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一位神靈嗎?怎麼沒有聽說過這位神靈,是這裡的人類信仰的神靈嗎?」嬋蒂並沒有聽說過荒神的名號,還以為這是人類信仰的神靈的名字。

「不,荒神並不是人類信仰的神靈。」艾伯爾站起身搖了搖頭,臉上的表情依舊十分的凝重:「荒神是來自域外的邪神,他們原本也是真神,但是作為神靈,他們卻墮落了,變成了邪惡而扭曲的存在。

受到邪惡的趨勢,荒神會入侵任何一個被他們發現的世界,他們就會對世界發起進攻,如果這個世界沒有足夠堅固的防禦,就會被這些可怕的邪神攻破,最終為整個世界的生靈帶來殺戮和毀滅,將整個世界徹底摧毀。」

「怎麼會有這麼邪惡的神?」嬋蒂簡直不敢相信,在她三百年的人生當中,所接受的教育一直是神靈是偉大而仁慈的,她從未想過神靈居然還有邪惡的存在,更沒有想過,神靈會把生靈扭曲成這樣一幅墮落的樣子。

雖然對於荒神的存在感到震驚,但嬋蒂還是很奇怪的向艾伯爾問道:「艾伯爾先生,您為什麼會知道這些?難道您以前見過這種……東西嗎?」

艾伯爾點了點頭,並向嬋蒂解釋著:「這是荒神的信徒,荒神入侵一個世界之後,如果這個世界有著足夠強大的防禦,能夠抵抗荒神的進攻,他們就會誘惑這個世界的生靈去信仰他們。一但有生靈經受不住誘惑,信仰了荒神,就會被荒神邪惡的本質扭曲,最終墮落成這個樣子。

我曾經見過同樣的存在,事實上荒神已經入侵了這個世界,人類之前已經和荒神發生了戰爭,並且擊退了荒神的進攻,但是作為代價,兩個人類部落因為墮落而被徹底殲滅,這個傢伙,很可能是漏網之魚。」

「人類和荒神之間發生了戰爭?荒神已經入侵了我們的世界?這怎麼可能?」艾伯爾所說的話,已經徹底顛覆了嬋蒂對於世界的認知,在她年輕的生命里,對世界的認知就只有阿瑟里恩大森林,對她而言帝國疆域就已經是整個世界,現在驟然聽聞世界遭到荒神的入侵,對於年輕的木精靈而言,實在是難以承受的衝擊。

「為什麼不可能?四位尊神隕落,世界法則出現了缺漏,荒神發現了這個世界,順著缺漏入侵這個世界,並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艾伯爾搖了搖頭,無奈長嘆一聲:「甚至我懷疑四位尊神的隕落以及帝國的內戰,也和荒神有關係,很有可能是荒神謀划已久的陰謀,讓尊神隕落,然後就可以入侵這個世界,長驅直入。」

「那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應該趕緊通知安莎爾王庭,讓女王陛下做好準備!」嬋蒂本能的想到了安莎爾王庭,這樣重要的消息甚至比她一直保密的情報更加重要。

「這是自然,精靈帝國是這個世界最強大的存在,帝國的力量是對抗荒神所不可或缺的!」艾伯爾自然不會反對嬋蒂將荒神的事情通知安莎爾王庭,只是想到人類和精靈之間的仇恨,卻又有些無奈,讓兩個充滿了深仇大恨的種族捨棄過往的仇恨,攜手對抗敵人,這又談何容易?

「嬋蒂,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去弄些柴火來,把這具屍體燒了,這種褻瀆的東西還不知道有沒有其他危害,還是燒了比較安全,順便我還要檢查一下這個居住地,避免還有其他荒神信徒。」艾伯爾對嬋蒂勸說道。

「我來幫助您吧,艾伯爾先生!」嬋蒂自然不會就這樣回去休息,而讓艾伯爾一個人忙碌。

艾伯爾皺了皺眉頭,他並不想嬋蒂這個時候幫忙,因為他就是要支開嬋蒂,去通知守在居住地外面的雷古爾等人,還有荒神餘孽的消息,但他顯然不能生硬的支開嬋蒂,考慮了一下之後,艾伯爾對她說道:「既然如此,我去弄些乾柴來,嬋蒂你檢查一下周圍,看看還有沒有其他和這個傢伙一樣的東西存在。」

艾伯爾說完,又將一把彎刀遞給她,算是借給她防身之後,才朝著居住地外面走去。 走出居住地的艾伯爾很快便找到了藏身在樹林里的雷古爾等人,看到艾伯爾突然出現,原本見到荒神信徒出現,準備支援艾伯爾的雷古爾等人趕忙迎了過來。

「艾伯爾閣下,剛才墮落者出現,我們本來想出手的,但是怕影響你的計劃,就沒有出現,還請你不要見怪。」雷古爾趕忙向艾伯爾解釋著剛才自己沒有出現的原因。

畢竟他所接受的任務是沿途跟在艾伯爾身後,在必要的時候保護艾伯爾,但自從艾伯爾遇到嬋蒂開始,先是恐暴龍,現在又是荒神信徒,雷古爾等人並沒有派上用場,這讓他心裡十分不安。

