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不殺你!」周凡得到了老婦的下落,很是開心,右手重重的拍了拍他胖胖的臉蛋,臉上帶著微笑。

肥胖中年一聽,立刻就露出驚喜的笑容,臉上的一堆橫肉都是擠在了一塊,然而片刻之後,那滿是笑容的臉上就瞬間凝固了,腦袋一陣劇痛,昏了過去。

「所過不殺你,可不代表不廢你!」

周凡詭異一笑,剛剛自己用精神力,強行的重傷了他的識海,這肥胖中年醒來之後,就會變成一個傻子,這樣也就不怕自己的情況被透露了。

再次前行,很快便是來到一個分叉口,按照肥胖中年的指示,左拐,再右拐……經過好幾次拐彎,終於是到達的目的地,前方一片亮光,還有這一群人的大喝聲傳來。

「來喝!兄弟們,喝!」一名身材魁梧,國字臉大漢手上端著一個酒罈,大聲喊叫。

「大哥!別喝了,被三長老發現會被罰的,還得守好後面得那個老婆子」,一名尖嘴猴腮、身材矮小的男子一邊勸告,然後看了看後面的鐵牢。

「少廢話,你不說還好,說著我就生氣,那個混蛋三長老,居然要我們黑煞五虎來看守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老婆子,這裡簡直無聊死了,沒人打架、沒妞可上,難道還不準喝酒啊!」魁梧大喊醉醺醺的推開男子,猛灌下一口酒。

四周還有著三名男子,都是身著黑袍,也是拿著酒碗痛飲,而在他們身後,一個鐵牢內,一名滿頭白髮,手持拐杖的老婦人,滿臉愁苦的坐在地上。

「不知道無憂怎麼樣了,她可千萬不能出事啊!偉大的人皇啊!求您保佑無憂化險為夷,平平安安!」老者雙手合掌,不停的禱告。

周凡躲在外面,精神力感應了一笑,立刻就明白了裡面的情況,讓他驚訝的是,這五個人都不弱,其中還有兩個武靈級別的強者,正是那個魁梧的大漢和那矮小的男子,其中魁梧大漢的氣息最強,應該已經到了武靈四階左右。

以周凡現在的實力,和他們還是可以一戰的,但是這樣會造成太大的響動,要是再引來一些強者,那就不好辦了,想到這裡,周凡捏著下巴,陷入了沉思之中,腦海中思緒急轉,尋找著兩全其美的辦法。

「既要救出無憂的奶奶,又要不驚動其餘的人,該怎麼辦呢?周凡眉頭緊鎖,突然雙眼一亮,「有了!」

手中光芒一閃,一枚黑色的令牌就出現在手中,令牌之上,刻著黑煞門三個大字,正是在烈風王國殺的那個黑袍老者身上得來的那枚令牌,從各種跡象上來看,那個老者應該就是黑煞宗的人,不過不知為何,會跑到烈風王國去。

拿著令牌,運轉偷天換日秘法,皮膚皺縮、身高變小、臉上皺紋浮現、容貌變換,很快,周凡就變為了那個黑袍老者的模樣,再取出一套黑色袍子穿上,嘴角勾起一抹邪笑,接著就施施然的走了進去。

五人聽到響聲,立刻一驚,身上的酒意也是瞬間消散不少,抬頭看去,見到來人之後,都是張大著嘴巴,臉上一副無比震驚的模樣。

「葯長老,您不是遠走他國,尋找煉丹藥材去了嗎?怎麼會來這種地方?」魁梧男子立刻走上前來,恭敬的行了一禮,驚訝的問道。

『葯長老』頓了頓,嘶啞著聲音:「咳咳……老夫剛剛回國,聽聞宗門出事了,就立刻趕了回來,剛剛去見了宗主,宗主讓老夫來審問一下這個老傢伙」。

「哦,原來是這樣,那我替您將牢門打開」,魁梧男子看了矮小男子一眼,矮小男子點了點頭,深深看了『葯長老』一眼,取出鑰匙,打開了鐵門。

「你們五個先出去吧!接下來我要施展一些秘法,不能給你們看,對了,離遠一點,最好拐個彎!」

「是……」

無人齊聲應和,接著都是恭敬的行了一禮,退了出去,對於這個葯長老,他們還是很敬畏的。

葯長老,作為黑煞門第一的丹陣師,單憑實力而言,已經是武靈巔峰的強者,何況他還是一名四階丹陣師,這等級別的丹陣師,就算在整個王國之內,也是足以首屈一指,黑煞門能夠在黑鐵王國內稱王稱霸,這個葯長老可以說佔據很大的功勞。

