走過路過,千萬不要錯過,便宜出售天地武宮地圖了啊!只要有了這個地圖,進入天地武宮之後,就可以節約大量的時間!」

「出售聖天武教三地九禁的奧妙詳解!」

「由聖天武教太上長老親自撰寫的心得!只要買了以後,你就能夠知道,該用什麼樣的方法,進入三地九禁,如何在天地武宮內待上最久的時間!」

各種賣力的吆喝聲,連連響起。

所謂的三地九禁,乃是由聖天武教開發出來,向所有世人都開放的寶地。

當然了,這些寶地里的機緣,都是有關於武道這一方面,並無法提升修為,得到什麼寶物,進行逆天改命等等。

而且,縱然任何人都可以進去,但能不能得到裡面的機緣,那就要看自身的本事,還有造化了。

至於天地武宮,乃是聖天武教,存放所有武技功法的地方,與武技閣一樣。

唯一不同的是,這天地武宮,高達足足三十三層,由最頂尖的規則之道,至最為尋常的仙術,都是應有盡有,號稱是整個大上界,收藏最為豐厚的武技閣。

當初周老提起這天地武宮的時候,還特意說了一句,就算是周天不死山第一重山關內收藏的所有秘典,都完全不及天地武宮的九牛一毛。

由此可見,這天地武宮的收藏,達到了何等程度。

秦南和季玄一樣買了一份,季玄便道:「林小哥,我們得先去找一個地方住下來。你是不知道,這武都裡面,有一些仙宮,可是具備著非常不可思議的效果,我看能不能去搞上一座。」

季玄說了一聲,就朝著前方走了過去。

秦南就先掃向了這各大玉簡,了解情況。

這三地九禁的機緣,大致都是提升武道天賦的,其中只有一個,可以讓人進入武道領悟的狀態裡面,還算是不錯。

不過,秦南沒有多大的興趣,就沒有再看這一方面的東西。

他的目光,落在了有關於天地武宮的種種一切上面。

「嗯?還有自創功法?」

秦南忽而瞳仁一縮。

在天地武宮的第三十層,收藏了足足十九門自創功法,其中還有著五門自創功法的主人,乃是一代天尊巨頭,剩下的都為主宰強者。

「竟然連自創功法都獻出來了?」

秦南根本無法理解。

要知道,任何一門自創功法,都有著它自身獨有的玄妙,往往這種玄妙,就是修士自身最大的依仗。如果要是讓對手知道了,那就可以根據這部功法的玄妙,想出破解之法。

一般來說,別說是自創功法,哪怕是自身所學的問道之法,還有其他法術,都不會輕易拿出去。

「原來是這樣!」

朝如青絲莫成雪 隨著秦南繼續看下去,秦南就明白了。

「這聖天武教的教主,的確是個聰明人,如此一來的話,聖天武教的各種典藏,就會與日俱增,越變越多。」

秦南暗道一聲。

聖天武教之中,有著規定,任何修士,都可以拿出自身的功法,術法,獻給天地武宮。

只要天地武宮沒有,那就會根據功法,術法的強度,以及稀缺程度,給予不同層次的獎勵。

尤其是自創功法!