艾伯爾對此倒是並沒有介意,雷古爾等人不出現才是對他的計劃最大的幫助,此時艾伯爾來找他們則是為了荒神信徒的事情。

「雷古爾,你馬上派人回去通知拉文小姐和七位族長,加派人手巡查各地,尤其是像這樣的小部落,一個都不能放過,仔細搜查,墮落者既然有漏網之魚,那就絕不可能只有這一個!不要放過任何一個角落,務必要把所有的墮落者都找出來消滅掉!」艾伯爾的言辭十分的嚴肅,這是雷古爾第一次看到艾伯爾用這麼嚴肅的語氣說話,他不敢怠慢,趕忙點頭答應下來。

然而在雷古爾正要派人將艾伯爾的話傳回人類部族聯軍的時候,艾伯爾卻又叫住了他,從身上拿出了一根用蠟封住的紙筒,遞給了雷古爾:「這是我從那個女精靈那裡得來的關於精靈帝國的情報,你講它一併交給黑羽先知和七位族長,另外替我轉告他們,木精靈……

算了,黑羽先知和七位族長看了這份情報,自然會知道我想說什麼。雷古爾,這份情報十分重要,我希望你親自去送。」

艾伯爾原本想要提醒黑羽先知和七位族長,人類目前所需要面對的最大威脅是荒神入侵,與精靈之間的仇恨已經過去了幾百年,可以暫時先放下,但艾伯爾猶豫了一下之後,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畢竟他並沒有立場對人類說這種話,也沒有理由要求人類放下仇恨。

對抗荒神需要所有種族齊心協力,但究竟該做出何種決定,還是要由人類自己來選擇,他之前已經勸過一次,此時再說,已經不合適了。

接過了艾伯爾交給自己的紙筒,雷古爾也知道事關重大,這樣重要的情報交給手下的狼騎兵去送,即便是雷古爾自己也感到不放心,於是他將這根紙筒小心的收好之後,才朝著艾伯爾重重的點了一下頭:「艾伯爾閣下請放心,我一定會安全的將這份情報交給黑羽先知閣下和各位族長的。」

「一路小心。」艾伯爾相信以雷古爾傳奇戰士的實力,不會在路上出什麼問題,但還是叮囑了一句。

雷古爾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翻身騎上了自己的座狼,朝著人類部族聯軍駐紮的方向衝去,打算連夜趕回去。

看著遠去的雷古爾,艾伯爾搖了搖頭之後才對周圍剩下的幾個狼騎兵說道:「幫我收集一些柴火。」

——————————————————

作為傳奇戰士,連夜趕路對於雷古爾來說並沒有什麼妨礙,即便是幾天幾夜不睡覺,對於他來說也不會有什麼大礙,因此雷古爾一路上除了讓座狼休息,恢復體力之外,一直在趕路,終於在第二天中午的時候,趕回了人類部族聯軍的營地。

「雷古爾,你怎麼回來了?不是讓你跟著艾伯爾閣下的嗎?是出了什麼事情嗎?」看到雷古爾風塵僕僕的趕回來,納達爾頓時關切的問道,雷古爾是他派去保護艾伯爾的,此時他趕回來,讓納達爾不由得擔心是不是艾伯爾出了事情。

而聽到納達爾這麼問,其他幾位族長和黑羽先知也關切的看向了他。

雷古爾顧不得擦去臉上的灰塵,從懷裡掏出艾伯爾交給他的紙筒遞給了坐在主位上的黑羽先知之後,這才開口解釋道:「艾伯爾閣下在一個廢棄的小部落遭遇了墮落者,讓我回來傳信,要求聯軍徹底搜查千針森林的每一個角落,務必不能放過任何一個可能存在的漏網之魚。」

「該死的!又是墮落者!艾伯爾閣下沒事吧?」聽到艾伯爾又遭遇了墮落者,對墮落者最痛恨的杜恩頓時一臉憤恨,但他更加關心艾伯爾的安危,如果因為一個墮落者導致艾伯爾出了事情,那真的是對人類部落而言,極大的損失。

「艾伯爾閣下沒事,只是一個墮落者,已經被艾伯爾閣下親手格殺了。」雷古爾見情報送到,這才放鬆下來,喘了口氣繼續說道:「這份情報是艾伯爾閣下從那個女精靈身上收集來的關於帝國的相關信息,艾伯爾閣下他……還是希望我們能夠放下對精靈的仇恨,聯合精靈帝國一起對抗荒神。」

然而聽到雷古爾的話,希里雅卻率先表示反對,她站起身大聲說道:「這絕不可能!精靈殺害了我的父親,還有許許多多的人類同胞,我們絕不可能忘記這仇恨!精靈必須付出血的代價!」

「坐下!希里雅!」希里雅的母親卡蘭瑟卻沒有像希里雅一樣表現的衝動,只是呵斥了希里雅一句之後,看向了黑羽先知:「黑羽先知閣下,艾伯爾閣下傳回來的情報,可以給我看看嗎?」

