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我媽說的是她像六七十歲的農村婦女,不是八,九十歲……」

「住口!」曹春梅一聲沉喝,恨不得抽錢蓉一巴掌。

豬腦子。

這種事情你不解釋,沒人會追究,可你一旦解釋,那就是不打自招。

「丟人現眼!」曹春梅罵了一句錢蓉。

朱雪苗唯恐天下不亂,繼續煽風點火,「蓉兒不提醒我還忘了,確實,大嫂說的是六七十歲。」

「蓉兒,你別怪嬸嬸我。」

「我年紀大了,記性不太好。」

哼!

錢蓉冷哼一聲。

錢多多湊上前,笑著對錢靜蘭說道:「姑母您好,我是錢多多,我爸是錢衛東。」

「你就是多多啊,真有禮貌,長得也很帥氣,應該有很多女孩子喜歡你吧?」

錢靜蘭感慨道:「我當年離開家的時候,你母親都還沒有懷孕,沒想到一轉眼,你就這麼大了。」

「姑母,我聽說表哥跟您一起回來了,他人呢?」

錢多多說話的時候,右手放在背後,悄悄地握緊了拳頭。

他已經有些按捺不住了。

「你表哥在車裡接電話,他比你大不了幾歲,想必你們合得來……」

錢靜蘭的話還沒有說完,錢多多就向車子走了過去,大聲喊道:「表哥,表弟迎接你來了。」

錢多多攥緊了拳頭,越是靠近車子,心裡就越興奮。

「表哥,不要怪我,要怪就只能怪你倒霉。」

錢多多走到車門面前,正要動手,突然,一張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臉出現在他面前。

「你好啊,表弟!」

卧槽——

錢多多跟見了鬼似的,轉身就逃。

【作者有話說】

今晚還有一章應該在12點之前能弄出來的。

。 艾斯奧特曼被扇耳光啦!

這一天,看完最新一集的孩子們奔走相告,對這個離譜的事情發表著自己的意見。

扇艾斯耳光的是初代,無論是資格還是年齡,扇艾斯個耳光都是很合理的,反正對方不敢還手,還手也打不過。

更有資格的佐菲尼桑捨不得下手,艾斯是他在戰場上撿的,說是弟弟,其實更像是收養的兒子,天天寵著哪捨得扇耳光?

沒想到奧特曼跟狗血都市劇里的主人公一樣,不管之前多麼離譜多麼執拗,只要自己人一耳光下去,立馬清醒過來,對自己的過錯大徹大悟。

沈城趁著這個機會,把之前庫存的【初代奧特曼模型】賣了個乾淨,現在小朋友吃這一套,誰厲害就買誰的玩具。

這麼一想······等以後拍泰羅的時候,不如就讓幾個尼桑揍他一頓,看看能不能再提一波銷量。

「咱們要不把戒指摘下來吧,總感覺吃虧了。」

龔浩湊近柯樂,小聲說道。

他們兩個的手上有全班唯一的一對艾斯變身戒指————另一對前兩天被班主任沒收走了。

小朋友本來只能羨慕嫉妒恨的,可是自從昨天的【奧特耳光】出來之後,今天就有不少偷摸把貝塔魔棒帶來的傢伙。

「兀那艾斯,快快伸過你的鳥頭,讓俺奧特曼爺爺給你兩個大耳刮子!」一個平時就跟他們兩個不對付的傢伙舉著貝塔魔棒、操著半生不熟的古文挑釁道。

「你是不是想挨揍了?」

龔浩小霸王正不爽著呢,沒想到竟然有一個上趕着送菜的,不趁機發泄一下怎麼可以?

「你還是不是個男人?」對面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忌憚的看着龔浩:「是男人,就應該用奧特曼說話,打架算什麼英雄好漢?」

龔浩前進了一步。

「你幹什麼!小心我告老師了啊!」

龔浩繼續走。

「你講不講道理,你是艾斯————還只有一半的變身器,憑什麼打我?」

龔浩獰笑着站在他的身前,一把搶過了貝塔魔棒,剛想要說什麼的時候,身後傳來一個聲音。

「幹什麼呢!」

龔浩的表情一僵,全程看熱鬧的柯樂趕緊湊上來解釋道:「老師,沒什麼事情————就是吧,我們發現這位楊同學偷偷把玩具帶到學校,我們勸說他自首,他非但不聽,還要當場滅口!」

