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我找你來的原因。」秦洛捧著茶杯喝了一口,說道。

「既然你相信我,我就一定用心表演好這個角色。」李秋白沉聲說道。

「那就這麼定下來吧。」秦洛說道。「高總,秋白公司的事就由你去溝通?」

「這個沒問題。」高希望豪爽的說道。「秋白的主管領導是?」

「姜樺。」

「姜樺?哈哈,我和他熟。我現在就給他打通電話,想來他也會給我幾分面子。」

李秋白苦笑。希望公司不要在這個問題上拖自己後腿吧。

高希望為了在秦洛面前表現自己在圈子裡人脈廣面子大,當著他們倆人的面就撥通了李秋白所在的世紀華音娛樂公司。

電話很快被人接通,話筒里傳來的正是剛才訓斥李秋白的藝人部經理姜樺的聲音。

「高總,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接到你的電話我可是受寵若驚啊。」話筒里的聲音明顯放底了姿態。

「姜總,最近在忙些什麼呢?什麼時候一起出來釣魚?」

「行。我任何時候都有時間。就怕高總不得空啊。」姜樺笑哈哈的說道。

「過兩天吧。過兩天我來安排。」高希望說道。他看了一眼李秋白,說道:「姜總,和你商量件事。」

「高總,有話你說。別和兄弟客氣。」

「你們公司有個李秋白吧?我挺看好他的。讓他跟著我們拍部戲如何?委屈不了他,男一號為他量身訂做。」

話筒裡面一陣沉默,然後姜樺再次笑了起來,說道:「高總啊,不是小弟不給你面子。我剛才查了一下,秋白的檔期最近有點兒滿,而且還有一個廣告片要重拍——要不,我再給你另外推薦幾個?你放心,演技不比秋白差,人氣那更是沒的說。」

「是這樣?」高希望疑惑的看了李秋白一眼,說道:「那好。我再和老闆談談。看他怎麼說。」

「哎,高總——」

掛了姜樺的電話,高希望看著李秋白,說道:「秋白的檔期很滿?」

李秋白知道如果自己不解釋清楚的話,可能自己在這兩人面前的印象就大打折扣。

於是,他便把自己在拍攝柯艾服飾的戲,卻被他們的女老闆『故意刁難』的事情給講了出來。

「原來是那個女人?」高希望不屑的說道。「她是圈子裡有名的那什麼——包養過不少小明星。玩個三五星期的就換,也不是什麼秘密。你們老闆是什麼態度?」

「他讓我積極配合。」李秋白無奈的說道。

「你怎麼說?」高希望看著李秋白問道。他知道,其實有些小明星並不排斥這種『包養』。因為那女人在這方面還真是捨得砸錢。

「實不相瞞,就是因為拒絕了她,剛才還被姜總訓斥了一通。而且,姜總給我下了最後通牒,如果再不去和客戶溝通好讓這單生意黃了的話,他就讓我三年裡接不到通告。」

「這種事也能強買強賣?」秦洛笑眯眯的看著高希望說道。「貴圈真亂。」

「————」高希望老臉通紅,說道:「只是有些不入流的公司才搞這些事情。真正重視名聲的公司怎麼會做這些破事?」

高希望看著李秋白說道:「秋白,如果你滿意的話,我就去和姜樺談。姜樺不放人我就去找英明談。如果你願意,我就把你簽到完美來。這樣的話,我們宣傳配合也方便一些。」

「我同意。」李秋白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他知道,或許自己因禍得福了。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高希望笑著說道。

高希望親自出面,李秋白過戶完美應該成了定局。

秦洛留下李秋白和高希望談合同,他再次上來找聞人牧月聊天。

「談完了?」聞人牧月盯著手裡的雜誌,頭也不抬的問道。

「談完了。」秦洛笑著說道。「把人也給簽了過來。唉,財大氣粗的感覺真好。你往這一塊投入這麼高,會不會有錢賺啊?」

「不搭金窩,怎麼能招來金鳳凰?如果不把檯面搭起來,別人不會正視完美一眼。更不會有藝人願意投身到公司來發展。」

「還是錢的問題。如果沒錢,想搭台也搭不起來。」秦洛說道。

「這涉及到資本運作層面。」聞人牧月終於抬頭看了秦洛一眼。「你不懂。」

秦洛笑笑,拉著椅子坐到聞人牧月的身邊,問道:「在看什麼書?」

不待她回答,他就已經從她手裡取過那本雜誌,看到上面的名字后,笑著說道:「難怪你搭配衣服那麼好看,原來每天都在看這些時裝雜誌——我一直以為是助手幫你搭配的呢。」

「本來就是助手幫忙搭配的。我是機器人,怎麼可能會自己穿衣服?」聞人牧月面無表情的說道。這女人調侃起人的時候不動聲色,聽起來相當的犀利。

「我知道我錯了。」秦洛摸著鼻子苦笑。「當初不是不了解你嗎?現在我知道了,你不僅會自己穿衣服還會自己做衣服不僅會吃飯還會做飯自己洗衣疊被子自己拖地擦桌子——如果條件成熟的話,你還能自己生孩子。」