黑羽先知點了點頭,將手中已經展開的紙筒遞給了卡蘭瑟。

接過紙筒,卡蘭瑟將紙筒展開,看著上面所寫的情報,沉默了許久之後才開口對黑羽先知說道:「如果艾伯爾閣下所說的都是真的話,奔流部落願意接受艾伯爾閣下的建議,和他所說的木精靈王國艾維倫聯手,但前提是木精靈沒有參加過當年你的戰爭。」

「母親!」希里雅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的母親,不知道為什麼她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其他幾位族長也驚訝的看著卡蘭瑟,不知道為什麼一貫最痛恨精靈的卡蘭瑟會做出這樣的妥協。

看著其他人看向自己的目光,卡蘭瑟也沒有解釋,只是將手中的記錄著情報的紙筒遞給了其他人:「你們自己看吧。」 艾維倫與阿蘇安之間的戰爭已經持續了兩個月的時間,雖然時間並不算長,但兩國之間圍繞艾維倫邊境上的荊棘長牆,已經爆發了全面的戰爭,兩個月的時間裡,無論是木精靈王國艾維倫還是高等精靈王國阿蘇安,都在這裡投入了重兵。

因為在與艾維倫開戰之前,高等精靈王國的主要軍力都用來應對黑暗精靈的進攻,並且損失慘重,所以雖然是高等精靈率先發起了進攻,但在戰爭的初期他們並未佔據優勢,甚至一度被早已集結重兵的艾維倫打的節節敗退。

原本艾維倫所集結的軍隊是用來支援阿蘇安對抗黑暗精靈的,但是高等精靈猝不及防的進攻,卻使得這原本用來支援他們的援軍,變成了阻攔在他們面前的一道堅實屏障。

阿瑟里恩大森林複雜的環境與地形,加上荊棘長牆只是裂開了幾個缺口,並未完全損壞,更擅長大規模軍團作戰的高等精靈軍隊在艾維倫的邊境上,吃了十足的大虧,幾次都被木精靈的神射手和巡林客們趕出了阿瑟里恩大森林,直到維拉王子穩定了與黑暗精靈作戰的前線局勢,阿蘇安將原本用來支援前線的軍隊投入到了這裡,局勢才逐漸變得對高等精靈有利起來。

「戰局越來越對我們不利了,阿蘇安的軍隊這幾天又攻破了幾個據點,他們已經在逐漸深入森林了。」一名身挎長弓的男性木精靈將軍皺著眉頭,手指在用樹皮做成的地圖上點著,地圖上幾個代表據點的圖標已經被畫上了紅叉,表示它們已經被佔領。

另一位女性木精靈將軍也對此感到憂慮,她皺著眉頭說道:「維拉王子穩定了前線的戰局,阿蘇安的主力部隊已經在回援了,雖然在和黑暗精靈的戰鬥中損失慘重,但畢竟是高等精靈的主力部隊,兩個月的時間已經足夠他們完成整編了。」

「王庭承諾的援軍什麼時候能到?如果沒有援軍的話,我們撐不了太久了。」女性木精靈將軍的打扮與嬋蒂如出一轍,只是裝備看上去更加精良,箭囊里也裝滿了各式各樣的箭矢,身上披著一件墨綠色的披風,衣領上別著一枚表示她將軍身份的樹葉胸針,這表明她是阿瑟里恩大森林巡林客的一員。

撿來高工要不要 男性木精靈將軍胸口也有一枚類似的胸針,只是圖案卻是三根箭矢,這是艾維倫王國神射手的標識。

對於女性巡林客將軍的問題,他的手指滑過地圖,臉上的表情顯得十分的嚴肅:「王庭雖然派出了援軍,但援軍抵達尚需時間,在這之前我們必須擋住高等精靈的軍隊,不能再讓他們繼續深入森林了。」

「我也知道不能再讓高等精靈的軍隊繼續深入森林,可是我們拿什麼來擋住他們?巡林客們已經疲憊不堪,箭矢消耗嚴重,加上這些天陣亡的士兵,各支部隊的戰鬥力已經只有原先的八成了,他們需要修整。」女性巡林客將軍滿面愁容,不知究竟該如何用一支疲兵來擋住高等精靈的進攻。

男性神射手將軍的眉頭緊皺,女性巡林客將軍所說的問題他又何嘗不知,但此刻他們手上已經沒有足夠的軍隊來進行輪換,讓前線的部隊退回來修整了,整個邊境都是前線,除了駐守各個重要戰略要地的駐軍之外,他們手中已經沒有足夠的預備隊了。

「我們的兵力已經不足,沒有辦法維持這麼長的戰線了,而且這些據點也牽扯了我們大量的機動力量,我覺得我們可以放棄一些不那麼重要的據點,收縮戰線,把兵力集中起來。」這個想法是男性神射手將軍最近一直在思考的策略,雖然荊棘長牆只出現了幾處破損,但這些破損的缺口卻沒有集中在一個地方,分散的在整個邊境上的缺口,讓神射手和巡林客的主力都被牽制在這些地方,使得戰線被拉得很長。

女性巡林客將軍看著桌上的地圖,用黑線表示的荊棘長牆上被畫出了一個個的缺口,用紅色表示的阿蘇安軍隊從這些缺口湧入了過去一直被荊棘長牆保護著的阿瑟里恩大森林,過去因為荊棘長牆的保護,這些被入侵的區域大多是荒無人煙的密林,在猝不及防之下,艾維倫的軍隊並沒有第一時間擋住高等精靈入侵的步伐。

