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女子長什麼樣子?是不是很孤傲?愛穿一襲藍色長裙?」

軒轅牧歌好奇地問道。

她首先想到的,自然是北宮傾城,在她看來,北宮傾城也是與林驚羽走的極近的。

「沒有!」

「那個女子,太美了!簡直驚為天人,不過,卻不傲慢,一直稱呼林這傢伙為公子!」

軒轅璃洛一邊回想,一邊說道。

「這麼說來…….」

「似乎是另有其人了!」軒轅牧歌呢喃道。

北宮傾城的性格,她再熟悉不過。

她是一種發自骨子裡的冷傲!

這種性格的人,是絕對不會喊任何人為主人的。

「牧歌姐姐!」

「你問這些幹什麼?你該不會也喜歡上他……..」

軒轅璃洛震驚地問道。

「臭丫頭!」

「不要胡思亂想,沒有一個男人,能讓我改變我的志向!」

「走吧…..」說完,軒轅牧歌抓起軒轅璃洛的手,悄悄地離開了。

過了約莫三個時辰!

林驚羽才將凝兒送走,正欲返回小木屋,卻聽得天穹之上,發出一聲震天的虎嘯。

抬眼望去,天穹之上,一隻巨大的冰炎虎和一隻青天白鶴並肩而立。

遠遠望去,那冰炎虎背上,坐著的正是北宮傾城。

一旁的青天白鶴背上,則坐著一位魁梧的中年人,正是煉丹師公會的漆副會長。

「要離開了嗎?」

「狼王,咱們該出發了!」林驚羽朝遠處趴在地上曬太陽的銀翼狼王招了招手。

「幹什麼?」

「老子正在做一個美夢,都被你打擾了!」

銀翼狼王嘴裡喋喋不休,卻驟然振翅。

隨即林驚羽猛地一躍,躍到銀翼狼王背上,騰空而起,朝著冰炎虎和青天白鶴飛去。

幾乎就在林驚羽離去的一瞬,紫幽長老默默走出了房間。

「小傢伙!」

「你可一定要活著回來啊……….」紫幽長老嘆息了一聲道。 一月後,西天域。

一片茫茫血色草原之上,一架華貴的車攆,緩緩前行。

車攆中,不時傳來相互討教的笑聲。

「孟老,這一心三用,控火之術,果然神奇!」

「哈哈!不教了,不教了!」

「你這個小傢伙,一路上,已經把老夫的老本都學去了……..」

此刻,車攆中再次傳來一陣笑聲。

這車攆來自遙遠的北極域,正是孟會長和林驚羽、北宮傾城所乘的車攆。

這一路走來,從北極域到西天域,幾乎橫跨了半個大陸。

沿途之上,孟老並不急著前行,且行且向北宮傾城和林驚羽講述這片大陸上,曾經發生的故事。

極品總裁,嬌妻不要太野蠻 「小傢伙!」

「來到這裡,你可感到有何不同?」

孟會長笑著問道。

有何不同?

