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也太有種了吧,他們不知道他們將要面對的是什麼?那可是半步仙皇啊!」

仙界嘩然,沒想到天元宗面對如日中天的幾座仙山的聯盟竟然也能如此強勢。

「也對,畢竟天元宗雖然創建時間跟幾座仙山相差了十萬八千里,但是卻也有著能夠滅殺仙王巔峰的強者。」

「只不過,那可是半步仙皇啊!」所有人都是議論紛紛,關注著天元宗和上三天的聯盟。

「滅了!」沒等幾天,永生仙王便是回應,更加強勢,只說了兩個字。

雖然只有兩個字,但是誰都能夠感受到這兩個字,是用億萬生靈的鮮血澆築成,代表著兩個最巔峰的勢力碰撞,伴隨著屍山血海。

「集結,凡天元宗所屬勢力,全部回撤!」天元宗現任宗主發布消息,一條條命令,下發到了所有天元宗弟子。

同時,仙界的大軍也是開始以永生山為主,開始聚攏,只有須彌山沒有參與。

……

地獄,黃天殿中,楊寰宇坐在那裡,黑色的披風披在身上,雙眼深邃,讓站在下面的那些強者不知道楊寰宇在想著什麼。

楊寰宇輕輕的撥弄手下遞過來的情報,手指有節奏的敲擊著桌面。

「說說看,都有什麼意見?」楊寰宇開口,目光看向眾人。

強者如雲!此時的羅生門只能用四個字來形容,強者太多了,雖然上一次攻打平等殿,讓羅生門也是元氣大傷,但是經過休養,羅生門又佔領了三座地獄,已經達到了一個恐怖的程

度。

「幾十年的休整,我們現在有實力滅掉任何一個勢力!」一名老者開口,身上泛著滄桑的氣息。

「不過全部都要看門主的計劃,畢竟,仙界這些人只是小事,羅生門的大計不容有失!」另外一個老者開口,身上的氣勢同樣強悍。

「先將地獄抓到手裡,還差個輪轉殿還有豐都殿,以及陰神殿,其他幾殿已經宣布臣服我們了!」楊寰宇輕輕的點了點頭。「先從豐都殿開始吧,我親自帶隊,我估計著葉豐都的實力,應該已經到了半步仙皇了,只不過豐都殿的人們沒走漏風聲而已,至於仙界那幾個廢物,掀不起大浪來,估計

連洛天那關都過不了!」楊寰宇輕聲開口。

「門主,洛天已經好久沒有消息了,你說這次天元宗如此危機,他會出現么?」聽到楊寰宇提到洛天,羅生門的人們這才想起洛天來。

幾十年的時間,強者不斷的出現,甚至讓很多人都忘記了還有洛天這位強者。

「出不出現我不知道,但是他現在的實力,肯定不弱,估計收拾那幾個仙界的廢物,應該沒什麼問題!」

「我們可是好久不見了,若是再遇到,就是真正的決戰之時了吧!」楊寰宇輕聲開口,眼中露出神光。

時間緩緩流逝,三個月的時間又過去了,沒有任何徵兆,上三天上,數百萬人出現在了中三天,開始攻打起中三天的城池,凡是不臣服,便是一翻血洗。而且好像是商量好的一樣,地獄也是開始了清洗,沉寂了幾十年的羅生門再次露出了獠牙,而且比起幾十年前,更加鋒利,第一口就是咬上了閻羅十殿的第一殿,豐都殿



動亂開始了!

所有人都嘩然,嘩然之後,更是驚恐,動亂的年代,朝不保夕,最終苦的還是他們。

而且明眼人都看的出來,羅生門和仙界的仙山聯盟,都想先清除內憂,然後再進行最後的決戰!