雖然後來在神射手和巡林客的努力奮戰之下壓制住了高等精靈的兵鋒,但隨著阿蘇安所派出的後續援軍不斷抵達,前線的戰局已經快要堅持不住了,整條戰線拖得實在是太長,對艾維倫王國的後勤補給帶來了沉重的壓力。

「我同意收縮防線,我們目前的兵力確實不足以支撐整條戰線了。只是如果我們收縮防線,失去了荊棘長牆帶來的天然防護,敵人是否會長驅直入?我們又要靠什麼來抵擋他們的進攻?」 冷情總裁強行霸愛 女性巡林客將軍看著地圖上荊棘長牆之後的阿瑟里恩大森林,對此感到十分的擔憂。

「這一點我有所考慮,你來看。」男性神射手將軍指著地圖,對女性巡林客將軍說道:「雖然阿瑟里恩大森林地勢平緩,但是整片森林並沒有太多可供大軍通行的地方,阿蘇安的軍隊和我們不一樣,他們並不擅長在密林里行進,所以他們的大軍要穿過阿瑟里恩大森林,必須要沿著白石河谷和王國大道才能繼續深入阿瑟里恩大森林,從目前敵軍進攻的方向來看,他們也確實是按照這一意圖在進攻。」

「所以你的計劃是放棄一些不重要的據點,將兵力收縮到王國大道和白石河谷,集中兵力防禦這兩個地方?」女性巡林客將軍回憶了一下阿蘇安軍隊進攻的方向,發現確實如男性神射手將軍所言,頓時眼前一亮,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他們確實只需要將這兩個要地守好就可以了。

「是的,讓神射手在白石河谷和王國大道建立防禦,再由巡林客在森林裡進行巡邏和獵殺,將阿蘇安的軍隊逼向這兩個方向,我們就有足夠的力量抵擋他們的進攻,堅持到王國的增援到來。」男性神射手將軍點了點頭,同時也做出了補充說明。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同意這個計劃。」女性巡林客將軍點頭同意了這個計劃。 「那些樹精開始撤退了,看來他們是怕了帝國的軍威了。」一身銀白色鎧甲的高等精靈將軍手扶著腰間的劍柄,臉上一副志得意滿的表情。

跟在這名高等精靈將軍身旁的是一個穿著藍色長袍的高等精靈法師,聽到這名高等精靈將軍的話,臉上的表情十分淡然,只是理所當然的說道:「就憑那些住在樹上的樹精?他們能堅持這麼久已經讓我感到驚訝了。不過帝國大軍的主力都被維拉王子帶去對抗黑暗精靈的入侵,單憑這些二線部隊,進展緩慢倒也可以理解。」

「不管怎麼說,這都是帝國的軍隊,那些樹精能夠抵擋這麼長時間,已經做得不錯了。」高等精靈將軍擺出一副矜持的樣子,只是他的眼底卻是難以掩飾的傲慢:「接下來我們應該乘勝追擊,我要第一個踏進安莎爾的王庭!這些樹精居然敢把他們那個用樹枝搭起來的窩叫做王庭,這簡直是對鳳凰王庭的羞辱!我不明白,當初為什麼帝國居然會承認這群樹精也是精靈,他們哪一點能配得上精靈這個高貴的字眼?」

「這是無上尊神當初降下的神諭,他們也屬於精靈血脈,所以帝國才會承認這些樹精也是精靈,不然的話他們早被貶為奴隸了。如果不是這一道荊棘長牆阻攔了帝國大軍的征討,單單隻是他們把自己那座樹枝搭起來的窩叫做王庭就是大不敬。」高等精靈法師向高等精靈將軍以一副平淡的口氣解釋著,但他的話語里卻滿是對木精靈的不屑。

「呵呵,法師閣下不用動怒,這一次我們就是來踏平他們那個所謂的王庭的。」高等精靈將軍輕笑了一聲,信心十足的看著身旁正在前進的大軍:「那群樹精如果不是靠著荊棘長牆的阻擋,又如何能抵擋帝國的大軍?如今他們已經後撤,失去了荊棘長牆的幫助,他們也只不過是一群住在樹上的樹精而已,根本沒有阻擋帝國大軍前進的能力。」

因為木精靈軍隊的主動撤退,高等精靈的大軍自然趁勢跟進,佔據了木精靈退卻之後所空出來的據點,這在高等精靈將軍看來,是木精靈的軍隊已經無力抵擋帝國大軍的表現,只要自己加強攻勢,勝利已經唾手可得,攻破木精靈的王庭也近在眼前。

「可惜森林裡道路難行,除了白石河谷和王國大道,根本沒有適合大軍通行的地方,就算想要砍樹開路,這些老樹也難以砍伐。真是弄不懂這些樹精,為什麼要留著這些這些樹木,砍伐之後,開墾成田地不是更好嗎?」高等精靈法師看著眼前在林間前進的大軍,不由皺起了眉頭。

