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真是奇異的力量!」

目光環視了一下四周,艾斯的神情當中還是有些微微的震撼之色,那是對於眼前場景轉換的驚嘆,他可沒有克洛克達爾多疑,到達如今,他已經基本是相信了。

畢竟這一切已經不是相信與不相信可以解釋得了的。

「看來,我想重新見到老爹,得儘快刷積分了,來看看我的新手任務!」

視線收回了,艾斯的意識也趕緊調出來了自己的輪迴者列表,準備開始進入任務模式了,畢竟他之前獲得的信息之中,不管是想獲得更強的力量,還是要重新回去,都得獲得足夠積分,對此,艾斯的代入感還是很強烈的。

只不過,也就是他艾斯在看自己的任務列表之時,此時叢林之中也有了異動,這裡是戰場,無時不刻都在發生事情和意外,此時就有著幾對準備從這裡進行行動的霧忍村,悄無聲息之間,不少人直接朝著這邊靠攏了過來。

很快…

其中一支小隊,一名中忍,三名下忍小心翼翼的朝著這邊靠攏了過來,同時因為忍者的特殊性,也很快之中發現了艾斯的存在。

艾斯的見聞色霸氣可不強,在戰鬥之中也許很有效,可對於偵查潛伏之內,很顯然比不過忍者,很快就暴露了。

只不過,這樣直挺挺的出現在路中央,還沒有任何忍者標誌,和奇怪的著裝,也把霧忍村那一隻小隊給嚇了一跳。 七點整,老太太吩咐擺桌。

人都到齊了,只有五小姐還沒上桌,桂氏去樓上喊她。

「五小姐,晚飯已經好了。」

天醫參上:君主追妻太漫長 江維爾沒脫外套,正趴在床上,盯著手機屏幕:「讓他們先吃,我待會兒再下去。」

桂氏猶豫:「五小姐。」

「我馬上下去。」

桂氏也不敢催,下樓去了。

江維爾吹了吹額前的劉海,就在剛剛,那個想泡薛冰雪的妹子通過了她的好友驗證。

叮——

來信息了。

草莓味的湯圓:「你是?」

草莓味的湯圓江維爾吃過,難吃爆了。

江維爾回復:「江家老五。」

她的微信名就叫江家老五。

草莓味的湯圓發了個問號過來,顯然不認得江家老五是何許人也。

江維爾決定先發制人。

江家老五:「貴姓?」

對方沒有立刻回答,江維爾先去翻了一下她的朋友圈,只能看三條,全是自拍照,九宮格的那種,臉嘛……

好看是好看,就是美顏P圖得實在看不出原來的樣子。

一分鐘后,對方回復了。

草莓味的湯圓:「我姓陳。」

陳湯圓小姐啊。

江家老五:「陳小姐很喜歡跟人說土味情話嗎?」

這麼單刀直入,對方不高興了。

草莓味的湯圓:「我好像不認識你吧?」

江維爾從床頭櫃的盤子里拿了顆枇杷,叼在嘴裡。

江家老五:「那你認不認識中醫診所的薛醫生?」

草莓味的湯圓:【微笑】【微笑】

草莓味的湯圓:「你是薛醫生的朋友?」

微笑?

這態度轉變的,果然想泡薛冰雪。

江維爾是個急脾氣,不跟她彎彎繞繞。

江家老五:「你想追薛冰雪?」

對話框頂上的正在輸入顯示了很久。

草莓味的湯圓:「跟你沒關吧。」

很明顯,對方進入了戒備並且對戰狀態,女人嘛,第六感精準得很恐怖。

江維爾不知道怎麼搞的,突然跟燥,很想踢幾個迴旋踢泄泄憤,情緒來得莫名其妙,她一口咬下去,枇杷汁濺手機屏幕上了。

江家老五:「關於你跟他說土味情話這件事,讓他很困擾。」

陳湯圓小姐火了。

草莓味的湯圓:「關你什麼事!」

江維爾覺得自個兒也有點多管閑事蠻不講理了,事情怎麼會發展成這樣呢?她本來只打算幫薛冰雪擺平爛桃花的,可這一句一句發過去,怎麼瞅著像來逮小三的……

既然歪了,那就歪到底吧。

江家老五:「我是他女朋友。」

草莓味的湯圓:「騙誰呢,薛醫生單身。」

這爛桃花不好砍啊,江維爾把枇杷核碰進垃圾桶,抽了兩張紙擦手,這功夫,陳湯圓小姐又發了兩條微信過來。

青梅懷袖,誰可與煮酒 草莓味的湯圓:「想追他就去追,背後搞這種小動作有意思嗎?」

草莓味的湯圓:「薛醫生知道你這麼厚臉皮嗎?」

人身攻擊?

