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迪,這裡就交給你處理了,我有事先走了!」蘇沐說道。

「行,蘇哥!」黃論迪點頭道。

儘管說這樣的事情處理起來是有點麻煩,但黃論迪想到要是能夠將這樣的事情利用好的話,未嘗不能夠成為黃煒琛的一個政績。想到這裡,他便開始給老爹打起電話來。

昇平酒店外面。

蘇沐剛打開汽車車門,便看到孫迎清脆生生的站在旁邊,「師兄,你是怎麼做到的?」

「什麼叫做我是怎麼做到的?這事和我可是沒有任何關係的。」蘇沐笑著道。

「行了,我又不會給你說出去。你現在就要回去嗎?」孫迎清倒也是很為乖巧的沒有繼續追究的意思。

「是的,縣裡面突然發生了點急事,需要我回去處理下。你就不要回去了,回家住一晚,明天再回縣政府上班吧。放心,等到你明天回到縣裡的時候,你就會知道今晚縣裡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蘇沐說道。

「那你慢點開車!」孫迎清說道。

「好!」

蘇沐微笑著坐進車內,很為利索的便開出去。看著車影,孫迎清緊緊地咬了下嘴唇,卻沒有說出什麼話來。今天晚上所發生的事情,直覺告訴孫迎清是絕對和蘇沐有關係的。

但既然蘇沐不想著承認,孫迎清就不會過多的追問。再說她也不知道郭紅珠為什麼會那樣做?真的是蘇沐逼迫著的嗎?貌似就算是再逼迫,郭紅珠都不會這樣的。

師兄,謝謝你!

想不通這些,孫迎清就暫時不去想。而且和想這個相比,她現在更為在乎的事情是,蘇沐是為了她而出手的。只要知道這個,孫迎清就會感覺到很為溫暖。

殷玄縣縣城。

私人別墅。

侯柏涼在這裡一直等待著,等待著夏春梅的到來。從最開始約定好的下班時間等著,夏春梅自始至終都沒有出現。侯柏涼想著夏春梅是可能因為要陪著孩子,所以耽誤了。於是他就繼續在這裡等著,這麼一等就是等到了現在。

「賤人,你竟然敢不來?你知道不知道,要是沒有我的話,你以後在這殷玄縣縣城是斷然沒有可能活下去的。要不是我罩著,你以為你是誰,你還能夠繼續留在這裡?

現在你就這樣投靠到蘇沐那邊,真的認為靠上了蘇沐,就能夠沒有事情嗎?我告訴你,你這是痴心妄想!我現在就給你機會,你要是再不來的話,我就動手收拾你!」

侯柏涼心中這樣憤怒的想著,說著就開始撥打起夏春梅的手機。原本想著夏春梅是不可能接聽的,但誰想到夏春梅倒是第一時間就接了。那種感覺,就好像夏春梅一直在等待著似的。

「夏春梅,你到底是什麼意思?你竟然敢放我的鴿子,你真的是不知道自己吃幾碗乾飯了吧?別以為你是…」

侯柏涼的話還沒有說完,便被夏春梅強行打斷,這時候的夏春梅,臉上湧現出來的是一種鎮定著的不屑之情。

「侯柏涼,你要是有和我在這裡較真的功夫,倒不如去關注另外一件事情吧!」

「什麼事?」

「侯數根被抓了!」

「什麼?」

侯柏涼當場就掛掉電話,那邊的夏春梅像是能夠看到這時候侯柏涼那種驚慌失措的模樣般,坐在房間之中,獨自露出著笑容。只是這樣的笑容,是那樣的苦澀。

叮鈴鈴!

侯柏涼是不相信夏春梅敢拿這樣的事情欺騙自己,掛掉電話之後就趕緊想要撥出去。只是還沒有等到他撥出去,魏明的電話便直接打了進來,聲音是那樣的緊張。

「縣長,大事不好了,侯總被抓起來了!」

「什麼時候的事情?誰動手的?」侯柏涼急聲道。

「就在剛才,是縣局那邊徐炎徐局長親自帶隊去抓的。」魏明不敢停頓的說道。

像是這樣的事情,在這殷玄縣縣城之內想要隱瞞住的話,那是沒有可能的事情。畢竟侯數根所住的地方是那樣的顯赫,再加上今晚刑警隊和特警隊之中,他們那些人能夠做到行動時不泄密就夠了。事後要是傳出去的話,那是很為正常的。

再說這也是徐炎故意為之的,為的就是打草驚蛇。 僅憑一人之力,獵獲了十九匹風馬,更令人恐怖的是,他殺了烈焰傭兵團上百人,讓烈焰傭兵團從此在傭兵界除名!

