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狗還挺懂得感激的,以後幫我們看家多好。」婦人微微揚起善意的笑容,伸手摸了下狗頭。

「不錯,這麼大的土狗我也是第一次見,有它在,肯定沒有人黃鼠狼來偷雞了。」

男子點了點頭,有些滿意的看著土狗說道。

……

接下來的幾天顧北都在他們家中養傷,有吃有喝的也不錯,就是還有些擔心魯一發。

而且他還在夫婦的對話中聽到了關於西天那邊發生的事。

紫翼青天蟒的出世損傷慘重,前去吸收凈生蓮的六千多人全部身亡,後來被一股不明力量弄到重傷。

東方那邊的大能聽到紫翼青天蟒出來禍害大陸,集結了數十名炁境七十多級的大能過來斬殺。

但最後雖然紫翼青天蟒成功被斬殺,但更是損失了三名70級炁境的修士,要不是它之前受了重傷的話,這次去的修士能不能打過還是兩說。

顧北心中更是唏噓不已,看來還是他的次元炸彈幫了大忙,要不然紫翼青天蟒就是大陸的一大禍害啊。

在元炁的滋養下,顧北感覺傷口都復原的差不多了,雖然有些不捨得離開這裡,但總不能真的給他們看家護院一輩子吧?

這天上午,趁夫妻倆人都出去幹活了,顧北站起來身,打算今天就離開這裡,但剛走出院子的大門沒幾步就停了下來。

砰!

一個寶箱出現在了院子里,這是之前開神秘寶箱留下來的空箱子,但也能賣個不少錢。

他受了這麼多照顧,就當做是謝禮吧,如果以後有機會再回來看看他們。

……

狂奔出了數千米后,顧北才感覺他的元炁越來越渾厚了,估計是已經達到炁境5級的原因。

他現在急需要做的就是吞噬妖獸或者靈物可以獲得倆個技能,只不過去哪裡找他還沒有頭緒,總不能路邊隨便看到個就吞吧?

「系統老哥,下一個任務是什麼?」

【主線任務:成功獲取五種技能,獎勵:惡狗幣×2】

「這麼簡單?」

顧北詫異道,他現在已經五級了,只要吞噬完成,馬上就可以完成任務。

在i意識中查看了一下地圖,目前所在的位置是白水城南邊,距離夜衍城已經數百公里了。

但魯一發此刻依舊沒有任何消息,希望他能好好的吧,畢竟不可能一輩子帶著他。

【警告!警告!有危險靠近,請宿主早做決策。】

「還來?」

顧北懵了一下,怎麼到處都是危險? 當鈦合金狗眼掃視著四周時,在北面就看到了系統所提示的危險。

是一頭白髮魔狼在覓食,之前去夜衍城城途中遇見過,炁境差不多就十級左右,當初為了不惹麻煩,用鈦合金狗眼看見后就繞著走了。

為了安全起見顧北打算先行離開,畢竟他現在沒有炁靈,就感覺少了一種安全感一般。

在意識中查看了下地圖后,現在離這裡最近的是離魄山,山上盤踞著不少妖獸,而且山脈其高,被稱為元炁大陸南部的第一山。

隨著炁境等級的越來越高,顧北也覺得不管是他的速度還是力量都在往上漲,就連體型也越來越大,現在才5級,體型就已經是其他平常土狗的一倍大了。

他很難想象,當有一天炁境等級很高的時候,豈不是和那些妖獸一樣的體型。

用極速狗腿子朝東邊狂奔了近二個多小時,一座聳入雲霄的山脈輪廓出現在了眼前,整座山雲霧繚繞,面積非常之大,用鈦合金狗眼掃了左右倆邊居然都沒有看見繞過去的路。

而唯一過去的方法就是只能翻山過去,或許也可以繞過去,但時間想必會是非常之久。

「這元炁…」

顧北在離山脈千米外的地方停下了腳步,他感覺到這裡的元炁非常濃厚,怪不得這些妖獸都會在這種地方盤踞。

雖然他不用靠吸取元炁來升級,但如果吸取和吞噬一起來,那就是事半功倍了,他打算不在這裡升到炁境十級都不出山。

但是在靠近山腳的時候,鈦合金狗眼居然看見在他前面居然有一波人正在朝山上走去,他們穿著統一的白色長衣。

為首的是一個白髮老者,神態自若,但眼神凌厲,猶如皇者,讓顧北不寒而慄,他敢肯定這個人炁境等級絕對不低。

而且已經發現了自己,但是卻以為是一隻普通的土狗,想必是沒有放在心上。

「離魄山也會有人類么?」

在意識中向系統問了一句,這裡不應該是妖獸盤踞地么?人類過來這邊斬殺妖獸不成?