阿瑟里恩大森林內樹木茂盛,密林並不適合高等精靈大軍通行,畢竟高等精靈無法像木精靈一樣自如的在森林之間穿行,大軍想要前進,必須沿著白石河谷和王國大道,其他地方要麼沒有路,要麼只有一條崎嶇小路,根本無力承載大軍通過。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他們是住在樹上的樹精,讓他們學會砍樹,怕不是比讓他們學會尊敬偉大的神聖精靈更難。」即便是高等精靈的法師,對於任何非高等精靈的種族也是充滿了蔑視,即便是木精靈,在他們看來也只是一群住在樹上的原始人,被他們輕蔑的稱之為樹精。

「就算如此,帝國的大軍也將踏平他們所謂的王國,讓他們歸附到帝國的統治之下,很快他們就將學會該如何辛勤的勞作來獲取收穫,而不是好逸惡勞的賴在樹上!」高等精靈將軍以近乎狂妄的語氣如此說著,但是一旁的高等精靈法師卻認為理所當然。

「更關鍵的是,他們將學會如何尊重神聖精靈,更會學會魔法只有高貴的神聖精靈貴族得到諸神的神恩才能夠使用,他們所玩弄的那些所謂自然魔法,只是邪術!」對於木精靈所謂的自然魔法和那些打著法師旗號的所謂德魯伊,高等精靈法師是滿心不屑,在他看來,只有高等精靈所使用的才是魔法,其他的一切都是邪術。

「放心吧,法師閣下,所有的邪術都會被禁止,記載這些邪術的書籍都會被焚燒,而那些使用邪術的所謂德魯伊……」高等精靈將軍的話沒有說完,只是做了一個砍頭的手勢。

看到高等精靈將軍的手勢,高等精靈法師笑了起來,這是他臉上第一次有表情:「雖說這些樹精只是一些住在樹上的原始人,不過聽說他們的女性都很漂亮,這次攻破了他們的國度之後,如果有女性俘虜的話,將軍閣下還請……」高等精靈法師的話沒有說完,但他知道這位將軍一定懂得他在說什麼:「畢竟還有一些尊神在庇護著這些樹精,鳳凰王庭也不好把事情做得太過分,所以還請將軍私下裡多關照一下了,日後必有厚報。」

「哈哈,我當是什麼事情,原來是這種事情,法師閣下不用客氣,等打完這一仗,大軍俘虜的女性樹精,法師閣下看上誰隨便挑就是了,雖然鳳凰王庭不會把這些樹精貶為奴隸,但是俘虜王庭是不會管的,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高等精靈將軍正愁沒有合適的手段和這位法師拉近關心,此時瞌睡遇上枕頭,自然和這位高等精靈法師一拍即合。

高等精靈法師聽到高等精靈將軍答應下來自己拜託的事情,自然也面露微笑,不由得思考著自己要挑選什麼樣的木精靈女奴,高等精靈雖然明面上禁止奴隸的存在,但實際上所有的高等精靈貴族家裡都有來自其他智慧種族的奴隸,如果不是木精靈之前一直有著荊棘長牆的保護,他們早就被掠奪成為奴隸了。

然而就在高等精靈將軍和高等精靈法師志得意滿,幻想著攻破木精靈王國之後的風光的時候,一陣箭雨忽然從密林深處飛出,瞬間覆蓋了高等精靈大軍的隊伍,讓整隻軍隊頓時陷入了一片混亂。 隨著木精靈軍隊的主動後撤,高等精靈的軍隊果然如預計的一樣,迅速的展開了進軍,佔領了木精靈撤退之後所放棄的據點,並且沿著白石河谷和王國大道前進,想要更加深入艾維倫的國土。

然而在佔領了木精靈主動讓出的據點之後,高等精靈的軍隊卻沒有像預期的一樣快速前進,而是裹足不前,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造成這種局面的除了阿瑟里恩大森林裡崎嶇難行的環境之外,還有來自木精靈軍隊的騷擾和阻截。

木精靈的軍隊正如之前所計劃好的那樣,從外圍據點撤退之後,便在白石河谷與王國大道一線構築了新的防線,由神射手阻擋高等精靈的進攻,同時派出巡林客對高等精靈的軍隊進行騷擾,遲滯他們的進攻,這使得高等精靈的大軍既無法迅速的攻破木精靈的防線,也無法擺脫巡林客的騷擾。

在巡林客的遲滯騷擾和神射手的阻擊之下,高等精靈的大軍被擋在了白石河谷與王國大道一線,雖然突破了荊棘長牆的防禦,但卻依舊沒有實現他們攻破木精靈王國的目標,被阻攔在了木精靈國度的大門之外。

無法進軍的高等精靈大軍只能停下自己進攻的腳步,等待後續的援軍抵達,再一鼓作氣攻破木精靈的防禦。

而木精靈則在阻擋著高等精靈大軍的同時,同樣也在等待著從安莎爾王庭派出的援軍,希望在得到援軍之後,能夠徹底將入侵者趕出自己的家園。

在這樣的情況下,二者都沒有了進攻的慾望,除了木精靈巡林客會不時出擊騷擾高等精靈大軍,並且截斷他們的後勤之外,兩支大軍之間竟然沒有再發生任何大規模的戰鬥,陷入了對峙之中。

