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龍辰是遇到強敵了嗎?」須彌妖皇擔心的看著天空之上,三千山的天空上也是烏雲,看樣子要下大雨了。

而金色的光芒之後,空間的力量,分鏡盞力量鑽入龍辰的身體之中。

「吼!」龍咆哮,這一刻龍辰的身體上燃燒的是紫色的武聖氣息。

金色與銀色的聖潔的氣息閃耀,身邊的人避開,鐵龍、海龍、炎龍、風暴龍,暗影龍五龍虛影再入龍辰身體,光芒閃耀,氣息再度暴漲。

龍辰身體一震,霸氣全開,稱得上武聖中階實力。

歪了歪頭,「毗舍邪祖是我殺掉的。」

武聖中階?

玄風二老與天戈愣住,下面慕容火美與沐熙斌都傻眼了,完全不相信。

「天戈前輩,長刀將軍交給你,那鐵壁將軍交給我抵擋,你處理掉對方,就快來幫我。」龍辰苦笑,天戈劍聖也能明白,龍辰強行提升這麼多,必定堅持不到多久。

「好,那血煞將軍交給你,給我一點時間!」

瞬間四目對上,大戰一觸即發。 「動手!」天戈劍聖一聲怒喝,先發制人。

寶劍銀光,武聖霸氣展開對著那長刀將軍正面一劍。

「哈呀!」長刀血煞將軍也不虛天戈劍聖,雙手武動那四米長刀,一大一小一長一短,瞬間對碰。

萌娘神話世界 嘭——

天空上形成海嘯般的波浪,雖然與身材巨大的血煞將軍比,人類的劍看著就像是一根短木棍,但只有對上才知道,劍聖可不是吹出來的。

寒光無影劍,破天風波斬。

瞬間攻擊,天戈劍聖十秒之中能斬出一千兩百三十三劍,點破之力壓制對方,長刀血煞將軍只能雙手舉刀抵擋,那長刀堪比盾牌,聽到連貫成線的噹噹噹噹……金屬碰撞的聲音。

五百米範圍內武聖之下,會被對碰的衝擊力震飛出去,武尊之下可能靠近就會受到內傷,恐怖無比。

玄柯與玄蕊二老直徑沖向血煞將軍,就他們的實力,三分鐘就能殺掉一頭血煞將軍。慕容冰珝對上一位血煞將軍,沙語妍十分理智直接沖向普通的血煞士兵。

聽龍辰說過很多次,不要小看血煞,哪怕是普通的血煞士兵!

果不其然,慕容冰珝即便能與武尊中階一戰的實力,但血煞將士可不簡單,對掌之下她眉頭緊皺,「這是什麼力量。」

對方的力量太大,將她轟飛出去百米。

而在不遠處,吭!

一道聲音撕裂而過,那是幽兒與血煞將士對碰,大地撕裂數百米,幽兒後退百米,但是那血煞將士如同炮彈般被轟出去,砸在千米外的山丘上,慘痛的大叫。

「那是什麼力量,這小姑娘太強了吧?」慕容火美與沐熙斌兩人對戰一頭血煞戰士只是五五之數,哪知道看到幽兒,一劍下去那血煞戰士的大刀連同身體一併斷開,讓人瞠目咋舌。

幽兒的速度只有勉強算上武尊中階,因為她可是純肉體的奔跑速度,但是她爆發出的怪力,就連上官赤玥這個爆發力恐怖的傢伙,都稱幽兒為怪力,即便是血煞將士也難以正面抵擋。

上官赤玥擋住兩道血煞戰士的重擊,將其震退之下,連續攻擊七次將斬殺,在與另外一戰鬥。

地面上血煞將士與戰士數量上有優勢,不過玄柯與玄蕊二老可是半步武聖,以二敵五也有優勢。

天空上斬雲破天,天戈武聖與長刀血煞將軍大戰,而在另外一邊則是龍辰與那鐵臂血煞將軍的戰場,正面對碰。

龍辰破空之下,如同一頭飛翔在天空上的紫金色巨龍,鐵臂血煞將軍引以為傲的力量,他的身體與龍辰對碰之下,倒飛出去三千多米撞擊在地面上砸出五百米的大坑。

「太陽!」龍辰大吼一聲,右手上出現金色的氣息光球,如同一顆燃燒的小太陽,丟出去的剎那。

「血煞破天!」從地面爆炸開的鐵臂,雙手之中出現血紅的光束,射向天空,兩股力量對碰,渾然間天空變得褶皺。

轟——!