不過,天元宗和豐都殿,都是塊硬骨頭,都不會那麼好啃,這一點誰都能看出來,即使啃掉了,也要崩碎兩顆牙。

……

神鬼沼澤深處,黑色的大山上,兩道身影坐在那裡,一道實質,一道虛幻。

「四十年,你以三十年的時間通過鬼谷山試煉,又與老夫下了十年的棋,時間剛剛好,你該離開了!」黑色的虛影開口,目光中帶著笑意,看向坐在棋盤對面的洛天。

「身為棋子,不是想著戰勝對手,而是跳出棋盤,成為下棋之人!」洛天開口,目光恭敬的看向對面的老者。

十年前,洛天經歷血戰,踏上了山巔,看到了這道虛影,認出了老者正是鬼谷子。血戰四十年,洛天的實力,終於達到了半步仙皇的地步,這十年,洛天都在跟鬼谷子下棋,雖然是下棋,但是洛天卻學到了很多。 這只是證明東方紫嫣很聰明,知道一個小孩子,從小的家庭生活環境很重要,有父親的小孩子,和沒有父親的小孩子,在成長過程中,對今後生活重要性那是不言而喻的。 重生之嫡女為後 所以,她才下定決心要要讓兒子感受到父愛,再說了,她自打知道駱林有不少女人後,反而放心了,很簡單,要是駱林只有一個女人,她還真不好怎麼辦了,東方紫嫣畢竟是個心地善良的女人,只是她的性格,剛烈倔強了點。

當然,駱林不知道這些,他還以為自己魅力無窮呢?什麼是自大狂?這就是了!

夏天的京城,天亮的很早,殷紅梅回到京城后,只在油布街小巷住了一晚上,接著第二天一早,就說要去通道街衚衕那個家去看看,周曼麗明知道是什麼回事,但也不能說什麼,也只能派幾個保鏢暗中保護著,畢竟,現在殷紅梅也不再是以前那個在京城做點小手藝,小裁縫的普通家庭婦女了,先不說,她現在是香港乃至世界服裝界的名人,名下資產也達到了一個不菲的數目,甚至香港港督麥理浩,還提名殷紅梅香為了香港經濟做的貢獻,提名她為爵士,不過,被殷紅梅委婉的拒絕了,畢竟她是個長在紅旗下的五好青年,怎麼的,對祖國還是很有感情的,不會因為一點錢,或者是人生受到了一些挫折,就從而改變愛國的看法。

////////////////////

通道街衚衕,很久沒來了!當殷紅梅那天下午推開門,進入這個住了十多年,並不豪華,也不精美的大雜院時,院子裡面站了不少人,是鄰居,包括張文革一家,還有其他的一些老鄰居,全都在家,他們還沒人,認出來這個出現在他們院子門口的美麗年輕女子是誰!

盤起的烏黑秀髮,嬌美而又不失端莊的艷美容顏,一聲裁剪合適的墨綠暗色花紋旗袍群擺下,那一雙雪白的纖細美腿腳上穿這雙精美鏤花的皮涼鞋,襯著那一根根似玉一般粉嫩可愛的小玉趾極其誘人可愛,可愛的小趾甲蓋上還塗著淡紫色的指甲油,一雙白嫩的小手提著一個精緻的棕色小手包,整個人顯得高雅,美艷,大方,端莊!好傢夥!這樣的絕色美人,突然出現在大院門口,大院內的這些大老爺們,一個個全都看傻了眼。

「嘶…..這….這不是….紅梅嗎?…」

「我的天啊!…殷紅梅!!!」

好嘛!這人啊!再變化,曾經生活在一起十多年的鄰居,那也自然能認出來的,果然,最先醒悟過來的就是那幾個大嫂,一個個面帶激動,不乏眼中包含妒忌,艷羨之色的神采。對於殷紅梅一家突然「解散」,最早是她那個小天才兒子的突然離開,接著就是殷紅梅,最後就是男主人駱世傑,一個完整的家也就這樣分離開來。

當然,這個四合院還有一家人也不見蹤影了,那就是宋微一家人,宋明生現在是混的非常之好,這裡的房屋是宋明生的產業,應該說是宋明生單位的房子,但是大院內很久不見的宋明生帶了一個年輕漂亮的女人來過之後,大家不情願的相信了一個事實,宋明生走運了,一身筆挺的幹警衣服,而且還是當官的,好傢夥!

宋明生不是在郵局工作嗎?那麼宋微那小丫頭,張倩到哪去了呢?當然,這些問題在所有住在這個四合院的人家,只有黃晶晶的一家人清楚,其他人是不可能知道的,他們只是覺得很多事情就跟社會上的變化一樣,一天一個樣。瘋狂的造神運動早就結束了,現在廣播,電視裡面全是宣傳著改革開放,大搞經濟建設的話題。

「哎呀呀!…這不是紅梅啊!…」最新反應過來的就是黃晶晶的老媽,其實她的年紀比殷紅梅差不多,但是她看上去那就明顯要蒼老很多,雖然,周曼麗給黃晶晶家郵寄一些錢或者海鮮等好東西,但是,黃家根本不捨得吃,汗!那個時代的人那就是講究個艱苦樸素啥的,不講究享樂,衣著也很樸素,畢竟才70年代的說。

