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有啥不好的,你不上還有別人上的。」說完福爾斯摟住了的肩膀,對著亞當說道:「你說是吧,亞當老弟。」

「嗯?嗯..你們在說什麼。」亞當從竊喜中清醒過來。

「你看亞當老弟都沒意見。」福爾斯直接對著柏莎說道。

「我知道了,福爾斯大哥。」

「好,既然沒問題了。我就帶你們進比賽區了。」



幾分鐘后,三人站在一個擂台前。

「這左邊是戰鬥系的擂台,右邊是輔助類的擂台。我選的這個地方咋樣,正好適合你們。打架完了還能互相看一眼。」福爾斯自誇著說道。

亞當直接無視了這句話,柏莎則是臉紅了起來。

時間流逝,大量的人群充斥在了各個擂台間。就在比賽開始的前三十分鐘,有個人手裡拿著喇叭飛到了空中,「所有參賽人員聽好,三十分鐘后比賽正式開始,我給你們再重申幾條規則,別到時候犯了,說自己沒看見。(一)你們每個人都有兩次上台的機會。所以要把握好再上去。(二)挑戰者和守擂者打成平局,算挑戰者失敗。(三)只要有人喊失敗,就算此人失敗了。要是故意下毒手,將會永久廢除比賽資格。(四)擂台上的兩人若是等級不一樣,等級最高的那人,會被裁判暫時壓制到兩人平級。」

這個人喊完話后,就有裁判陸陸續續的走上了擂台。沒過多久,一聲鐘響傳遍了整個散場,緊跟其後就有工作人員拿著喇叭大喊道:「比賽正式開始,選手可以上台了。」

「終於可以開始了。等著我都有些膩味了。」亞當對著兩人說道:「那我就先上了。」

福爾斯一聽這話就抓住了亞當的胳膊:「亞當老弟,你等過會再上去吧,這才開始著啥急呢。而且現在這些人體力都還好著呢,你上去豈不是太吃虧了。」

亞當搖了搖頭,非常裝逼的說道:「我,同級無敵。」

福爾斯撇了一眼柏莎,發現柏莎雙手合十一臉花痴的模樣。「這小子,真TM會裝。」

亞當第一個上了擂台。

「亞當,五級。請各位多多指教。」

底下的人瞬間就竊竊私語了起來,沒等幾秒就有一個穿著大皮裙的壯漢拿著一個大棒槌走到了台上。

「特燦,八級。小子我勸你,不想受傷的話就趕緊下去吧。我這個出手有點重的。」

亞當非常不屑的對其說道:「我,同級無敵。」

「好小子。那麼裁判可以開始了吧。」

「你把這個手環帶上。」裁判給了特燦一個手環。

特燦帶上手環后,氣勢瞬間下滑了一截,但壓迫感依然是非常十足。

裁判輕微的點了一下頭,坐到了擂台旁的裁判台上喊到:「比賽開始。」

話音剛落,特燦的手中的棒槌直接打向了亞當,特納獰笑了一聲:「小子,為你的自大付出代價吧。」

「當~」

特燦想象中的骨碎聲沒有出現,出現的是金屬碰撞聲。

下一刻特燦吃驚的發現,對手竟然用右臂擋住了自己的一下重擊,「怎麼可能?你得盔甲怎麼這麼硬。」

不過亞當並沒興趣回答他的問題,在特燦發愣的短暫時間內,亞當身體開始往後移動同時右臂翻轉握住了棒槌,隨後左手握拳用力的打在棒槌上,巨大的力量瞬間傳到了特燦手上,特燦的手一吃痛,棒槌依著慣性直接就飛出了場外。

台下觀眾看到這一幕後,笑聲此起彼伏。

特燦看見眾人都在笑自己,惱怒的說道「你小子,成功惹怒我了。就算沒武器,我也能打趴你。」

「重拳!」

重拳(C級主動技能):將身體的力量集中在拳頭上,攻擊強度提升上限百分之十五。

拳風襲來,亞當輕笑了一聲,乘風啟動,亞當輕巧的躲開了這一圈,轉眼間跑到了特燦身後。

「笨傢伙,下去吧。」

亞當一腳踢到了特燦的屁股上,特燦還沒站穩就被踹了下擂台。

在特燦掉下擂台的時候,哨聲響起「挑戰者特燦挑戰失敗,守擂者亞當勝利。一勝!」

「臭小子,趁人之危。有本事堂堂正正的打一場啊!」特燦被這樣打下場很是沒面,故而對著亞當大喊大叫著。

亞當直接無視了特納的喊叫,等著下一位挑戰者的上台。

其實特燦的實力不錯,之所以一腳就被亞當提下了擂台,還是因為重拳的緣故,身體的大部分力量都集中到了拳頭上,導致特燦對身體的其他部位控制力減弱,要是這一拳打中那也沒什麼問題,結果亞當直接躲開了,這一拳打空直接導致特燦身體向前傾去,而亞當也就抓住了這一空子,順勢給了一腳,把特燦送了下去。