在艾維倫和阿蘇安的兩支大軍對峙的時候,遠在千針森林的嬋蒂正和艾伯爾一起向著艾維倫的方向不斷向南行去,因為之前見到了荒神信徒的出現,這讓嬋蒂心中充滿了憂慮,因此在趕路的時候不由加快了幾分腳步,兩人幾乎在兩天時間裡就走完了平常需要三天時間才能走完的路。

「艾伯爾先生,我們還要走多遠?這裡距離帝國邊境還有多遠呀?」坐在一棵倒塌的枯樹上,嬋蒂敲著自己有些酸疼的小腿,臉上帶著擔憂的向艾伯爾問道。

雖然已經連續趕了幾天的路,但千針森林的面積太過廣大,一路走來幾乎沒有人煙,除了之前遇到的那個荒廢的居住地外,嬋蒂和艾伯爾並沒有遇到其他人類部族的居住地,一直看到的都是幾乎一樣的密林,加上之前被傳送之後迷失了方向,這讓嬋蒂雖然知道自己已經走了很遠,但卻弄不清自己究竟身處什麼位置。

「這裡距離人類九大部落,不,現在應該說七大部落之一的鋼葉部落不遠,從鋼葉部落再往南就是距離帝國邊境最近的奔流部落,只要我們穿過奔流部落,就能夠抵達帝國邊境了,不過那邊應該是阿蘇安的領土,我對那邊的情況並不熟悉,距離艾維倫有多遠我也不知道。」艾伯爾解下身上帶著的水囊,灌了一口之後,才向嬋蒂解釋著,對於帝國境內的情況他確實一無所知,所有知道的事情,還是嬋蒂告訴他的。

「帝國的北部邊境嗎?那這樣的話,我們只要再沿著帝國邊境往西走一段路,就能夠抵達艾維倫邊境的荊棘長牆了!」說到這裡,嬋蒂臉上的擔憂終於散去了一些,只要能夠回到艾維倫境內,自己就能夠想辦法將情報快速傳遞迴安莎爾王庭了,想到這裡,嬋蒂也不由高興起來。

聽到嬋蒂說距離艾維倫不遠,艾伯爾也點了點頭,這樣一路走下來,他也累的有些夠嗆:「這樣就好,要是還要穿越阿蘇安的領土,那會比在人類部族的領地上穿過麻煩許多倍。現在艾維倫和阿蘇安內戰,我們如果穿越邊境的話,是會惹來不必要的麻煩的。」

總裁爹地好狂野 「就算是平時,我也不會想進入阿蘇安的領土的,那些高等精靈實在是太高傲了,就好像除了他們之外,其他生物都是低等生物一樣,我從未見過像他們那樣高傲的傢伙。」聽艾伯爾提到阿蘇安,嬋蒂也不由的抱怨起來,那些高等精靈的高傲,即便是她也難以忍受。

嬋蒂的話語之中對阿蘇安高等精靈的不滿,讓艾伯爾來了興趣,好奇的向她問道:「嬋蒂你去過阿蘇安?你之前不是說艾維倫一直被荊棘長牆環繞,與阿蘇安隔絕了聯繫嗎?」

「是之前阿蘇安向安莎爾王庭求援的時候,他們派來的使者從我駐守的防區經過,那副高傲的樣子,就好像他們不是來求援,而是來施捨一樣!你聽了他們的言辭,甚至會覺得木精靈能夠為高貴的神聖精靈去死是多麼尊貴的榮耀一樣!真是讓人難以忍受!」嬋蒂提起那些去艾維倫求援的高等精靈使者,依舊一臉憤恨,僅僅從嬋蒂的描述之中就可以想象得到,那些高等精靈是何等的讓人厭惡。

聽完嬋蒂的介紹,艾伯爾不由得搖了搖頭,這個世界的高等精靈簡直高傲到了愚蠢的地步,他們或許確實有著高貴的血脈和諸神的庇護,但這些東西卻並沒有使他們變得更好,反而變得更加瞧不起其他種族,就算沒有荒神入侵,他們如此傲慢下去,也遲早會讓精靈帝國崩潰,自食惡果。

艾伯爾搖了搖頭,將這些想法排出腦海,又喝了口水之後,將水囊重新在腰間系好,看向了嬋蒂:「休息好了我們就再走一段吧,爭取今天晚上能夠感到鋼葉部落附近,我和那個部落的人交情還算不錯,或許我們可以在那裡得到一些補給。」

嬋蒂雖然覺得很累,還想要再休息一下,但是想到自己身上的情報,她又強撐著站了起來,沖艾伯爾點了點頭示意自己已經沒問題了之後,跟在艾伯爾身後,繼續朝著前方走去。 坐在燃燒的篝火旁,趕了一天路的疲憊讓嬋蒂早已沉沉的睡去,但艾伯爾此時卻毫無睡意。

從嬋蒂那裡得到的關於精靈帝國的情報和消息,讓艾伯爾真切的感受到了,統治一個世界的帝國究竟有著怎樣的實力。

人類部族七大部落加在一起的總人口大約在五十萬人左右,能夠在需要的時候,集結大約一萬五千名戰士,如果灰鬃和利齒兩大部落沒有墮落,那麼人類的人口總數大約可以接近六十萬,能夠集結的戰士能再多出七千人。