因此,在整個黑煞門中,沒有人敢不給他的面子,就算是宗主,見到他也要恭敬的喊一聲『葯長老』,可以說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黑煞五虎,出了地牢大門,走了很遠,一直拐了幾道彎,才停下,靠在石壁之上。

「大哥!你不覺得葯長老很奇怪嗎?」矮小的青年眉頭緊鎖,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怎麼了?二弟?」魁梧男子疑惑的看著他。

「有幾個疑點,我想不明白!」

「哦?說說!」

「第一點:葯長老當初說要出國幾年,為什麼會這麼快回來!」

「第二點:如今我們黑煞門除了我們這些看守的,已經全體出動,說明那些外來的敵人很強,那麼宗主為什麼會讓葯長老回來審問,要知道他可是四階丹陣師,這等戰力,何其重要!」

「最後第三點:葯長老的聲音雖然沒變,但是語氣和原來變了很多,要是之前,肯定不會給我們這麼解釋,直接就會把我們趕出來!」

不得不說,這名矮小的男子觀察力很強,短短時間內,就能看出周凡扮演的『葯長老』的幾個破綻,將幾個疑點分析的很是透徹,可謂是面面俱到。

其餘四人一聽,立刻陷入了沉思,好像也是覺得有點問題。

「聽二哥這麼一說,好像還真是有點問題!」一旁的一名略顯英俊的男子說道,他是黑煞五虎中的老三。

「嗯,我們也覺得!」

另外兩個長相一樣的男子,也就是黑煞五虎中的老四和老五,此刻也是點了點頭,深以為然。

「這樣啊!你們這一說,還真有點奇怪!」魁梧男子眉頭一皺,也是有些疑惑了。 在黑煞五虎商議的同時,周凡走進了牢房裡面,而那白髮的老婦抬起頭來,畏懼的看著緩緩接近的周凡。

「咳咳……你別想從老身這裡得到什麼消息,老身什麼都不知道!」老婦嘶啞著聲音,滿是皺紋的臉上帶著無比堅定的神情。

「呵呵!您不必害怕,我沒有惡意!」周凡微笑著說道,隨即運轉秘法,在她震驚的目光中變回了清秀的少年模樣。

「你……你到底是誰?」

「噓……」周凡做了一個小聲的動作,緊張的看了看後面,說道:「我是答應了無憂來救您的,她現在就在外面等著,所以,不要害怕,我現在就帶您出去,別驚動了他們!」。

老婦一聽,微微愣了一下,也是相信了他,感激的點了點頭,笑道:「小傢伙,我只是一個老婆子,救不救都沒什麼大不了的,本來就活不久了,你快逃吧,不然被發現就走不了了,不過,無憂這孩子還太小,我可以將無憂交給你嗎?」

「不行,我答應了無憂,必須將您救出去,我周凡說到做到,無憂的事情,出去后再說!」周凡毫不猶豫的拒絕,走上前來就要扶起老婦人。

「唉……」老婦見他如此,只能深深嘆了口氣,沒再說些什麼。

「我來背您,現在那五人應該不在附近,我們偷偷逃出去,只要除了這地牢,一切就好辦了!」

見老者點頭答應,周凡來到她面前蹲下,將老者背在身上,隨後再次變為那個『葯長老』的模樣,走了出去。

走出洞門,周凡精神力擴展,感覺到五人還在遠處的地方沒動,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四周環顧了一下,朝最右邊的一條隧道而去。

這整地牢之下,有著許許多多的隧道,雖然路徑不同,但是無一例外,都是能通向那個出口,因為背著的老婦人體質太過虛弱,周凡不敢速度太快,只能以平常最快速度的一半,急速朝前掠去,即便如此,老婦人仍然面色越發蒼白,咳嗽不停。