波及數千米的爆炸,破空速度在捏著鐵拳對著龍辰側面打去。

武聖中階的速度,超越風速三倍,不足零點二秒的反應時間,即便是相隔數千米,咆哮的拳頭打在了龍辰抵擋的右臂上。

一擊不中,鐵臂血煞將軍咆哮,「死,混元破天拳!」

雙手血光,身後彷彿出現了數百上千個拳頭,同時對著天空上,噹噹噹噹噹噹……對著龍辰的位置狂打,如同萬道雷鳴作響,聲音巨大甚至已經傳到東十區域。

武聖的戰鬥,橫跨三個地區都可能。

沙語妍他們都有被波及,兩道武聖的戰場太恐怖了,而且是中階武聖。

在洋河鎮,哪有喧鬧的聲音,在二老趕來前就已經通知了鎮主。

鎮主敲響最高級別的警戒之鐘,全鎮超過二十萬人安靜,鎮主已經喊話全鎮,有兩尊血煞將軍出現,並且有大量血煞,目前天戈劍聖與玄風二老前去抵擋,武尊之下的人不要出城去送死。

洋河鎮之鐘還有三四道淡藍色氣息的影子,剛剛出去,便被那恐怖的聲音嚇的渾身汗毛聳立,死亡的血煞氣息撲面而來,讓他們還未趕到戰場就已經有些恐懼,不過四人對望一眼,依舊前行。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去死,去死,去死!」鐵臂血煞將軍的咆哮,十秒鐘時間,他打出上萬拳,看到空氣一片血煞混沌,空間有幾分破裂之勢。

「笑夠了嗎?鐵龍·蒼龍出水!」

萬拳影之中,一道拳頭逆向而出,直接打在鐵臂血煞將軍的臉上。

噗——噴血,從天空上旋轉一萬三千六百八十度,三十八圈如同炮彈砸在地面上,瞬間形成五百米大坑。

「風暴龍·北斗轉龍波!」

龍辰四層氣息的武技,天空之上五千米的墨藍色六爪巨龍咆哮而出,就便是在洋河鎮都能看到那巨龍,呼嘯而下。

「給我死!」龍辰怒吼,轟在了地面上。

咔——空間碎裂的聲音——轟!

即便是五千米外的天戈劍聖與長刀血煞將軍都要抵擋,才趕來幫忙的四位武尊,以及沙語妍還有慕容火美他們全部被波及,被三千米外的這種震飛,被氣息的波瀾沖飛出去上千米。

玄柯玄蕊二老看著遠處,那裡有兩千多米的大坑,焦土砂礫,太恐怖了,兩人聯手攻擊都遠不及龍辰這招的恐怖。空氣中有著混沌的破壞之力,這就是風暴龍的力量。

龍辰喘息漂浮在空中,全身衣衫破碎,臉上和手臂上都是拳痕,鐵拳血煞將軍的攻擊基本是無死角萬拳,要麼就只有一直防禦,只要向反擊必然會被打中不少。

「瘋子,龍辰那傢伙是人嗎?」慕容火美從地上爬起來,吃了滿嘴的沙。沐熙斌在他旁邊,看著數千米外的龍辰,「那是我們可能達不到的高度,太強大了。」

「有意思。」慕容冰珝笑的十分邪惡。

天戈劍聖與長刀血煞將軍再戰,兩人比拼的是刀劍的至強對碰,而龍辰這邊則是強大的招式對碰。

「有意思,有意思,人類你讓我很舒服。」鐵臂血煞將軍從巨大無比的坑中慢慢飛出來,全身鎧甲破碎,甚至強橫的軀體還在流血,「上千年了,都沒有人讓我受傷過,年輕的人類,你叫什麼名字?」 「年輕的人類,你叫什麼名字,你是一個值得留下姓名的人。」鐵臂血煞將軍甩掉自己身上殘破的戰甲,膨脹如鐵的肌肉,黑蠍般的紋身,還有甲石般的肉印。