「安靜!」裁判警告了特納一句。

特燦瞬間停住了嘴,站在了擂台的一邊低聲說道:「我倒要看看你能取巧到第幾人。」

裁判看了一眼亞當,發現亞當沒問題后,抬頭說道:「第二位挑戰者可以上台了。」

第二位上台的人,是一個小個子,六級,比上一個特燦還不行,幾下就被亞當打了下去。

之後的幾位挑戰者也沒有對亞當產生威脅,只是令亞當疑惑的一點就是,第八位和第九位上台者,明明實力很強都是九級的強者,就算是同級都能跟自己打很久,但只是跟自己打上十幾分鐘,就自動認輸了。

「奇怪,這是怎麼回事。」亞當皺眉思索間,第十位挑戰者就上台了。

「菲爾德,十級。」

亞當抬頭看向了第十位挑戰者,穿著一身紅色的魔法袍,臉上持續透露著自己非常NB的表情。

「菲爾德?」亞當自語了一聲,隨後開向了上台處,發現第八位和第九位挑戰者都在上台處兩邊站立著。一瞬間亞當就明白了。

「你說你同級無敵,不好意思,我才是。」菲爾德手拿著魔法杖擺了一個別人看起來很帥的樣子說道。 「所謂同級無敵的人,就是先讓別人和手下消耗幾撥,自己在最後上台的嗎?」亞當不屑的說道。

「怎麼能這麼說呢?那兩人只是被我的魅力所感化,剛剛才成為我手下的。」

這句話一說出,噓聲四起。從來沒見過這樣睜著眼說瞎話的人,尤其是說完了還一點都不害臊。

「無知之人,不懂得我的魅力。」對於四周的噓聲,菲爾德驕傲的反駁道。

「可以開始了?兩位。」裁判面無表情的問道。

「可以了。」

菲爾德帶好了手環,慢慢說道

「開始吧~」

「比賽開始!」

不管跟什麼屬性的法師對決,就是對面法師的技能剋制你,那也必須第一時間接近法師,跟法師近戰肉搏。不然等法師拉開身位,成功釋放出技能后,近戰職業將會很是被動。

亞當看完心得筆記后,深知這點的重要性,於是在比賽開始的瞬間,乘風就被開啟,亞當速度猛增,快速的接近了菲爾德。

「哼~雕蟲小技。」

菲爾德手拿魔法杖優雅的往亞當的腳下一指,「散!」

亞當的乘風技能屬於裝備自帶的技能,在同屬性魔法師面前,自己無法控制該技能,於是乘風形成的風在菲爾德控制下直接消散,亞當腳下一頓,隨後又快速的跑了起來。

「還想近我身?風縛。」

菲爾德技能發動,一股風出現後分散開來,纏繞住了亞當的兩隻腳。高速奔跑中的亞當像是被突然定住了一樣,強大慣性使亞當往前倒去。

「擦,真解氣啊!就該這樣治治這小子。」台下的特納看見亞當將和自己一樣倒下,發自內心的感受到了愉悅,連台上的那樣裝逼的菲爾德都看的順眼了起來。

「可惡,這人看起來跟傻子一樣,實力還挺強啊。亞當老弟要是栽在這人身上可就丟死人了。」福爾斯在一旁感嘆道。

柏莎瞪了福爾斯一眼「福爾斯大哥,不能說兩句好聽話么!」

「愛情可以讓人改變,使人盲目。這句話真沒錯啊!」福爾斯內心暗暗想到。

回到台上。

就在亞當快要倒下的時候,亞當一拳打在空中,強烈的拳風一下就撐住了快要倒下的身軀,同時這股拳風也打散了菲爾德的纏繞。

雙腳失去束縛,亞當的腳立馬往前跨去止住了倒下的趨勢。

「看來你有兩把刷子啊!」菲爾德有些意外的說道。

「你也不賴。」亞當回了一句,同時也在思考著怎麼可以近身。

菲爾德十級,至少掌握著三個領悟的技能至於學習的技能,還不得而知。現在才用了一個,要是等對面一個個把技能放出來,會對自己有些不利。雖然自己有把握先把菲爾德的精神耗沒,但保不齊對面用技能把自己轟下台。所以也不能掉以輕心,盡量速戰速決。

菲爾德有這魔法杖加持,再加上其用的是小技能,施法速度很快,要想辦法減慢他的施法速度才行。

想到這裡的時候,亞當眼睛一亮,躲開了菲爾德的一記風刃。

「嚴寒開啟。」

亞當的手套瞬間寒氣瀰漫。

「呲呲呲,這是又換了一個武器技能嗎?不過你打不上我也沒用呢。」菲爾德老神在在,絲毫不在意敵人開啟了一個新技能。只當是敵人能跟自己多玩一會,而且自己也享受這,風刃打在敵人身上的樂趣。