林驚羽不假思索道:「赤色平原,熱浪襲來!」

的確,這是最直觀的感覺。

「嗯!沒錯!」

「傾城丫頭,你覺得呢?」孟會長又望向北宮傾城問道。

「我隱隱感覺…….」

「這地底似乎有一枚恐怖的火種,釋放出一浪接過一浪的火焰之力……..」

北宮傾城不像林驚羽那般隨意,思忖了片刻,才將她的感受說道。

「嗯!不愧是傾城丫頭!」

「你說的沒錯!這地底的確有一枚火種,你們可知道這裡的地名?」

孟會長大笑一聲繼續問道。

二人,都無奈地搖了搖頭。

對於這陌生的西天域,他們知道的太少太少。

對林驚羽倒還好說,他曾經翻越了十餘座大陸,才來到玄天道院。

但對於北宮傾城,這卻是她人生中第一次遙遠的出行。

「好吧!」

「那老夫就不賣關子了,這裡名叫赤炎火山!」

孟老話音剛落,北宮傾城已經張大了嘴巴,眼神中寫滿了難掩的驚喜。

「孟老!」

「您是說,這裡是赤炎火山?就是當初那一尊帝境赤炎晶獸妖帝隕落之地?」

北宮傾城問道。

「沒錯!」

「傾城丫頭,看來你對這裡,還算也有所了解!傳聞,當年那一尊赤炎晶獸妖帝,被一位人族大帝斬殺,埋骨於此!」

獵心遊戲:千金要崛起 「從此這裡,變成了一片赤原!」

「特別是在十裡外的火山口處,更不是噴發出一些珍貴的火焰晶石!」

鈺樓明玥長相憶 孟會長如數家珍般介紹道。

聞言,林驚羽也不禁雙眸微微一亮。

「火焰晶石?」

「您是說那可以用來進化火種的珍貴晶石?」

林驚羽問道。

一路上,從孟會長和北宮傾城身上,他已經學會了很多煉丹技巧。

唯一的一點遺憾,那便是他的火種。

那一枚由虛木火進化而來的火種。

雖然,這一枚火種,已經進化,卻也僅僅停留在三階火種的層次。

比起北宮傾城的五階隕落冰炎,都有所不及。

火種,乃是一位煉丹師身份的象徵,也是煉丹過程中最大的助力。

煉製三品以下丹藥,他的火種,倒也不礙事。

一旦煉製四品及以上丹藥,那火種的劣勢就會逐步顯現。

速度是一方面。

甚至連煉丹的品質,也會受到些許波及。

「沒錯!」

「正是那可以使火種進化的火焰晶石!」

孟會長笑著點點頭。

一旁的北宮傾城,似乎也察覺了林驚羽目光中,對那火焰晶石的渴望。

於是開口說道:「孟老!」

「能不能帶我們去看一看那火山口?既然來了赤炎火山,不親眼目睹一次火山口,總會感覺有些許遺憾!」

「好嘛!」

「這倒並非什麼難事,反正距離那天陽城煉丹大會還有十幾天,咱們時間充裕,那老夫就帶你們去看一看!」

「不過,有話在先,到了那裡,你們一定要聽我的話,不能惹出簍子來!」

孟老一臉嚴肅地叮囑道。

「謝謝孟老!」

「在下很疑惑,那裡不過是一個火山口,還會引出什麼簍子嗎?」

林驚羽好奇地問道。

「呵呵!」

「驚羽,那裡可不是一般的火山口,可是噴發火焰晶石的火山口!」

「你可知,平日里有多少修士,守在那火山口附近?」

孟老問道。

林驚羽試探著伸出了一個手指,意味著一百之數。

「太少了!」

孟老搖了搖頭道。

林驚羽又伸出了四隻手指,孟老卻又搖了搖頭。

「一千?」林驚羽又比了一個十字,意味著一千之術。

只可惜,孟老依然搖頭。

「哎,不為難你們了!」

「那裡常年都有兩三千人,守在火山口附近。」

「其實,這火焰晶石的噴發,也是有規律的,距離火山口越近,得到火焰晶石的機會越大。」

「所以,在火山口附近千米,幾乎都被一些強大的武者佔據了,我們到時候,最好站在兩千米以外,靜靜地觀察一下即可!」

孟長老細細地解釋道。

聽到他的解釋,林驚羽和北宮傾城才恍然大悟。

原來,這赤炎火山口處,竟然還有這麼多規矩。

這倒也不足為奇。

畢竟,這是一個以武為尊的世界,誰的武力更強,得到機緣的機會越大,所以站的位置也更靠前。

「孟老!」

「我們站在兩三千米外,也可以獲得火焰晶石嗎?」

北宮傾城也好奇地問道。

最完美之愛情公寓 「可以!」

「但主要看運氣了!」

「一般而言,大多數火焰晶石,火落在千米之內,但也不乏一些火焰晶石噴射道兩千米外,所以我們前往那裡,也還是有希望獲得收穫的!」

孟老點頭笑著說道,使林驚羽和北宮傾城,都不禁心頭一喜,充滿了期待。

不過,孟老卻並未告訴他們,其實孟老年輕時,也曾經去過那赤炎火山。

並且在火山口一千五百米的位置,等了足足一個月,卻也僅僅得到了十三枚三品火焰晶石。

「驚羽!」