「您沒事吧!」周凡有些擔憂,但是又不敢放慢速度,怕那五人會發現后趕過來。

「沒事,咳咳……不用擔心老身,對了小兄弟,你怎麼稱呼,叫我月姥就可以了」。

「月姥,我叫周凡,您叫我小凡就可以了!」周凡笑著回道,隨後想起那個村子,面帶愧疚,「月姥,那個……對不起,我只能救下無憂,村子的其餘人,都不幸遇難了!」

「什麼……咳咳……」

月姥凄厲大叫,面色瞬間慘白,如同一張褶皺的白紙,嘴角一抹血液流下,渾濁獃滯的雙目中,眼淚無聲流下,本就身體虛弱的老人,聽到這個噩耗,不禁悲傷過度,身上的生機再次淡了一些。

「月姥,您別這樣,快服下這丹藥」,周凡見狀,有些後悔告訴月姥這個消息了,急忙取出一枚療傷丹藥,遞了過去。

見月姥還是沒有反應,周凡急忙道:「月姥,您不能這樣,無憂還在外面等著,您這樣撐不下去的!」

聽到這個名字,月姥無聲的雙眼有了反應,蒼老的臉上浮現一絲堅定之色,吞下丹藥,臉色微微好轉,道:「謝謝你了,你說的對,我無論如何,必須要見無憂一面,有些事情必須得告訴她,至於村子的人,唉……天意啊!」

於此同時,就在周凡二人奔逃之時,黑煞五虎之中,那名矮小的男子閉著的眼睛突然張開,面色大變,大叫道:「不好,那老東西逃走了!」

「怎麼回事?」其餘四人臉色瞬間凝重,魁梧男子立刻問道。

「你們也知道,我對精神力方面有些研究,那個鐵牢門上,被我悄悄的布下了印記,只要人通過,我就能感應的到,我猜應該是那個『葯長老』有問題,很有可能,是假冒的!」

矮小男子沉重,本來他就發現『葯長老』有些不對勁,現在居然真的應驗了,這可是大事,要是讓宗主知道,非得讓他們死無全屍不可。

「快追,他帶著那個老東西,應該逃的不快,這裡隧道太多,我們分開去追,無論如何,一定要把那老東西帶回來,不然事情就大條了」。魁梧男子吩咐道。

「是……」

其餘四人齊聲應和,隨後化為四道流光,分別朝不同的方向掠去。

……

此時的天色,已經漸漸微亮,天空泛起一抹魚肚白,由於這座山峰極高,所以那初生的朝陽顯得格外巨大和耀眼,將整個山峰都染成橘紅色。

地牢的上方,無憂躲在巨石之後,潔白如玉的臉上神情緊繃,琉璃般的水晶眸子中滿是焦急之色,兩隻小手相合,小嘴微動,彷彿在祈禱些什麼。

而山峰之下的山林之內,黑煞門與武家的勢力已經開戰了,兩家打的如火如荼,各有損傷,武家的護衛比較精銳,高手眾多,但是耐不住黑煞門人多,畢竟是地頭蛇。

每當兩家的人馬相遇,武家憑藉實力與強大的功法武技,總能取得優勢,但是不久之後,立刻就會出現幾倍的黑煞門人,一看自己人的慘狀,不由分說,一擁而上。

管你哪裡來的人,居然敢在我們的地盤上,殺我們的人,這還得鳥,絕對不能放過!

於是乎,兩家得戰爭越演越烈,整個山林中,慘叫、哀嚎、怒罵還有兵器碰撞的各種聲音不絕如縷,本來早晨應該清爽的空氣中,血腥的味道瀰漫。

「混蛋!這些人到底是怎麼回事!」武賀英俊的臉上,此刻滿是憤怒,他不是蠢貨,經過這麼長時間,也是漸漸明白自己好像中計了,不過,別人會聽他解釋嗎?