對於還處在原始部落時代的人類部族來說,能夠拿出一萬五千名戰士,這樣的實力已經算是很不錯了,但和精靈帝國相比,這也僅僅只是相當於阿蘇安王國在北部行省所駐紮的駐軍而已,和阿蘇安王國派去對抗黑暗精靈入侵的七萬常備軍相比,簡直如同站在成年人面前的嬰兒一般弱小。

如此強烈的實力對比,讓艾伯爾感到了憂愁,如果黑暗精靈的入侵,精靈帝國的內戰,精靈四神的隕落,這些事情都和荒神有關的話,如此龐大的帝國,如此巨大的力量,一但被荒神掌握,那這個世界就全完了。

艾伯爾很想讓高等精靈也加入到對抗荒神的隊伍中來,但高等精靈的高傲卻已經將這個世界其他所有的智慧種族都得罪了,就連精靈帝國的另一半,木精靈王國也陷入了同高等精靈的內戰之中,在這樣的情況下,其他種族根本不可能拋棄成見和高等精靈攜手。

種種愁思困擾著艾伯爾,在確認嬋蒂真的睡著之後,艾伯爾又替篝火添了些柴薪,然後站起身,朝著一旁走去。

嬋蒂雖然能夠藉助出神的狀態與植物相結合,感知周圍的一切,但這個感知卻有著範圍的限制,只要離開她一段距離,就能夠擺脫她的感知範圍,艾伯爾也是藉此來和人類部族的人聯繫,只是今晚他要見的卻是珍娜。

再確認了遠離嬋蒂的感知範圍之後,艾伯爾這才輕舒了一口氣,看向了已經在等他的珍娜。

「小師弟,你遲到了。」珍娜嘴角帶著一絲笑意,看向艾伯爾的眼神之中帶著些許溫情,對於這個老師最小的弟子,自己的小師弟,珍娜總是會把他當成自己的弟弟來看待。

艾伯爾有些不好意思,沖珍娜抱歉的說道:「對不起珍娜師姐,我必須等嬋蒂睡著了才能離開,不然會被她發現的。」

「看來你很在意那個小精靈?確實是個很可愛的小丫頭,看來果然還是同族對你的吸引力比較大嗎?」珍娜沖艾伯爾開著玩笑,不過她並沒有忘記正事:「那麼小師弟,這麼晚讓我來見你,是要說什麼?你這麼小心翼翼的掩飾自己的身份,從這個小精靈身上得到了什麼收穫?」

「收穫談不上,煩心事卻是一大堆,精靈帝國簡直是一個天大的麻煩!」艾伯爾苦笑一聲,面對自己的師姐他終於可以將心裡所煩惱的事情一吐為快:「精靈帝國是一個二元制的帝國,由高等精靈王國阿蘇安和木精靈王國艾維倫共同構成,但帝國的統治核心卻是阿蘇安的鳳凰王庭,加上這些精靈所信仰的主神阿蘇焉頒布神諭,認定高等精靈的血統比木精靈高貴,這就導致了高等精靈瞧不起這個世界的其他一切智慧生物,甚至包括木精靈。

七百年前木精靈所信仰的荒野之神為木精靈的國度築起了一道荊棘長牆,隔絕艾維倫和阿蘇安之間的聯繫,保護木精靈免受高等精靈的侵擾。而根據拉文小姐的回憶,人類和精靈帝國之間的戰爭應該爆發在大約四百多年以前,所以木精靈和人類之間並沒有仇恨,我們應該可以拉攏艾維倫一起加入到對抗荒神的行列之中來。」

「但是小師弟你現在在犯愁,因為艾維倫和阿蘇安之間陷入了內戰對嗎?」珍娜看著面帶憂愁的艾伯爾,只是略一思索,就明白了艾伯爾所煩惱的究竟是什麼。

「阿蘇安和艾維倫的內戰,會消耗原本可以用來對抗荒神的力量,尤其是精靈帝國的內亂背後還有這荒神插手的影子。」 馭獸棄少 艾伯爾臉上露出一個苦笑,無奈的搖著頭:「然而高等精靈實在是把人都得罪光了,無論是人類還是木精靈,亦或是其他種族,他們都不可能接受同高等精靈聯盟這個選項的,但是高等精靈卻恰恰是這個世界上實力最強大的勢力。」

聽到艾伯爾這麼說,珍娜不由也皺起了眉頭,向艾伯爾問道:「你之前傳回來的情報之中,並沒有提到精靈帝國的實力,怎麼,他們的實力很強嗎?值得你如此重視?」

「精靈帝國雖然是二元制帝國,但在木精靈封閉了他們的王國之後,實際上精力帝國的主要力量還是來自於高等精靈自身。」艾伯爾將自己從嬋蒂那裡得來的情報向珍娜講述著:「高等精靈王國阿蘇安,分為北部行省、中央行省、東方行省和西南行省四個部分,其中北部行省有著駐軍一萬五千人,人口大約七十萬,東方行省人口八十萬,除了一萬駐軍之外,還有三萬海軍,西南行省人口五十萬,駐軍兩萬,而中央行省,則有著百萬人口和十萬常備軍。