【離魄山內元炁鼎盛,且有各種珍稀靈草,人族時常會到這裡歷練。】

怪不得,他一直以為這種妖獸眾多的地方是沒什麼人類的,看來是他想錯了。

在原地等了一會後,用鈦合金狗眼看到沒人了才敢繼續往前走去。

說是山腳,其實就是一條小山路,而倆邊都是岩石,他不明白為什麼那麼大一座山就開出來這麼小的一條路。

左右看了下沒有發現什麼異樣便走上了山梯,但是當走了十來分鐘后,他發現自己面前居然有三條岔道,分別通向不同的方向。

「走那邊啊?」

顧北在意識中問了一句,因為他看到系統給的地圖中並沒有標識有山內的具體坐標。

【左邊第一條道通向離魄山一層,中間是第二層,右邊的則是前往第三層的路。】

不等他接話,系統繼續解釋著起來。

【離魄山內妖獸等級和寶物珍稀程度由低到高,越是往上走元炁更濃厚,但遇見的妖獸等級就會提高。】

聽到這裡,顧北想都沒想就走向了第一條道,以他這種等級,傻子才回去另會去倆層。

但走了上千個石梯后他發現居然到了盡頭?

倆邊都是懸崖峭壁,唯有道路盡頭處有一座奇特的法陣。

「這是什麼亂七八糟的?」

顧北走過去一看,是一個巨大的石台,上面刻畫著很多鬼畫符一般的符號圍成一個圈,不由的吐槽了一句。

但是當走到陣法中心的時候,還沒反應過來,就覺得一陣天旋地轉的感覺湧上心頭。

轟!

頓時倆眼一睜一閉,再次入眼的場景卻把顧北看呆了。

剛才不是還在石台上的么?現在他四周居然變成了一片世外桃源的花園,各種五顏六色的花草生長在其中。

天上的太陽照耀在這平大地上,奇特的蝴蝶飛舞在他眼前。

【前方三百米發現靈草!前方三百米發現靈草!】

還在愣神時忽然聽到意識中系統的聲音響起。

「你還附帶尋寶功能?」顧北詫異道,不由的感嘆這個系統的強大,能發現敵人還能發現寶物?

【系統能自動偵測五百米範圍內所有靈草或者寶物!】

興奮之餘連忙朝著系統提示的方向跑去。

果然跑了差不多三百米后一株在眾多花草顯得格外耀眼的紫色花朵出現在了眼中。

並不是因為它有多漂亮,而是因為這朵花方圓幾米內都沒有任何一株花草,有一種氣勢凌人的感覺,似乎這些雜花雜草都沒有資格生長在它身邊。

【靈草掃描中…】

【靈草信息確認成功,資料如下:】

品種:紫幽炁靈花

作用:進行煉化后可以提供給煉化者增幅技能百分之5的傷害,亦可直接食用。

……

「好東西啊!」顧北正看見作用后大喜過望,沒想到剛來就能遇見這麼好的靈草,正準備一口吞過去。

砰!