血煞氣息更加強橫。

龍辰也撕開襤褸的上衣,「笑話,我龍辰要問鼎大陸,踏在血煞王與液靈王的頭上,讓大陸都是我傳說。」

「哈哈哈哈,龍辰是吧?年輕人,不要這麼狂妄與無知,雖然你是有點實力。」鐵臂血煞將軍並沒被龍辰激怒,如果是血煞將士早就衝上去一陣毛砍。

「是嗎?」龍辰摸了摸下巴,「等我問鼎大陸了叫什麼呢?龍辰傳說,好像俗了點,就叫傳世龍威吧,如何?」

「哼,小子你這般狀態持續不到多久吧,還敢在這浪費時間?」鐵臂血煞將軍身體之後,已經形成了血紅色的太陽。

「對付你,足夠了!」

龍辰攤開雙手,身後出現太陽的金色光芒,「炎龍!」

太陽之上鍍上火焰的光芒。

「血煞·赤墨焚天!」

「炎龍·太陽!」

龍辰並不是武技,但氣息凝聚的耀冕的力量凝聚的能量光波,絲毫不比武皇技差。

金色與血紅色光在天上再次碰撞。

「又來?」

沙語妍和慕容冰珝都不管眼前的對手,立刻先撤退一下,就連狂戰的幽兒也先劈開地面,先下去避避。

除開高階武尊,根本不敢在這附近。

咚——咔咔咔咔咔天空撕裂的聲音,轟!

爆炸,金色與血紅的千米太極的爆炸在天空上展開,瞬間兩道光在爆炸的火焰之中衝出,兩人無懼那恐怖的爆炸餘威。

「破天百煞拳!」拳影萬千,血煞將軍實力爆炸全開。

龍辰身後出現巨龍虛影,鐵龍心法運轉極致,空間力量展開,「拳影八轉!」

身後同樣是萬千的拳贏,霸氣之下每一拳更加威力。

噹噹噹噹……硬碰硬的對拳,完全的正面對碰雙方相距不到十米,雷霆光影的正面對拳,拳拳到肉的爆炸的力量,每一拳能轟碎一座巨大的山峰。

三分鐘對拳,兩人加起來至少打了二十萬拳腳,兩邊身後的空間都破碎開,根本沒有半點退縮,兩人在一個地方對碰,都是有生命危險,因為這邊的空間已經碎裂,如果陷入空間的澡澤之中,並不容易出來。

但是沒有一方後退。

僵持對碰三分鐘的狂轟亂炸般的攻擊。

次元風暴產生,兩方瞬間躲開,拉開上千米距離等待空間融合。鐵臂血煞將軍冷笑,原來這年輕人的人類還知道躲避次元風暴,這可是在武聖層面呆了一定時日可能才會明白的道理。

鐵臂血煞將軍雙臂全是鮮血,嘴臉流血,額頭破口,全身上下明顯傷口不下三十處,總共被龍辰打中一萬六千四十四拳。在看千米外的龍辰,全身上下傷口也不少,不過除了臉上沒有明顯的拳印外,身上也只有十餘處,被打中九千三百六十拳。

兩人的雙臂已經打的顫抖,完全麻痹甚至有抬不起的感覺。

鐵臂血煞將軍有兩千多年的修鍊,而龍辰只有才二十多歲,不過他的靈魂已經經歷了超過五十個年頭,即便是面對誰,龍辰也會冷靜的思考,這是一個強者必須具備的。

「居然與我對拳不落下風,人類龍辰,你值得驕傲。」

龍辰沒有回那自大的傢伙,實力是很強大,比起未恢復的毗舍邪祖來說,他甚至要強上一線,畢竟這體魄太恐怖,就算是十等妖獸巨龍也未必正面碰撞能壓制他。

龍辰已經是體魄怪物,但並沒有佔到優勢,而是憑藉自己的技巧佔據優勢。

餘光看到遠處天空上,天戈劍聖雖然有優勢,但沒想到那長刀血煞將軍刀法也是出神入化。

地面上好在有玄風二老兩位半步武聖,而且龍辰還感覺到四位另外的武尊的氣息,應該是洋河鎮中的強者。

「沒想到血煞將軍有這麼厲害。」

龍辰也驚訝艾妮莎到底發飆起來多強?她說她五十招殺掉的對方,雖然也受傷了,但真的強。

「居然還有心思關心其他人,放心吧,殺掉你我會出手殺掉所有人,沒有一個人能夠跑掉。」鐵臂血煞將軍伸出雙手,血煞的氣息再度完全展開,身體之上行血色巨魔般的光影。

「兩千年了,再強的人在我這招之下,都沒有活下來,在血域我的這招能排入前十,人類,賜你一死,顫抖吧,煉獄——」

獅子般的怒火——轟!