雖然遭到了黑暗精靈的入侵,東方行省的駐軍和海軍以及中央行省派去的七萬常備軍都損慘重,但高等精靈依舊調集了五萬大軍對艾維倫發起了進攻,並且在擊退了黑暗精靈的進攻之後,將派出的七萬常備軍正在撤回,並打算用來進攻艾維倫,儘管這七萬大軍損失慘重,但以高等精靈的實力,很快就能完成對常備軍的整備,恢復他們的兵力。」

「這樣強大的力量,確實應該用來對抗荒神,而不是消耗在無謂的內鬥之中。」珍娜聽完艾伯爾的介紹,也對高等精靈的實力有了一個了解,在面對荒神入侵的情況下,他們確實無法捨棄這樣強大的軍力:「看來我們必須想辦法終結精靈帝國的內戰了。」 雖然說要阻止精靈帝國的內戰,但真正想要做到這一點卻十分的困難。

艾維倫的木精靈女王在嬋蒂的描述之中,是一位賢明的君主,安莎爾王庭也並非頑固不化的腐朽貴族,只要痛陳利害,說服艾維倫罷戰,加入到對抗荒神的行列中來,艾伯爾覺得並不算一件難事。

但是想要說服阿蘇安的高等精靈放下成見,與其他勢力聯合在一起對抗荒神的入侵,卻難如登天。

且不說人類部族與高等精靈之間的仇恨,就算是艾維倫的木精靈,在經過了這一次精靈帝國的內戰之後,恐怕和高等精靈之間也留下了難以彌補的裂痕,想讓他們團結協作,共同對抗荒神,簡直比登天還難。

況且高等精靈自身的高傲,想要說服他們和原本被視作奴隸的其他種族合作,簡直比殺了他們還難,艾伯爾幾乎可以想象,就算阿蘇安的鳳凰王庭相信了自己的話,以高等精靈的高傲也會說,單憑他們就能對付的了荒神,其他種族只配給高等精靈當炮灰,而且高等精靈絕不會聽從其他種族的領導,必然會搶奪領導權。

對抗荒神,誰作為主導並沒有所謂,但是高等精靈的高傲卻並不適合作為領導者存在,他們那完全可以說是傲慢的高傲,足以毀掉一切,甚至為荒神所利用,引誘他們墮落。

事實上,從目前得來的情況來看,高等精靈背後有很大的幾率已經在受到荒神的影響了。

「師姐,你說我們要怎麼樣才能保住高等精靈的實力,讓他們不至於損失太大,而被荒神所利用呢?」艾伯爾滿心苦惱的向珍娜問道,他實在是想不出該怎麼讓高等精靈放下無畏的高傲,其他種族放下仇恨,大家聯合起來共同對抗荒神的辦法。

「就算你問我,我也沒有太好的辦法。」面對艾伯爾的問題,即便是大奧術師也顯得束手無策,珍娜搖了搖頭:「除非是真的直面荒神入侵,並且被荒神打疼,否則的話,以這些高等精靈的高傲,根本無法意識到荒神究竟是多麼可怕的東西。」

「但是等到他們直面荒神入侵的時候,就已經太遲了。恐怕到那個時候,荒神已經侵蝕高等精靈,把他們變成墮落的荒神信徒了。」艾伯爾並不看好高等精靈,荒神侵蝕一個世界的手段,即便是奈瑟瑞爾帝國都防不勝防,更何況這些根本沒有防備的高等精靈,等到荒神的大軍真的出現在高等精靈眼前的時候,恐怕這些高等精靈早已被荒神侵蝕,變成荒神大軍的一員了。

「是啊,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以那些高等精靈的高傲,以及幾百甚至上千年未逢敵手的戰績,在真正的被擊敗吃虧之前,他們是不可能對著一群曾經被視作奴隸的種族低頭的。」說到這裡,珍娜的臉色也有些凝重,她看著艾伯爾認真的說道:「小師弟,恐怕我們必須按照高等精靈墮落這個前提來擬定新的計劃了。」

「暫時也只能這樣了。」艾伯爾雖然頗不甘心,但眼前的局面卻讓他沒有更多的選擇,缺少破局的力量使得艾伯爾也只能先放棄將高等精靈也拉入對抗荒神的行列之中的想法了。

「那麼艾伯爾你下一步的計劃是什麼?護著這個小精靈一路去精靈帝國嗎?」談完了關於高等精靈的事情,珍娜轉而關心起艾伯爾接下來的計劃。

艾伯爾點了點頭,向珍娜解釋著自己接下來的計劃:「我打算親自去一趟精靈帝國,了解一下這個世界精靈帝國的具體情況。既然我們決定要說服木精靈加入到對抗荒神的行列中來,那至少要了解一下目前精靈帝國內戰的情況,保證木精靈不會因為這場內戰被消耗掉過多的力量。

同時我也還想要了解一些關於高等精靈的情報,畢竟嬋蒂她是木精靈,她所提供的情報很可能會有一定的誤差,我希望能夠親自去了解一下,精靈帝國的具體情況,畢竟他們才剛剛和入侵的黑暗精靈打了一仗,據說損失慘重,精靈帝國國內究竟是個什麼狀況,我想要親自去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