「少主,他們人太多了,這樣打下去,不妙啊!」吳老沉重的話音落下,抬手揮出一道靈力匹練,將襲來的一名黑煞門武將斬成兩截,血液夾雜這內臟噴洒在地面,彷彿一幅濃墨重彩的油彩畫。

「可是,這群蠢貨根本不聽解釋,好像認定我們是仇人一樣,肯定是周凡那小子搞得鬼,可惡!」

說著一拳擊在身旁的一顆大樹上,『轟』的一聲,古樹斷裂倒地,塵土激揚。

就在這時,一道強橫無比的氣息凌空掠來,隨即兩道黑色的身影出現在上空,正是那黑煞宗主和那名黑煞宗大長老。

「就是你,殺我我兒子,派你們的人,殺我黑煞門二長老,屠戮我黑煞門人?」黑煞宗主俯瞰著武賀,英俊的臉上滿是殺意,強大的威壓鎮壓而下。

武賀面色一變,身旁的吳老一個閃身,擋在他的面前,袖袍一揮,那強大的武王威壓便是瞬間消散。

「咦……」

黑煞宗主和大長老,都是眼神微凝,臉上也是嚴肅了一下,從剛剛的一手可以看出,這老者實力絕對在他們二人之上。

武賀揮了揮手,示意吳老不要輕舉妄動,看著上面的黑煞宗主,問道:「不知閣下是何人?還有那個殺你兒子是什麼意思?」

「本王乃黑煞宗宗主,至於你殺我兒子的事情,不容狡辯,我看得很清楚!」黑煞宗主沉聲喝道。

武賀眉頭一皺,再次說道:「我們是皇朝武家的人,來此處只是為了抓一個人,至於你兒子,我根本就沒見過,更加沒殺過,我們兩家中計了,而布局之人,很可能就是我們追捕的那人,你兒子也可能就是他殺的!」

「可笑!可笑至極,你以為就憑你一句話,就能捏造事實?本王親眼所見,豈能有假,還有本宗的二長老,就是被他啥的」黑煞宗主指著吳老,語氣中殺意森然。

「哼!本少爺不管你相不相信,這就是事實,至於那個二長老,確實是我們殺的,但是這都是誤會!既然你執意要打,那就打吧!但是後果,你們很可能承擔不起!」

武賀此時也是怒了,想他堂堂武侯府小少爺,走到哪裡不是備受尊崇,現在居然被一個小小的宗門給冒犯了,頓時不能忍了,武侯府的威壓,不容踐踏!

「不用威脅我,我知道你們來自哪裡,只要你們都死在這,沒人會知道你們是誰殺的,我黑煞門雖然不比武侯府,但是血海之仇,不可不報」,話音落下,看向一旁的老者,「大長老,一起上!」

大長老點了點頭,兩人強大的武王氣息立刻奔涌而出,強大的威壓使得這一方空間都是微微一顫,兩道不同顏色的靈力光芒驟然亮起,黑煞宗主是銳利的金屬性,而那大長老,則是湛藍的水屬性。

漫天符文大作,重組、演化、排列,黑煞宗主手中一柄金色長劍凝聚而出,帶著漫天金色劍影,凌空斬下,每一道劍影,都彷彿能斬碎一座山嶽,霸道銳利。

「水流斬破!」

大長老手印凝結,一束液態水之靈力形成的靈力潮汐,如同一道急速流動水流,朝下方二人斬下。

「少主,你退開!」

吳老袖袍一揮,將武賀輕輕掃向遠處,看著兩道攻擊,低喝一聲,漆黑色的液態靈力湧出,宛如墨水一般流轉在身體四周,手印凝結,一條黑色的蛟龍瞬間凝聚而出,怒吼著直衝而上。

「轟隆隆!轟隆隆……」

強大的三股靈力碰撞,產生的氣浪如同洪流一般席捲四周,激起一道道空間漣漪擴散,狂風大作,古樹斷裂,空氣轟鳴。

三人都是被震退,但是明顯黑煞宗的兩人要遠一些,黑煞宗主和大長老都是武王一階的修為,而這名吳老,卻已經是武王二階,要知道,達到武王之後,每一階的差距都會變得很大,再加上是罕見的暗屬性,所以黑煞宗的二人雖然合力,但是也要稍微遜色一些。

黑煞宗二人止住腳步,面色越發沉重,但是此刻也無法再後退,只能再次迎上,強大的武技帶著浩瀚的威勢朝老者攻去。 同一時刻,周凡也是陷入了危機之中,此刻,有著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中年男子,擋在了他的面前,正是黑煞五虎中的老四和老五。

這兩人是一堆雙胞胎,實力都是達到了武將巔峰,但是由於心靈相通,兩人聯手,足以比肩武靈強者,曾經還聯手擊殺過武靈。

「你到底是誰?」

「你怎麼變成『葯長老』模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