聞人牧月表情微澀,但是這樣的小女兒神態只是一閃而逝,很快又恢復了那種冷靜和高傲的神態。

她推開椅子站了起來,說道:「叫上聞人照,我們出去吃飯吧。」

正在上班的聞人照接到電話快步跑了過來,,高興的對秦洛說道:「太好了。咱們一家三口很久沒一起出去吃東西了。姐夫,我知道有一個地方,那兒的野味非常好吃。我帶你們過去。」

「什麼地方?」秦洛笑著問道。

「花田狩獵場。」聞人照說道。

聽到這個名字,秦洛就想起那個神秘的主人送給自己的貴賓卡。

(PS:做任務,免費獲取縱橫幣

「做任務免費得縱橫幣」活動開始了!現在起,通過縱橫中文網參加活動,點擊對應入口進入任務頁面,按照規則完成任務即可免費得到縱橫幣獎勵,還在等什麼,一起來暢享免費的縱橫幣吧!

http://news.zongheng.com/news/2488.html) 主子——

驚雲抬眼望著上空,臉上布滿了憂色。

半空中,風流塵一改往日的慵懶,神色變得冷凝了許多。他知道今日不解決了這東西,他們都別想活著出去了。

大手一抬,一柄通體赤紅的寶劍頓時出現在了他手中。

長劍出鞘,鳳鳴聲起,只見一股灼浪掀起焚天火光,瞬間便朝四面八方席捲而去。

是神器!

感受到這動靜,蘇魅的眸光亮了起來。她定定的看著上空,雙手不自覺的緊握成拳。

「那是主子的鳳鳴劍!」

驚雲見自家主子拿出了兵器,面色既驕傲又擔憂。讓他驕傲的是自家主子的實力,讓他擔憂的則是對方的實力。

風流塵手持長劍,立刻發起了攻擊。

只見他大手一拋,手中的鳳鳴劍當即化為一頭百米長的紫金色火鳳,掀動翅膀朝對方俯衝而去。

神器還可以化形么——

看見這一幕,蘇魅雙眼微眯,眸中不禁現出了一抹驚異來。

「區區一道殘魂,也想對付本尊!」黑暗魔蛟沒想到還有人敢向它出手,越發怒了起來。

大嘴一張,魔蛟再次噴出了一團黑霧。

黑霧似一張巨口,只等著火鳳的到來。終於,火鳳沖入了黑霧。

漫天的黑霧將火鳳籠罩其中,眾人看不見裡面的情形。風流塵見此,並未著急,而是身形一晃,拿出了一柄摺扇。

這摺扇長約一尺半,通體黝黑,唯有扇面呈紫金色。男人打開摺扇,一股狂暴的氣息再次席捲開來。

又是神器!

感應到摺扇上的氣息,蘇魅不禁挑了挑眉。

沒想到這廝身上竟有兩件神器!

與此同時,神殿的幾名神階見此,同樣也怔了一下。

風流塵拿出摺扇后,大手一揮,十道靈芒從扇中爆射而出,直衝對方腹部而去。

高階神級!

男人一出手,眾人很快就看出了他的等級。神殿幾人雙眸大睜,面上布滿了驚訝與難以置信。

「沒想到他竟然已經突破到了高階!」

「而且還是金、火雙系靈根!」

「果然是個奇才!」

眾人心驚不已。

「快動手,攻另一邊!」就在這時,有人反應過來,連忙說道。

「好!」

幾人聞言,當即便釋放靈芒,朝黑暗魔蛟的另一側攻了過去。

「雕蟲小技!」

面對男人發出的攻擊,黑暗魔蛟冷哼了一聲。只見它翅膀一扇,頓時掀起了一股驚天的暗流。暗流如同海浪般席捲開來,很快就將那十道靈芒吞噬殆盡。

而另一邊,神殿幾人的攻擊也被它給擋了下來。

魔蛟長有三隻頭顱,因而能夠同時關注到三個不同的方向。

見自己的攻擊被擋下,風流塵眸光一閃,毫不猶豫的再次發起了攻勢。

只見他大手一揚,十道靈芒再次爆射而出。

「愚蠢!」看見他還不死心,黑暗魔蛟當即不屑的冷哼了一聲。

再次掀動翅膀,這一次它準備直接將那人類拍回地面。等它滅了白虎,就將這些人類吸食殆盡。

就在黑暗魔蛟掀動翅膀的剎那,只見那十道靈芒突然兵分兩路,五道繼續朝它的腹部爆射而去,而另五道,竟直衝它的一隻腦袋而去。 第836章、毒從口入!