這就是大月國新冒出的絕世高手——風魔。

有人說風魔是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

還有人說風魔是位正義使者,因為他除掉了傭兵界臭名昭著的烈焰傭兵團。

眾說紛紜,被賦予「風魔」稱號的蕭寒正愜意的躺在血兒的背上,緩緩的進入了柳林小鎮。

烈焰傭兵團團長被小銀殺死之後,蕭寒在他的手指上收穫了一枚空間戒指,這可是一件稀罕物品,沒有一定身份或者財力的人是沒有能力佩戴這種高級魔法道具的。

赤虎一死,他手上的空間戒指自然就成了無主之物,滴血認主之後他就是蕭寒的了,只是空間戒指是需要精神力開啟的,不過蕭寒情況特殊,在沒有精神力的情況下,他也能自由開啟,至於為什麼,他沒有詳細的去探究!

因為那沒有意義!

赤虎的空間戒指里的空間並不是很大,大概也就是一百個平方左右,裡面也就是一堆魔核和魔獸的皮毛,還有上百個金幣和一張紫晶卡,紫晶卡里存了十萬金幣,是烈焰傭兵團的全部家底,還有一些魔獸皮寫成的書信之類的,不是蕭寒感興趣的,因此也沒有詳細查看。

將自己所得的魔獸皮毛和魔核扔進空間戒指之後,血兒正式的履行坐騎的義務,馱著蕭寒朝柳林小鎮進發!

柳林小鎮還是那個樣子,只是人走了一茬,又來了一茬。

十九匹風馬的出現立刻引起了整個柳林小鎮的轟動,幾乎所有人都聽到消息都跑了出來,看究竟是什麼人有那麼大的本事單槍匹馬的就捕獲了十九匹風馬,須知風馬是風系魔獸,雖然只是中級魔獸,但速度實在是太快,很少有人能比的上,捕捉風馬的獵人隊伍和傭兵向來都是團體出動的。

一個人捕捉了十九匹風馬,這是柳林小鎮建立以來從未有過的事情!

這個世界,你有實力就會得到比人的尊重,從鎮上的賞金獵人和居民眼睛的敬畏可以看出來。

「他不是去年在獵人酒吧殺人的那個少女一起的人嗎?」

有賞金獵人認出了蕭寒來!

月影的背後是雪影劍聖,這個古怪的黑髮年輕人背後會不會又有誰呢?

一下子許多有點想法的賞金獵人全部都偃旗息鼓了,被劍聖全大陸追殺的日子恐怕沒有人願意去嘗試!

在鎮上找了一家旅店,預定了一個房間,將小銀留下來看管風馬,並囑咐他不要傷人,畢竟這裡是人類世界,他不想惹下不必要的麻煩!

先去去了一趟鎮上的矮人武器店鋪,按照血兒的身形定做了一架馬鞍,讓後去賞金獵人公會用手裡的幾顆低級魔核換取了些獵人積分,拿到了幾百枚金幣的報酬!

蕭寒空間戒指里的魔核和魔獸的皮毛的價值足夠他在這個異世界衣食無憂了,所以錢對他來說已經不是最迫切需要的了。

小銀憋屈的是,它堂堂一階聖獸,疾風巨狼一族跟風馬一族本來還是死對頭,在這之前,不知道有多少風馬成為它口中的大餐,但是現在它卻淪落到給風馬當保姆的地步!

蕭寒給他的指令是不要殺人,小銀不敢違背,但是那些趁蕭寒離開旅店,進去打風馬主意的宵小之輩可就倒霉了,無一不是缺胳膊少腿的被小銀扔了出來!

這些人都還看見對手是誰,就成了殘廢,躺在旅店前面的街道上哀嚎不已!

沒有人會管他們的死活,除了他們的親人或者朋友!

還是那位巡邏隊長,鎮上突然發生了這麼大的傷人事件,他這個巡邏隊長難辭其咎。

傭兵們和賞金獵人一般很少會在鎮子上鬧事,如果有仇的話,他們可以用決鬥的方式解決,決鬥中的殺死對方是不觸犯法律的。

而如果在治安管轄範圍內無辜傷人的話,那巡邏隊就必須要管了。

蕭寒也沒有想到小銀會鬧出這麼大的一場風波來,還當眾傷了了那麼多人,不過,他並沒有覺得小銀做錯了,這些人既然心術不正,想要不勞而獲,強奪別人的東西,殘廢已經是最輕的懲罰了!