要是把自創功法交給天地武宮,那得到的好處,將是非同一般的巨大,甚至也可以向那第一名一樣,進入斷世湖中修鍊。

如果這自創功法,無比強大的話,甚至還可以藉助聖天武教的至寶,連封道書也可以。

當然了,封道書雖然效用極其逆天,但也有著一個弊病,要想藉助封道書來修鍊,那必須是自身得到封道書的認可。

如果得不到,那聖天武教的人,也沒有任何辦法。

「要是我把不朽上魔真訣拿出來……」

秦南腦海中浮現出來了一個念頭。

要是拿出這部魔功,那聖天武教上下必定會為之震動,無論是前往斷世湖,還是拿出封道書,那肯定是絕對沒有問題。

要是被皇甫絕知道了,那肯定也會氣的吐血。

不過,想都不用想,那絕對是沒有可能的。

要是讓別的魔修,得到了這部功法,不知道將會給大上界帶來何等巨大的變化。

「林小哥,我們來的還是有些晚了,這甲乙丙丁四等仙宮,前三等都幾乎被住滿了,我還是花了三倍的價錢,才搞定一個丁字仙宮。」

季玄很快回來,神色有些鬱悶。

「沒事,丁字就丁字吧。」

秦南搖了搖頭。

古飛卻睜開了眼睛,投去了鄙夷的眼神,看的季玄牙關直咬。

「我們先去這丁字仙宮稍作休息,到時候再去報名。」

季玄說道。

「嗯。」

兩人一獸順著街道走去。

過了大約幾十息之後,突然之間,秦南心裡泛起了一陣悸動。

「轉印心法有反應了?」

秦南精神一振,目光立刻向著四方掃去。

也在這時,前方的人群之中,有著一名身穿戰甲,臉頰上有著一道傷疤,背著一柄古老大劍的中年男子,目光也朝著這邊掃了過來。

「你是秦南?還是項河生和項元?我是明初!」

中年男子神色微喜,連忙傳來神念。

「晚輩秦南,見過明初前輩!」

秦南連忙行禮。

「咦?林小哥,你認識此人?」

季玄和古飛見到秦南的舉動,都投去了疑惑的眼神。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這小子,肯定會來參與這什麼萬世武會!」

中年男子大笑傳音,心情變的格外愉快。

「嗯,這是我的一位前輩,他是……」

秦南向季玄和古飛介紹,說到一半,才突然想起來,明初老祖在這上古時代,叫做什麼他根本還不清楚。

「你們好,稱我為明初就可以了。」

中年男子微笑頷首。

「見過明初前輩。」

季玄連忙拱手,古飛也舉起了兩隻小爪子。

雖然說眼前這個中年男子的修為,只有主宰境大成,但是他們與秦南都是同輩相交,秦南的前輩,便也是他們的前輩。

「前輩,你沒改名?我這具身體的原主人,叫做林曉之。」

秦南立刻說道。

「我靠,果然是你!當時我蘇醒之後,就準備去拿下那張龍圖,與龍若天尊搭上關係,結果被一個叫做林曉之的傢伙取走了,我當時感覺就是你。」

明初老祖感慨道:「不過啊,我沒你小子運氣好,我附身的這具身體,就是一個一般的散修,三年前還只有蓋世霸主的修為,所以換一個道號,沒什麼大不了。」

這番話若是讓季玄聽到了,定然會吃驚不小。

不過三年時間,就從蓋世霸主,提升到主宰巔峰,這可根本不是一般的天才能夠做到的。

只不過,這對於明初老祖,根本不算什麼。

明初老祖本身就是一位巔峰主宰,再加上他與秦南一樣,對這後世各種的機緣,都了如指掌,要想提升修為,那不是一般的容易。

「老祖,你可碰到了另外兩位前輩?」

秦南問道。

「唉,你說起這個事情,我就有件事情要告訴你,非常的奇怪。」

明初老祖眉頭微皺,道:「大概三個多月前,我在第十五小仙域,奪取一個機緣的時候,也就是劍尊者的傳承,我的轉心印法,明明起了波動,但是我看向四周,並且還做出了一些怪異舉動,都沒有人給我傳音,也沒有人有其他反應。」

秦南眉頭頓時也皺了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

「你說,會不會發生了什麼事兒?」

明初老祖問道。

「我記得項元前輩說過,這轉心印法乃是後世之中,由一位主宰創造而出的術法,當今這個時代的修士,沒有人知道轉心印法。」

「既然引起了波動,那必定是項元或者是項河生前輩中的一個了。」

「只是他們不與你相認,恐怕是另有隱情,出事的可能性不大……」

秦南想了想,說道。

他們從上古時代而來,降臨在這個時代,這類似於一種附身。

一般來說,附身的結果,只會有兩種,要麼是被原主人抗住抹殺,要麼就是成功吞噬原主人的心意。

既然轉心印法有了反應,那就證明附身肯定成功了,沒有被抹殺掉。

「我也是這麼想的,看來只有等以後,碰上他們的時候,再問一個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