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位還請慎言,我太極門的事,還輪不到外人來嚼舌根子。」

「沒錯,師尊受林師祖大恩,理當尊稱為師,誰要是不服,便是與我太極門為敵!」

「……」

除了那極少數,沒人願意相信這是真的。

哪怕墨彤以及陳曉峰等太極門門人竭力申辯,依舊改變不了這一點。

只是攝於太極門而今的威勢,人群到底還是安靜下來。

林昊也不予理會,只是抬了抬手:「免禮——」

落落大方。

那模樣,竟是硬生生受了這一禮。

人群不忿,又見騷動。

玩壞異世界 便這時,龍泉山莊、百草山莊、天山派、杭城雲家、金陵李家……

等等等等,陸續有人出來行禮問候。

最後,連那唯一孔府也來人了,態度恭敬,禮遇有加。

震撼!

場面終於安靜了。

無聲的震懾,使得雖然依舊有人暗自不服,卻再也不敢行諸於色。

而這個時候,數百米開外,紫禁之巔,那仿如石化的身影也終於動了。

隨著他銳利的目光穿透雨幕,悄無聲息,一股鐵血肅殺瀰漫全場。

林昊卻似乎一無所覺。

「等我回來——」

卻不知在對誰說話,一語出,他雙腳騰雲,扶搖直上。

那一刻,人群滿目驚駭,如見鬼神……

那一刻,傘下佳人目光迷離,笑靨如花…… 清明之夜,紫禁之巔,一戰驚天下!

自此,林昊名聲鵲起,林紫霄之名,響徹華夏,大有華夏古武紫霄為尊之勢。

只是對林昊來說,這一切都顯得那樣微不足道。

在他而言,勝,那是應該的。

哪怕他現在築基尚未完全大成,距離先天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可身為一代大帝,論戰力,他全面碾壓古武界所謂的先天。

這就是差距!

即便單純比拼身體強度與力量,煉體法門的差距依舊決定了,哪怕是先天,龐盛依舊差他甚遠。

是以對他來說,這一戰打過就算完了,著實沒什麼可自傲的。

同樣,對於華夏古武界的反應,他一點都不關心。

當然,有些事是沒辦法不知道的。

「情況差不多就是這樣。

昨夜戰後,陸陸續續就有古武界世家以及門派聯絡炎龍組,表示從今往後一定聽從調遣,絕對不在國內惹是生非。

劍宗魔宗雖然桀驁,卻也派人表達了善意,同意以後配合炎龍組的工作。」

「此外,凌晨四點開始,就有古武界人士陸續啟程離京,截止目前,應該走的差不多了,京城方面的戒嚴也全面解除!」

「……」

一夜細雨,天明始歇。

一大早,炎龍就迫不及待打電話過來了,從他說話的語氣便知,他此刻一定激動得滿臉通紅,欣喜若狂。

也難怪!

站在他的立場,站在國家民族的立場,這一戰勝利的意義是無比神聖的,不論如何興奮都不為過。

可惜林昊興趣缺缺!

大約也明白他的心思,是以大致情況說完,炎龍便不說了,轉而言道:「小林啊,上面想見你一面,不知你意下如何?」

果然還是來了。

自從加入炎龍組開始,林昊便心知肚明會有這樣一天。

也不怎麼排斥,他道:「可以,不過這兩天沒空,空了我通知你。」

就這麼牛氣!

聽這話,炎龍頗有些哭笑不得:「你啊,難得上面的首長主動想見一個人,這要換了別人,還不知會高興成什麼樣,有事也會說沒事。

也就是你了,還得首長等你有空……」

深呼吸一口,很快平復,又笑道:「也好,那你先忙你的,等你空了記得通知我。

還有,上面的意思,是想把你的軍銜往上提一提,你覺得如何?」

「提軍銜?」

「是啊,現在是少將,提一提就是中將了。

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以你的身份地位,以及炎龍組對國家的重要性,理當是上將才對。

可惜,你這年紀著實有些問題啊……」

頗為惋惜。

聽那意思,提中將還太小了,應該提成上將才對。

就這話,林昊也無語了,搖頭道:「不必了,這些東西對我來說沒用,少將就很好。」

果斷拒絕。

似乎早有所料,炎龍也沒再說,很快通話結束。

也就這時,廂房的門被推開,躲在外面偷聽了半天的一群女人涌了進來。

……

這一天過得忙碌且充實。

租車公司租來的賓利退掉了,凌子君帶領下,一行人往4S店挑了一輛新車。

然後又去一些尋常遊人找不到的地方,聽戲曲,聽相聲。

預計著可能會去校園,是以,京城也是整個華夏最負盛名的兩座學府,也去轉了個遍。

吃的都是私房菜,不論民間世代相傳,還是王府秘傳,總而言之,都是老京城的味道。

一天就這樣過去,轉天上午十點,京城機場。

「婉姐!」

「小玥!」

「唔,想死你了,親一個!」

「婉姐也想你啊,親就親,誰怕誰呀?」

「這位就是墨彤吧,真漂亮,吶,這個鐲子送你了,別嫌棄哦!」

「謝謝糖姨,糖姨真漂亮,怪不得師傅這麼喜歡!」

「鬼機靈,嘴這麼甜,你師傅教的啊?」

「……」

雲海飛來的航班剛落地,很快糖姨從飛機上下來,然後就熱鬧了。

擁抱!

親吻!

送見面禮!