「能不能行,試試不就知道了嗎?」

亞當再次往菲爾德衝去。

「不長記性的傢伙,幸虧我不是戰士,太噁心了。」菲爾德嫌棄的說著話,兩個技能就打了出去。

「風縛,風刃。」

「哼,你還不是一樣的?」亞當再次一拳往地上打去,強烈的寒風形成了一條直線,割斷了風刃,衝散了風縛,最後打到了地上。

亞當看到地上的冰霜,嘴角微斜。

「再來!」亞當大吼了一句,再次沖向了菲爾德。

幾分鐘后,亞當第二次開啟了嚴寒,

一堆風刃打在亞當身上卻始終不見效果,敵人反而越受傷越勇猛。此時的已是菲爾德滿臉煩躁,「真是麻煩,我已經玩膩了。直接用這一招終結你把。」

「十刃!」

十刃(CC級主動技能):風刃的進階版,消耗部分精神力,一次性聚集出十個風刃,向敵人攻去。

菲爾德拿著魔法杖在空中一揮,幾十道風刃陸陸續續的出現在了亞當周圍四方。

「你要是想認輸,那你就趕緊說出來吧,不然一會就晚了。」菲爾德優雅的說道。在放出這個技能后,菲爾德已經認為自己勝券在握,雖然施法速度比原來慢了一些,但這個時候只能是認為自己有點累了,也沒多想。故而回復了先前的優雅。

「誰說我要逃了。你現在只是一個在瓮中的鱉罷了。」亞當冷冷的說道。

亞當又一次的奔跑了起來,幾十道風刃也隨之落下。

「呵呵呵,我倒要看你怎麼避開我的風刃。」

然而令菲爾德意外的是,亞當並沒有躲避風刃,而是低頭繼續向自己俯衝而來。

菲爾德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兩步,「這該死的地面怎麼這麼多冰,野蠻人,下台去吧!風..怎麼回事?」

「咔,咔,咔」

只見菲爾德才上了一塊薄冰后,寒氣就開始順著菲爾德的腳掌開始往上蔓延,使得菲爾德無法動彈,而且冰冷的寒氣凍得菲爾德瑟瑟發抖,菲爾德為了抵禦寒氣,不得已調動了僅剩的精神力開始祛除寒氣。

亞當也趁此機會,跑到了菲爾德旁邊。

菲爾德大驚,打了這麼半天,菲爾德深知眼前這人的力氣有多麼大,要是被打上一拳,不死也給疼半天,而自己最怕疼了。

「裁判,我認..」菲爾德慌忙大喊認輸,但亞當豈能讓其這麼簡單的認輸呢?

乘風瞬間發動,在菲爾德話說道一半的時候,一拳就打在了菲爾德臉上,剩下的半句話瞬間的就咽了進去。

「真是必須給打你幾個正義的鐵拳,不然是真不解氣啊!」亞當一邊說的,一記掌擊就拍在了菲爾德的背上。

「噗~」

菲爾德直接被拍在了地上,一口鮮血從嘴裡噴出。

「別,別打了。對..對不起,大哥,放..放過我吧。」菲爾德口齒不清的說道。

「你在我身上劃了那麼口子,我咋沒見你這樣呢?嗯?要不是我抗揍,別人早就被打成半殘了。」 在又給菲爾德幾拳后,亞當就把菲爾德扔下了擂台。至於,有意下毒手,菲爾德的風刃打在自己身上那麼多,觀眾也不是瞎子,而且自己打菲爾德的時候是在寒霧裡打的,地下的也看不清。

被扔下的看台的菲爾德立馬就被那兩個被『感化』的手下抬走了。

而裁判也立馬宣判了,亞當獲得十連勝的消息。

亞當在歡呼中走下了擂台。

「福爾斯大哥,柏莎。我打的咋樣啊。」亞當有些得意的說道。

「厲害,比我想象的還要厲害。」菲爾斯誇讚道。

「亞當,我就知道你不會失敗的。」柏莎有些害羞的說道。

「過獎,過獎。」亞當笑了笑,又說道:「對了柏莎,你打算什麼時候上台呢。」

「福爾斯大哥說,讓我在這個拿盾的人進行第十場戰鬥時再上台。」柏莎回答道。

「這個拿盾的人,看著有點眼熟啊!」亞當摸了摸下巴,緩緩說道。

「你也這麼覺得嗎?但我就是想不起來像誰。」福爾斯點頭附和道。

「管它呢,想不起來,估計也是不熟。隨便打」亞當放棄了思考。

「英雄所見略同。」

兩人談笑間,這個擂台上的挑戰者也被打下了台。

「特南,第九場戰鬥勝利。」

「那亞當,福爾斯大哥,我就先上去了啊。」柏莎有些緊張的說道。

「柏莎,別太緊張了。你只要把你的技術完全釋放出來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