「…娜姐!…黃哥!…大家好!…」

好嘛!這下黃晶晶的媽媽帶著驚喜和感慨的眼神,殷紅梅面前直接拉著她的小手,就在那搖晃上了,口氣相當的親熱,其他幾個婦女鄰居同志也圍了上來,七嘴八舌開始了對殷紅梅問候。

「哎呀!…紅梅啊!你這是去了那啊?…」

「我的天啊!紅梅啊!你現在可真漂亮得跟個狐狸精似的…咯咯…」

「我說你咋說話的呢?啥叫狐狸精啊?仙女好不好?…」「嗯嗯….對對!…你都吃啥啊?嘖嘖…都掐得出水啊!….」好嘛!看著這些熱情的鄰居殷紅梅也感動了,這些人多麼的樸實啊! 精靈之性格大師 雖然這些人裡面,沒什麼大富豪,大巨頭,可都是實實在在曾經在一起共過患難的鄰居啊!俗話說,遠親不如近鄰,那在這個年代是在合適不過了!不過在人情冷漠的後世這句話,也自然消散在人們的記憶中了。屋裡面的小孩子也都出來了,這些小孩子今天正好都在家,這些小丫頭,小男孩子也長大了,全都看著既熟習又陌生的紅梅阿姨,看著家裡的大人們都很熱情的圍著殷紅梅,你一句我一句的熱情問候著。

「呵呵…這樣!中午我請大家去全聚德吃飯!…請大家務必賞光!」殷紅梅此刻的內心是感動的,看著眼前這些熟習的鄰居們,那一張張樸實的臉,心裡一陣異樣。

此時,她內心自然想起了以前跟駱世傑,駱林三口之家甜蜜恩愛的場景,再一看家裡大門口掛著的那把落滿了灰塵的黑色大鎖,心裡一陣辛酸和暗痛,她拿著鑰匙走到了自己房子的門口,呆愣愣的沒有去開門,這舉動頓時讓知道一些駱世傑近況的鄰居心裡有些不好受,雖然他們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一個美滿家庭的分離,很簡單,像認識駱世傑的人還不少,何況都住在京城的說,低頭不見抬頭見的,總會看到駱世傑跟吳長征在一起的吧?還別說這個通道街衚衕大院裡面還有個人真的看見了,當然,他不會亂說,他只是告訴了自己的老婆而已。加上殷紅梅和駱林的離去,大家都在猜測中,從今天的情形看來,八九不離十的駱世傑跟殷紅梅是分了!看殷紅梅的樣子和表情就瞞不了有心人,呼!可惜了!一個好好的家!大院的鄰居不少這下可算是明白了,心中暗喜感嘆不已。

「…紅梅啊!你現在在哪裡發財啊?…」

黃晶晶的老媽,儼然地成了這些鄰居的代言人,她當然知道殷紅梅在哪裡發財了,她這樣問就是表示她女兒黃晶晶,一直跟著張倩,殷紅梅在香港的事情,她都沒有說出去,她保密工作做得好!哈!是的!因為當時張倩,殷紅梅等人去香港可還是在運動期間啊!

「….大家進來坐!…唉!家裡很久都沒人住了…全是灰塵!…」

「不用客氣!哎呀!紅梅現在怎麼見外起來了!…」

「就是就是!…我都好久沒看到,你家那個天才小子了!…」劉文革的老爸,就是那個被打殘了腳的運動幹將,也拄著拐杖,笑著看著殷紅梅問了句。

「你說駱林啊!他啊!一直在京城啊!…」說起駱林殷紅梅就一臉的自豪和驕傲,明顯帶著母親特有的那種寵溺口氣,笑了下說。

「紅梅阿姨!駱林在哪個學校讀書啊?…」劉文革,就是那個小胖子,現在一點都不胖了,長得還比較結實的,一雙不大的眼睛閃著好奇的眼神,看著美艷清麗的殷紅梅問了句。

「文革啊!都這麼大了!…他沒讀書了!在部隊呢!…」殷紅梅肯定不能說自己兒子早就是個首長了?這話要說出來,誰信啊!再說了,也沒必要不是,搞不好這些人都以為殷紅梅故意顯擺吹牛不是?一個半大小子也能成為部隊首長?這不是胡說八道嗎?一般老百姓哪知道什麼總參,內衛,特衛秘密情報機關啥的?