女人就是這麼奇怪,明明不是很熟,甚至於都沒見過面,一上來就能親密無間,好得跟親姐妹一樣。

似乎早有準備,墨彤收到一個翡翠玉琢,凌子君收到一條鑽石項鏈,便是一同過來接機的韓曉琴韓羽墨母女,也各自收到一對翡翠耳環。

皆不是凡品!

這些東西,要麼是當初那些古武世家精挑細選送給林昊的,要麼,就是這些日子柳傾城從外面送來的禮品中精挑細選送給糖姨的,簡直無法估量。

直到這一切搞定,糖姨才將目光落到林昊身上。

她就那麼安靜的看著,笑著,也不說話,只是那秀美明眸中的關切、想念,著實暖透人心。

林昊也不出聲。

笑著上前兩步,他張開雙臂。

糖姨也不動,就目光揶揄的看著他,好一會過去,才莞爾一笑,踮起腳尖。

「想姨了沒?」

「想了!」

「有多想?」

「要多想有多想!」

「呸,你就嘴甜吧,姨可不是小姑娘,沒那麼好騙!」

「……」

靜靜相擁,低聲細語,一切,溫馨、平靜,如潺潺流水。

不多久,糖姨一把將他推開,又伸手使勁在他臉上拉扯了幾下,這才笑道:「瘦了,不過更好看了,猜猜姨給你帶了什麼禮物?」

「糖?」林昊試探著猜了一下。

語出,旁邊知道這個梗的唐玥頓時忍不住笑出聲來。

在她解釋下,很快墨彤凌子君等人笑成一片。

只是笑過之餘,也不禁為那種淳樸真摯的情感暗暗感動,暗暗羨慕。

糖姨也不理這些。

眼一眯,她得意道:「錯,不是糖,是巧克力……」

話語間,手往身上米色大衣口袋裡面一伸,馬上一塊巧克力摸了出來。

「不是吧,給她們那麼貴重的禮物,給我就是巧克力,還只有一塊?」林昊似乎不大滿意。

周圍笑得更厲害了。

糖姨踢了一腳,笑罵道:「就說要不要吧,不要姨留著自己吃!」

作勢要收回去。

林昊果斷變臉,嘿嘿笑道:「要,必須要,不過一塊貌似不太夠啊……」

趁著糖姨不注意,手就伸進她的口袋裡,然後一大把全都抓了出來,扭頭就跑。

聽著周圍越發放肆的「嘲笑」,糖姨瞬間臉紅了,滿臉殺氣,一邊喊一邊追了過去…… 身為女人,最開心的事情莫過於被人捧在手心,細心呵護。

糖姨也不例外。

林昊這方面就做得很好,別看對別的女人愛理不理,甚至送上門來都不稀罕,可對於糖姨,他是能做到一百分,絕對不只做九十九。

本來久別重逢就很高興了。

一路上,看著京城風貌,聽這這些日子的趣聞,情緒就更加高漲。

待來到那古舊的街道,等看到那一幢幢古意盎然的院子,當進門的一刻,彷彿帝王歸來一般,凌家老宅那些含苞待放的花朵瞬間怒放,爭奇鬥豔,那一刻,糖姨感動壞了,唐玥等人也驚艷壞了,羨慕傻了。

於是,這一天便註定是眼淚伴隨歡笑,也註定終身難忘。

很快,時間來到第二天早上。

一早,西廂房,林昊還睡得迷迷糊糊,「嘎吱」,糖姨推門進來了。

彷彿時光回溯,她穿著精美的旗袍,頭髮精心打理過,白皙的耳垂下面很罕見的墜著一對翠色耳環,腳上,則是一雙漂亮的繡花鞋。

便是這樣一身裝扮,看上去特別有味道,彷彿時光都因此而放緩了腳步。

她是來叫林昊起床的。

御九天 她手上端著暫新的銅盆,銅盆裡面是清澈溫熱的水,水裡還有一條潔白的毛巾。

見林昊睜眼趴在床沿看她,眨了眨眼,她笑道:「怎麼樣,姨這身裝扮是不是很漂亮?」

一邊說,一邊踮起腳尖轉了個圈,樣子也是美翻了。

林昊就笑:「美,跟我昨晚睡覺夢見的姨太太一樣……」

很自然就打趣上了。

糖姨一開始也沒反應過來,等真正明白這話里的取笑之意,當即不幹了。

「臭小子,膽肥了是吧?」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這才幾天沒見,連姨都敢調戲了,看姨不好好收拾你!」

「……」

挽袖子,摩拳擦掌,說是蹂躪教訓,實際上跟撓痒痒也差不多,舒服得很。

不過林昊到底還是被拉起來了!

找了一套衣服丟過去,也沒避諱什麼,糖姨一邊擰毛巾,一邊笑著問道:「今天打算怎麼安排?」

「老衚衕巷,漫天花雨……」林昊一邊穿衣,一邊回道。

糖姨頓時就笑了,遞上擰好的毛巾:「姨也是這麼想的。

那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姨這就去跟小玥她們說……」

迫不及待就去了。

林昊張了張嘴,最後也沒說什麼,只是暗暗搖頭好笑。

事實也確如所料,等他穿戴洗漱完畢來到前廳,糖姨已經被拒絕得灰頭土臉了。

「糖姨,你別生氣,真不是我不陪你,我今天真有事呢!

爺爺今天要去拜訪一位老朋友,還特意交代我不許遲到呢,那什麼,我先走了啊,糖姨玩得開心,拜拜……」

墨彤。

一邊說一邊逃命似的跑了,連林昊來了都顧不上打招呼。

緊隨其後,唐玥乾笑道:「婉姐,我也有事呢,京城這邊還有好多關係要聯絡走動,我先走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