身體上形成數百米火焰之光,咆哮火焰巨魔對著龍辰,完全封鎖住所有的空間,集合了鐵臂血煞將軍的剩下的所有血煞氣息,因為他也看到天戈劍聖佔據優勢,自己必須快些去幫同伴,所以決定使出絕殺。

「煉獄·血魔死神波!」

破滅的死亡,天地完全變成了血紅色,所有人除開天戈劍聖與長刀血煞將軍,全部都嚇的逃跑,瘋狂後退,完全像是在逃命。太恐怖了這一招,彷彿整個世界都被籠罩,那巨大的死神魔王虛影鎖定龍辰。

天空之上,龍辰的手中出現了一柄劍。

在鐵臂血煞將軍凝聚力量時,龍辰已經在準備了。

「冥凝!遠古四魂!」龍辰選擇用洪荒冥戒的力量凝聚心中四聖劍法。在龍辰的身後,出現四個看著真實的影子。

青龍——劍裂;

朱雀——劍顫;

白虎——劍碎;

玄武——劍斷;

「風暴龍·冥凝·劍聖斬·一劍星河!」

當附近所有人看到血紅的光覆蓋天地,那黑色的巨大魔王的影子覆蓋下來時,突然——一道金光將天地一分為二!

吭——整個畫面被撕裂而開,一劍破曉,天地彷彿被劈開成兩邊,萬米天空就像是凹陷下去的畫卷,從中間分割。驟然血光消失,被龍辰一劍,破曉的一劍給完全斬滅。

「這……這是什麼招式。」

鐵臂血煞將軍看著自己胸膛,上半身與下半身分開有半米,他引以為傲在血煞將軍之中也是前列的身體,居然連通自己最強的一招被劈開。

「神兵——冥戒——呵呵,居然在一個年輕的人類手中,噗!」他噴了口死血,仰望那還未癒合的天空空間,「王啊……您一定要小心……有一個恐怖的人類……他能威脅到您。」 「倒地發生了什麼?」慕容火美哪還注意什麼形象,如同鴕鳥般從土裡將自己的頭扯出來,滿嘴的泥沙,看到旁邊的沐熙斌,以及右邊的洋河鎮執法隊長几人木納的看著天空上。

「天空都被切開了?天啊!」

是龍辰斬開的空間還未完全癒合,強大的攻擊力讓人瞠目咋舌。

「什麼!」長刀血煞將軍看到同伴居然慘死。

還有剛才龍辰那一斬,他全身毛骨悚然,感覺心跳在那一刻停止了。

「全是破綻!」

天戈劍聖低沉的聲音。

「不好!」長刀血煞將軍暗道不好,自己看了一眼同伴。

天戈劍聖瞬間出劍,七光銀寒·天戮劍斬!

頃刻間三百六十道寒光破天,長刀血煞將軍拚死抵擋,並且還祭出自己保命的寶物,但是依舊抵擋不住天戈劍聖的狂攻,左臂直接被斬斷,身上被破十三劍,鮮血狂涌。

「混賬!」長刀血煞將軍不甘的怒吼,全身劇痛,單手持刀只能頑抗。

高手與高手過招,勝負只是一瞬之間。

天戈劍聖這邊巨大優勢,解決對方只是時間問題了,地面與低空的戰鬥依舊陷入焦灼,十位血煞將士被殺四位,血煞戰士被斬十位,但數量依舊優勢。

並且血煞在憤怒的燃燒他們的血氣之後,實力還會上漲更多,這種不要命的戰鬥,沙語妍和慕容冰珝兩女被迫聯手,兩人都十分聰明,第一次合作卻展現出極高的配合,一人擋另外的一人便可攻擊。

即便是武皇招式,也無法輕易殺死血煞,對方的體質太過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