接著殷紅梅進了房,幾個女人也幫著殷紅梅,開始收拾起來,男人們也就自然都站在院子外面,抽著煙,低聲按感慨的交談著。這下黃晶晶的老爸也有點得意忘行了,在那說出了自己女兒早就去了香港,跟宋家妹子宋微,一起在香港讀書一事,這下大院裡面的男人們可就震驚了!好傢夥!真看不出黃老三,還有真能忍著不顯擺啊?嘶…真沒想到啊!(黃晶晶老爸在家裡排行老三),跟他熟識的人都喊他黃老三以表示親熱。

不言而喻那麼殷紅梅肯定也是在香港了,好傢夥!現在的社會上正流行一股,有國外親戚為榮的風潮,為啥?改革了嘛!那麼就要吸引外商來投資啊!你家要是有外國親戚,還是有人錢的那種,那麼你就發達了,起碼也能為祖國做貢獻不是?但是不是有一部電影「牧馬人」?就是說的這樣一個故事,是著名笑星「朱十茂」演的,大家可以去看看。房間並不大,幾個女人收拾不長時間,就全都收拾乾淨了,這時也快到中午了,殷紅梅小手一揮,喊這些鄰居一起去全聚德吃飯!這些鄰居可不少人啊!真是拖家帶口的,加起來也有三十多個人,婦女們全都換上了平時捨不得穿的衣物,孩子們也收拾的乾淨了些,男人們更是打扮收拾了下,咱可不能丟了殷紅梅的臉不是!全聚德的烤鴨是全球聞名的!當然,一般老百姓可去不起大飯店,要知道一頓全鴨宴,那就相當於這些普通老百姓的幾個月工資,當時這些人的工資也就是幾十塊錢,不會超過80塊,這還是的當點小官啥的,一般老百姓那就是3,40塊一個月。 十年的時間,洛天只與鬼谷子的殘影下棋,整整下了十年,洛天在今天才贏了一次。

不過,這十年,讓洛天悟透也可以說是知道了很多事情,明白了很多道與理,這不是修鍊就能夠掌握的。

「一枚棋子,想要跳出棋盤實在是太難了,古往今來,很多人都想跳出這棋盤,但是最後卻都被下棋之人吃掉,有的則是沒有了利用價值,最後被捨棄!」「其中也包括我,只不過,我是最接近下棋之人的那一個,這其中付出的代價,有些沉重,歷代皇者的血組成的經驗!」鬼谷子開口,聲音不大,但是卻聽的洛天心中一震



天地為棋盤,眾生為棋子,天意為念,操控棋子,而切不可崩盤,因為一但崩盤,那麼這盤棋,甚至是棋子都有可能被捨棄,換上另外的棋子。

「連皇境都擺脫不了這棋盤么?」洛天回應,目光看向鬼谷子。

「若是能擺脫,那麼現在的世界,就不是仙王是頂點了,我或許還會活下去!」鬼谷子開口,將手中的金書和了起來,遞到洛天的身前。

「這本書還不完全!當然也差的不多了,你若是能夠參悟透這本書,那麼或許可以從棋盤中跳出!」

「若是參悟不透,那麼終究還是棋子,而當成棋子,這盤棋局過後,會重新布局!」鬼谷子再次開口,讓洛天微微一愣。

「那我還差的遠啊……」洛天長嘆,感受著他丹田中的情況。

這一趟神鬼沼澤之行,洛天實力大增,進入到了半步仙皇,丹田中更是形成皇者之印的虛影,只要將這虛影凝實,那麼他很有可能成為無上的皇者。

皇者,在這片規則改變的天地,他就是無敵的存在,但是無敵終究只是限於仙界和三千小世界,但是想要跳出這片天地化成的棋盤,按鬼谷子說的還不夠。「不要灰心,達到了皇者,已經有了撼天的實力,這也是為什麼現在沒有皇者的原因,也是上古破滅的原因,因為下棋的那位,不允許有能夠跳出棋盤,取代他的東西存在