受害者的家屬和朋友義憤填膺,將整個旅店都圍了起來,紛紛要求蕭寒將打傷他們家人和朋友的人交出來,鬧哄哄的亂成一團,謾罵、拔劍威脅、咆哮者絡繹不絕!

蕭寒知道他這是犯了眾怒了,臉色頓時變得陰沉了下來,自從從疾風大草原回來,蕭寒心態變化的很快,尤其是這群恬不知恥的賞金獵人,更是激起了他心中的怒火!

本來他就對這個世界沒有什麼歸屬感,加上對這個世界的法則有一種深深的厭惡,在他看來蒼茫大陸上的人類就跟中世紀未開化的歐洲人差不多,野蠻、血腥和不講理!

冰冷的氣息從蕭寒身上散發出來,首先察覺到的是趕過來處理這件事的巡邏隊隊長普恩,邊境小鎮的巡邏隊的隊長不好當,普恩算是明白了,為什麼上一任巡邏隊長拚命的給上司送禮,要求調離這裡了!

「蕭寒先生,不論怎麼說,他們固然有錯,但你也不能……」普恩冷汗淋漓道。

蕭寒面色一寒:「笑話,強盜進了家門,難道主人還的任其搶掠而不聞不問,不能出手教訓嗎?」

普恩隊長也知道錯不在蕭寒,但是這一次受傷的人背後似乎都有一定的勢力,他們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道:「不是,只是蕭寒先生出手太重了,你看,這缺胳膊斷腿的,叫他們今後怎麼生活?」

「普恩隊長,你哪知眼睛看見是我出的手?」蕭寒冷笑一聲。

普恩一下子被噎住了,他聞訊趕來,只看到一地的哀嚎的傷員,卻沒來得及仔細調查,還以為這些人都是被蕭寒給打傷的呢!

「蕭寒先生,莫非你在跟我開玩笑吧?」

「普恩隊長,你可以問問地上躺著的那幾位,是我傷的他們嗎?」蕭寒的原則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果把他逼急了,少不得今天柳林小鎮要來一個血流成河!

殺一是為罪,屠萬是為雄!屠得九百萬,方為雄中雄!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還在哀嚎的幾位還真不敢撒謊!

普恩聽了之後,不停的抹著額頭上的汗水,他們連怎麼受的傷都不知道,而且還是在蕭寒不在的時候,這些人分明是想趁主人不在的時候,打那十幾匹風馬的主意,結果偷雞不成蝕把米!

不明真相的人一開始還以為蕭寒下手太殘忍,這才明白人家壓根就沒出手,這些人根本就是咎由自取!

「呸,真丟我們賞金獵人的臉!」

「偷雞摸狗,活該!」

……

真相一大白,本來哀嚎幾聲博取大家同情的人一下子變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蕭寒先生,真是對不起,剛才我沒來得及了解一下實情,就對你出言冒犯……」普恩趕緊的道歉道。

眼看一場風波逐漸平息,蕭寒也鬆了一口氣,他一出手必是殺招,真要打起來,這會兒已經是血流成河了!

蕭寒任由將這些躺在地上的傷者帶走,他不想趕盡殺絕,只是他已經有了一個「風魔」的名號,如果真的這麼做,就真的成了一個魔頭了!

第二天,蕭寒從鎮上矮人工匠哪兒去了自己定製的馬鞍,然後就啟程回新月城了。

交了十枚銅幣入城,蕭寒也不管大街上那一雙雙詫異的眼神,十分平靜的回到了新月學院!

蕭寒回到新月學院,頓時整個學院都沸騰了起來。

所有學院的學生和老師都爭相出來一睹「風魔」的風采,許多人還並不知道原來自己學院還隱藏了這樣一位高手。

一下子蕭寒的風頭蓋過了學院的校花、校草們,成為學生和老師追捧的偶像!

「蕭寒大哥,你是怎麼修鍊的?」某修鍊狂人追問道,

「蕭寒哥哥,你有女朋友嗎?我做你的女朋友怎麼樣?」某花痴女忽閃著大眼睛,拚命的朝蕭寒拋著媚眼。

「蕭寒,我要跟你比武!」

「蕭寒,我,我要……」

……

被上百個傭兵包圍著,他尚還鎮定自若,但是被這樣一群人追問之下,蕭寒只能發揮自己詭異的速度,落荒而逃了!