這個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更沒有無緣無故的愛。

如果一個女人莫名其妙的對你好,不是想泡你當老公就是想泡你當情人——反正都是炮友。只是時間長短的問題。

秦洛不知道花田跑馬場的主人是誰,甚至連面都沒有見過,卻莫名其妙的收到別人一份大禮,這讓他心裡一直對這個跑馬場存在一份好奇和探索的心思。

所以,在聞人照提出去花田吃野味的時候,秦洛才沒有出聲拒絕。

為了安全起見,也是自己的性格使然,聞人牧月平時極少在外面吃飯,她吃的東西都是由營養專家特別定製然後由放心的廚師做出來。今天也不知道是起了什麼心思,竟然主動提出來出去吃飯。

她對吃飯的地點並沒有清晰的認識,聞人照提議,秦洛默認,她們的車隊就浩浩蕩蕩的往花田跑馬場駛過去。

很多時候秦洛都會很同情聞人牧月,他出門帶兩個保鏢就覺得很麻煩了,可是聞人牧月每次出門都要帶十幾人三四輛車,每一步都需要精心的安排每一個過程都需要反覆的檢查,就像是古時候的帝皇似的,這樣的生活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夠忍受的。

因為花田跑馬場在郊區,所以車隊趕到的時候夕陽的殘光已經消散,天色也逐漸暗了下來。

秦洛上次帶著秦雙雙來和秦逸對質的時候只是走馬觀花的看了一遍,這次是帶著遊覽和消遣的心態而來,所以就有心細細的打量這裡的風景建築。

花田跑馬場依山而建,佔地甚廣。有特別修建的柏油路直通半山腰,山腰處有一排以木質材料為主的房屋建築。

建築群主要是用來給客人提供吃飯吃茶以及員工住宿的地方,如果要狩獵的話,要到建築群後面的狩獵場。

因為秦洛是這裡的貴賓用戶,他試著按著會員卡上的號碼打了個電話過去,接電話的小姑娘非常尊敬也非常熱情的為他們預留了包廂。

所以,當秦洛上去報上自己的名字時,立即有一名身穿制服的女人迎了上來,恭敬的說道:「秦先生,您訂的包廂我們已經準備好了。在後苑一號。我現在就帶你們過去好嗎?」

「謝了。」秦洛笑著說道。

包廂是一個木製的小屋,看起來古典清幽。兩面是牆一面為門,最裡面的一面牆則是半敞開的,從窗口可以一覽外面的明月山丘。

山風吹拂,即便這小包廂里沒有冷氣也絲毫不讓人覺得煩熱。吃野味看外景,這是居住在鋼筋水泥裡面的人們最嚮往的生活。

聞人照顯然是這裡的常客,找服務員要了菜單后便點了幾道這兒有名的菜式。他讓秦洛和聞人牧月點,兩人全都推辭,讓他一個人包圓。

「幸好姐夫有這兒的貴賓卡,不然的話我們肯定訂不到這兒的包廂。」聞人照笑呵呵的說道。「這些包廂基本上只針對會員開放,不是會員的只能在前面的那幢樓用餐。我想辦一張會員卡的,但是價格太貴了,而且我怕吃幾天會膩,就沒辦。」

「你還知道節儉了。」秦洛打趣著說道。聞人照是聞人家族的嫡系子弟,即便不參與公司的管理,每年的分紅也有數千萬。

但是,聞人牧月並沒有把這筆錢全部都交給他。而只是給他數百萬,如果另外需要用錢那就得提交申請理由。這也是聞人牧月擔心聞人照過於揮霍所採取的限制辦法——當然,一年數百萬的揮霍在很多人眼裡已經是天文數字了。

不知道是不是對貴賓的特殊對待,秦洛他們點的菜很快就上來了。

「姐,你吃塊野豬肉,肥而不膩。」聞人照夾了塊野豬肉放進聞人牧月面前的碟子里。

聞人牧月沒有去動那塊看起來黃澄澄近乎透明的豬肉,而是伸筷子去夾剛剛送上來的一盤清炒嫩筍。

秦洛倒是對這種辣炒的野豬肉很喜歡,只是他不善於吃辣,吃了幾塊后就不再動筷。

當第三道菜送上來的時候,秦洛差點兒忍不住把聞人照給拍死。

他指著那一盤子金黃色有軟殼的物體,問道:「這是什麼東西?」

「蠶蛹啊。」聞人照得意洋洋的夾起一個放進蝶子里,倒了些調配好的醬汁上去,然後一口塞進了嘴裡,咯嘣咯嘣的嚼了起來。

一邊嚼,還一邊往聞人牧月和秦洛的碟子裡面各夾了一個。

「你們也試試。很好吃的。而且還很有營養。這道菜賣的非常快,平時都很難吃到。」

聞人牧月的臉色有些古怪,放下筷子捧著杯子猛烈的喝水。

秦洛也不吭聲,卻怎麼著也不去動碟子里的那隻油光焦脆的蠶蛹。

自從上次在白殘譜哪兒看到他從草蠱婆身上找到的金蠶蠱后,他就對這種東西有種深惡痛絕的噁心感。

原本他想提醒一下聞人照的,但是覺得這種事情說出來實在是太影響食慾了。於是作罷。

「這些有錢人,都吃得是什麼東西啊?」秦洛痛苦的想道。

「你們怎麼都不吃?」聞人照又夾了一個塞進嘴裡。「趕緊吃啊。涼了就沒這麼好的口感了。這道菜三分鐘之內是最好吃的,五分鐘之後就皮軟了。十分鐘就只能倒掉——因為它軟趴趴的像一塊肥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