!」鬼谷子開口,讓洛天心神巨震。

同鬼谷子的交談,洛天已經明白了,解開了很多疑惑。

上古年間,諸皇爭霸,但是皇者可撼動天地,可以對抗天道意志,甚至對天道產生威脅。

任何對天道意志有威脅的存在,天道意志自然不會任其發展下去,因此才有了上古年間的那一場滅絕。

而也是那時候起,眾多皇者對抗起了天道意志,最後被天道意志所滅。

「那一戰,皇血燃青天,但是最後還是沒能逆的了意志,最後諸皇覆滅,天道意志也是受到了重創!」

「老夫也是在那一戰之後,應運而生,成為了皇者,打算在天道意志重傷之際取而代之!」「卻沒想到,意志不死不滅,我也死在了這意志之下,那一次應該是最有機會的一次,老夫卻沒有把握!」鬼谷子長嘆,讓洛天腦海中浮現出一位位超級大能,與天一戰的

場面。

「天道意志,真的存在!」洛天驚嘆,他一直以為,天道意志一直是虛無縹緲的東西,認為人定勝天,一切都需要自己去爭取。

「那一戰之後,我隕落了,但是我卻能夠感受到天道意志更加微弱,也正是這一次,讓天道意志感受到了危機,這也是這麼多年,只能修鍊到仙王巔峰的原因!」

「小子,湊齊老夫的鬼谷令,領悟出御天術,最主要的是參悟透,你手中的那本書,才是最關鍵的!」鬼谷子的身影漸漸的消散,鬼谷子身前的棋盤,也是隨之消失不見。

「恭送前輩!」洛天抱拳,恭敬的看著鬼谷子消失在山巔之上。

而隨著鬼谷子的消失,洛天腳下的大山,也是隨之崩塌,轟鳴中,陣陣的波動,從煙塵之中傳出,一座黑色的戰台出現,懸浮在了洛天的身前。

「戮仙台!」洛天目光看向那黑色的戰台,幾乎一瞬間便是知道了這座戰台的名字。

「原來鬼谷子前輩這虛影也是最後一道考驗么?」

「若是不通過,那麼這戮仙台,便不會認我為主!」洛天呢喃,抬手一抓,那黑色的散發著狂暴的殺伐之力的戮仙台,也是隨之縮小,落在了洛天的手中。

洛天雖然欣喜,但是心中卻是沉重,因為鬼谷子的一翻話,劫難將至,即使皇者都不一定能夠避開,這一次的敵人,不是人族,也不是異族,而是天道。

痞子國王的冷血女王 洛天翻看金色的紀元之書,但是卻無法看到紀元之書上有什麼字跡,參悟了一會兒,也沒參悟出什麼所以然來,長嘆一聲,將紀元之書合上,收了起來。

如今的洛天已經是半步仙皇,紀元之書對於洛天來說,不再那麼難以控制,甚至洛天可以操控紀元之書,鎮壓敵人。

「戮仙台,紀元之書,擁有這兩件寶物,半步仙皇我基本沒有敵手!」洛天眼中露出自信,飛身而起,朝著神隱村的方向之外衝去。

不到一刻鐘,洛天便是回到了神隱村,看到了那巨大的雕像之上,大牛和二牛依然盤坐在那裡,不過那兩道金色的漩渦已經暗淡了許多。「這虛天道人也不簡單,在鬼谷子前輩之前,與天道搏殺的存在,實力甚至更勝鬼谷子,畢竟,鬼谷子前輩是撿了個漏,是天道最薄弱的時候。」洛天輕聲開口,能夠清晰

的感覺到大牛和二牛兩人的實力增長到了一種恐怖的層次。

洛天沒有離開,盤膝而坐,為大牛二牛護法,等待兩人蘇醒,同時拿出了紀元之書,繼續參悟,想要看看能不能參悟透。時間緩緩流逝,半年的時間過去了,巨大的雕像氣息平靜,大牛和二牛兩人緩緩的睜開了雙眼,隨著兩人睜開雙眼,那虛天道人巨大的雕像,彷彿被什麼東西復甦了一般

,如同睜開了雙眼。

一股驚天的氣勢,在虛天道人的雕像上傳遞而出,縱橫八方,縱然是洛天都有種要膜拜的感覺。氣勢轉瞬即逝,大牛和二牛兩人站起身來,從雕像之上下落,落在了洛天的身旁,兩人的眼神發生了變化,而身上的氣勢,也是到了半步皇者,讓洛天驚駭虛天道人的傳承可怕,一個傳承,兩個半步仙皇。 飄血的年代,地獄和仙界,以兩個巨頭勢力為首,發起了征戰,仙界和地獄,到處流血,一座座城池被覆滅,整個世界,到處充滿了血腥的氣息。半年前,仙界聯盟降臨中三天,更是以半步仙皇,永生仙王為首橫推一切,仙界大軍,所到之處,萬城臣服,雖然不是皇者,但是卻擁有者皇者之威,不到三個月,便是