柯樂繪聲繪色的講著,他敘述的「案件」劇情之離譜,跟柯南的那些犯人犯罪動機有的一拼。

楊同學都快傻了,他呆愣愣的看着一臉好學生憨厚笑容的二人,再看看被自己攥在手裏的貝塔魔棒······感覺完蛋了。

······

晚上,心裏記掛着最新劇情的孩子們趕緊回家,書包一扔就打開了電腦,嫻熟的找到柚子網,有錢的跳過廣告,沒錢的耐心等一會兒,等到了《艾斯奧特曼》的最新一集。

為了把艾斯奧特曼送回地球,四位奧特曼耗盡了自己的光與熱,一身的實力也發揮不出來了,被亞波人綁到了大柱子上。

「哈哈哈哈,沒想到吧,你們也有今天!」亞波人猖狂的笑道:「沒想到還跑了一個,不過沒有關係,我已經為他專門定製了一個超強的對手,出來吧!」

「艾斯殺手!」

艾斯殺手整體上是一個機械人造型,外貌上勉強有幾分奧特曼的影子,只是眼睛是慘綠色的,散發着邪惡的氣息。

「艾斯殺手,我現在把奧特四兄弟的力量賦予給你!」為了適當的造梗,沈城在這一段的處理上採用了和之前不一樣的劇情。

「把奧特曼的超強防禦胸肌傳給艾斯殺手!」

傳送失敗,氣氛一時尷尬。亞波人強行鎮定道:「那就把斯派修姆光線傳給艾斯殺手!」

「把賽文的頭標傳給艾斯殺手!」

再一次失敗······艾斯殺手只能吸收了賽文奧特曼的艾梅利姆光線,走到了傑克的面前。

「把傑克的奧特手鐲傳給艾斯殺手!」

又雙叒失敗了······艾斯殺手似乎是習慣了,也不用亞波人說,吸收了傑克奧特曼版本的斯派修姆光線離開了。

最後一個是重頭戲,奧特老大哥佐菲。

艾斯殺手看着佐菲,佐菲也看着艾斯殺手。

「把佐菲的M87光線傳給艾斯殺手!」

又雙叒叕······哦不,這一次成功了,M87的能量從佐菲的計時器里衝出來,勢如破竹的衝進艾斯殺手的身體里。

艾斯殺手的身體不正常的擴大,像是一個被吹起來氣球,隨時都有被撐爆的可能性。

「停下艾斯殺手,想要殺掉艾斯,吸收這些能量已經足夠了!」亞波人趕緊叫停,心裏埋怨這倒霉孩子怎麼不知饑飽呢,吃不下了還往肚子裏塞。

吸收完能量之後,艾斯殺手仰天打了一個響亮的嗝兒,眼睛中綠光閃爍。

「哈哈哈,奧特兄弟們,現在站在你們面前的艾斯殺手,能夠利用你們的能力輕而易舉的殺掉你們的弟弟艾斯!」

「看來你們不太相信?也罷,就給你們演示一下吧!」

地面裂開,從裏面出來了一個機械艾斯奧特曼,外觀上跟艾斯幾乎沒有區別,只是脖頸、四肢和腰間都圍上了一層腰帶一樣的控制儀器。

機械艾斯手腳僵硬,學着艾斯的前搖,對着艾斯殺手就是一發盜版梅塔利姆光線,艾斯殺手交叉手臂擋住了,然後可怕的一幕發生了。

艾斯殺手出招:盜版斯派修姆光線×2!盜版艾梅利姆光線!