卻忽然一股元炁形成的能量把他彈開了幾步。

驚訝時,倆道人影已經站在了他面前,而顧北卻絲毫沒有發現對面是什麼時候來的。

「哇!好大的狗狗!」

本以為來的是敵人時,卻沒想到是倆個女子,其中一個身材嬌小,身高估計只有一米四幾,身著海藍色長裙,長發披肩上戴著一顆星星的裝飾,腰間別著一根碧綠色的笛子。

看向另外一位女人的時候,顧北不由的覺得這個世界有些美好…

看起來只有二十齣頭的年紀,卻身材高挑,全身凹凸有致,衣裙也顯得有些緊身一般,頭髮盤於腦後,皮膚白皙如雪一般,如星空般的眼眸正盯著顧北。

女子先是仔細打量了一下眼前體型龐大的土狗后,紅唇微張,「香菜,去把紫幽炁靈花摘了。」

「哦。」

被稱作香菜的女孩嘟了嘟嘴,幾步走到紫幽炁靈花前蹲下身摘在了手中。

「姐姐,這土狗好大…是不是妖獸來的?」

香菜反倒沒怎麼專註手中的花,水汪汪的大眼睛卻一直看著顧北,露出喜愛的表情。

另一名女子卻緩緩搖頭,微微道:「應該不是,沒有感受到有妖獸的氣息,但你不要因為喜歡動物就想把它帶走哈。」

她這個妹妹沒什麼愛好,就是喜歡這些兔子、貓狗這些,有時候看見動物可愛就走不動路了,著實拿她沒辦法。

「這…不會是要吃了老子吧?」

顧北不敢掉以輕心,心中有些緊張的想著,這個小女孩炁境應該還不高,主要是這個身材極好的女子,給人一種壓迫感。

(簽到留言處,請按順序打卡) 「小狗狗。」

香菜伸出玉手,慢慢的靠近著顧北,臉上掛著甜蜜的微笑,給人一種非常親切的感覺。

顧北搖了下尾巴,不過眼睛卻直勾勾的看著她手中的那朵紫幽炁靈花,明明是他先發現的,卻被這倆個女人搶先了,真是恨的牙痒痒。

見面土狗沒有反抗之意,香菜直接撫摸在了狗頭上,然後一遍又一遍的摸著那柔順的毛髮。

到了最後,她乾脆把頭伸過來蹭了蹭顧北,然後一把騎到了背上。

「姐,你看它好聽話啊,要不然我們…」

香菜有些愛不釋手的摟住狗的脖子,然後有些可憐巴巴的看著那名女子。

「這是把自己當香餑餑了吧?」顧北心中吐槽了一句,看來當狗也能吸引女生啊?被她摟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女子搖搖頭,有些無奈,「你院子里養的寵物都快擠滿一個屋子了,還天天帶這些東西回去,要是被師傅知道,我可不管。」

「知道啦知道啦,師傅那邊我會跟他好好說,不連累你的。」香菜從狗背上下來直徑走到她面前,挽住了胳膊,有些撒嬌的語氣說道。

女子見拗不過她,從聚炁空間內取出又一個項圈一樣的東西,直接朝顧北這邊扔來,然後似乎有靈性一般自動套在了狗脖子上。

「什麼玩意?」

顧北有些驚慌,這個項圈壓根就不是之前風夢宛那種炁靈一樣東西,他感覺身上多了一種禁錮,但是卻說不出來禁錮了什麼。

「小狗狗,以後要聽姐姐的話哦,你戴了這個圈圈,我就能隨時知道你的位置了。」

香菜立馬高興的跑回來捏著他的狗耳朵,並且一直對著他說話。

「卧槽…我不要跟你們走…我要修…」

聽到這個倆個女人要帶走他,頓時覺得生無可戀,好不容易來這裡修鍊一下,現在還要被帶走?

著最主要的是現在脖子上戴了這個,想跑都跑不掉了,簡直喪心病狂。

「好了,我們走吧,師傅交代的靈草還沒找齊呢。」

……

就這樣顧北被這倆人帶上了路,而從她們的對話中,也了解到了一些事情。

她們都是來自凌霜閣的弟子,身材嬌小的是她師妹香菜,另一個是師姐林夕夕。

這次是替師傅來離魄山找幾棵靈草的,途中意外發現了這珠紫幽炁靈花。

「師姐,這離魄山有多大啊?我們都已經來第二天了,這連一株師傅說的靈草都沒有。」

香菜趴坐在顧北的背上,有些心不在焉,有些困困的表情,顯然是找累了。

「要是今天還找不到,明天我們就上第二層去。」

林夕夕低頭思緒了會後答道,近來幾年來離魄山採集靈草的人越來越多,尤其是這第一層,所以能找到的靈草已經是少之又少了。

太陽逐漸西下,倆人帶著顧北穿過了一片草地後來到一片灌木叢林內。

「今晚就在這裡休息吧。」

林夕夕環顧了一下四周后,找了一處較為空曠一點的地方,然後從聚炁空間內取出倆張大床,屹立在這森林中。

「還隨身帶床……」

顧北無語起來,這床直徑估計都有三米多了,上面的被子居然是金絲的,枕頭就是那種方塊麵包一樣的。

夜。

灌木林中各種蟲兒嘰喳不斷,林夕夕則在床上盤坐著吸取元炁。

而香菜居然硬拉著顧北,跟她玩了一個晚上,還不停的訴說著自己的心事,就連第一次來大姨媽時的緊張都說給他聽。

這讓他尷尬癌都差點犯了,你說這一個小姑娘咋這麼不害臊,跟他一條公狗說這些…

【警報!警報!有危險靠近!】

就在顧北聽的昏昏欲睡的時候,意識中系統的警報猛然驚醒了他。

剎那間森林中的所有蟲鳴都消失一空,寂靜的詭異起來。

汪汪!

顧北連叫了幾聲提醒她們,然後用鈦合金狗眼掃了四周,卻沒有發現什麼生物。

「有東西來了!」

林夕夕睜開雙眸,看向了遠處,有些淡然道。

朝著她看的方向望去,鈦合金狗眼不放過每一個角落的掃著,果然發現了一個移動迅速的影子。

吱吱!

一陣奇特的怪聲傳入的耳朵,讓人感覺非常的不適。

「香菜,捂住耳朵。」

林夕夕表情嚴肅起來,立馬站在了香菜身前。

吱吱!

奇特的聲音再次響起,這次顧北聽見后,彷彿全身都被掏空了一般,元炁似乎在大幅度流失,讓他驚恐萬分,這是什麼情況?

等聲音停止時,遠處十幾米開外,一隻全身暗紅色的貓出現在了眼前。

貓眼在夜空中閃閃發亮,正注視著眼前的倆人一狗。

【妖獸目標分析中!】

【妖獸信息確認成功,資料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