打到了天元宗。

鮮血染紅了大地,染紅了蒼穹,血雨不斷的降臨,天元宗外,數百萬人將天元宗圍攏的水泄不通,喊殺衝天。

永生仙王站在天空之上,目光看向天元宗,臉上帶著冷漠,永生仙王的身旁站著數位強者,全部都是仙王巔峰的強者。

「三個月了,這天元宗倒也頑強!」永生仙王開口,看著如同絞肉機一般的戰場。

匯聚九大仙山之力,圍剿天元宗,整整圍攻了三個月,兩方都有死傷,九大仙山衝擊了數次,但是依然沒有攻打下天元宗。

雙方損失數百萬,九大仙山卻依然沒有攻打下天元宗,這讓永生仙王極為惱火。

「一個區區天元宗,竟然還要仙王巔峰親自出手!」永生仙王冷哼一聲,聲音之中帶著不滿。「藥王,魂王,鬼王,你們三人出手,解決這場戰鬥吧,我倒要看看天元宗那個古天輸出不出來,還有洛天!」永生仙王開口,讓站在永生仙王身旁的三個巔峰強者身軀一

震,臉上帶著苦澀,但是卻是飛身而起,朝著戰場沖了過去。

「對方出現巔峰強者了!」看到三人衝出,一直關注著戰場的天元宗的人們頓時驚呼起來。「就三個巔峰仙王而已,太小看我們天元宗了,不過永生那個老雜毛,該怎麼處理?」貂得助臉色難看,這麼多年,他們也有進步,仙王巔峰他們可以抵擋,但是半步皇者

,一人,便可以橫推天元宗。

「希望子平師兄能夠帶回來幾位強者吧,否則只能整體轉移,一切計策,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都沒有什麼用!」江難軒開口,聲音之中帶著無奈。江難軒的確有頭腦,短短几十年,便是讓天元宗一統中三天,更是將天元宗和中三天打理的井井頭條,甚至面對仙王巔峰,他們也有一拼之力,但是半步仙皇,實在是江

難軒沒有想到的。

「終究還是小看了九大仙山的底蘊!」江難軒輕嘆,他千算萬算,就沒算到永生仙王會成為半步仙皇。

「我去看看!」妖晨渾身金光,提著棍子沖了出去,身上氣勢滔天,蓋壓天地,赫然是仙王巔峰的修為。

「我也去!」陳戰鏢眼中露出兇狠,身上同樣泛著仙王巔峰的氣勢,提著一鎚子跟在妖晨的身後。

「至少要等到大哥回來!」龍傑長嘯,直接化成了本體,三千丈的金龍盤旋而起。

妖晨,陳戰鏢,龍傑,三人衝出,氣息滔天,三個仙王巔峰,這就是天元宗現在最大的本錢。

幾十年的時間,三人衝破了桎鵠,成為了巔峰王者!

強大的血脈氣息,從三人的身上散發而出,轉眼間便是迎上了仙界的三個巔峰王者。

「強!」面對龍傑三人,鬼王,魂王,還有藥王三人雙眼微微一縮,沒想到天元宗一下子冒出了三個巔峰仙王。

轟隆隆……

六道身影,瞬間便是碰撞在了一起,狂暴的波動從蒼穹的頂點傳遞。

「神農鼎!」藥王抬手,一尊大鼎懸浮在藥王的頭頂,撒下綠光,將藥王包裹,護住己身,手中不斷的結出複雜的印記,一道道強大的攻擊朝著妖晨打去。

長棍不斷的掃蕩,天地動蕩,妖晨氣息衝天,不斷的抵擋著藥王的攻擊,同時反擊,但是卻被藥王頭頂的大鼎阻擋,無法撼動藥王絲毫。

龍傑,陳戰鏢那裡,也是如此,雖然同時仙王巔峰,但是對方都持有世界之寶,先天立於不敗之地。

「雖然你們很強,但是這時代,還不屬於你們!」藥王三人大喝,以無雙神技,轟殺龍傑三人。

「我們沒有世界之寶啊!」貂得助等人,看著被壓制的妖晨三人,眼中焦急。

「你們三個,也去,我倒要看看,誰還能擋的住!」永生仙王眉頭微微一皺,沖著永生山的三個巔峰仙王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