屬於蕭寒的公寓此刻早已修繕一新,當初破敗的模樣早已掃進了歷史塵埃之中。

禮下於人,必有所求!

管老狐狸的那點心思蕭寒心裡跟明鏡似的!

「蕭寒,你這一次去疾風大草原修鍊,實力是大大的增長了,不過也惹下了不少麻煩吧?」管大院長一副長輩的模樣,循循善誘的道。

老狐狸,明明是你自己有求於我,反而自己裝的出一副悲天憫人的模樣,想讓自己反過來求他。

「說吧,有什麼事情別拐彎抹角的,我聽的渾身都不自在!」蕭寒「嗤」的一聲笑道。

「你在疾風大草原上滅了烈焰傭兵團以及在柳林小鎮上傷了十幾個人,你可知道這裡面的厲害關係嗎?」管大院長鄭重起來道。

蕭寒眉頭一挑,他就知道這兩件事怕是沒那麼容易了結,那個該死的盜賊,自己居然沒能發現他的存在,這才泄露了自己滅了烈焰傭兵團的事情,道:「挑重點說!」

「赤虎有位哥哥叫做赤龍,他是一位劍聖,也是烈焰傭兵團背後的人!」管大院長道。

一位劍聖,蕭寒雖然不懼,但也是一件麻煩!

「這個赤龍修為怎麼樣?」蕭寒問道。

「月影的師父雪影劍聖你知道吧?」

蕭寒一笑,管大院長敢收留自己,肯定會對自己的來歷有一番調查的,彼此心照不宣了,道:「聽過,不認識。」

「雪影劍聖與這位赤龍劍聖二十年有過一次過節,兩人曾經大戰了一場,結果誰也沒能奈何得了對方!」管大院長一臉的痴迷道,顯然二十年前他就在兩大劍聖大戰的現場。

「雪影劍聖應該是一位國色天香的大美女吧?」看到管大院長的表情,蕭寒壞笑一聲問道。

「那是當然,想當年本院長,咦,本院長說這個幹什麼?」管大院長老臉一紅,趕緊掩飾過去道。

看老狐狸這思春的模樣,當年一定是追求過這個雪影劍聖,只是郎情未必妾意。

「你殺了烈焰傭兵團的其他人都沒有多大的麻煩,但是你殺了赤虎,赤龍就這麼一個弟弟,他一定會找你報仇的!」管老狐狸提醒道。

「來就來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是!」蕭寒並不在意,只要對方不是劍聖,憑他的速度,不弱聖階的實力,加上還有一隻聖獸小銀,就算打不過,逃跑也是沒有問題的!

聽蕭寒的意思,明顯是想自己一力抗下來,這跟老狐狸的初衷可就大相徑庭了,忙道:「你就沒有想過,赤龍劍聖來找你報仇的話,你需要找些幫手?」

蕭寒故意的裝出聽不出他話中的弦外之音道:「幫手,不需要,我一個人就夠了!」

「只要加入新月學院,我跟希爾頓幫你對付赤龍劍聖!」老狐狸沒轍了,直接道出了自己的目的。

憑良心說,管老狐狸算是對自己不錯了,雖然平時摳了點,總的來說還是個可愛的老狐狸,新月學院沒有多少額外的收入,為了維持學院的發展,這老狐狸平時沒少操心,魔法修為這十年來幾乎沒有什麼太大的進步!

「好!」蕭寒一口答應了下來,在沒有想到自己如何走下面的路之前,新月學院是自己最好的落腳點,這裡也算的上是自己的半個家了。

「你要什麼條件?」管大院長興奮的直搓手道。

蕭寒朝他勾了勾手指頭,笑眯眯的道:「附耳過來!」

管大院長聽了蕭寒的條件之後,臉上的笑容霎時凝固了,如同遇到什麼極其可怕的事情,頭也不回的逃命式的跑出了蕭寒的公寓大門。 從來沒有什麼時候像是現在這樣茫然失措過!

從來沒有什麼時候比現在更加讓人煎熬難受!

侯柏涼拿著手機就那樣獃獃的站立著,直到那邊再次傳來魏明的聲音時候,他才從這樣的震驚之中清醒過來,隨後侯柏涼便直接命令道:「現在開車過來,到…接我!」

「是!」魏明果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