機械艾斯被連續三招打的直接半跪在地上,身上的能量即將耗盡,艾斯殺手補了一發M87光線,剛剛觸碰到他,就聽見「轟」的一聲,機械艾斯乾淨利索的炸成碎塊。

「好強大的招式,只不過是一部分的能量罷了,竟然就能達到這樣的威力······」

連隱藏在幕後的亞波人都震驚了,真不愧是當年踏着百特星人種族的鮮血屍骨上位,被萬千種族尊稱為「那位大人」的佐菲。

要不是這次坑了他一把,設置了這個沒有光又極度寒冷的環境,恐怕今天得翻車。

。 第二天宣玲早早地就起來了,她看了眼還在床上打盹的男人,輕手輕腳地下了床。

她迅速地穿好衣服,拿過自己早就裝好的行李箱。

程勇,我愛你,但是對不起。我必須儘快離開這裡。

宣玲在走之前留下了一張紙條,紙條上寫的是,劇組安排,時間緊迫,我先走了,過一段時間就會回來。然後還留下了一張銀行卡。

就在宣玲關上房門的那一刻,原本在床上酣睡著的男人也悠然睜開了眼睛。

他拿起一邊的便利貼看了一眼,然後揉成了一個紙團隨手扔在了地上。最後拿起桌子上的銀行卡穿上衣服就離開了房間。

宣玲急匆匆的趕到濱海機場,早晨的這裡沒有太多的人,她只想飛機快點出發,因為拖得越久她就越慌。

為了安全起見,她拜託蘇雪吟給她安排了私人飛機,直達太平洋上的一個小島。在那裡,應該沒有人能發現她。

就在宣玲焦急地等待的時候,有幾個穿著制服的黑衣人向她走了過來。

「您好,請問是宣玲小姐嗎?我們是奉命來接你的。」

「哦是,不過你們是?」

宣玲心裡泛起了嘀咕,蘇雪吟給自己安排了陣仗這麼大的保鏢?宣玲不敢相信:「請問是李女士派你們來接我的嗎?」

她耍了個小心機,畢竟這關係到自己的性命。

「沒錯,是李女士,請跟我們走吧!」

宣玲的眼睛突然睜大,這到底是誰派來的人?她不管不顧地開始逃跑,黑衣人知道出了差錯立刻追了上去。

宣玲畢竟是一個女子,奔跑的速度肯定沒有那幾個人快。一路上因為丟了東西還跑了回去拿。

眼看著穿著制服的人就要抓住她,一個身影從大廳跑了過來。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程勇。

「快跑,今天根本沒有什麼私人飛機,蘇雪吟是騙你的!」

宣玲楞在了原地,程勇這話是什麼意思?

眼看著程勇就要被那些人抓住了,宣玲的眼裡只剩下絕望。

「不要啊,程勇!」

但是這個時候已經晚了,程勇根本打不過那些人,那些人好像是特種兵,出手利落,三下兩下就制服了程勇,然後押到了一架私人飛機上。

而宣玲則躲在機場的洗手間里逃過一劫,她的心此時還在瘋狂作響。耳邊還回蕩著程勇的那句話:「不要相信蘇雪吟。」

宣玲不知道程勇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不過正是因為他自己才可以逃脫,一時間她的心裡被憤怒填滿。蘇雪吟?你到底打得什麼算盤?

程勇被押上飛機之後,身後的保鏢隨手把他扔在了地上,然後粗暴地扯開了他眼睛上的布條。

他努力的適應眼前的光線,終於看清了面前的人。自己的周圍大概圍著有四五十個人,這些人個個都比他孔武有力。

他們讓出一條道來,在通道那頭的椅子上坐著一個穿著西服的人。他背對著自己一言不發。程勇猜測這是蘇雪吟派來的人,因為不放心自己動手,還做了兩手準備。

這個時候他的心底里除了憤怒別無其他。自己和宣玲不過是被蘇雪吟擺弄的一顆棋子而已,她可是手上沾一滴血,卻還想著要把他們都斬草除根。

要不是程勇動了惻隱之心,現在估計就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景象,他們都只能落得個一屍兩命的下場。

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把玩著手上的戒指,出聲問道:「那個女人呢?」

「老大,那個女人不小心跑掉了!」

「嗯?一個女人你們都抓不住?」

「對不起老大,她比我們想象中狡猾。不過獵豹已經去追蹤了。」

「先把他帶下去吧,也許他會知道些什麼。要是找不到那個女人,你們和我都沒辦法交差,知道嗎?」

「知道了,老大,我們一定會全力追捕。」

他身邊的手下立刻把程勇關在了一個密閉的空間里。在這裡他插翅難逃。

這個時候,一個男人轉了過來,他什麼話也沒有說,走進了一間房間,等到出來的時候發現他已經換上了一套軍裝。不過這身軍裝完全不是海城的編製。並且他也不是華人,而是一個有些黑色肌膚的非洲人。他調了調自己的帽子,上面的徽標顯示他至少是少校軍銜。

他就是非洲野戰部的指揮人斐利,這不是他第一次來海城執行任務,但是他並不知道自己的上司是誰,只知道他有一個外號叫戰狼。是前非洲野戰部的主要負責人,同時他有一個副手代號叫做谷峰,平時就是他在向自己傳達命令。

菲利不知道那個在非洲大地上讓人敬佩的軍人就是謝雲澤,而郁孤風在那個時候是他的副手,菲利也就只見過這位谷峰,從來沒有和戰狼打過照面,不過聽說後來他退役了,去了別的地方。

菲利這次接到的任務就是扣押名叫宣玲的女人,等到上司過來親自審問。要是他任務失敗,他便回不去非洲作戰部了。所以,這次不能有任何差池。

郁孤風當天夜裡就乘坐直升機趕到了山間的林地。這次他也換上了久違的軍裝。看到菲利,郁孤風好像又一次回到了險象環生的非洲草原,很是親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