江維爾舔了舔嘴上的枇杷汁,真酸。

江家老五:「你微信就是他給我的。」

江家老五:「以後沒病別掛他的號了,耽誤別人看病。」

陳湯圓小姐非常生氣。

草莓味的湯圓:「你這人有病吧。」

江維爾:「……」

她脾氣也給激出來了。

江家老五:「你自個兒去問問薛冰雪,問他江老五是不是他女朋友。」

對方沒有回了,並且,三分鐘后,對方的朋友圈更新了。

草莓味的湯圓:碰到一個小婊砸,心情像踩到了狗屎。

此時此刻,江維爾的心情也像踩到了狗屎,她直接把人拉黑,一腳將枕頭踹下了床。

圓桌擺在了院子里,人都齊了,菜也上桌了,就缺了江維爾沒到。

許九如板著臉,很不滿:「維爾怎麼還不下來,再去催催。」

剛說完,駱常芳接了句嘴:「這不,來了。」

江維爾說了聲抱歉,在許九如旁邊坐下了。

「磨磨蹭蹭了半天,一桌子人,就等你一個。」許九如冷著眼,訓斥,「把規矩都擱哪了?」

剛剛微信的事兒江維爾還煩著,敷衍地解釋:「有事兒。」

許九如冷哼了聲:「你能有什麼事兒,也沒個像樣的工作,成天往跆拳道館跑,又不是男孩子,打打鬧鬧的像什麼樣子。」

江維爾從小練跆拳道,還當過職業運動員,許九如並不支持,因為這事兒吵了不知道多少回,母女倆一拌嘴,就拿這個說事兒。

江維爾脾氣也不硬,一句都不讓:「什麼叫打打鬧鬧,跆拳道是正規的體育項目。」

「你一個女孩子——」

許九如一口氣堵住,別開頭直咳嗽。

江扶汐立馬站起來,去給她順氣,倒了杯茶安撫:「奶奶,別跟小姨置氣了,她難得回來一趟。」

江扶汐是外孫女,可自小養在許九如膝下,也跟著江家的孫子孫女一樣,喊她作奶奶。

「她要是有你一半省心,我就要燒高香了。」許九如用帕子遮著嘴咳嗽。

江扶汐給她拍著後背:「怎咳得這樣厲害?」她吩咐桂氏,「阿桂,去把奶奶的葯端來。」

桂氏稱是。

駱常芳叫住她:「織哥兒的葯應該也快好了,一起端來吧。」

「是,二夫人。」

桂氏叫了丫頭,跟她一起去廚房端葯。

院子里,福來又叫喚了。

是有客來了,江川瞧了一眼門口:「老夫人,薛家三爺來了。」

薛冰雪走過來,身後是一片燈籠的光:「江伯母,打擾了。」

許九如見了他才露出幾分歡喜:「這麼客氣做什麼,吃過晚飯了嗎?」

「吃過了。」他看了江維爾一眼,「那我去屋裡等維爾。」

他一走,江維爾就放下筷子:「你們先吃。」她也跟著進屋了。

駱常芳瞧著一前一後的兩人,笑著打趣:「他們倆,這是快成了吧?」

江維開接了一句:「維爾年紀不小了,也該成家了。」

屋裡,薛冰雪剛坐下,江維爾就衝進來了。

她神色有些急躁:「你怎麼這個時候來了?」

薛冰雪也不好說是江織叫他來的:「不用管我,你先去吃飯。」

江維爾哪還有心情吃飯:「那個陳湯圓還真去找你了?」

愛你,不在預料中 陳湯圓?

「???」薛冰雪一臉懵逼。

江維爾窘了,老臉都發熱了:「我本來只是想幫你打發她,沒真想冒充你女朋友。」她手不是手腳不是腳了,渾身彆扭,「就、就是一時衝動。」

薛冰雪雙目迷茫:「陳湯圓是誰?」

「……」

江維爾低頭,想找個地縫鑽進去:「那個想泡你的女的。」

「她不叫陳湯圓,她叫陳莓。」

江維爾:「……」

原來不叫湯圓,叫草莓。

正尷尬著,薛冰雪的微信響了,陳草莓……啊呸,陳莓小姐發微信過來了。

草莓味的湯圓:「薛醫生。」

草莓味的湯圓:「你認得一個叫江家老五的人嗎?」

她把截圖發過來,就截了一句話——你自個兒去問問薛冰雪,問他江老五是不是他女朋友。

草莓味的湯圓:「這是個騙子吧?」

江維爾恨不得脖子長長兩米,瞄不清啊。

薛冰雪明白怎麼回事了,嘴角彎了一下,打電話給陳草莓小姐了。

「薛醫生。」

「陳小姐,你以後別跟我說土味情話了。」他羞澀地看了江維爾一眼,「我有女朋友,就是那個江家老五。」

陳草莓小姐:「……」

江維爾:「……」為什麼事情的發展會變成這個樣子?

薛冰雪說完了,就把電話掛掉,臉頰通紅通紅的,他眼睛不敢看江維爾,左看看右看看,只敢偷偷瞄她。

走到她跟前,他拉住她的手,不躲了,抬起頭眼睛亮亮地看她:「維爾,你給我當女朋友好不好?」 可這一次他們是有著入侵木葉的打算,可沒打算在這裡停下,也沒有打算在這裡暴露,所以僅僅只是被嚇到的同時,他們就已經做出來了決定。

「咻咻!」

無聲無息之中,幾枚苦無猛然投射了出去,同時兩道人影直接奔襲而上,另兩人的雙手也在迅速之中飛舞,一個個的印決在剎那間落下。

冷魅總裁,難拒絕 然而還沒有等他們忍術徹底落下,幾枚苦無輕易的就是穿過了艾斯的身軀,僅僅有著點點火焰冒起。

同時,那兩道奔襲向艾斯的兩人,苦無也輕易的穿入了艾斯的身體之上,苦無就好像切入了空氣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